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xetj.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思念的句子 > 正文

【荷塘】又见旋风(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16 11:26:50

午后,在小区的大门外纳凉,突然间街面上陡生一股旋风,卷起的枯梗纸片和残渣有一人来高。今天是星期天,有三三两两的学生进城经过这里。他们觉得很好玩似的驻足观看,有的女生还机警地用手压住了自己的花裙子。在街边玩耍的孩子们见状可兴奋了,他们匆忙地跑上去,撅着屁股倒退着迎接旋风,看来是想零距离地体验一下这奇特的“风景”。小孩子毕竟是小孩子,他们无所畏惧。旋风穿过孩子,斗折蛇行一般地跨过马路,与路边的青草接了几个吻,便一头撞在了北墙上,不见了踪影。学生们走开了,可小孩子们还不甘心,呆呆地看着,嘴里念念有词:“怎么说没就没有了呢?”

小区门前的这条街,原本也是条柏油马路。由于街两旁正在兴建楼房,来来往往拉砖和沙子的大车把路碾坏了。前些天下雨,路面坑坑洼洼积满了水,有人找废弃的煤渣垫上。天一晴,人来人往,车碾车轧,这些煤渣便成了灰尘。小区的西面是一所寄宿制学校,一些小商户绝不会放过任何一个赚钱的机会,他们把目光投向了这一群群正上中学的孩子。每逢周末,这里热热闹闹,卖吃的和卖学生日用品的很多,俨然成了一个小集市。因此,路面上散落有一些包装纸片和其他零零碎碎的东西。

在这世界上,凡事都是有条件的。这旋风也是一种机缘。风是空气的流动,“旋风”就是旋转的风。它起得猛,收束得快,是一种螺旋状的疾风。它的形成是有其特殊原因的。我们之所以说“旱地起旋风”,那是因为旱天尘土树叶等容易刮起来,老远就可以看到。其实,旋风的形成是有其物理规律的。据说空气在流动过程中,每当遇到地表诸如树木、丘陵、建筑物等不平或者与地面发生摩擦时,就会急速地改变前进的方向,产生随气流一同移动的涡旋。这种气流移动形成的漩涡,我们通常称作“小旋风”。不过,像这种因地形或环境的差异而形成的旋风很少,相对来说也较小。

要说旋风的形成,还是地理课本上讲得明白。当某地太阳辐射非常强烈的时候,所在区域的空气就会迅速膨胀。一部分热空气被挤压抬升,达到一定的高度又会遇冷逐渐变低,慢慢地向四周流动,直至最后下沉到地面附近。此时,受热地的空气变少,气压降低;而四围的空气密度相对较大,加之受热上升的那部分空气从空中降落,气压显著增高,空气自然就从四周气压高的地方向中心气压低的地方补充。在空气流通的过程中,受地球自转的影响,又会发生偏转。在我们生活的北半球是向右偏,南半球则与之相反。这种以受热的低气压区为中心,形成的按逆时针转动的空气涡旋,就是我们所谓的“旋风”。

眼前这旋风的形成,应该说是因为太阳的辐射,当然也与环境的因素有关。随着人们生存环境的改善和变化,我们所见到的旋风似乎越来越少了。想当年我上小学的时候,旋风很多,从家到学校,不长的一段乡村土路,来来往往,一春一夏,路上就经常能够遇到,甚至有时一天可以见到两三次。记得当时,我们都不懂科学,按照民间传说,以为“旋风”是阴间厉鬼所变,因此老远就躲着它。如果距离近,风势很大,难以逃脱,就蹲在地上,把书包或上衣拉起遮挡着脸,一是怕眯着眼,二是真的怕被伤害。

记忆中,我所经历过的大的旋风有两次:一次是发生在夏天午后村南桐园和池塘的边缘;一次是发生在秋天收割后的村西河滩的豆地里。至今我还清晰地记得,当第一次旋风到来的时候,我正在池塘北边的一棵柳树下听鸟鸣。那是一只灰头带毛浑身浅黄的小鸟,体态轻盈,在细细的低垂的柳枝上跳来跳去,叫的声音非常好听。正当我陶醉之际,只见池塘的东南角桐园边上的一座大坟旁树叶飘转,地上像一只旋转的暗灰色的大陀螺在抖动。很快叶随风转,穿过一条壕沟,将沟里积存的大量干枯的树叶飙起,一下子变得体格庞大,气势雄伟,以泰山压顶之势向那方清澈的水塘、向我所在的方向扑来。

