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xetj.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美文 > 正文

【江南】江南,当归(散文)_1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23 17:44:32

日前,鬼无影社长发起“江南,当归”征文,午荷及五六人以文发出了曾经耕耘江南优秀作者“当归”的呼唤,情切切,意沉沉,令人动容,催人泪下。我6月25日注册,资历极浅,文章不过十余篇,未曾谋面熟悉以前优秀作者,几次动笔,无从下手,只好作罢。然而,作为驻足江南的新人,似乎也应该写点什么,似乎也有很多感受。

【之于午荷】

一直自诩自己是个文人,但少有在文学殿堂里耕耘,因为工作,因为征文,因为生活,因为感受写就的一些小文,有的付诸于铅印,有的散发于网络,记不起来,也找不到,那经年历久的文字只能随风飘散。

这两年,工作关联,负责主编单位内部交流杂志,要写编者按,要写文学小文点缀,要编审文学稿件,唤醒了年轻时文学梦的记忆,勾起了还一丝尚存的创作欲望。内网论坛不时有文学爱好者鼓噪“好心情原创文学网”,便有意上网一试笔力,为使自己的小作不再飘散,在网上集中,在网上保存也是一个不错的路径。

“好心情原创文学网”6月20日注册,我把自己过去的存文发上去,一份欣喜,一份惊奇,那些粗陋的小文居然有不少获得推荐加精。虚荣了好几分钟,浏览网上发表的优秀精品,发现了自己的差距,嗅到了自己文章八股味,出于仰慕,出于学习,便在网上大量阅读好文精品。

一个偶然机会,发现了“一朵午荷”。进入文集,篇篇加好,篇篇精品。一篇一篇地读,一篇一篇地欣赏。规范的遣词造句、标点符号,令我汗颜。清新的文笔,如涓涓细流沁人心田,赏心悦目。出于崇拜,出于请教,出于聆听,向一朵午荷发出了加好友的信息。原以为,茫茫人海,浩浩网络,不曾相识,猜想断断不会有回音。谁知午荷很快就来了回信,说她在江山文学网江南烟雨社团做编辑,邀我去江南发文。“好心情”板凳尚未坐热,这又转场江南,这就是依依说午荷把我拐来江南的原由。

杨柳依也是在好心情互访文集知道的文友,因鄙人姓杨,对网名杨柳依天然关注,逐多访问了几次她的文集。总共在好心情才那么几天,未曾加好友,未曾有信息联系。原本只不过是人生匆匆旅途擦肩而过的路遇,却不曾想我和依依前后一脚来到江南,“他乡遇故知”,曾经的偶遇成了他乡相识怀旧的情愫,于是,我和依依在江南上来就在贴子里叙上了旧,那份亲热,似曾相识三百年,成就了“老童鞋”称呼。

午荷是高级语文老师,肯定是高中语文高考把关老师,要不然高考命题作文不会写的那么到位。高中高级语文老师对错别字,错误标点天然敏感,这是高考必考硬件,如果考生在此丢分,直接的后果可能被学生家长骂,直接的后果就是任课老师下课,所以养成了午荷的职业敏感,职业习惯。我的文字向来随心所欲,标点符号天马行空,也许知道怎么写怎么用,或许不知道怎么写怎么用,反正明白什么意思就行,这是以前政工职业养成的陋习。那时,为了材料好看好读鲜活,有时故意引用几个别字,和现在广告故意引用别字如出一辙。

这等低级错误在高级语文老师眼里是不能容忍的,好个午荷老师,劈头盖脸就批了过来,这叫职业道德,职业操守,是一份严谨,更是一份执着。敬业的午荷,还在于编辑文稿的高度负责,写的编按深刻、细致、有力、到位。为《荷劫》小说做的编按长达1000多字,令我感动不已。午荷老师除了在跟贴里对我的文章点评外,还在飞笺里传授写作秘笈,对我的文章进行指导,面授机宜,让我的文章有了质的提高。三人行,必有我师,一字之师是师,何况是如此的教学。这就是一份师生情谊。

