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xetj.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文章 > 正文

【柳岸•爱】被里被外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11 13:02:55
夏主任迷人,今年四十三,不过看上去很年轻,像是三十四;身材不高,却很自信,借助15公分的高跟鞋和头上高盘着的西兰花似的紫红色发髻,仍然显得是个窈窕的大个儿。长睫毛、双眼皮、大白脸和性感嘴唇,十分丰满的曲线,足以迷人。   然而夏婉不是一般平常的女人,她的迷人之处,也就不肤浅于此。   她很会笑,机关里有人统计,她的笑里包含十三种表情:微笑、大笑、谄笑、暗笑、哗笑、讥笑、冷笑、假笑、阴笑、浪笑、哭笑不得、转瞬即逝的笑、开心会意的笑……听她原单位的人说,这是常见的;不常见的,至少还有二十八种,因此原单位同事都叫她“表情姐”。一个人笑起来能有四十多种未必可信,但有一点千真万确,她的笑极有特点——只在右边这张脸笑。更准确说是在右边眼角和嘴角之间部位。起初,人们不知道她为什么总在右边笑,后来听说那是因为一次失败的整容手术——也不能说是失败,留下一半冰雪美人般的冷峻,也不是坏事——左脸部分活动机能受阻。   但只半边笑脸,竟已经让许多男人趋之若鹜、辗转反侧、望洋惊叹、望梅止渴、望而生畏。也让许多女人心生嫉妒。   除了会笑,她更有一张如《红楼梦》里王熙凤一般厉害的嘴。她既能把简单的事情说得复杂,也能把复杂的事情说成简单;既能把真事说成假事,也能把假事说成真事;既能把高尚说成龌蹉,也能把龌蹉说成高尚;甚至还能把死人说活,把活人说死,能让活人领死人的工资,也能让死人领活人的工资。有人说从夏主任嘴里挤出的字,不用精心打磨,不用专业挑选。你永远无法知道她的话哪句是真,哪句是假。有些话从别人嘴里说出来,可能一文不值,就是噪音,就是肛门里排出的气;但是一旦出自夏婉之口,那可能就是金玉良言,就是真知卓见,就是精品。即使是屁,也是从冰雪美人肛门排出的再生能源,无论是香是臭,都有人欣赏,有人追捧。社会上不是有跟屁虫吗,大概就是这个原因。而且跟屁虫又不乏一些权威人士,当官的、做生易的、杂牌子教授,二人转演员……   夏婉追求浪漫,用她自己的首场秀来佐证,她每一分钟都不虚度,每一寸言行,都充满着诗意和挑战。   在一个单位里,如果有这样的女人,千万不要以为是什么好事!   首先,副主任科员、行政办副主任于波就深受其害。   这能怪谁呢?夏婉的到来,竟然跟他自己的一次错误有关——至少初始大家是这样认为的。   去年8月,机关原财务主任付岳到了退休年龄,按正常逻辑,最有资格接任这个职务的,非于波莫属——他已经做了17年财务室副主任,期待付岳退休已久。并且,那一天,孙局长也确实曾亲口问过他:前一个付主任马上就要退休了,你这个付(副)主任准没准备好接过他的位置啊?老大的意思多么直白,天上就要掉馅饼了,就等着你张口接了!然而一向以矜持为风范的于波在那一刻却犯了浑——他极力掩饰心中的兴奋,大凡自以为很有点才华的人都这样——领导,您看我能行吗?我这个人,野心不强,水平不高,能力有限……领导安排我做啥我都努力往好干……   其实于波没浑,他的意思表达得很明白,领导安排做啥都努力往好干,而且在说这句话时,分明放慢了语速,加重了语气。   但孙局似乎没听出来于波话里的意思,付岳退休后,从下级单位调来了夏婉,接替了老付的位置。而为了安抚于波,把他从财务室调到行政办,担任副主任,从市委组织部争取了副主任科员待遇,直接进入局机关领导班子。煮熟的鸭子飞了,于波心凉半截,想找领导谈谈,可又一想,谈什么呢?副主任科员虽然不是实职领导,但在级别上比财务主任高半格。而且现在的行政办,主任由孙局长兼,副主任科员虽然有四个,但是前三个都不上班,他实质上是顶了第一副主任的位置。所以明知道自己被明升暗降,却也怨不着别人,只能怪自己在关键时期没有“准备好”。      