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xetj.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短篇小说 > 正文

【八一】请幸福到来(散文·家园)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16 11:26:09

相遇。是有定数的。

就在几年前,一路触摸着红水河的奇经八脉,波浪起伏颠簸的车子把我送进义德。青山奔进我眼睛,满眼尽是巍峨、绵延不绝的壮景,气势恢宏。那一天,阳光像黄金。

车子从红水河边上蜿蜒而上,像虫子爬树,一颗古老的树。草木气息灌进胸膛。

我想到一种花,密蒙花,又叫黄花。山中才有。清明时节五色糯米饭之一的黄花饭。吃了此饭,整个夏天神清气爽。这样茂盛威武的山肯定有很多的密蒙花,对吧?司机大哥笑着点头,春天,等到春天的时候。

新的活法便在山里生根,发芽。生长了。

我所来的地方是都安县菁盛乡处大石山区,境内石山林立,土地贫瘠,山峦起伏,山势陡峭,多险隘。乡政府驻地距县城48公里,义德小学所属之地,是菁盛腹地,山区深处,海拔较高,冬季异常寒冷。距县城八十多公里,全是弯弯绕绕的山区公路。

学校的大门口是在一处短陡坡上。大门是在一所两层三间的平房中凿开的,就是在平房中间挖了个通透的洞。看起来像张开的大口,朝着山下村落,望不到尽头的山脉呼喊。刚来时,大门口只有一块写着校名的铝制牌瑟缩着依墙靠在门边。有点欢迎的意思,却明显底气不足。一年多之后,大门得到修整。两根门柱子就像两个门神,门上几个鎏金大字,倍显气派,顶上菱角袅娜多姿。如此,这张朝远方呐喊的‘口’就威武庄严多了。一进大门,跨过一条又浅又小的水沟,就是操场了。夏天时候,大青蛙,小青蛙,老青蛙,少青蛙,还有各种色彩艳丽的蜻蜓是水沟的常客。蛇和蜈蚣也常来光顾。夜晚路过,和某只老青蛙迎面相撞不足为奇,触及肌肤,冰凉冰凉的,惊神之中会以为是仙,以为是妖。有一次,清晨的时候,阳光刚刚铺满山坡。水沟边沸腾起来,人们奔走相告,看到一条红色的蛇在靠近山脚的沟边喝水。我跑到那里时,只有沟里浅水细流,沟边青草摇曳。如此厚重神秘深山,灵性异物自然常有,然,有缘才能遇见。

操场不大。同事说,此操场,是年前才炸山铺平做成的。一百年的长度,没有操场的岁月,孩子们定然像飞禽走兽一样腾挪跳跃于天地之间。白云、山峦、石头、树木、野草、泉水、泥土,都是那神奇乐园。操场的右边是一个在建的周转房。那时,我并不知道,那房子就叫周转房。后来,还是同事们告诉了我。她们还说,以前她们来的时候,宿舍没有洗手间,连整个学校都没有,全校就左山坡上那个传统的厕所。春天和夏天的时候,蓄粪池里的肥虫子到处爬,如厕蹲久了,它们甚至会爬到人的屁股上。它们精力旺盛,不停地搅闹着整个春天和夏天。老师们平时要和学生避开着上厕所。一到晚上,女教师们常常不敢上那坡那厕。山村的夜太黑太静。冷不丁一声鸟叫或者犬吠,不由得你,汗毛竖起,脊梁骨发凉。她们说这些的时候,我背脊发凉,感觉到了害怕。没有实质内容的害怕。现在洗手间有了,教师专用的配套房间也有了。她们说我来的是时候。对,我来的时候,就是她们说的“现在”。

