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xetj.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文章 > 正文

【墨香】捻起时光脉络,轻叹、浅唱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11 12:48:31
摘要:一方天空,八千云雨,而我,以盛载的一腔幽思行走在这片天空之下,沐风淋雨,跋涉风景。此刻,青春正浓,我正携几卷风雨踏足这多样红尘。念旧,贪新,都是我的性格,今夜风起,我不由自主的念起——那些往事,那些故人。 一方天空,八千云雨,而我,以盛载的一腔幽思行走在这片天空之下,沐风淋雨,跋涉风景。此刻,青春正浓,我正携几卷风雨踏足这多样红尘。念旧,贪新,都是我的性格,今夜风起,我不由自主的念起——那些往事,那些故人。   ——题记   旧时光,旧电影,旧歌曲,所有曾经的片段,都是青春走过的印记。而我,却有幸在翻阅照片时,看见回忆,然后从久远的年代记起……   我是一个怀旧的人;喜欢坐在旧时光里,一脉幽思,一捻尘香,段段往事,慢慢回想。看,窗外的柳又绿了,花也在开了,一年又一年的光阴,就这样悄悄的流逝在了指缝间。有时候,沉睡,沉思,在桌子上——趴着,两只手撑着;就这样,从少年到中年,慢慢走来。我们,终究是渐渐从指缝里老去了。   经常会想起旧房子,旧家具,还有旧日子。依稀难忘,写字台上,那已掉漆的红木抽屉里,有一台90年代的旧相机,早已忘了时间,是从多久开始,将它放在那里,那是多少张光和影的交替,那是多少岁月走过人生的标本?曾,未来得及记录的旧交卷和几盘最爱的卡带也已静静尘封许久;旧照片,曾经暗恋未送出去的情书,都已多多少少的褪色泛黄,那是岁月放肆于时光里的罪迹,是我们打青涩的青春而来的脚印。   在过去和未来之间,总有一些特殊情节肆虐于记忆的河水中,或潮涨奔腾,或静如处子;它们,总以某种方式于时光的一角,陪我们一起,慢慢绽放直到苍老。过往红尘,似水无痕;璀璨浮生无悔青春;旧城花事回旋在苍澜的烟雨之中,幽幽郁郁的盛开,然后渐渐凋零。   对于过去,我总是在触景生情着,任徐来的清风将我的思绪拉扯很长,也很远很远。那自久远而来的时光,很模糊却又很清楚;我停留在记忆的巷口,向左向右;一半明媚,一半忧伤。旧时光里的你,捧一杯淡淡的茗,端坐藤椅,滋长了长发,弥散了光阴,而我,读着朱自清先生的散文,细嚼慢咽。琐碎的往常,你我常常醉于书籍,游于各地。   书架上依旧,凌乱着的旧书籍。于西川北岛的诗集间淄洙推敲,在徐志摩小曼林徽因之间的恩怨纠葛里长吁短叹,那些最爱,已是过往陈欢。 想起爱玲低到尘埃的无怨无悔,胡兰成却是一生风流;记得那时,海子的悲伤和豪情轰动一时,而我们的青春正激情似火。向往爱情,渴望拥有才情。我们极度向往的,那倾其一生不顾世俗的惊世爱情,我们所崇拜着:春暖花开,面朝大海的空灵。   狂歌痛饮抑或悲伤逆袭都是成长里的花色,或明或暗的占据着一席之地。寒夜雨声匆匆,青葱岁月过往朦胧,一切青涩都在于一次次夜色阑珊安静无人中渐渐消逝。雨横风狂,掩花成冢,醒来的便是如《那莲那禅那光阴》中那般,浓郁的花海摇曳风雨;一地凌乱,一地苍凉。走过这么多风景,领略了那么多风情,到头来,却还是喜欢那最简单最纯粹的风景。   青春,一半欢笑,一半流泪。风吹起,微凉的夜,朵朵星不知疲倦的微笑在深邃的天空,那是泛着淡蓝色的忧伤,那是像精灵一般的诱惑。