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xetj.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文章 > 正文

【丁香收获】嗨!来电话了(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09 19:56:37

“喂,喂喂,电话台,电话台!给我接靠山屯。喂!是电话台吗?对,对呀,接靠山屯,接靠山屯!……喂,喂!是靠山屯吗?啊,靠山屯,给我找老郭家,对,老郭家。大老郭不在家,告诉他老婆,就说老郭在乡卫生院,赶紧来人护理!谢谢啦!麻溜的。”

大老郭,乡邮电所正式职工,一名普通的邮递员,在职二十余年,兢兢业业,任劳任怨,跑遍周围五六十里二三十个村庄,为各单位为各家各户递送信件报刊邮件,为百姓传送亲情温暖,深受群众好评。这一天,去到一位老朋友家,送过去远方亲属的关爱,老朋友非常热情,执意留客,盛情款待。二人推杯换盏,你言我语,不知不觉间已近傍晚,屋内就要掌灯了。大老郭这就要回家,留也留不住,老郭说:“靠山屯还有家挂号信哩,今天必须送到。”

北方的冬天干冷干冷的,白天特别短,下午三点半多就擦黑了。这天傍晚“呼呼”地刮起北风,飘起了飞雪,地面上铺了薄薄一层,跟朋友告别往家走,被冷风一吹,酒劲上涌,脑袋一阵阵迷迷糊糊发困,强打精神蹬着自行车,里一下、外一下地前行。离家十几里山路,记不得走了多远,趁着清冷的雪光,在夜色里,眼前直觉前面灯火点点,莫非到家了吗?脑海里想起风雪之中,与好朋友老兰连夜赶路,身背肩扛邮件包裹,在他家取暖食宿,就像在家一样随意。想着想着,眼前竟然一片模糊……

第二天,大老郭住进了医院,他冻伤了。大儿子到坟圈子里,从各个坟头取回一份份报刊和信件,代替父亲,递送到接收人手中。有人说老兰就埋在那地方,老郭太念旧了;有人说做鬼的朋友可怜老郭太辛苦了,把他迷倒了;我认为大老郭身体透支,加之酒精麻醉,出现了幻觉,至于送出的报纸信件纯属工作失误,不是讹传的神仙鬼怪作祟。后来老郭办了早退,大儿子接任工作,单位配备了摩托车,还有bp传呼机,比他父亲享福多了。

“小丽呀!来电话了”

生活优越的人家,先一步有了家庭电话,街坊邻居成了受益群众,相应的交纳一些话费,生活里的信息交流得到了极大的便利和快捷。即使再出现大老郭的情况,也不用一遍又一遍的呼叫“电话台”了。

“唉!如果三十年前就有电话多好啊!就能时常跟你姥姥姥爷唠嗑了。”母亲的眼里含着泪花,我知道母亲回想起姥姥病重的时候了。那时候信息流通特别闭塞,一封信天南地北的投递,快者也要十天半个月,往返就得一个月,双方才能了解对方的情况,等到赶到出事的一方,黄花菜真的凉了。姥姥的来信掉在老郭家的柜缝儿里,等收到信儿往老家回,紧赶慢赶,母亲到家时已经停灵七天了,竟没有赶上母子见面,母亲悲痛至极,嚎啕不已。那份遗憾终生难以弥补和抚慰!当时我实在太小,只是跟着母亲大哭,却不知道过多思虑,直到母亲病卧床上,我在身旁侍候,看到母亲紧握话筒、跟远方的姐姐通话时的表情,我才联想到母亲做为女儿时、她对父母的万般牵挂和想念,但是为了养育我们,心底深处压抑着千丝万缕的无奈!

有了电话不只是通话了解情况,我的“快乐食杂店”也是借利非浅,缺啥少啥,订单进货拨打电话就可以解决。通过了解市场行情,还真的发了几笔小财,安装了家用电话真的很不错,但是,也有不利的一面。有一天,来了一个电话,要求通知村东头老张家一件要紧事。这件事耽搁不得,我答应立即传话过去,啥也没寻思,迈步出门。靠山村东西两头有一里多,好腿好脚也得花费十来分钟跑个来回,何况我还伤着腿。刚开始不觉得糟糕,返回的时候,看到头顶上的天空,黑压压的乌云排山倒海般涌过来,急于跑路,才觉得步伐迟钝费力,欲速不达。倏然间,豆大的雨滴筛落下来,刚才还是暴晒的发烫的脊背,骤然淋到点点凉丝丝的雨点,心里的焦急犹如火上浇油,不知道是汗水还是雨水,一个劲的迷眼,脚下更像是拌蒜,这次天然的淋浴不得不顺应天意享受了吧。本来体质不算强壮,骤热骤冷之下,竟然感冒发烧起来,真够完蛋的了。