学校内部以操场为中心,进校门的那栋楼二楼是女生宿舍,一楼是教师房间和小卖部。校门口这栋楼的左面是教学楼,教学楼紧挨着的后面就是青山了。据说,这山是从很远地方延绵不绝至这里止住的。记得当初我曾有过这样的疑问:这山坳口狭窄局促,何不把校址选在位于学校后方的村落。那里宽阔开朗。原因就在于教学楼后面的这座山。山上有座庙,已无法考证什么时候有了。年前炸山时,曾惊动庙里神仙,校园怪异事件不断。比如,某老师一早起来,发现嘴巴歪了,讲不了话了。掀开蚊帐准备就寝时,会发现床上盘桓着一条黑黑大蛇。夜猫会在白天哭泣,飞禽走兽狂奔撕喊。后来,道场、法事敲敲打打了三天,才算风平浪静,一片安静祥和。这山恰似一条龙盘游在大地上,蜿蜒绵延,此为龙脉处。自古以来这样的地被珍视为风水宝地。学校建于此,已承载百年厚重。她吸取天地之精华,纳日星光之灵气,默然滋养着瑶、壮两族的孩子们。许真的是沐浴龙神的恩泽,这里确实地灵人杰,人才辈出。

教学楼后面的山,一面紧挨着操场。紧挨着操场的这面,炸药威力留下的伤疤赫然醒目。伤疤上用红漆写着:我运动,我快乐,我健康。用红漆画着奔跑的人儿。这些跳跃的音符使得伤疤看起来柔和许多。国旗就在这里轻舞飞扬……

隔着操场,和校门口相对应的是一栋两层楼房。二楼是男生宿舍,一楼比较杂,有宿舍,老师厨房,工具房,此楼的右面就是学生食堂,食堂过来就是教师周转房,加上校门口的两层三间平房,刚好把操场围成一个“口”字。

学校前方下去几百米就是小村庄,之后就是山了。山之后就是村落,村落之后就是山。村落大小不一,跟着山一直远去。学校的左方右方就是山了,没有路了。

学校镶嵌在山坳口,两座青山互相咬住的地方。于空中鸟瞰,学校就像一个微醉的汉子,或者疲顿妈妈在山谷中放的风筝。风筝不小心卡在了山坳口。住在风筝里面的人是线那头的牵挂。山里山外的牵记,骨血交融的驰念,筋脉相连的系念。一条山区公路,就像风筝的线,从学校后面,盘着层层山峦,伸向山外,曲曲弯弯。路,每年热闹一回,忧伤无尽,期待绵长。线,风雨飘摇,犹坚韧。

学校左右两边的山,如上帝托起的双手,绽放的花朵般,轻托着这只风筝,和风筝里面的人。我曾经想着,有一天,万物明媚生发的日子,我要爬上这两座山,到顶峰去看看,远处都有些什么。

学校简单又紧密相连的布局,山里人简单朴素的生活作风,我不必费心的去熟悉了解,我必须费心去熟悉了解的是生活学习在这里的孩子们。以及密蒙花。

我从夏天的尾巴上掉下来,跌入山里的冬季,很深。我从冰冷的冬季中探出头来,看看,山上的密蒙花,它们看起来颓败极了,身子骨抖动着,力争上游,准备着春天的开花。即使很艰难。孩子们拖着长长的鼻涕,赤着脚在水泥地板上、石头路上、水洼处、浅浅的像鬼魅一般的阳光中,阴柔绵长的冷雨中,跑跑,跳跳。偶尔叫一声,笑一笑。他们大多数时候是沉默的,尤其是在老师的视线内。

一个下雨的午后,一个低年级的孩子在我房间门口的水洼处摔倒了,他皱了皱眉,嘴巴往旁边撇了撇,就一咕噜爬将起来。薄薄的裤子湿了大半边,不合脚的凉鞋因为这一摔,彻底烂了。他干脆不穿了。红得发紫的脚丫子在寒冷中吃力喘气。我问他,为什么不穿冬天的鞋子。他不知所措地低头站着,脚趾头没有规律地勾着水泥地板。一句话都不说。你没有鞋子?围观的孩子们和我期待着他的回答。他的头更低了。一句话都不说。老师,他有鞋子,新得亮眼的波鞋,我看见他时常拿出来,痴痴看着,有个围观的孩子说。语速很快,声音尖锐。他想等她妈妈回来再穿,他舍不得穿。孩子像烧鞭炮一样说完后,嗖地跳到人群后面。摔倒的孩子倏地抽身,一溜烟跑了。孩子们也散了。留下摔烂的凉鞋,愣愣地看着我。