总是在这样的时光中,喜欢一个人的走,孤独的同自己私奔,同整个天下私奔;夜是自己的,黑色和安静也是自己的。总觉得,年轻时候的自己太多想法又太过幼稚,相信地老天荒的爱情,相信命运由手掌控,却道最后一无所有,荒凉的只剩回忆取暖。   或许,薄凉是一个动词,凉到心痛让人悲伤,荒芜,是留给回忆最深的礼物,人走了,只留下了相片和笔尖划过的痕迹。不知为何,我总是写着写着就不由自主的伤感起来,尽管花开,尽管那些事都已过去。可我,还总是在怀念我的旧爱情,怀念我的旧时光,像褪色的棉布一样,历经风霜,就注定无法遗忘。   在岁月的宽恕下,成长如期而至,伊米花开了,栀子花开了,一个五年等待六年花开,一个持一生等待;他们无怨无悔。我们呢,过多的责备,奢侈的淡漠,直到太多的错过、离去,才发现珍惜已迟。无从挽起曾经的手,无法拨通过去的电话。   世潮熙攘岁月无情,是时光给了我们过多的分离,却也是时光教给我们来之不易和好好珍惜。青春的故事,太多的话语,过去的已然成了祭奠,成长着的也在走向愈发成熟愈发理智的年纪。怀旧,不是80后的特权,不是老人的专属;怀旧,他是我们这些多情人聊以自慰,找寻点滴曾经的机器。   我们,总是难以抗拒,飘零,拾荒在过往长廊,街角巷口,哼唱着的旧歌曲。奔腾,像洪流,像烈酒,慢慢老去的时光里,沧桑,沉着,早已成了我们从过往走来的标记,印在发梢,刻在眉头。记忆如膏,黏上心脏,曾经如歌,高低冥迷。十年之前,不谙世事单纯如水,十年之后,容颜迟暮安详淡然。   早就想写一封信,交给未来的自己;用来记录欢笑打闹。待多年以后,遇见未来的自己,弹吹信封尘土,轻启往事;泛黄的信笺,青涩的记忆,那是一生的感动,亦是一笔无价的晚年财富。旧光阴的匣子,愈尘封愈怀念,旧光阴,如清酒,时间愈久,愈是香醇。   我和自己的过去分离了很久,同在一个天空下过日子,却无法再次相遇;那些曾今的人和时光,很惦记。在某一个春天,我嗅着四季的花香,边走边唱“回忆的沙漏,绚丽的点亮了整个星空......”   琐碎的光阴,琐碎的流年,过去的,怀念着,将来的,期盼着。一抹阳光,一抹忧伤,我在黑色的夜里,悄声低语,只是想再看一眼曾经的自己;青涩,执着,追逐放纵的潇洒。我是一个青春路人,此刻正在路上;一边怀旧,一边善待今天。青春,就让那些过去过不去的的记忆来祭奠,青春,就让时光来丰满。   (二)   一场青春,一缕光影;一纸情书,一缘情愫;跃然行走的青春光阴里,光与影交织的城市,灯火辉煌。一群人,一场曾近,一群人,一场故事。有一段时光,早默默潜行在岁月的花开阡陌,偶尔浅吟低唱,偶尔引吭高歌。   当我以偶尔愤怒、偶尔冲动的年纪,穿行在漫漫红尘,山川河岳,彼岸灯火,一场又一场的烟花雨夜,盛满了多少轻狂少年的烟花岁月。   冥想时分,总是夜深,猜不出想不透的结局,总是一次次于喧嚣的夜空里,突兀的盘旋在半空,然后以一朵朵花的样子绽放,灿烂地,散开、坠落——静寂,静寂的让人喘不过气。   夜幕被剪接,月光倾泻;路人苍白,冷冷年华;谁与谁曾相识在西湖的断桥残雪?走在青石板的巷子,屏息静气,努力挣脱嘈杂,努力找寻一丝丝纯净;喧闹的城市,宽大的柏油路,车水马龙,我,无所适从。   回忆这场游戏,总是这样不经意的滋润着,折磨着自己。聪明的你告诉我,我们的日子为什么一去不复返呢?但我的手却几乎是渐渐空虚了。《匆匆》般,“日子滴在时间的流里,没有声音也没有影子。”每次,都那样的突兀,突兀的来去,措手不及。    八月,斑驳的树影斜躺在藏青的天空下,我站立其中,同日光一起,怀念久远的前事。两人一马,桃去如飞;远离了的——旧城。