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xetj.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思念的句子 > 正文

《小辞店》中的矛盾冲突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09-11 11:04:15

黄梅戏经典剧目,电视连续剧《小辞店》我看了二十多遍(足可见我对她的喜爱程度),因此对其剧情可以说了如手掌。喜爱她的原因有三,一是她的剧情凄婉缠绵,生动感人;二是她的唱腔优美动听,百听不厌;三是著名黄梅戏表演艺术家韩再芬、韩军将剧中女主角柳风英、男主角蔡鸣凤的形象演活了。同时将柳风英和蔡鸣凤之间的生死恋演绎的淋漓尽致。

没有矛盾冲突,就没有戏剧。《小辞店》中的矛盾冲突是多方面的。首先,连续剧的序幕中的唱段,就揭示了剧中的主要矛盾。“没有爱的成了婚;成了婚的没有爱。老天老天你捉弄人,老天老天你太不平”这里的“老天”其实是直指封建礼教,以及“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婚姻制度。而剧中的男女主角的悲剧命运正是这种封建的婚姻制度所造成的。因此,此剧的主要矛盾是封建礼教、封建的婚姻制度与男女主人公追求自由、纯洁的爱情之间的矛盾冲突。连续剧一开始就揭示,封建婚姻制度的维护者朱茂卿明知自己的女儿朱莲爱的是杀猪的陈大雷,却非要把女儿嫁给了女儿不爱的男主角蔡鸣凤。结婚当日,大喜之时,新娘是以泪洗面;而新郎也是唉声叹气。这一幕,朱茂卿看的清清楚楚,他知道这种婚姻是不会给女儿女婿带来幸福的,但他不想也不能扭转这种局面。他幻想让时间来培养女儿女婿的感情,于是他准备了300两纹银打发女婿外出去做生意。他强迫女儿送将要外出的女婿,并让女儿女婿在临别时说几句情话。可女儿朱莲的冷脸相对,反而让女婿心灰意冷。这扼杀真爱的封建婚姻制度让这两个“没有爱的成了婚”。同时,也为男女主角的悲剧命运埋下祸根。

女主角柳凤英在小镇的十字街开了家“胡记饭店”。可她的丈夫胡二整天吃喝嫖赌,根本不管店里的生意。这对“成了婚”的也是“没有爱”。“名分上是夫妻哪有什么恩爱,对空灶守孤灯好不悲哀”。只有到男主角蔡鸣凤住店后,男女主角才找到了各自的真爱。在店中他们两情相悦,“私配鸾俦”过了三年的快乐时光。可是,好景不长,三年后,朱莲和陈大雷私通在镇中传得沸沸扬扬。迫于舆论压力,为彻底断绝朱莲和陈大雷往来,朱茂卿只好以“父母病重”为由,骗蔡鸣凤回家。这才演绎出剧目的主要内容——男女主角生死离别的场景。为男女主角悲剧的发生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

其次,剧中的主要情节——男女主角离别时的情景,揭示了此剧另一方面的矛盾冲突,那就是男女主角不想分离与迫于封建礼教而不得不分离之间的矛盾。黄梅戏表演艺术家韩再芬、韩军把男女主人公离别时的凄婉缠绵,矛盾而复杂的心里演绎的淋漓尽致。当柳凤英突然听说蔡鸣凤因爹妈病重要回家时,“好一似万把刀把我的心挖”。眼含珠泪,追问缘由。蔡鸣凤因为愧疚,因为舍不得离开柳风英而痛苦着,所以他只能“一言不发”沉默以对。柳风英气得搬来木椅拦门坐下,“卖饭女不开口谅你不敢回家”。于是,蔡鸣凤只好拉着柳风英去评理。两人经过一番推心置腹的交流,柳风英终于明白:“壶中有酒好留客,壶中无酒客也是难留。他无缘我无份留不长久,再三留留到后反成了对头。”终于在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之后,不得不答应放蔡鸣凤回乡。当柳风英用凄婉缠绵而又哀怨的腔调唱出“尊一声客人哥店房等候,包裹检收”一句时,是何等的痛苦和无奈。可是,当收拾好包裹后,柳风英还是苦苦哀求蔡鸣凤留下,或者带她一道回黄州。“蔡郎哥哥他要走,绝了妹妹的路。忍住了伤心泪,来把我的哥哥求。要骂你就开口,要打你就伸手,哥哥你不能走,撇下妹妹没有活头。”

