【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xetj.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日志 > 正文

【绿野】考察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11 12:01:55
其实云飞不知道,倩男去了好几家大医院,诊断的结果却是一致的,那就是她患了脑瘤,已经到了晚期。   倩男的病,半年前就有了感觉,开始时如花生米那样大,现在长成了鸡蛋这么大,慢慢压迫了神经,死亡是埋在她身边的定时炸弹,随时都可能来袭。   云飞捧着纸条呆若木鸡。他觉得他这一生都亏欠她了,不会再有哪个女人可以把他从倩男的影子里拉出来,不会。   倩男本来有一个很好的出国机会,她的父亲是商界精英,给她物色了一个海归博士,承诺办了结婚证就双飞澳大利亚。可是倩男却死心塌地爱上了当时一无所有的云飞,为此父亲差点和她断绝父女关系。倩男抛弃了衣食无忧的公主生活,陪云飞远嫁这个不知名的东北小城。好在云飞知耻而后勇,事业做得顺风顺水,不几年,就有了车有了别墅,并承诺不让倩男这辈子受半点的委屈。可老天不公,偏偏在这个时候,倩男得了不治之症。   沉浸在无限悲痛中的云飞被手机铃声惊醒,他赶紧拿起手机,不是倩男,是罗伊。   罗伊是倩男的闺蜜,半年前是倩男介绍来的,做文秘工作,能力出众才华横溢,渐渐做了云飞的秘书,她的腰身像弱柳一样,笑容像葵花一般,神情像蒲公英一样,一吹,就散了。她是个喜欢发呆的女孩。   你在想什么?云飞第一次和罗伊讲话时这样问。   没,没什么,只是有点好奇。   好奇什么?   那边。罗伊的手指过去,云飞看到两只雀鸟在楼前的香樟树上筑巢。3楼办公室的窗前,刚好可以看得清楚。   第二天,罗伊来找云飞,又指了指那棵树,巢已经筑好了,雀鸟中的一只卧在里面。   云飞觉得罗伊身上有一种近似梦幻的天真,而那些早已遗失在他青春的时光里了。   后来,他们相爱了。当然是地下工作,瞒着同事,也瞒着倩男。他们一有独处的机会便要拥抱亲吻,他们都认为对方的身体是每个晚上最渴望的宵夜。   罗伊从不要求云飞离婚娶自己。   聪明的第三者才不会提这么无趣的要求。   聪明的第三者会让对方一刻也离不开自己。化身成女神,是他灵魂上的慰藉者,身体上的救赎者。   此时的云飞当然不想接罗伊的电话,他还沉浸对倩男的自责和羞愧中。   云飞的心情非常低落,所以,当他开车转了他们常去的地方依然一无所获,情绪更加的焦躁,当娇俏动人的董事助理妙妙穿着低胸短裙,弯腰拦住他的车,娇声娇气让他送她回家时,他也铁青着脸,油门一轰到底,妙妙惊叫一声,气得她在后面跺脚,精致的五官像拧成了抹布。   云飞开门时,罗伊正在厨房里忙碌,见他回来,她从厨房里跑出来,接过他的公文包,顺便挽着他的手说:“去洗澡吧。”他有些不自然地抽回手,罗伊放开手,转身又进了厨房。厨房传来叮叮当当的声音。罗伊做得一手好饭菜,很合云飞的胃口。平时,云飞就像调皮的孩子,会在厨房里给罗伊来点浪漫,或者抱着她后背,或搂着她,让她在自己的怀里一边忙活,一边和自己亲热。今天的云飞就像霜打的茄子,皱着眉头一言不发地去了浴室。   等到云飞洗澡出来,饭菜已经摆上了桌子。一整晚,云飞没有说一句话,只顾低头吃饭,不用抬头,他也感觉到了罗伊落寞的目光,她的眼神有些哀伤,不停地在他身上探寻。   云飞一整晚没有任何表示。罗伊竭力装得若无其事,刷锅洗碗,打扫卫生。等云飞抽完了第二盒烟,独自去了书房,留下一个罗伊显得如此狼狈和尴尬。   接下来的几天,云飞如梦游,经常无端地发脾气,歇斯底里般,员工都诧异睁大了眼睛,他们一点也不明白,平时温尔儒雅的老总怎么一夜之间发生了巨变呢?更糟糕的是,云飞的无名怒火殃及到了客户,一张大单就是因为他莫名其妙的发怒而告吹。云飞的世界是阴暗的,他就像一只发怒的狮子,找到目标随时就会怒吼。   夜里云飞常常被噩梦惊醒,他时常反思自己,他时常考虑倩男为什么不辞而别,他有了一丝不祥的预感,难道自己和罗伊的事情败露了?凭倩男的冰清玉洁,她难道没有看到一点的蛛丝马迹?