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xetj.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诗词 > 正文

【心灵】一窝土蜂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04 20:30:09
   一、土蜂飞来   柳家来了一窝蜂!   对于柳嫂来说,柳家来的不是一窝蜂,柳家来的是一个盼头,一份希望。   自从柳嫂过门那天起,柳嫂就没有过过一天舒心的日子。刚刚过门三天,柳嫂就被公公婆婆分开了家,等于是把她一脚踢出家门了。这件事柳嫂一直耿耿于怀,你分家就分家么,怎么着也得等新媳妇儿适应适应,过个团圆年吧。过门三天就分家,恐怕十里八乡也难找第二家。分就分吧,可分家时抓阄本来柳嫂要抓,可柳哥手快,柳嫂还没伸出手去,柳哥已经信手拈来了,结果抓了一份最差的地。既然抓了阄,就得各安天命。分得的几块水田是整个村庄最洼的一块地,十年九涝。柳嫂只能靠山坡上收些苞米、黄豆填肚皮。一年就有半年青黄不接。明知婆婆叔叔们家中有粮,可连一粒米也借不出来。碰了两回钉子之后,性子有些刚强的柳嫂就在心底里发下毒誓,以后就是饿死,再也不去这些亲戚家张这个口了。可人争气容易,问题是肚皮不争气怎么办?每天肚皮咕咕响。单靠山上的野菜充饥只能勉强保个命,每天头昏眼花浑身没有力气,有时路稍稍走远一些,就会像是痛风一样,连腿都提不起来。眼看不能再熬下去了,就豁出去脸皮不要,到娘家去借些米粮,虽然娘家弟媳甩着冷脸子不好看,但能吃几顿饱饭却是实实在在的。娘家妈眼看着自己的闺女饿的黄皮寡瘦,路都走不起来,心疼归心疼,却不当家,只能偷偷地接济一些小米、麦面之类的。遇上这样的难处,不为五斗米折腰是不行的。   说到底,还是柳嫂家的运气不好,养鸡鸡死,喂牛牛病。这些年一直养不下鸡,这对于一户山里人家来说可是一个不小的损失。每年春季买下一群小鸡,眼看着长到一大把抓济南比较好的癫痫病医院的时候了,一场鸡瘟下来,回回都是一个不留。眼看着别人家每天鸡蛋不断顿,炖着、炒着、淹着的鸡蛋样样不落,柳嫂的心里就难过。同样的鸡,为啥就咱家的养不住呢?鸡养不住倒也罢了,可连猪牛这样的大牲口也不好养。分家时分下一个小牛犊和一个小猪仔。可同样大的小猪仔,别人家的都已经养了两三茬了,柳嫂家的猪却养成了铁猪,就是不上膘不长个。喂到第三年头上,头天晚上还吃了半盆猪食,第二天一早竟然死了。柳嫂偷偷地流了好几回眼泪,不仅仅是舍不得一头铁猪,柳嫂恼的是自己的命。猪死了,一头牛也一连病了半年,最后不得不贱卖了,卖牛的钱还掉治牛的钱,已经所剩无几了,余下的还要留着给柳哥抓药。柳嫂恼恨自己命不好,柳哥得了个肠结核是个重要原因。肠结核是个慢性病,这样一来柳哥就成了个药罐子。这药几乎一年吃到头,断粮可以,可柳哥的药不能断。这病不易断根不说,还不能干重体力活。现在牛也卖了,犁个田耙个地就得请人,实在不行了,柳嫂就自己扛上板锹一锹锹去挖。实在累得不行了,就偷偷地抹眼泪。柳嫂从不在人前流泪,柳嫂明白,别人谁会在意你的眼泪呢?柳嫂经常偷着流泪还有一个主要原因,那就是恼恨自己的肚皮不争气。过门都六七年的时间了,同期结婚的人家孩子都会打酱油了,可自己一年年地就是不见动静。