“蔡郎哥哥他要走,妹妹实难留。手拉着了哥哥的手,哥哥你听从头,妹妹不怕名声丑,生意买卖也能丢,要走我们一道走,跟我哥哥回黄州。”这些唱段淋漓尽致地将女主角想留却又不能留的矛盾复杂的内心世界展示出来。当蔡鸣凤说出自己心中的苦衷(他也想和柳风英长相厮守,可是怎么也不能冲破封建婚姻制度的束缚。——“妹妹是个聪明人,一时聪明一时糊涂。舌头底下压死人,走遍天下难出头。”)时,柳风英深知无法留住蔡鸣凤,只有将自己对蔡鸣凤的一腔痴情尽情倾述:“心上人儿一心要走,伤心泪儿不住地流,肠断心也碎来把我的哥哥求。哥哥你转回家,恩爱夫妻到白头,百分情谊给她九十九,留下一份解我忧愁。”(我第一次听到这,内心一阵颤抖,不觉流下感动的泪水)。在送蔡鸣凤回家的途中,柳风英对蔡鸣凤的一腔痴情又表现在临别时的千般叮嘱,万般吩咐上。你听“送哥送到大河口,河水滔滔向东流,向东流。哥似竹排顺水走,妹似河水难把排留。坐排要做排当中,莫坐排尾与排头,怕的半空乌云起,失足落水万事休。”“送哥送到大路旁,路旁有一个赌博场,赌博场。命运压在牌桌上,赢人血汗,输的是天良。”“风月场上哥莫去,色不迷人人自迷,人自迷。哥哥有钱他认得你,哥哥无钱她认你是谁。”这些贴心的话语,不仅让蔡鸣凤听后是感激涕零,就是“铁石的人儿也泪流”。可是,送君千里总有一别,于是这对有情人“舍不得来也要舍,丢不得来也要丢。”“流泪眼望流泪眼,断肠人送断肠人,十字路口并并手,妹回饭店哥回黄州。”为了进一步渲染柳风英对蔡鸣凤的一腔痴情,剧中还特别安排了蔡鸣凤走后,柳风英心灰意冷、极度消沉的情节。“天啊!蔡客人算不得好朋好友哇,好朋好友,中途路上啊将我抛丢。往日里我与哥哥双双行走,今日里只落得一人回头。我这里将招牌端在手,蔡客人不在店有什么开头。没有知己饮什么酒,借酒浇愁啊愁更愁。”

再次,《小辞店》在最后还揭示了女主角和县官老爷之间的矛盾冲突。剧中的县官老爷,作为地方父母官本该为民做主,可是为了一己私利,为了升官发财而不明是非,颠倒黑白,胡乱断案。蔡鸣凤回家时,正撞上朱莲和陈大雷幽会。狠毒的陈大雷便将男主角杀害。可怜的蔡鸣凤临死还不知道凶手是谁。于是蔡鸣凤的冤魂托梦给柳风英。柳风英得知后,不顾一切地赶往黄州的溪水县,要为蔡鸣凤雪冤报仇。因为她相信县老爷会为民做主的。可当她来到大堂上为蔡鸣凤伸冤时,县老爷以她和蔡鸣凤非亲非故为由,不问青红皂白给柳风英四十大板。被打得皮开肉绽的柳风英依然相信县老爷会为她做主,会主持公道的。因此,她并没有因挨打而放弃,继续想老爷诉说冤情。当柳风英说出他和蔡鸣凤之间的缠绵悱恻的爱情及分别时的难舍难分时,朱莲趁机嫁祸于她。“老爷,此案已经清楚,我夫出走,她嫉恨在心,于是勾结他人追杀到此!老爷,你要为我做主呀!”而这位县大老爷竟然不加分析,完全相信朱莲的话。大喝一声:“柳风英,你还有什么话可说!”柳风英大喊:“冤枉啊!”县老爷只有用他的惯用手法“动大刑”。这时,目击证人(一小偷)的到场作证,说出凶手就是杀猪的陈大雷。案情已经真相大白。可是,县老爷不能为民做主。而是为了一己私利,胡乱判案。因不能得罪贵人——朱茂卿和朱莲的本家朱大人,将朱莲无罪释放。凶犯陈大雷也只是&乌鲁木齐治疗癫痫病好的医院有哪些ldquo;另立罪名,充军发配”对“孤身一人远道而来,判什么罪都无人为她伸冤”的柳风英,却为了要得到三百两纹银,残忍地要将柳风英卖到妓院。(听到这,我直恨得咬牙切齿。)因此,柳风英和县老爷的矛盾,也可以说是“相信官府,却被官府所害的矛盾。”

《小辞店》是一出悲剧,“所谓悲剧,就是把人生有价值的东西毁灭给人看……”纵览全剧,女主角柳风英可以说是美的化身。首先,她勤劳善良。她在十字街开了个饭店,生意红火。可“吃喝嫖赌”的丈夫对她的饭店不闻不问。她只好一个人忙里忙外,苦苦经营。用自己的辛劳支撑着整个家。对因旅途劳累而生病,初入店的蔡鸣凤请医生、细照料,问寒问暖。在大堂上,即使朱莲诬陷她是凶手,她仍叫朱莲“朱莲姐”。其次,她敢爱敢恨,她不怕癫痫患者日常怎么护理街坊们闲言闲语,不怕和公婆角口,不怕丈夫的拳打脚踢,一位深爱着知己蔡鸣凤。表现出对吃人的封建礼教、封建婚姻制度的叛逆精神。再次,她对蔡鸣凤一片痴情,一往情深。为能和蔡鸣凤长相厮守,她愿意“有大做小”,她也愿意丢掉生意,和蔡鸣凤一道回黄州。当她得知蔡鸣凤屈死时,不顾一切只身一人去黄州,为蔡鸣凤鸣屈喊冤。这样一位勤劳善良的劳动妇女,本该有幸福美满的生活,可是在那样的社会,她得到的是:蔡鸣凤中途路将她丢弃的痛苦;县老爷给她的四十大板以致要将她卖往妓院;最后她只能一头撞死在蔡鸣凤坟前的石碑上——为情殒命。着实让人看后痛心。

正是以上多方面的矛盾冲突,使得该剧的主题突出——揭露和批判吃人的封建礼教和封建的婚姻制度,颂扬劳动妇女的勤劳善良。同时也谴责了当时地方官员的贪婪无耻。

&牡丹江哪里正规医院癫痫nbsp;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