为了感激我送信儿及时,小张多次来“快乐食杂店”消费,算是致谢。店里的青年顾客多,有几伙打扑克的,什么钓主、斗鸡、三打一,毛八分、块儿、八角的逗趣,输者买单的打呆吃实惠,吵吵嚷嚷,热闹非凡。有几个毛头小子掏出新买的手机显摆,相互要了号码,开始发短信搅局。

这时候,传呼机完全被淘汰了,开始有人追捧手机,买回新颖美观的手机套,爱惜得仔仔细细。一年一年过去,各种品牌的手机不断上市,移动电话再没有神秘光彩了,不用手机套,只是贴层膜,随便放进衣兜里,随用随取这才方便。更喜人的是手机有了音频视频存储播放等多种功能,可以代替手电手表日历计算机照相机录放机,可以用短信彩信发送消息和照片,还可以qq微信微博聊天k歌游戏,现在的智能手机,功用越发先进,就是微型小电脑,媲美笔记本,一机多用,随身携带,使用方便。母亲喜爱家乡戏曲文艺,我在手机上存储了著名演员的唱腔,教会母亲使用。我鼓励母亲唱歌,母亲就对着手机,用她那不再灵活的口齿,咿咿呀呀地唱给我听,我的心里真是五味杂陈,辨不清喜乐哀愁!

“哎呀!别唱得啦,又不好听。”来串门的厌烦地说道。我很不高兴,来我家做客,竟然烦恶我的母亲,我没给他好脸色。“老人只要高兴比啥都好,唱的得再难听也是高兴,哭得再好听也是难过!老人有了病就盼她早死吗?”这种人我不会给他面子。

手机给人带来了顺畅的信息交流,同时为亲人朋友接续上时隔多年的友情。一位多年失去联系的同学挚友,不知他从哪里得知我的联系方式,打来电话,与他亲密交谈了一个多小时,相互间留了电话,加了微信,都感到心里热乎乎的。同学的父亲抢过电话,跟我通话:“还记得我吗?”“记得记得,大叔你挺好的?”“嗯嗯,挺好挺好!跟你说点事儿,你那风湿性关节炎还疼吗?我有个好方法,就是用蜜蜂蛰。哈哈哈……”“啊?”大叔逗我玩儿呢吧!想当初,有人给我出验方,就是用蜜蜂蛰,我马上想到了在乡政府工作的小崔,他家邻居是养蜂的,请小崔帮忙要一些蜜蜂,不算难事。当时老崔大叔就反对,说我干脆直接捅马蜂窝得啦。我回忆着往事,愣了愣神。“喂喂,你听我话没有?我不糊弄你,头两天我脖梗子疼得要命,不敢动弹,就是蜜蜂蛰好的!以前你小子说的我不信,这回一照量,挺好使!你再试试吧!多蛰几次……”听了大叔的话,心里一片空白,我用蜜蜂蛰过几次,每次都蛰好几下,可能是病程长,被蜜蜂蛰的次数不够数量,只记得挨蛰的疼痛,感不到病痛了。

二十多年未见面的老同学来电话了,他们说来看望我,我很高兴,还没来得及准备,老同学已经进了院子,一个个精神抖擞,还是那么意气风发、热情洋溢,看着他们风尘仆仆、平易谦和的模样,我心稍安,悄悄把自卑之感搁置心底。同学们非常关注我的处境(劫后余生),关心我的身体状况和饥寒冷暖,出钱出物给我莫大的帮助。从那以后,我们在微信群里群外畅所欲言,相互关心问候,其他同学得到我的消息,也是关怀备至,问寒问暖,大大的红包发过来:有代表发发发的888、有代表顺顺顺的666、有代表长长久久的999;依然是同学时期的感觉,多年的失联至今,感到了从所未有的快乐和温暖。我的老同学,我的好朋友,让我衷心地祝福你们吧!

还要感谢一个人,应该说是一群人,一群为祖国信息高速公路贡献青春力量的科技人员,是他们的付出,加速了国民的经济发展建设,加速了百姓的生活幸福构建,提高了每一个人的快乐指数……让我们大声地祝愿我们的亲人,祝愿我们的朋友,在各自的岗位上都能做出优异的成绩,都能实现日夜梦寐以求的理想,过上万事如意的生活!

呼和浩特哪家医院能治好癫痫病?石家庄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怎么选?丙戊酸钠片

相关美文阅读:

爱情文章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