他悄悄地等待线那头的人儿回来。

我常黑黑地醒着,在寒冷的夜晚。宿舍楼里的咳嗽声,就像玩打地鼠游戏的地鼠,这里下去,那里起来,接连不断。不知道,山上的密蒙树是睡着了还是和我一样黑黑地醒着。这样的咳嗽声,她听多少年了,听出了什么玄机。思考出了什么生命密码。抓住了什么潜隐坚忍的生命力量。

这,我是不得而知的。

冬天走到最深处的时候。晚熄灯后,黑黑的山藏住了孩子们,和孩子们的声音。也藏住了山上各处生活着的密蒙树。校园像一个神秘的王国蛰伏在黑夜中。我一人在办公室备课,突然,空旷清冷的夜晚中传来了哭声,嚎天动地。一阵咬着一阵。大山拒绝收藏哭声,哭声打了旋,又返回来。黑夜任哭声四处回转流浪。惊悸,如无数只蚂蚁迅速爬满我身。抓住哭声,我来到了黑咕隆咚的教室,孤孤的一个男孩,趴在桌子上。摄人心魄地的哭声来自这个孤孤的生命,开闸的水一般,无可阻挡。我吃力的劝说却是从来没有过的无力、脆弱、苍白。男孩顽固地哭着,要把黑夜哭走,把山哭倒,把某些祈望的东西哭到身边。

我搬来几个大男孩救兵。他们拉着他,他死死地抱着课桌。似乎,他和课桌已融汇一体了。几个大男孩倾尽全力,连课桌一起,才把他抬回宿舍。嚎天动地的哭声顽固地在黑夜中四处碰撞、回旋。

整整一个黑夜,天和地之间,只剩哭声了。

我伫立在二楼走廊尽头,我想站成一座山或者一棵树,最好是密蒙树。

在翻滚的风中,我闻到一股类似密蒙花的香味。细细,若有若无。我定神细寻,脆弱的路灯光下,一株特殊的树木闯入我眼帘。那是一株生在山脚石头裂缝中的密蒙树,幼小,如这里的孩子。此刻,密蒙树在风中激烈挣扎,哭泣。我真担心它会被风腰斩,甚至连根拔起。恍惚间,我竟分不清是树在哭还是孩子在哭。

悲伤,雾般迷蒙游走在我血脉神经中。

然,一直到现在,我都无法透析那哭声的真正内涵。

第二天,深冬温柔的阳光又轻轻抚摸着昨夜受伤的一切。我奔到昨夜和密蒙树对视的地方,树在阳光下轻盈舞动,向我微笑。我的目光转向教室,搜寻昨夜撕心裂肺大哭的男孩。四目触碰时,男孩的目光突然拐个急弯,迅速躲开,继而男孩倏地转身奔逃,远远地逃离我的视线。

好像我的担心是多余的。受伤之后,他们总会自己疗伤。黑夜过后,阳光更迷人。往后的许多年月,山脚的那株密蒙树,哭声,男孩,总是交织着,在我心中来回穿梭。分不清,谁是谁。

春天很快就来了,密蒙花就要香满山谷了。

突然,一个早晨,你看见身旁的树木绿了,山轻盈了。大地像是被掀掉了被子,裸露出冬季看不见的很多东西。天空,灰突突,有些雾状的东西。像半睡半醒的梦。春天来了,不是从路上来的。