婆婆已经不止一次指桑骂槐,说自己是个不下蛋的母鸡了,其实要说恼要说急,有谁能知道柳嫂心里的苦呢?每当心里恼怒的时候,柳嫂不止一次想着干脆跳进门前的柳木河里算了。可柳木河也是不给力,生气的时候,柳木河河水才齐腰深,想投河都投不成。   现在好了,柳嫂家里来了一窝土蜂,按照当地的俗语讲,家里来蜂是要旺起来的,必然要走时运。柳家来了一窝土蜂,柳嫂心里多年的阴霾一扫而空。柳嫂明白,这是家里要转运的标志。柳嫂感觉整个人就像脱胎换骨了一样,浑身上下都是使不完的劲儿。   柳家来的土蜂,垒窝垒得怪,窝垒在柳家供桌柜子里。柳嫂家的供桌不知传了多少代,看上去,朴拙中透着一份实在。现在的柳嫂根本不知道,分家时没有人争夺的一个老式供桌,若干年后成了一件值钱的宝贝。柳家前墙上留有一个窗洞,窗洞用青瓦做了个五角星的造型。现在的窗洞成了土蜂进出的必经之路。柳嫂总会隔三岔五地给窗洞内外打扫打扫,将攀在附近的蛛网清除,为蜜蜂进出开道。   心情大好的柳嫂将家里家外彻底打扫了一番,打扫之后又用石灰水泼了一遍。家里来了一窝蜂,是个好兆头,是该好好清扫一遍,去去晦气了。柳嫂将家里闲置已久的鸡圈、猪圈、牛棚,统统拆除掉。和柳哥一块到前面不远处的留梦河谷里,伐了几棵树,用架子车拉回几车石块,花了将近一个月的功夫,把鸡圈、猪圈、牛棚重新搭建起来。柳嫂坚信,家里的运势一定会好起来的。“蜂聚旺处”的俗语讲了几千年哈尔滨去哪里的医院看癫痫病好,难道还会瞎讲么?   一窝土蜂的到来,竟然彻头彻尾的改变了柳嫂。这一切柳哥看在心里,喜上眉梢。今天的柳嫂已不再是以前那个只会暗自流泪、埋怨命运不济、老天不公的柳嫂了。这样的改变是由内心到外表的、积极主动的转变,这样的转变仅仅是一个开始。      二、相守相惜   同样的天空,不同的是心境。如果心中充满希望,你会觉得阳光格外地灿烂。   柳嫂特意抓了一群小鸡仔,赊了一头小猪仔。柳嫂小心翼翼地饲养着它们,它们是柳嫂的希望。   柳嫂的娘家兄弟给柳嫂捎了个口信,说是邻镇上有一个老中医,刚从大医院退下来,着意回乡养老的,医术很高,让她带柳哥去看看。谁知柳哥竟不愿意去,说是久病半个医,能维持算了,家里哪有那个冤枉钱。柳嫂不依,偷偷和娘家兄弟借了钱,把柳哥拽到邻镇去。   老中医看看柳哥的病例,询问了病情,说,我给你开个方子,你自己抓几副药吃吃看看情况吧。柳嫂有些失望,什么大医院下来的,说话这么含含混混的,让人听了心里没有一点底。好在药方上的药是不用掏钱买,什么芦根,枸杞之类,漫山遍野。挖好晾晒出来,煎熬几副试试吧。哪像以前吃的都是西药,钱没少花,效果却不好。柳嫂想,试试也好,说不定就有希望了呢?再说咱家现在有“贵人”了,情况可是不一样了。   这样说着说着半年多就过去了,今年的年景格外顺畅,柳嫂家的那几块水田也丰收了。   望着家里头一回收了这么多的粮食,柳嫂的心里竟然一阵难受,眼泪啪啪地往下滚。有了粮食,不仅人的日子好过了,就连家里养的牲口也跟着沾光。春上抓的小鸡雏已经开始陆续下蛋了,柳嫂是个特别体贴的人,每天都会给男人炖上一盆鸡蛋。以前家里没吃的,穷得连个蛋都没有,想给男人补点营养都难。要不,男人的身体也不会这样差啊。到了年底,柳嫂和男人一块去找老中医复查。柳嫂带了自家养的两只土鸡,这土鸡是自家养的,柳嫂说的时候有种特别的自豪,当然,老中医不能理解柳嫂的骄傲。老中医看看红光满面的柳哥,又给柳哥摸了脉,说:恢复得不错,你看看这气色就知道了。