【之于文字】

我是文人吗?躬身自问,是也不是,不是也是。

纵观大半生,我注定要与文字结缘,注定要忍受文字的寂寞,注定要在文字堆里浮浮沉沉,坎坎坷坷,注定要用一支瘦笔书写波澜人生。

说起来,小时候就喜欢文字,对文字的敏感,对文字的偏爱与生俱来。初中时就极显潜质,作文历来是班级的范文,在全班宣读,在墙报展示。可是,在那个“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的年代,高考我却考了理工科,在大学读了工科专业工程建筑,终日与数字为伍,与演算为伴,与力学同窗,与图纸同眠,并且还成绩不错,还取得了资格证书。如果在这条路上一直走下去,或许现在还是一个有所成就的工程师。

命运似乎不让我脱离文字的轨道,阴差阳错,部队转业后我来到税务部门。虽然还是与数字相伴,但此数字非彼数字,一个是工科的精确演算,一个是文科的准确统计,风马牛不相及。因单位重视宣传报道,因为工作需要推介包装,因领导需要找人代写材料,在部队就有铅印了记录的我,文字潜质很快就被发现,调到政工岗位,开始了漫漫政工文秘生涯,而且一干就是十多年,并在文字岗位上可能还要坚持很多年。这就是我与文字的宿命,极具悲剧色彩,也极具传奇色彩。

从事政工文秘工作,半瓶墨水闯江湖,一支秃笔走天涯。在县里的时候,或因刚刚转业激情尚在,或因年轻思进图上,或因知遇之恩。那时我把写作当工作,我用写作书人生。那时候,什么都写,领导讲话、大会报告、税收分析、业务调研、新闻宣传、有奖征文,只要能写的我就写,期间还自学完成了大学新闻专业教程。付出就有回报,我的文章业务杂志连连刊发,我是省里业务杂志的特约通讯员,曾经问鼎中央财经杂志。报纸大门也为我打开,是市级党报的特约记者,中央级大报留下了我的足迹。

可是,可是,正当我豪情满怀,在仕途上鸿图大展的时候,因领导更换,因遇人不淑,我由红而紫,由紫而衰,由衰由溃。这一次人生际遇,我痛不欲生,几近崩溃。冷静后,我的心已冷,对虚无的仕途失去兴趣,根本就没有想去囚渡,根本就没有想到屈服,只想返航,质本洁来还洁去,清者自清,浊者自浊。

为了发泄,我转场文学。既然已经失心疯,我就疯了写。内部工作网因是“金税工程”网,全国联网,是一个非常浩瀚的局域网,某种程度上说与互联网并无二致,网友者从,文学爱好者众。内部网设有论坛,我就在论坛连载小说,《醉仙楼》和《荷劫》(以前叫〈乡府大院〉,在江南才更改成此名)。《醉仙楼》小说很快在论坛掀起风暴,有人叫好,有人骂娘,有人对号入座。为此我为小说在论坛专门写了说明,当年在论坛的说明是这样写的“小说没有特指对象,金胖是个虚构人物,或许是对这种人的忌恨,或许现实中看到的人比金胖还龌龊,所以把心中所有的恨全部发泄到金胖身上,用自己所有的笔墨描写金胖的坏,金胖的下流,金胖的无耻。只是感叹自己的笔力不够,金胖刻画的还深刻,还言犹未尽。但,金胖让网友对这种人有所认识,有所警醒,对这种人有所憎恨,已达到我所愿了”。

【之于文风】

原本已经放弃了的东西,却不曾想,命运之中,冥冥之中注定我还要在政工文秘岗位上持续,还要在这条航道上扬帆启航。原因我不曾过问,但调令急迫,第二天必须报到。我试图拒绝,可调令已下,只有服从,这是军队养成的组织纪律性。我调到上一级政工文秘岗,从事领导文稿、政工材料写作,再一次操刀政工文字,在文字堆里砌墙,在文字堆里码山,在文字堆里做匠。

政工文稿讲究规范,领导讲话,大会报告,事迹材料,新闻宣传,公文处理讲究套路,所以又称八股文。虽说八股,但还是有很多要求。要有激情,要有号召力,要有感染力,要朗朗上口,要直接点题,要观点鲜明,要说明要害,要言简意赅……,海了去了。而且一个领导一个口味,领导站的角度不同,领导站的层次不同,对一件事情有不同的理解,不同的看法。文秘人员就要捕捉这些不断的变化的信息,跟进领导的思路,契合领导的说法。每每一个文稿出台的过程,都是一稿,二稿,三稿……十多稿才能定稿。正如文秘人员流传一句口头禅“上辈子作了恶,这辈子搞写作”,充分反映了文秘人员的辛酸和劳累。