池塘里的水在不停地颤动,像麻木了一般收缩扩展,再收缩再扩展,水上水下,搅成一团。满天飞舞的落叶时上时下,犹如无头的苍蝇到处乱串、到处乱撞,又像被一个大型的玻璃罩子罩住了一般,乱飞乱撞总是离不开那倒转的穹形。一切都在漩涡里,一切都在掌控中。我头顶的柳枝似乎经历过大场面,面对汹涌而来的千军万马,却表现得非常地老诚,远远地犹如有预感这大风波不会影响到自己,还是摆出一副老样子,悠闲自在地摇动着腰肢,鸟儿早已不知飞到哪里去了,我只是呆呆地观望,忘却了自己随时就有可能卷入一场风波,也不知道躲开。

那旋风非常迅猛,神使鬼差地一般,刚过池塘的中心,风头便抽身折向了西南。旋风过处,水面上遗落下的一片片树叶像小船似的,悠悠然打着转儿,看上去很容易让人想起冬天的场地里黑压压的老鸹。旋风越过塘边的一道坎,在小白杨欢声笑语手舞足蹈的护送下,径直横过马路,找梨园说话去了。梨园里像下过一场雨,梨儿噗噗嗒嗒地滚落一地。不过,接受了梨园的招待,旋风似乎没有了脾气,慢慢地歇了下来。又过了不大一会儿,梨叶也停止了鼓掌,好像累了,旋风的检查结束了,旋风不见了。

现在想起来,发生在秋天河坡里的那场旋风更是蔚为壮观。记得当时我正坐在田埂上休息,眼看着地里一堆一堆刚搂好的豆叶像小山似的矗立着,心中激荡起无比的喜悦和幸福。只听有人喊:“看那边,旋风!”我急忙站起身,远远望去,河坡头犹如腾起一股烟雾,阴云陡暗,铺天盖地般的驶来。说时迟那时快,我还没有反应过来,便被卷入了巨大的战阵之中。顿时感觉天昏沉沉的,日光似乎也不见了,不辨东西。漫天的尘土与豆叶飞扬,世界好像一个看不清的烟幕弹。我不知如何是好,只得趴在土埂上耐心地等待。

我不敢睁眼,只是听到“嗡嗡嗡”的声音,好像有数以万计的蝗虫在飞舞,脸上不时有叶片的亲吻,痒痒的。我知道那其间有我已经收好的“功劳”,我心想这回可是全完了,劳动一无所获,我有些感伤,可又无可奈何。大自然的威力很多时候,不是人能所抗拒的,人在这种扯天撕地的旋风中,简直就像一片随风沉浮随波逐流的豆叶一般。不过,旋风很快过去了,我站起身,拍打怕打身上的尘土。一场劫难,我虽毫发无损,可我的劳动成果瞬间就变得一无所有。看着蛮横无理而又一无是处的旋风,我只能“望风兴叹”。

旋风,作为自然界的一种螺旋状的疾风,在古代就有描述。《庄子·逍遥游》中曾借《齐谐》说“鹏之徙于南冥也,水击三千里,抟扶摇而上者九万里”,又说“有鹏焉,其名为鹏,背若泰山,翼若垂天之云,抟扶摇羊角而上者九万里,绝云气,负青天,然后图南,且适南冥也。”其中的“扶摇”据说就是旋风,又叫做“六月息”,它是大鹏得以高飞的凭借,却还不是庄子所认为的“逍遥”的境界。庄子所认为的“逍遥”,是“乘天地之正,御六气之辩,以游无穷”。可见,道家所追求的自由境界是多么的广大无边。