密蒙花的芬芳于千万年深处,挽着千万年驻守的青山,款款而来。山上高处,陡处,峭处,密蒙花傲然环视。我顿足于山脚,没路的山,如我,半城半山的人是走不上去的。山脚石头缝中,那株离我最近的密蒙树,不开花。执拗。任性。与众不同。任我满心企盼。密蒙花,我求而不得。我牟足劲,热烈期待了一个秋季,一个冬季,就这样眼睁睁地任失望吞没。

校门口围一群人,噪杂起来。我挤进人群,一个小女孩抱着一小盆饭菜低头靠着铁门。周围的孩子们都在职责她。说她一个人不该打那么多饭菜,不该把营养餐带回家吃。她这样做已经很长时间了。我没有浪费,小女孩见我来,耶诺着说。面对这些自我防护意识很强,封闭沉默的山里孩子,我思路常常断成一节一节,没法连接。我只有一种武器,那就是倾听。她是带回去给她家狗吃的,她爷爷一天到晚都在地里头,没有煮饭,狗就饿着了。我常常看见她和狗一起吃饭。高年级的一个男生跟我解释。那狗是她妈妈离家出走前留给她的。你回家吃饭吧,其他事交给我。我果断对小女孩说。

小女孩抱着那小盆饭菜,逃跑似的跑出校门十来米,倏地停住,回头望我一眼。那一眼,深得可以淹没我。

我选择黄昏时候,走向山的更深处。天知道,我是去触摸山,还是掏寻一直渴念的密蒙花,或者想邂逅某位神仙,遭遇某个妖怪。总之,一弯再一弯,翻过几道岗。我和西边斜射下的那道光芒一起,降临小女孩屋前。我是从流彩光影中来的。说不定,小女孩恍惚间会觉得,落日余晖带回了她的妈妈。就像以前妈妈也常在炫彩的落日余晖中,怀里藏着几颗野果,腰间别一束密蒙花,背上背着一捆柴,款款向她而来。童话般幸福。

小女孩捧着从学校里力挺指责得来的一小盆营养餐,坐在门槛上。女孩身后,低矮的房屋像卧着的山里猛兽,屋后是层叠相连远去的脉山。女孩身前,铺陈着一片海洋,如涛升沉的波峰起伏着涛声。传说中那条狗,面对着她坐着,向着她咧嘴笑,翻几个滚,或者围着女孩跑几圈,高兴时不停地蹭着女孩的身子,狗的脸亲昵地偎着女孩的脸。女孩一口饭,狗一口饭。女孩笑,清脆,敞亮。如山泉奔突而出,越过冈峦,一路蹦跳着向远方。把余晖激荡起层层涟漪。我置身于一个童话里,轻柔哀伤的童话。

整个春天过去了,直到密蒙花繁华褪尽了。我也不能够抓一把密蒙花,也不能够吃上一口密蒙花饭。孩子们和密蒙花一样,远远地,离着我。

在接下来的那年夏天,我变得泄气许多。就像暑假来临时,孩子们的心情。他们说,不想放假,家里空荡荡的。

密蒙花,孩子,甚至更多的东西我都抓不住,读不懂。他们风轻云淡、宠辱不惊,又任性执拗沉默的生存姿态,常常使我落荒而逃。在许多个风声疾驰的夜晚,我像一个逃亡者一样的蜷缩在风的拐角处,有些时候,我竟想让那滔天骇浪的风把我带走,那个时刻,我脆弱得像草尖的露珠,我不知道,隐秘的生命力量在哪里。

山上。各处生活着的密蒙树,似乎就长在我身体里。她每一次呼吸,每一次伸根,抽芽,长一截,都撕扯着我的血肉、神经。疼痛,在我身体里左突右撞,无处安放。

癫痫病吃什么药能控制呢哈尔滨癫痫那个医院好贵阳中医癫痫病医院?癫痫患者一直抽搐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短篇小说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