柳嫂问要不要再吃半年的中药,老中医笑了,是药三分毒,病好了还吃什么药?柳嫂说她给男人挖了几麻袋的药草,不吃可惜了。老中医一听哈哈大笑,吃不完可以卖嘛?   回到家以后,柳嫂来到供桌前,给祖宗磕头上香。柳哥的病好了,感谢祖宗保佑。罢了,柳嫂小声地嘀咕了几句,声音小得连她自己都听不出来。家里现在最缺的是啥,不说想必都明白。给祖宗上完香,柳嫂转到土蜂巣所在的位置,深深地作了个揖,感谢蜂儿的护佑。   柳嫂是个心细的女人,男人的身体好了,感觉就是不一样。怎么个不一样法,不说你们也黑龙江癫痫哪里治疗好知道的。柳嫂的心里就有了一点点小小的满足。柳嫂不声不响地将剩下的药草卖给县里收药材的。虽然价格不高,但心细的柳嫂隐隐约约看到了中药材里的巨大的商机,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到了年关上,柳嫂将圈里的一头肥猪卖了,还掉买小猪仔的钱,剩下的换了一个小牛犊,栓到了牛棚里。看看不到一年的光景,家里就大变样,柳嫂对来蜂转运的说法更是深信不疑了。柳嫂心里有个想法,就是要想方设法保护好这一窝土蜂。这不是一窝普通的土蜂,筑巢在供桌里,本身的意义就不一般,这窝土蜂是柳家不折不扣的保护神。柳嫂和男人说了,这个供桌是柳家的“禁地”,任何人也不能动弹一下。   柳嫂有一个特别大胆的想法:柳嫂想用自己家里的几块水田和公婆叔叔们换前面山坡上的山林。男人听了,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那几块水田虽然比较低洼,经常受水灾,但水田毕竟是水田,收成一年够吃几年的口粮。那水田换山上那些不成林的山地,不是疯了么?但柳嫂不这么想,柳嫂想把公婆叔叔们的山林地换下来,再加上自己家里的林地,怎么着也有一两百亩。林地中央有个碗口大小的泉眼,可以好好利用。有水源的山林,还怕整不出来好地么?柳哥虽然不乐意,但终究拧不过女人。柳嫂的公婆叔叔们听说柳嫂要用水田换自家的山林,自然求之不得。柳嫂的小叔子怕哥哥嫂子反悔,还找来村长和柳家的长辈们做见证人。很快,柳嫂的大胆想法变成了事实。柳嫂的做法成了村里人们觉得可笑的谈资,家里刚刚转运就瞎折腾,真是个败家玩意儿。   事实证明了柳嫂的这个大胆的决定是正确的,柳嫂的这片山林紧靠着留梦河谷,林中泉眼附近是一处缓坡。柳嫂跟着男人将泉眼四围的杂树清点好了以后,请人伐了。紧靠着泉眼的下方砌了一个十余亩地的水塘。在山区,有水的地方就是好地方。水塘下方的缓坡正好可以改造出几十亩好田。当然,这可能需要十几年甚至更长的时间,但不管怎么说,这片山坡的开发潜力是很好的,在这一点上,柳哥也是个明眼人,心底里对媳妇还是很佩服的。   转眼到了来年开春,柳嫂和自己的男人几乎把一冬所有的精力都投入到了自己家的这片山坡上。功夫不负有心人,泉眼下的一口水塘的雏形已经出来了,尽管塘埂还很矮,关不了太多的水,但是足够给三五亩水田灌溉用了。塘埂可以慢慢修筑,柳嫂和柳哥已经将塘下的一块水田整理得差不多了。一个冬季,二人挖树根,捡石块,修田埂,平整田地,真正忙得够呛。累虽然累点,但柳嫂觉得日子有奔头。觉得日子有奔头,浑身上下就都是劲儿。柳嫂就想,哎,要是自己能怀个娃娃就好了,哪怕是让自己滚刀板也不含糊。说来也巧,柳嫂摸着自己的肚子瞎想的时候,突然感到一阵恶心。