那时一年少说也要写10万字的文稿,十多年,累计就是一百多万字,巍巍壮观,浩浩巨著。可是回过头来看,一百多万字没有一个字属于自己,都是应景之作,都是工作之需,都是为人作嫁衣裳。

新一代中央集体大力改进文风,改进作风八项规定中,改进文风就是其中一条。新一届中央领导集体率先垂范,在改进文风上身体力行。开短会,不念发言稿,即兴提问,即兴发言,十八大以来,从中央到地方清新的会风、文风扑面而来带来了一股清新的风气。

毋庸讳言,在过去,文风问题是一段时期以来干部群众意见集中、反映强烈的大问题。说套话,不管目的、不看对象、不分场合、不问效果,言必讲同样的话,“高度重视”、“亲自过问”、“积极应对”、“全力确保”,套话成了讲话、文章中必不可少的东西。说长话,一千字能说明的问题非要写到五千字,四十分钟能讲清楚的内容要讲两小时,“闻一增以为十,见百益以为千”,废话连篇。说空话,毛泽东当年痛斥党八股的第一条罪状就是空话连篇、言之无物,像懒婆娘的裹脚布,又长又臭。文章、讲话,云里雾里、洋洋洒洒,叠床架屋、滔滔不绝,空洞无物、画蛇添足、滥竽充数,“西瓜大的壳,芝麻大的核”,把“野鸭子的腿加长”。说大话,开会没有不隆重的,讲话没有不重要的,领导没有不重视的,群众没有不满意的,决策没有不英明的,贯彻没有不彻底的,成就没有不巨大的。常说的老话多,正确的废话多,漂亮的空话多,严谨的套话多,违心的假话多。

空话、套话、大话、长话、假话害人不浅,误人不浅,我深恶痛绝。可是,在其时,在其位,不写这些空话、套话、大话、长话、假话,你又能写什么,碰上假、大、空的领导,只好连篇累牍炮制这些无用文稿。那么,至于文学、文学作品、文学创作有没有文风问题呢?可以肯定地说有,而且非常严重。

先说题材,现如今帝王将相,才子佳人,似乎少了些。但探秘,戏说,翻拍如一窝风,曾几何时辫子戏横扫电视台。如果说80年代王朔流痞似的语言,开了流痞文学先河,那么到了后来,郭敬明型无病呻吟、风花雪月、清风婉约、小语呢喃的文风已经铺天盖地,蔚为壮观。还有那娃娃体“哇”“耶”“讨厌啦”“怎么可以这样啦”以及网络语言的不断变种,更是让人目不暇接,叹为观止。

诗歌就是装,越装的深,越装的有学问,就越显得有水平。“黑色的自由熵变成巴黎的狂奔……恶心玫瑰绽开于凄厉晚风我痛苦的腰子在远古悸动……”,看得懂吗?除了认识是汉字,谁也不知道在说什么。

散文就是秋风里他很孤独、爱是伟大的、伊人放飞心情、蒲公英代表希望。散文就是“美文”,结构必巧,语言必美,辞藻华丽,文采飞扬,文胜于质,空洞无物。还有专门瞩目婚恋之类的消闲题材、自得其乐的小女子散文。还有学小女子状卿卿我我、你侬我侬的小男人散文,更让人起一身鸡皮疙瘩。满足于轻软琐屑,鸡零狗碎,脱离生活,脱离群众,了无生趣,一堆废话。

随笔就是随处下笔,随便下笔。没有主题,没有思想,没有立意,没有方向。看了蚂蚱或者蝴蝶,沉思一番,悟出真理。看到一只虫子要感叹一番,淋了一滴雨要抒发一番,反正就是大小事,天下事,放个屁都抓过来闻闻,臭香几何。更要命的是,不是在深度、高度上做文章,而是醉心把体积搞大,以数字论胜负。言必上千,书必过万,浩浩荡荡,洪水泛滥,拼命比长度比篇幅,冗赘不堪,水分饱满。