二   夏婉可不像是新来的,各个办公室串遍了,便成了“老人”。开始,夏婉还主动与于波拉近,行政办副主任掌握着机关的吃喝拉杂睡,是中层的老大,夏婉有些事也主动请示于波拿意见。在许多人看来,夏婉和于波,都是局长的心腹,左膀右臂。甚至还传出了于波傻狗不知臭,和夏婉穿一条裤子的舆论。   不过夏婉和于波很快分出了胜负。值班室的行李有十年没换了,老付有比较严重的皮肤病,他盖过之后,其他职工再盖心理不舒服。尽管床单常洗,但仍有顾忌。如今老付退休了,有职工跟于波提议换一套行李。于波觉得没几个钱的事,换一套大家心理都舒坦。正巧他的爱人开了一个家纺超市,上班来的时候,顺便拎了一套被褥。按卖价458元开了发票,自己签了经手人后,到财务室审核。按规定财务主任签字后,才能找领导签字报销。后勤的事本来归行政办负责,谁知夏婉拿过票子后,提出二点异议:一、事前没开会研究;二、经手人从自家超市购置物品,话好说不好听。夏婉说话时,一半认真,一半似开玩笑,右边眼角和嘴角中间,闪过一丝轻蔑的讪笑。左脸依旧严肃得像块冰。干了大半辈子财务的于波自然知道鸡毛蒜皮的小事和形如泰山一样的大事在理论上没有多大差别,他涨红了脸,二话没说,当着夏婉的面撕了票子。早上行李怎么拎来的,晚上又怎么拎了回去。   如果不是有人就这件事在于波面前说三道四,或许三五天后,他的气也就消了。但是机关中偏偏就有好事的人,喜欢添油加醋,煽风点火:你以为她真的就差程序上这点事吗?比这不正规的时候少吗?谁让你和人家穿一条裤子了,人家不犯忌吗?   我什么时候和她穿一条裤子了?   问题就是你没有真正和她穿一条裤子,但是你碍了某些真正跟她穿一条裤子的人眼睛了,而且你有的时候话太多了!   我碍了谁的眼了?什么时候话又多了?   你真是个老实人!幸亏前三个副主任不上班,要不然,你这老四的凳子还得坐穿。   于波似乎明白一些,此后单位再有职工提出更换被子的事,于波要么跟没听见一样,要么就直接打发到财务室去。当三名以上的职工不知深浅,果真找到财务室之后,夏婉或许觉得那天的事自己做得确实过份了。很快,找一次酒桌的机会向于波陪不是:于哥,那件事妹子太过教条,多有得罪,望您大人不计小人过,宰相肚里能撑船,妹子虽不胜酒力,也愿自罚三杯,向您陪不是。话音刚落,站起来,端起二两杯的炮子,仰脖就干了个底朝天。一杯下去之后,也坐下,也不吃菜,拿过酒瓶子给自己又满上,举杯还要干。一桌人谁也没有料到这个女人这般刚烈,惊得坐在身边的孙局长慌忙站起来去夺夏婉举到嘴边的杯子,拉扯中大半杯酒洒在夏婉脖颈和高高耸立的前胸上。   于波也急忙起身劝阻:夏主任何必这样认真,我早把那事忘了。      三   夏婉拿起面巾纸擦了擦嘴角上的酒水,回手掸了掸胸部上的湿处,酒已经渗透到内衣里面,肌肤感到一丝灼热。见于波捐弃了前嫌,右边眼角和嘴角间轻轻一挤,破啼为笑,拱手说声谢谢于哥。坐下后,脸上肌肉一抽搐,鼻翼紧张歙合,几粒金豆顺着长长的睫毛扑簌簌地滚落下来。即尔右边脸上再次挤出笑容,当着众人,讲起了自己过往的经历,倾吐财务人心中的苦水——从前,我在基层的时候,一心为职工办好事。正常该报的钱,我一分不差地报;可报可不报的钱,基本上也都报了;违背原则,实在不能报的钱,有时我也壮着胆子,变通方法,蒙混过关。具体事就不便说了……于哥,夏婉说着,转过头来冲着于波对视一下目光,你也干了多年的财会了,说实话,我胆子不比你小,公家的钱,我会花。天上飞来五个字,啥都不是事儿。我不图谁领情,谁说好,日月可鉴,丹心可表,只图大家都过得去。有一次我跟两位领导出差,早晨走的时候,天空还万里无云,大家的心情,也都阳光灿烂;公路两边的鲜花也都芬芳馥郁。可是快到中午时候,突然变了天,远远的天边升起了乌云,黢黑的云团伴着轰隆隆的雷声铺天盖地翻滚着压过来,车外呼呼地刮起大风,道路两边小孩胳膊粗的大树杈子咔嚓咔嚓地往下落。紧接着就大雨倾盆,哪里是下雨,分明就是天上的水往下灌。本来应该停下来避避雨,可是哪有避雨的地方,司机老贾顶着大雨往前开,不幸在一个拐弯的地方,对面来了一个中客,往外一挤,把我们呼悠一下,挤下了公路,车翻了好几个跟头。   