一本泛黄残破的羊皮卷小说,镂刻了多少天空下放飞梦想的勇气,而如今,时光微漾,只是掀起故事里的点点涟漪。   无的放矢的夙愿,握着的残破旧事,烹字疗饥,触碰的,自己的曾经样子。你只是漠视着,从不知道我一直站在你的身前,无论时光深浅,无论岁月肥瘦。雨下一直下,我就一直淋,淋了十几二十年。直到沧海横流,飞鸟飞不开手掌,我才发现,原来我是没有脚的,一回头便会死去。   所谓的曾经,琐碎的桥段,那时的我,力挽狂澜,却还是没能抓住那条流逝的尾巴,那流转的眸光,依依不舍。躲在角落里哭泣,放肆在逆光的路途狂笑,那些本以为值得怀念的纯真日子也是一去不复返了。   原来我们怎样怎样,一起潇洒,一起努力;原来我们是如此,在每天的浑浑噩噩之中,在时光的狂沙里被无声淹没。多少的日子和光阴就是这样子,不受掌控悄然溜去;多少人就是这样,于慢慢久远的时光里少了联系,忘了相惜。像昨夜一般的,每个风雨交加的夜晚我总是无眠,一些人,一些记忆突兀的蹦出来,然后生成一束束变色的花,我除了错愕喟叹,于这漫漫长夜里又能是怎样。   原本以为不会忘记的事,一件件模糊,原本以为的好朋友就不会疏远,在这浮华的俗世,一切的原本以为都成了幼稚,成了虚妄。曾也以为会有那么一个人在这生命里一直肆虐,却不料直到某天,突然念起,才发现一切已成苍狗白衣随了那岁月的滚滚尘烟。当记忆的河水被时光抽离,觥筹交错的奢华也只是俗世;当一切酒场饭桌的结束,又是人去人离。旧时光里的那些友人,每当念起,总是一阵唏嘘;是想念了很久,但提起电话却总是一阵惶恐,无言开口,终已是连说一句好久不见的情分都已没有了。   温顺的日光中,我总是反复在睡梦和醒去的囚牢,如梦如幻。布满红绿的十字路口,一次次徘徊在留恋和重新开始之间。我逃离在逃不离的天空里,同自己的影子每日相遇,偶尔吵闹,偶尔拥抱,或者,一起悲伤,一起哭泣。   我静静的仰着头,写下一些拼凑不完全的青春,纯白的天花板,简单的色彩。一个人的黑夜,独自的空间,偶尔发呆,偶尔痴笑——那静谧仿若静止却又不能停滞的光阴,我既贪婪却又害怕的吸允着、流逝着。   惊鸿一瞥的停留,日复一日的等候,最不划算的赌博,明知故事的始末,却从不放弃。愿你我终会明白,早些明白,坦然对待。时间的洪流已奔腾许久,与之一起的还有不下雨的阴天,还有烈日炎炎的雨天。   春夏来去,故事淹没,我徘徊在日渐来去的日子里,一日日苦等,一日日哭泣。望着枯荣的花草,终于,默然无语。后来,我慢慢懂得,一日日沉浮的旧时光,早已深深植根在我渐近干涸的记忆,挥之不去,那些痛楚,那些欢乐,只能附加在灿烂如虹或者日渐沧桑的未来岁月。   甚嚣尘上,宁静致远,我诚惶诚恐的等待着明日的到来。想逃开,却又期待。这个灯火辉煌的城市,我,手握的一把残破旧事,在华灯初上的街道,游离。曾经,郁郁葱葱,转瞬,过往朦胧。桃去如飞,秋渐渐吻上我的脸颊,温润地、多情地悄无声息。树叶上风声赤裸裸的呼喊着,昨年,昨事,昨梦,而我,亦是沉醉着又或者似乎有些耽溺的嫌疑,依偎在不愿醒来的旧梦里,再一次的简单而快乐着。    清风明月,时光依然,唯愿,这烟雨红尘始终静好;我爱的人,关心我的人,还有那些于回忆的酒窖里慢慢沉淀的过往,依然安好。摊开掌纹轻抚着那些涂满色彩的故事,我,静静的告诉自己,爱情来过,悲伤来过,而回忆和思念却是从未走远。   哈尔滨哪个医院能有用的医治癫痫呢济南治疗癫痫病的好医院有多少?荆门治癫痫哪好郑州哪里有治疗癫痫病的发型

相关美文阅读:

爱情文章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