文风不是小事,它是世道人心、时代风气的外化。毛主席在《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中指出,文艺的中心问题“是一个为群众的问题和一个如何为群众的问题”。他特别强调“为什么人的问题,是一个根本的问题,原则的问题”,提出文艺为工农兵服务的方针。号召“中国的革命的文学家艺术家,有出息的文学家艺术家,必须到群众中去,必须长期地无条件地全心全意地到工农兵群众中去,到火热的斗争中去,到唯一的最广大最丰富的源泉中去”。真正的作家应该重真诚,戒浮躁,扬自然,去粉饰,源自生活,服务人民。

【之于江南】

江山文学网创建于2008年,短短六年时间就做到这种规模,实在令人赞叹不已。至如今江山文学网大约算是国内最大文学网站之一了。到目前江山文学网作者4万多人,发表作品中43万余篇,下属文学社团40多个,作者人数,作品数量极为壮观。

来到江山文学网,午荷把我拐到一个华丽的殿堂,江南烟雨社团是江山文学网最活跃的社团之一,社团文稿数量之多,精品之多,质量之高当属江山之冠。以目前统计数据看,文章占江山十分之一,精品有一万多篇,绝品有一百多篇,精品绝品所占比还会更高。进入这个华丽社团,我就如刘姥姥进入大观园,惊奇,惊叹,惊喜。

江南社团拥有一批高水平作者,除神龙不见首尾的鬼无影社长,旗下目前还在在活跃的履泽、哪里天涯、一朵午荷、指间年华、简希、嫣然盼晨曦、纤指素心,杨柳依、宿昔难梳、韩墨香、浅黛眉妆、重庆霜儿、第二琪、慕容凌云等等一大批写作高手。这是一个温馨的大家庭,这是一个和谐的团队,不仅仅认真编辑文稿,写编者按,文友之间也热烈跟贴,相互点评,文学氛围非常好,作者素质非常高。

然而,就是在这么一个团队里,我却迷失了自我,找不到方向。

首先是找不准自己的风格定位,一直写政工文稿,似乎已经养成笨重缺乏灵气的书写方式,又似乎羡慕灵动飘逸华丽文笔,又似乎应该雍容华贵淡定从容的风格。可是,我试用了不同的写法,试用不同的格调写了一些文章,却还是找不到自己的定位,一头雾水,头绪难理。

其次是找不准自己的文章水平,发上来的文章不少是以前的存文,也有新作,还有存文加工翻新。发上去后,经过编辑认真修改,除了一篇旧文未推荐之外,其余编辑部都认真给予推荐。可是,在摘四精之后,再也不曾见过红豆。倒不是在意红豆,人至中年,经历风风雨雨够多,早已淡定淡泊。这红豆都是虚拟荣誉,有与没有,何必当真。只是对自己文章水平产生了疑问,我到底处于何种状态?文字能力到底处于何种水平?

再者文章的题材选择让我迷茫。当今,对宏大叙事的回避,或者不敢也不愿冒风险,很多作者抒写个体情感,沉醉于“自我”色彩浓郁的抒情与叙事,而且多停浮于游山观水、吟风弄月、伤情怀旧的把玩,轻松自娱、思想贫血、主题缺失。贾平凹在《散文的看法》中断言:“唾弃轻而狂的文风,有人却走向另一绝地,使散文的狭窄,精神脆弱。”我曾写反腐不题材,却不敢写深写透摧枯拉朽;我曾抨击社会丑恶,却理不清丑恶现象的根源;我曾歌颂人间大爱,却响应者寥寥……

虽然我还在迷茫,虽然我还在探索,然而,江南-我来了。来了我就没打算走,将长驻在这里。这里有鬼无影社长,这里有我仰慕的兄弟姐妹,这里有我的老师,这里有我的童鞋,这里有友爱的真诚,这里有和谐的创作氛围。

河北癫痫治疗哪里好哈尔滨的羊癫疯医院哪些比较好癫痫病的最佳治疗方法云南哪些癫痫医院比较好

相关美文阅读:

爱情美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