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xetj.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文章 > 正文

【丁香】 致郭铁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0-29 23:08:18
破坏: 阅读:1602发表时间:2016-08-18 20:18:29
摘要:郭铁,一位出身在国民党将领家庭的知识分子,背叛了自己的反动家庭,投奔了革命解放事业。无论是在白色恐怖的敌占区,还是在硝烟弥漫的战场,他写出大量的诗作,控诉政府的腐朽,不抵抗外敌却镇压革命志士的丑恶行径和展现革命战士奋勇杀敌,解放全中国的英雄事迹。解放后,为了寻觅心中的那支歌,只身一人来到“花儿”的故乡甘肃省临夏市,在经历了多次政治运动后,心中的那支歌长篇叙事诗《大湾川》终于发表了……

【丁香】 致郭铁   (散文) 你是一位幸运者,又是一位不幸者。你有幸降临在一个战火纷飞的年代,亲自参与了轰轰烈烈的全民族救亡运动;你不幸出生在一个与你的事业、信仰相悖逆的家庭。
   父亲是一位能征善战的国民党将领,你的家族是当地远近闻名的首富。优越的家庭条件使你早早地插上了知识的翅膀。十六岁的你已不再是一位懵懂少年了,面对外贼入侵,山河破碎,饿殍遍野,民不聊生的景象,深受“四书五经”熏陶的你迷茫、痛苦而不安。年少而善良的你不忍目睹“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的惨烈,舒适、安逸的生活无法安抚一颗忧国忧民的心,热血男儿哪能甘心做亡国奴?上前线杀敌,自己年少力薄。苦思冥想多日,你终于拿起了《我的武器——笔》。
   1936年12月,你的处女诗作《北风》在西安的《青门日报》上发表了。这首诗以景讽今,以景泄愤,是射向不抵抗政府和日本侵略者的一颗强有力的子弹。当时的你还在陕西扶风县城上小学,你写诗的消息就一下子传遍了家乡,被人们称为“小诗童”。
   1937年,转入西安二中上学的你在同为扶风乡党、著名诗人侯唯动的介绍下,毅然加入了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建立的抗日救国组织——中华民族解放先锋队。你的天空终于明朗了,你走向与自己家庭相悖逆的方向。你和许许多多的热血青年走上街头,宣传抗日。在这期间,你的又一篇力作《起来吧,陕西冷娃》发表在《国风日报》,在社会各界引起了极大的反响。多少热血男儿在你的诗作的鼓励下,加入到了抗日救国的行列中来。同年,你和进步作家袁韧拿出30块银元,与诗人侯唯动共同创办了进步刊物《战时文艺》。从此,你真正地走上了一条充满神奇、危险而又光明的道路,一个伟大而又壮丽的事业在向你召唤。
   你们的进步活动使当局感到了恐惧不安,他们到处搜捕通缉你们,最后在地下组织的领导和群众掩护下,你安全地撤离出血雨腥风的西安城,奔向了革命圣地——延安。
   哦,捧一把黄土暖心窝,喝一口延河水甜心头。多年的游子回了家,双手搂定了宝塔山。一串串泪蛋蛋一串串笑,你孩子般扑向娘怀抱;一串串信天游一串串歌,你在唱“解放区的天是明朗的天……”
   请记住吧,记住这山丹丹花开的好日子,二十岁的你终于来到了日思夜想的延水河畔。这儿是全世界任何一个国家都无法达到的平等、自由、互助的伊甸园,你甚至分不清哪一个是领袖哪一个是百姓。