奇了怪了,每逢看到他和罗伊在一起,倩男脸上总闪现一种善意的微笑,那么纯洁恬静,而罗伊和她也亲密的像一个人,两个人进了面就去闺室密谋,朗朗的笑声不时会从屋子里传出。云飞真的糊涂了,是默许?还是欲擒故纵?为此云飞常常夜里烙大饼,彻夜不眠。   云飞忽地明白了,也许就是在那次相约吃饭后,倩男已经决意离开了。      倩男约云飞在外面吃饭。是他们第一次约会的地方,一个名叫“温馨小屋”的酒吧。   第一次约会时,云飞攒了一个月打工的钱,请倩男来这里吃饭。那时他们都还在读大学,20岁的年纪。一晃,10年过去了。这里的变化不大,重新装修了却还是之前的感觉。   10年前,倩男爱穿蓝裙子,小腿白皙细瘦笔直,头发懒懒的散着,一笑嘴角牵动,世界都亮了。   倩男来了,穿着黑色职业套装,头发一丝不苟的梳在脑后,与10年前那个慵懒美丽的小姑娘,简直判若两人。   她坐下来,神情严肃。   云飞云飞先问:“怎么了?”   她不说,云飞想,不说算了,上菜。   叫了一桌精美饭菜,麻辣土豆丝是自己喜欢的,红烧鲤鱼是倩男喜欢的。   可是,吃的时候,倩男却掉下泪来,云飞看到她的眼泪一滴滴像珍珠一样落到盘子里,混在饭菜之间。   云飞想,也许她知道了自己和罗伊的事情。   可是,她却抬起头说:“她要死了。今天下午,医生给她判了死刑,她最多活半年。”   云飞呆了,心痛立刻席卷而来。一分钟之前他还想离弃她,一分钟之后,他害怕死亡把她带走,怕极了。   云飞和罗伊在公司的茶水间。罗伊有点咄咄逼人:“为什么躲着我?”   云飞说:“对不起。”   罗伊笑了,“我明白了。”转身离开。   云飞看着她离开的样子又有些不舍,所以抱住了她。他的嘴唇贴在她的头发上,轻轻地吻。这美妙的薰衣草香味,他可能再也闻不到了。   下班时,云飞把罗伊留在办公室,郑重告诉她倩男的病。罗伊很惊讶。   云飞云飞的意思是,要罗伊等他半年,反正半年后,她可能会死。在她生病的时候,他不能离开她,他做不到。同时,他也舍不得对面的罗伊,他一样爱她。   罗伊路易点头同意,说:“那你好好照顾她,我会等你的。”   云飞流泪了,握着罗伊的手不放开。他仔细仔细地看罗伊的脸,因为会有好长一段时间,他没有机会这样仔细地看她。   这一天,云飞的心仿佛掉进了冰窖,那一刻他都有死了的心。女儿寄读的学校打来电话,女儿失踪了!   云飞如五雷轰顶一阵目炫,女儿可是她的心肝宝贝,他简直不敢想象,一路上闯了无数个红灯,终于见到了已经躺在病床上熟睡的女儿。他抹了抹头上的汗,才觉得浑身发软。有人递过来一杯热水:“喝点水吧,孩子没事了,只是下课趁幼儿园老师不注意,想去找你,走丢了,受了凉,发起了高烧……”   他看到了一双红色的细高跟鞋,在往上看,是个披肩发女子,眉目清婉、窈窕妩媚、笑容明净。空气中淡淡的花香,让他有了片刻的温湿。过了一会儿,罗伊买了一箱奶,放在他面前说:“我走了,快迟到了。”   走了两步又回过头来叮嘱:“多抽点时间陪陪孩子吧,小孩子很容易怀疑你对她的爱。”云飞有些惭愧,自己对女儿的爱太少了,陪客户永远是第一位的,他才想起,已经有半个月没有看看女儿了。看着熟睡的女儿,云飞就想,自己确实应该有个妻子照顾女儿了。   于是,他就和罗伊开始交往了。   他们沿着有霓虹灯的街道慢慢走着,月光柔和洒在罗伊的身上,有一种圣洁的美。云飞看得出罗伊对自己有些心动,他很清楚自己的状况,黄金的年龄,不菲的收入,有房有车,而罗伊,已经悄然到了剩女行列,即使她再优秀,年龄毕竟不饶人啊,她的婚姻已经失去了优势。   云飞也陆续见过几个女人,要么明确不要女儿,要么让他签婚前协议,反正感觉就是为了他的钱和公司,爱情,总是放在最后一位。那个妙妙不止一次表达了对他的暧昧,可是云飞知道,像妙妙这种类型的姑娘一点也不适合于自己,她们脑子里是浪漫和风流,况且,一点也不喜欢小孩子,怕束缚了她们。可是罗伊,云飞不讨厌她,但也没有喜欢到立即把她迎娶到家的愿望,只是,女人好像对这个阿姨很亲。   两个人的交往不咸不淡地进行。半年后,罗伊租住的房子到期,她打电话让云飞帮自己去租个房子。云飞说不用租房子了,搬到我家里来吧。早就该搬进来了。放下电话,云飞有点得意,也有一丝轻蔑,终于露出了狐狸尾巴。   