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xetj.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诗句 > 正文

【冰心】茶马古道守望人(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09 18:54:50

仲春三月,大理古城内外花事正酣,繁丽如梦。古街老屋、石路溪畔飘来的缕缕清香,让你猜不透来自哪种花类。是静洁的梨花,还是热烈的杜鹃?是娇羞的桃花,还是矜持的玫瑰?蔓藤上攀援的蔷薇花,老院里伸出的木瓜花,更像是春姑娘婚礼的伴娘——随风摇曳,不争不竞,也就避开游人“花开堪折”的念头。

大理的街巷,仍保留悠悠古韵。偶尔进入耳畔的白族民歌,偶尔看到的老号银器店……让你淡化新景,深怀过往。由此想到金庸笔下大理段氏的聚集地,想到令人肝肠寸断的断情谷……由此萌发寻访金大侠小说中的名景胜地。于是,以采风名义,辗转找到当地文化学者。谁知,藏书室一隅,那位戴着厚瓶底般眼镜教授笑了,说金庸在内陆游览之地屈指可数,直到如今,还没有来过大理,又何谈段氏旧地、黑木崖、思过崖、烟雨楼……

一片茫然感向我扑来。于是,如痴如醉毫无定向地走入巍山县。

在边陲山城的宾馆入眠,静夜如止水。原本该沉眠到晓,然而,耳畔总隐约听到渐行渐近,随后又渐行渐远的马铃声,致使多次梦回千里。是幻听,还是真的有马帮经过?

第二天清早,我在古城内的月华街饭馆吃早餐时,与古宅前闲坐的老人谈论夜间那神秘的声响。老人指着县城东山方向说,千百年来,古城周边一条古道,靠贩运为生的马帮不停过往。大小不一的马群驮着丝绸、茶叶、中药、工艺品等珍贵物件,从西北而来,向西南而去,在国与国之间持续着贸易往来,近年马帮少见了。

他看我失望的样子,向街心一指,笑着告知:水坝街上还留着一处经营了几百年的老马店。当年,马帮的伙计和现代过往的游人,只要到巍山,都愿意在那里歇脚!

我踏着隐现着马蹄印的青石古路来到水坝街。几经打听,终于在众多古旧宅院之间,找到了李家老马店。

我拉开老店的两扇木门,一条避免走马滑蹄的鹅卵石甬道,向老园深处延伸。尽管我的脚步很轻,仍然惊动了老马店的主人。一位满头白发、脸上布满皱纹的老太太健步走来,招呼着远来的客人。那笑声、那语气、那动作、那表情,让我想到电视剧《新龙门客栈》中那位精明、泼辣的年轻女主人。我敢打赌,半个世纪前的她,无论就相貌、经营谋略而言,还是从待人接物的技巧来讲,都能“红透”整个水坝街。

老人家叫米德润,是云南边陲巍山古城最后一家老马店的忠实守望者。老人尽管年过八旬,依然精神矍铄,耳聪目明。老人说,她婆家姓李,所以这里叫李记世生客店。这家客店从清代就开始经营,已历经五代人掌店。老店主要接待南来北往的“马帮客”,故此也被人们呼作“老马店”。她从十四岁嫁到李家,二十岁独掌客店的“经营大权”,屈指算来,已有六十余年了。

米老太太在我不断提问下,眯着双眼遥望天际,追忆起马帮往来的繁盛时期。她说,那段时日,络绎不绝的马帮不断进出她家的大门,院内有时聚集一、二百匹健马。年轻貌美、心灵手巧的米德润既要照顾客人的吃住起居,又要看护好马厩里的马匹。作为马店的当家人,首先要懂得识马。看一眼马的“头旋儿”和眼神,就能知道它是否能远行千里而不倒架。在老人娓娓道来之时,我恍然看到旧时光景——远行丝绸之路的马帮客人住店,想与短途客人换一匹千里良驹。于是,米家媳妇亮相在二人之间,笑声朗朗,论语香脆,在品鉴“龙驹”与“劣驹”之间秉持公正,议价精准。马客们纷纷拥戴老店的“商务代表”。由此,马店多年来总是笑语欢颜,一团和气,没有发生过马客以劣马换走好马的事。

米老太太的老伴早已亡故,儿子在外打工,她独自坚守着这座李记世生客店。老人说,现在虽然很少见到马帮的老客户入住了,但当年许多“马客”还是陆续来这里追怀旧时岁月,把这里当作南诏故地的一景。每当见到当年的老客户,老人与他们会大笑一场,大醉一场,挥泪忆往事,谈笑到天明。按说,老人现今有儿子赡养,又早过了古稀之年,该享享清福了,但是米德润老人情系老马店,已经把这里的老屋、老井、老门楼以及过往的老客户当作生命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了。

我扫视老店的院落,登上历经数百年风霜雪雨,构架明显老化却顽强支撑百余年的木楼客房,见下面是敞开的马厩,上面是阁楼,是马帮客人休息的地方。老人笑声不断,一把拉住我,走向更为破旧的阁楼。随着木梯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我随着老人爬了上去。但见一排排地铺占用了大半个房间,除了墙角有简单的洗漱用品外,没有任何摆设。老人站在地铺前,双手把被褥一扬,用力一抖,挥舞几下,一床被褥就整整齐齐地铺展在眼前。看到年逾八十的老人身手矫健不减当年,我兴奋地为她鼓起掌来。

当我向“老马店的守望者”问起现今的客房价格,又是大吃一惊。老人说,不管是老客还是新客,住一天一律2元。当然,吃饭还是由客人自行解决。老人说,做饭的炊具、厨具以及热水一一免费提供,就像当年一样。

两元,在北京城买不了一根雪糕。可是,在李记世生客店就能踏踏实实、亲亲热热住上一天一夜!令人真的难以想象。老人见我诧异的样子,又是一阵大笑,她表示,两元是很多年前议定的房价。在物价上涨的时日,也曾想到过提价,但总怕老客户寒心。老客户都是冲着往日的情感来的,总不能让老熟人说老马店变味儿了吧?

多么纯朴的老人!多么深情的守望者!

临别,老人从院中的古井里提上一桶清水,请我品尝一下。她说,只要进老马店的人,都是与这里有缘的人。总不能连水都不让客人喝一口吧!

一股清凉、甜润的井水慢慢渗入我的喉咙。向老人挥手道别时,看着老人被风吹起的一缕缕白发,看着老人依依不舍的样子,我的眼角湿润了……

时光如梭,岁月无情,恍惚间与大理的巍山古城一别十年!每每介入有关丝路的话题,我总是仰望天际自问:世情渐薄,人情已淡。云之南,山城内的古街一隅,老马店守望者还在吗?

济南癫痫重点医院是哪一家?长春市治疗癫痫病需要花多少钱得了羊癫疯就必须动手术吗癫痫病处于持续状态下该如何急救

相关美文阅读: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