   在党中央的直接关怀下,你和侯唯动、穆青、冯牧、贺敬之等人先后进入了“抗日军政大学”和“鲁迅艺术文学院”深造。在这儿,你不但学到了革命的真理,而且为你娴熟的创作技巧打下了雄厚的基础。1942年的延安文艺座谈会,毛泽东主席的《讲话》精神成了你毕生创作的航向。你像是在茫茫的夜空找到了明亮的北斗星,你年轻的心注入了新鲜的血液。
   1944年,带着革命的火种和丰富的知识,你再次回到了白色恐怖的西安城。你联合进步作家黄钢、力群等人合办进步杂志,向民众宣传抗日,揭露反动派的卖国嘴脸,直到被国民党反动派抓进陕西省党部狱中。后经我党多方营救,你才脱险出狱,回到了扶风老家,参加了乔山游击队。
   在硝烟烽火的战斗间隙,你怀抱枪杆子拿出笔,歌颂战斗中可歌可泣的英雄事迹,鞭挞汉奸卖国贼的丑恶行径,同情那些无家可归的民众,号召同胞们拿起枪杆子,为自由而战,将侵略者赶出中国。你的第一本诗集《乡村的烽火》就这样诞生在硝烟弥漫的战场上。
   1947年6月,你因在西安执行任务再次被捕。即使在狱中,你也没有忘记一个战士的责任。《我思想着》,《我的武器——笔》等多首革命诗歌出自狱中,直到党组织全力营救,你才再次虎口脱险。考虑到你的身份已经暴露,党组织调你去了陕甘宁边区文化协会,编辑《群众文艺》。当时正值你的创作高峰期,《我送哥哥参军去》,《监狱里》等大量诗作就是在那个时期创作发表的。
   全国解放后,翻身后的人民陶醉在幸福的日子里。面对欣欣向荣的社会主义新生活,你感慨万分,由衷地感到中国共产党的伟大和正确,更加勤奋的歌颂党、歌颂新生活。
   每当夜幕降临,小鸟归巢时,你踱步在黄昏的小道上,任习习的夜风吹乱你的心思。夜深了,月光爬进窗棂,流淌一地银霜。你辗转反侧,一首幽幽的曲调再次自心底响起,时而明朗,时而朦胧。像关中民谣粗狂豪迈,又像陕北“信天游”如泣如诉,更像甘肃的“花儿”曲调高昂优美。仔细听,似在眼前,一伸手踪影皆无。
   你翻身下床,戴上眼镜翻箱倒柜,寻找那首一直困扰自己的曲调。它就是1952年自己在甘肃搞土改时创作了一半的长篇叙述诗《大湾川》。那是一部描写在国民党反动派统治之下,农民们深受地主恶霸的剥削和压迫,直到毛主席领导的人民解放军解放了全中国,翻身农民当家做主,进行土地改革,组织互助组进行劳动竞赛的故事。通过对一位普通妇女张秀兰由解放前任人宰割和欺凌到解放后搞土改成为劳动模范的描写,体现了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的这一真理,讴歌了毛主席领导下的共产党人推翻了压在中国人民头上的“三座大山”的丰功伟绩。由于稿子只创作了一半,你决定再次北上,完成心中的那支歌。
   因为这支歌,你与以离婚相要挟的妻子办离了手续,放弃了陕西省文联舒适的工作环境,辞别了亲人和朋友,只身一人背起简单的行囊,高唱《义勇军进行曲》踏上了茫茫的黄沙古道。
   根据你的要求,甘肃省文联将你分配到了“花儿”的故乡,临夏回族自治州文联。在这块古老的土地上你如鱼得水,寻觅着、探索着已有四百多年历史的“花儿”,它内容丰富多彩,形式自由活泼,语言生动形象,曲调高昂优美,具有浓郁的生活气息和乡土特色。你在这“花儿”的海洋里尽情遨游,一大本一大本回、汉族民间文学作品接二连三脱稿了,你寻求的那支歌也愈来愈亲近了,你已经紧紧地抓住了它的主旋律。
   1956年,一部控诉旧中国黑暗统治和歌颂共产党救人民于水火的长篇叙述诗《大湾川》终于脱稿了。你长长地出了一口气,心中的重负减轻了许多。可是,由于后来一场接一场的政治运动,使你的《大湾川》始终没有机会出版。