运费不得不承认,自从罗一般进家里后,他的生活发生了翻天地覆的变化,比如,早上不再是简单的牛奶火腿,罗伊每天早上用温火熬玉米粥,罗伊做得三鲜汤,女儿最爱喝,当然,远远不止于这一些。罗伊就是女儿的太阳,只有她在,女儿才会笑容如花,不在,满脸愁云;有了女人的家才完整。有时候面对窗明洁净的会客厅,云飞就有了迎娶罗伊的念头,毕竟这个年代,真心真意对待女儿的姑娘不是太多了。报纸上一些继母虐待孩子的照片报道曾经让云飞不寒而栗,而罗伊,有着慈母般的温馨,温柔多情彬彬有礼,对待女热如同亲生的,每逢看到她们在一起的欢乐场面,云飞心里就有一股暖流慢慢升腾,自己也沉浸在幸福中而不能自拔。不过这都是瞬息而过的念头,他不停地告诫自己,在考察一段时间,他知道罗伊有多病的奶奶卧床需要照顾,她父母都是一般的工薪阶层,还有一个上大学的弟弟需要她资助,她现在急切寻找一个靠山,想到这里,云飞又一次心静如水,人在困境的时候,是不可能有真爱的,他怕有一天,罗伊就是把他当做一个跳板,等她渡过了难关,他和女儿收获的将是一场破碎。   云飞拿定了主意,不管罗伊表现多么优秀,他都得在考察一番。尽管知道自己这么做有些阴暗,但他不能拿自己的家产和女儿赌博,如果自己和原来一样是个穷光蛋,罗伊还会选择自己吗?   然而,不等云飞的考察结束,罗伊却悄悄搬了出去。再打电话,不接,再打,换了号码,跑到她单位,辞职了。   云飞突然感觉到没有了罗伊的日子会一团糟,他没有料到,罗伊的气息那么深刻地留在了房子里,那种淡淡的花香,也萦绕在她的心里,夜里常常起来,朦胧之中罗伊就在眼前,罗伊温柔的微笑一直在他眼前晃荡,挥挥手,什么也没有。没有罗伊的黑夜特别难捱,他感觉到寒冷从四面八方挤压过来,压迫的他有些窒息。   云飞不知道,罗伊的出走来源于一次他和父亲的通话。   那夜,父亲打来电话,云飞看到罗伊已经熟睡了,其实,罗伊并没有睡着,她还在想劝说云飞结婚的理由,母亲下了最后通牒,不能再这么不明不白生活下去了,她等不起了,母亲更等不起了,已经给她物色了好几个男朋友等她去相亲,罗伊在犹豫。这个时候,云飞的父亲电话来了。   声音按在了免提上,深夜的声音很清脆,但像一枚炸弹击中了罗伊,炸得她体无完肤。   一边是父亲催他结婚的急切声音,一边是云飞漫不经心的回答:“知道了,我现在还不确定她真不真爱我,她还在考察期,现在的女人真难懂……”   罗伊流泪了,不是为云飞而是为自己,她明白了云飞的内心,她已经三十岁了,青春摇摇欲坠;而他是她能抓住的条件最好的男人,他笃定她不会离开他。   后来的一段日子,罗伊开始接云飞的电话,但从不听云飞的辩解,她之所以接云飞的电话,是因为还有很多事需要交代:比如物业单子、水电费该上哪里交、药箱之类的琐碎小事,她却交代的很详细,遇到如此细心的女人,云飞就有了深深自责,刚想道歉,手机已经挂掉了,从此,杳无音信。   一次年会,云飞应邀去参加,进了酒店,他愣住了,呆呆地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他居然看到了罗伊。一身职业套装,优雅端庄,盛气凌人。陪她坐在一起的都是赫赫有名的商业大亨。他悄悄问服务员:“那个女人是谁啊?”服务员不屑看了他一眼,仿佛在看一个天外来客:“她你都不知道啊,今天的主角,世界五百强恒丰实业老总的独生女,未来的接班人,马上就要去美国进修去了……”   云飞如五雷轰顶,继而脸上一阵火辣辣生疼。他太自信了,一直以为罗伊会回来找他,一直高傲着头颅,他甚至已经悄悄为罗伊买了结婚戒指。   再约罗伊吃饭,罗伊盛装赴宴,红色法拉利跑车,名牌靓丽服装,亮丽的他不敢直视。他后悔极了,自己真蠢,能用得起香奈儿香水的你,怎么可能是一个普通的女人?他尴尬地说:“我们,能不能重新开始?”   罗伊还是用温柔的语调回答,只是每一个字,像一支支利箭,准确无误刺入了云飞的心脏:“对不起,我通过了你的爱情考验,很遗憾,你没有通过我的考察。”   湖南看癫痫病到哪家医院武汉治疗癫痫的中药配方武汉专治癫痫病的医院哪里找武汉癫痫怎么治呢

相关美文阅读: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