我不知啥时候从车里出来的,分不清身上是泥水还是血水。道上一个人都没有。大领导坐副驾驶,头撞在前挡风玻璃上,眉骨破裂,右手臂骨折;我坐在后面,当时摔折了三条肋骨;另一位领导更惨,直到救援的人员来了,才从车里边拽出来。司机老贾也受了伤,可能是他打的120。要说当财务人最不容易的是,同样几个人都受伤了,但是进了医院后,都是我张罗着拿钱交费,祸不单行,事发的时候,单位的账户刚刚被银行冻结,现金不足,是我打电话叫我妹妹借的钱……说着,夏婉的眼泪又成串地流了下来,擦一把,接着说,这些年,我为单位付出了多少心血,可是,不但没人说过好,竟然还有人举报说我贪了多少多少,冲着良心说,我一分钱没往自己腰里揣过,一口食没多吃过!去年,巡视组到单位查帐,出了点问题,我跟着背了黑锅。我心里平衡吗?于哥,财务这行,你比谁都懂,你说,干咱们这行的,就怕领导不懂政策,不按领导的指示办,领导不满意;都按领导的意思办,有时还违背政策,出了问题,领导往咱们身上一推,干这行多难啊。所以,到报票子时候,不严格点能行吗?这些年我就是这样得罪的人,其中的难处谁干谁知道。   叙述完故事,夏婉深深地吁了口气,拿湿面巾把两只眼角的泪水擦干,左脸没有表情,右边这脸上的肌肉,像剥了皮的青蛙大腿跳动着。感人的场面,让在场所有的人动容,孙局长也掩饰不住心疼,手里的酒杯直哆嗦。低头不见抬头见,厚道了几十年的于波,也把过去的不快全丢到了脑后。      四   和于波的关系全面缓和之后,办公室里暂时恢复了平净。同事们对夏婉由敬畏之外,也多了几分尊重。尤其是女同事,虽然背地里时而说些风凉话,但是当着面,姐长姐短的叫着。   夏婉平时喜欢看小说,兴奋的时候,也写诗歌,发表在朋友圈里。她的诗和她的脸一样,一半冷峻,一半活泼。看得懂的又不像是诗,像诗的又看不懂。然而不管像诗不像诗,大伙都给点赞。有时候,她也在朋友圈中转载别人充满正能量,激励心志的文字。而且她还特别擅长养花,几个办公室的花经她伺侯,都长得水灵,开得艳丽。   副局长刘晓敏主管单位综合业务工作,除财务之外,机关干部考勤、评优全部归刘晓敏负责。八项规定之后,所有职工每天都要刷四次脸。夏婉经常要出去办业务,有时中午或下午不能赶回单位刷脸。月底刘晓敏通报考勤结果,夏婉常常被提到名字。尽管刘晓敏也为夏婉解释未刷脸的原因,但是夏婉脸上还是不由自主地挂出一丝不满,嘴角笑得很苦。   刘晓敏的老公和夏婉是小学同学,粮库解体后,在家做生意。在单位,刘晓敏从来不和她提及丈夫,细心的夏婉隐约感觉到她们之间,感情上出现了问题。于是从其他同学那里打听到,刘晓敏的老公经常一个人喝闷酒,自下岗之后,一直怀疑刘晓敏在外面勾三搭四。春节放假前,领导集体到上级述职,晚上在宾馆住宿。半夜时分,刘晓敏的老公忽然带人到宾馆捉奸,当然扑了个空。结果这事闹得满城风雨,让刘晓敏抬不起头来。是谁给刘晓敏的丈夫报的信,刘晓敏住的房间是怎样传出去的呢?为什么又会扑了个空呢?恐怕永远是个迷。后来有人分析,也许通风报信的人目的不在于捉奸在床,只要有这样的哄动效应就足够了。   一提到这事,夏婉就显得义愤填膺:这样的男人就不能跟他过,一天都不能过!他还是我的同学呢,我见到他的时候,非抽他两耳光子不可!      五   就在男职工都以为更换被子的事项将要无限期搁浅下来的时候,转机突然在连动物园里的猴子和仓库里的老鼠还有主管后勤事务的行政科副主任于波都没有预见的时候出现了。孙局长召集中层以上干部开会,研究“三八妇女节”给女职工买纪念品的事。单位13个女职工,按惯例每年都要给女职工发放纪念品。综合科主任兼纪检组长老国提出是否应该事先向市纪委报告,夏婉说,如果不超出标准,为职工提供正常福利,与八项规定并不矛盾,中央在确保职工福利方面,也有明确的意见。会上商议,买什么物品好?夏婉提议,给每名女职工买一床被子,这东西块儿大,即使自己不用,送礼也好看。   武汉癫痫告诉您癫痫病的病因及危害西安中际癫痫医院如何通过手术治疗癫痫病西安癫痫病医院哪里治疗的好啊

相关美文阅读:

爱情文章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