   1962年,你突然被莫名其妙地被“开除公职,遣送回乡劳动改造”。等你弄清楚是自己无意中得罪了上级领导,加之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家庭历史背景,于是给你戴一顶特务加反动派帽子也不为过等诸多因素时,你已经被遣送回到生你养你的故乡了。
   你体弱多病,从未干过体力活,在生产队挣的是妇女的工分,劳动一天连一斤盐都买不下。你忧郁、苦闷,常常一个人幽灵般地游荡在村前屋后、田间地头。夕阳的余晖温和地照射在你断腿的镜片上,曾经刚毅的脸庞被愁云笼罩,挺直的鼻梁似乎有些塌陷。以前总一丝不乱的大背头像北风吹乱的茅草,东倒西歪的不成型。你佝偻着身子,踯躅在凄烈的西风里。可那支歌却常常在夜深人静时侵扰你,害得你走路头撞树,碰电杆,几次差点打碎了你断腿的眼镜。有人怀疑你的神经出了状况,多少人劝你想开些。乡亲们尊重你有知识,可怜你孤苦伶仃,东家送来一碗面,西家送来一个馍。你感激这些淳朴、憨厚的庄稼汉。你承认自己有几次都差点儿挺不过来,是乡亲们那种自强不息,顽强生存,乐观向上的精神感化了你。夜半风寒,你披衣而起,又拿出那部《大湾川》咿咿呀呀,读读笑笑,你和作品里的人物同台演出。你仰望沉寂的星空,在独自叹息……
   岁月的河流川流不息,一晃十八年过去了。十八年,你像寒窑苦守等丈夫的王宝钏一样熬过了十八年,终于迎来了八十年代第一春。时间记录在了一九八零年三月五日,一封绿色公函摆在了你的面前。瞭眼你被惊呆了,擦擦眼镜再看,“……你的问题已得到彻底改正……”
   一十八年啊!十八年积蓄起来的泪水能淹没整个世界。你哭、你喊、你跳、你笑!买烟、买酒、买肉、呼朋唤友拽邻居,吃!你完全忘记了自己已然是一位年过六旬老翁了,你又一次新生了,你是一位六十岁的娃娃,你掩着嘴在傻笑:“嘿嘿,嘿嘿……”
   床上、桌上、地上全被手稿占领,你手脚麻利地在寻找,寻找那曾几度失落的歌。
   《大湾川》一次次被退稿,原因很简单,五十年代的作品已经不适合八十年代的读者,作品内容反应的土改故事早已过时,从各方面利益考虑,不宜出版。你不解、迷惑,再次陷入了痛苦的深渊。
   一九八九年六月,首都北京发生了反革命暴乱事件,文艺界的一些名人也参与其中。看着手中的报纸,听着广播里报道,你拍案而起,拿出一个老战士的气魄:“我要让他们看看,社会主义江山是怎样得来的?是无数革命先烈抛头颅、洒热血换来的!”你断然喝道,“你们不出版,我自费出。”
   你开始东奔西走找出版社自费出版你的《大湾川》,同年十月,这部经历了三十三年风风雨雨的长篇叙述诗,终于在《铜川文艺》的支持下,由铜川市群众艺术馆出版了。有人说你赔了,你却豪爽的一笑说自己赚大了。你只为“给广大读者以革命的精神食粮,要使青少年一代,在唱《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的同时,读读革命文艺前辈的作品,晓得这个新中国的建立是牺牲了三千万革命烈士的生命才获得的。那么从革命作品,看看前辈的脚印,才能塑造成美丽的灵魂。”(摘自侯唯动《同住教堂里,共饮延河水》)。
   《大湾川》出版后,在西北文艺界和社会上引起了不小的震动。“热血早凝《烽火篇》,静脑继谱《大武汉癫痫病医院哪家效果最好湾川》。五十年间风风雨,有情双鬓岂虚斑”。这是著名诗人李尤白对你的高度赞誉。老诗人侯唯动先生在九零年七月二十九日深夜重读《大湾川》,仿佛又被你带回了战火纷飞的年代,他连夜又写到:“……郭铁带头羊,身后白云翔。郭铁前头飞,万鸟皆唧唧……”