胃里面一阵酸苦的东西一下子涌到嗓子眼儿。柳嫂蹲在地头干呕了半天,也没吐出什么东西来。柳嫂心里突然有了个很侥幸的想法,自己的“好事”已经有一段时间没到了,这一段忙也没在意,不会是……柳嫂想着,偷偷地笑了起来,男人有些迷惑地问,吐了半天咋还笑起来了?柳嫂嗔怒道,去!榆木脑袋。   一查,柳嫂还真的怀上了。把柳哥乐得,什么都不让柳嫂干了。一日三餐端吃端喝。连柳嫂的婆婆也一改先前的冷眼,主动照顾起这个晚育的媳妇来。      三、留梦河谷   说起留梦河谷,整个豫南恐怕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相传乾隆爷下江南时,偶见留梦河谷内飞瀑溪流随处可见,树木苍翠,遍布奇石,再加上谷内四季如春,是个难得的避暑胜地,乾隆爷一住便是数月。临行前,还特意留下过“留梦河谷”的手迹。留梦河谷的名称便由此而来。柳嫂家的山林地就紧紧依靠着留梦河谷,这是柳嫂的福气,也是柳嫂的眼光。   柳哥、柳嫂在用自己的双手一点点修筑留梦河谷旁的山林地时侯,来留梦河谷考察的人也悄然多了起来。柳嫂在自己山坡地修筑梯田时,忍不住偷着笑了。柳嫂上回到县里卖中药材的时候就听说,县里报了旅游开发的项目,其中就有留梦河谷。柳嫂是个心细的女人,留梦河谷这么美的景色,将来开发出来是绝对有可能的。所以她才坚定了拿水田换留梦河谷旁的山林地的冒险想法。眼下,留梦河谷的开发虽然还是纸上谈兵,但在柳嫂的眼里,几乎已是必然。   柳嫂按照当时相当高的价钱,将自己屋前屋后的竹林和板栗林从亲戚邻居手里买了过来。柳嫂家刚刚好转的经济生活条件因此又显得有些窘迫了。这些,又成为水田换山林后又一个令乡邻们大为困惑的事情。但柳嫂心里明白着呢,这样一来,通往留梦河谷的山路临经自家门前时,已经有十多亩的面积了。今后自己的出行将极为方便不说,这些地方很有可能会值大价钱的。   柳嫂家的梯田修筑的哈尔滨癫痫病是怎么回事缓慢而有序,几乎和留梦河谷的开发同步。这期间,柳嫂有了自己的女儿,接着又有了儿子。女儿和儿子的降生让柳嫂觉得终于扬眉吐气了。这一切,更加坚定了柳嫂心里信守的那个口口相传的古话,即“蜂归旺处”。   这一天,柳嫂正准备带着孩子上山干活,婆婆颠着小脚小跑着领着一个人来了。来人是邻村一个养蜂人,人称柳老二,是柳哥的本家。柳老二听柳嫂的婆婆说柳嫂家有一窝土蜂,表示愿意出高价收购。本来以为是一件双赢的大好事,没想到,柳嫂听明了来意,将杏眼一瞪:“这窝蜂是我们家的命,卖儿卖女也绝不卖蜂。”一句话,给婆婆和柳老二弄了个下不来台。   晚上临睡觉的时候,柳哥小声地埋怨柳嫂:“不卖就不卖么,火气干嘛那么大?给咱娘弄得多难看!”柳嫂正躺在床上哄孩子,听男人又在提卖蜂的事,一股无名火“腾”就起来了,一扭身子,疼得龇牙咧嘴。原来柳嫂心疼宝贝儿子,都四五岁了,还没有断奶。儿子每晚睡觉前非得吃一口,过过瘾。这会儿,含着奶头睡着了。柳嫂猛一翻身,扯得柳嫂的乳头刀割一样生疼。柳哥看见柳嫂的眼睛瞪得铜铃一样,赶紧将双手高举:“好了、好了,当我没说……” 共 20348 字 5 页 首页1234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

热点情感文章

古代诗词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