关于旋风,据资料上记载,东汉王忳曾遭“随旋风与马俱亡”,旋风的威力,由此可见一斑。宋代大诗人王安石有诗说:“埋没残碑草自春,旋风时出地中尘。”这句诗是说春天到来,青草生长埋没了残留的碑文,路上偶尔刮起旋风,吹起了地上的尘土。从诗句中我们可以看出,旋风多出于春天,常常带起大量的尘土。由于旋风是日常生活中一种常见的现象,根据其特点,人们通常又拿它来形容迅即的动作。如前蜀韦庄的《秦妇吟》“入门下马若旋风,磬室倾囊如卷土”和清代洪升的《长生殿·合围》中的“马蹄儿泼剌剌旋风赸,不住的把弓来紧弯,弦来急攀”,其中的“旋风”一词都是此意。

对“旋风”一词的理解,我想《水浒传》的作者施耐庵可谓高人一筹。一部《水浒》,一百单八条好汉,其中以“旋风”为诨号的就有两位,而且都是大名鼎鼎。一位是“小旋风”柴进,一位是“黑旋风”李逵。柴进,沧州横海郡人,精通武艺,人称柴大官人,江湖上唤做“小旋风”。后周世宗柴荣的嫡派子孙,因陈桥让位有德,宋太祖敕赐丹书铁券在家中。在水浒一百零八将中排名第十位。“小旋风”的诨号,无非是说柴进为人风风火火直来直去的爽快性格,无论是华丽的穿着打扮,还是一心追求更加丰富多彩的生活,他广揽门客,结交四海落难好汉,不愿为官,总是表现为“旋风”似的自由自在与通达奔放。

李逵,按《水浒传》中交代,他是沂水县百丈村人氏,小名叫铁牛,人长得黑熊一般,交加一字赤黄眉,双眼赤丝乱系,怒发浑如铁刷,狰狞好似可怕。为人嫉恶如仇,侠肝义胆,脾气火爆,头脑简单,直爽率真。小说中在描写宋江因写反诗被告发押赴刑场之际,李逵第一个跳将出来,挥斧砍去,逢人便杀,勇猛无比,救下了宋江与戴宗,三人一起上了梁山;李逵想要老母跟着自己一块儿享福,就下山接母,途中遇到了冒充他名讳拦路抢劫的李鬼,演出一场闹剧;李逵反对招安,曾元夜闹东京,扯了皇帝诏书,要杀钦差,还扬言打入东京城,为宋江夺了皇帝位子。诸如此类的情节,书中还有很多,这些无不表现出“黑旋风”迅猛异常的特点。“黑”可以说是李逵的面貌,也有一点点“不顾一切”的心理;而“旋风”则是不仅指其抡起“双斧”呼呼有风、左右开弓的情势,而且还多指他豪爽快意的性格。

可以说《水浒传》中英雄人物的诨号,使“旋风”一词从自然想象一下跃为人文词汇。在现实生活中,旋风一词还用来比喻来势凶猛的某种运动或活动。当代作家张书绅的《正气歌》中的“游斗的旋风刮遍了北京市的大街小巷”,很明显他是把“文革”中的“游街批斗”政治运动比作了“旋风”。上网一查,我感到吃惊,百度搜索里有关“旋风”的词条,竟然都是与游戏有关,可见游戏已经成了当今社会的“旋风”。

记得前不久风靡大江南北的一首歌曲《最炫民族风》,是歌手凤凰传奇唱的,不论老少都能哼唱几句,几乎所有城市大街小巷都在响起这首曲子,刮起了一股股的广场舞“旋风”。“苍茫的天涯是我的爱,绵绵的青山脚下花正开。什么样的节奏是最呀最摇摆,什么样的歌声才是最开怀。弯弯的河水从天上来,流向那万紫千红一片海。火辣辣的歌谣是我们的期待,一路边走边唱才是最自在。我们要唱就要唱得最痛快,你是我天边最美的云彩。让我用心把你留下来留下来,悠悠唱着最炫的民族风……”

最初听这首歌的时候,我就很少关注歌词,觉得韵律特别轻松明快,倒真有些“小旋风”的味道。“旋风”由一种自然现象,逐渐发展成为一种社会文化现象,好像旋风一样势不可挡。旋风有其迅猛快速的一面,它适应了当今高速度快节奏的发展形势。但我想,凡事都有两面性,心率过快或许是一种不正常,吹风还是自然些好!

如何选择可靠的癫痫治疗医院癫痫有发作期吗青少年癫痫要怎么办

热点情感文章

思念的句子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