   伴随着《大湾川》的出版,七旬有二的你自知时间对自己的苛刻,你要在有限的时间里写出更多更好的作品来。你在整理革命回录的同时,不忘歌颂家乡日新月异的新生活。你发表在《星星》诗刊上的《鲁马集市》、《草鞋》等诗作,体现了改革开发后农村的新气象、新风貌。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就在你“老牛自知夕阳晚,不用挥鞭自奋蹄”的时候,七十三岁的你没给任何人招呼一声,在一九九二年的一个夜晚,悄然地离开了这个纷扰的世界。
   当我得知这一消息时,已经是来年的秋天了。那年秋天,我骑着自行车,带着自武汉看羊角风到哪个医院己一年多的习作拜访你。一位村民告诉我你已经离世,我怎么也无法相信啊。一年前,我们承接了外地一家建筑工程,需要一年多才能完工。于是我们相约,完工后带着各自的成绩,共同评定成绩。你像一个老顽童一样嘱咐我,“不许写信,我们相互给对方一个惊喜。”我竟然糊里糊涂地答应了。没想到,你没能带给我惊喜,却早早地就给我酝酿了一出悲剧。
   其实我和你的邻居一样不知道你准确的离世时间,他们经过一番激烈的争论后得出两个结果:一个是你在秋天播种小麦时走的,一个是在小麦返青时,两个结果相差半年多!天呐,你可真行啊,你不愧是老游击队员,就连你去世的时间也能隐藏得如此隐蔽。至于你得的什么病更是无人知晓,与你同住一个院子的邻居说,白天还好好的,晚上九点多,他听到了门外有动静,打开门,你就扑面倒下……
   你就这样凄凉孤独地走了,身边没有一个亲人。有人说你生前应该存了一大笔钱,他们翻箱倒柜差点就挖地三尺了,找到的只是你大量的手稿和书籍。他们无法相信,革命了一辈子竟然没留下一分钱?其实他们错了,你留下了一个清清白白做人的风范,留下了一个革命战士的铮铮铁骨。
   举行葬礼时,淅淅沥沥的小雨浸润了苍茫大地,浸润了青山渭水,浸润了你跌宕起伏而又不平凡的一生。葬礼上你的单位临夏市文联没有参加,家乡的文化单位也没有出席,据说你关系不在家乡,你的户口在浩渺的大漠。你的遗体被安葬在了滚热的故土,可你的灵魂却游荡在大漠与故乡之间。你的一生为何如此坎坷凄凉?老天不公,它为何这般对你?是因为你不顺从命运的安排,背离了自己的家庭投奔了革命?还是因为你歌唱最底层的劳苦大众而舍弃了自己的家庭和舒适的工作?或是因为你在中国文坛上无名无姓,只是扎根在厚重的黄土地默默地耕耘?你活着不为人所知,死了一个人孤独地躺在这无名的坟墓里。你还不如村民,他们死后还有人为之立碑树传,松柏长青,而你的坟前光秃秃的如你谢顶的头颅。或许这正是你的所愿,正如乾陵的无字碑,一个字没有却引得无数后人上千年去凭吊。你活着没人给你端茶送水,死后没人为你守七立碑。你的大名却早已载入了《中国现代文学词典》和《中国现代文学作者笔名录》里,你的名字就排在诗圣郭沫若的后面:“郭铁,男,陕西扶风人。诗人。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
   郭铁的一生“是战斗的一生,也是坎坷的一生……他忠贞不二地为革命奋斗,永远坚持着《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的方向……郭铁的作品,就是蘸着自己青春的热血写成的。”(摘自侯唯动《同住教堂里,共饮延河水》)
   著名老诗人侯唯动先生早在1989年抗战四十八周年时就对你的一生进行了高度的评价。你不应再有遗憾了。
   你的一生是传奇的一生,更是沧桑与坎坷的一生。你的人生最终以悲剧谢幕。
   我深知,这不是你个人的悲剧……

相关美文阅读:

爱情文章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