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xetj.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暧昧的话 > 正文

【木马】辞年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11 11:14:01
窗外阳光明媚,像是春天,其实时节已是到了二〇一四年新历的最后一天。我坐在桌前发了一会儿呆,努力地想让自己在记忆里把今年有些印象的事情再重新回想一回,事实上已经模糊得不留痕迹。这样也好,谁记得一切,谁就会感到沉重。我心里对自己说,忘掉一切吧,自己轻松,你看窗外的阳光多好。   书柜中的书翻动很少,每天上班,几乎每一瞬间的抬头,都能透过玻璃看到它们的模样,但总是没有翻动的时间和心情,说是装潢,其实也就寥寥的几本,似乎又谈不上要摆出样子给别人看的程度,翻动频次较多的是沈从文的那本厚厚的《中国古代服饰研究》,图片和文字都喜欢;还有一本《陈师曾画论》,当然还有封面颜色很是鲜艳,布面硬装的黄裳《来燕榭书跋》,有事无事总喜欢抚摸一下,也觉得好。花死去了一盆,又重新栽植,又死去了一盆,再重新栽植,不喜欢有死的、腐朽迹象的东西,宁缺毋滥。旧的台历也应该退出时光和视线了,拿在手里,看着一年来一些特别的日子上,蓝、红笔墨的圈圈点点,就感到沉甸甸的,但还是在这年末的日子里把它丢进垃圾桶了。当然,还有垃圾桶,把室内所有不需要的物什扔进去之后,重新换上了垃圾袋,也让它干干净净地以新面目示人。   不想再多想什么,愉快的和不愉快的,就这么静静地坐着,坐在窗外照进的阳光里,听听自己的心跳和呼吸声音,还有暖气片中水流的无序无节奏的流动声,像是小溪在流淌。按捺不住,就再点上一颗烟,从紫砂壶里倒出一杯正山小种,若有若无地啜吸着,完全地让自己放松下来,不希望有外来干扰的声音,就这么静静地与二〇一三道别。   窗户是封闭的,没有一丝儿风,但还是想让自己多晒晒太阳,有几年的没有阳光的办公室的日子,身上总有些发霉的气息,骨质亦变得疏松起来,钙片已整整补了一年,仍觉得作用不大,一年里总有好几次的腰椎间盘的不舒,期间坐下来似乎都成问题,实际上,最为担心的是,心理上的硬气,随着岁月的磨砺,年龄的增长,渐渐地有些衰落和减退,精神亦变得缺钙起来。看淡一些,再看淡一些,始终保持心灵的纯洁和幼稚,似乎才为生活的要著,老子有云,如婴儿乎?只可惜总不能深深地理解它的意思。其实还有,在好几个办公室的墙上,都看到写有“上善若水”的字幅,亦让自己不停地想着,水,究竟是什么呢?   明天,将是新的一年的开端,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这往复无尽的日子,人处于宇宙之中,实在是太过于渺小了。这时,坐在这暖暖的阳光的窗下,又不知怎地,忽然就还是想起了施蛰存先生曾经说过的一段话。施先生说,人生谈不上什么意义,不过是顺天命、活下去、完成一个角色,角色的“阶段”性很强,都是一段一个时期,“角色”随之转换。   施先生一九〇五年生人,活了九十八岁。   施先生说他的长寿秘诀是,每天八颗红枣,一个鸡蛋。            夜走上王村      从东大的温泉出来,天就黑沉沉的,还落着雨,车的前挡玻璃一花一花,雨刷有节制地晃来晃去,路两边灯火明灭,疏疏淡淡,亦极少见人,空气中似乎有些发霉的味道,腥腥的,却又有些像是山风吹来的清新的样子。上王村村口的大树是两棵假树,一年四季都发着假假的绿的色气,车子从它底下过,黑夜里能想起它白天的模样,心里的反感就一闪一闪的。村子里没有电,死沉沉地没有一点生气。中街路边的一家忽然灯火通明,能听见发电机的声响,屋子里的声音乱糟糟的,人影在灯光下蹿来蹿去,没有章法。车子一闪而过,去了南街,在一家门口停了下来,门匾上的字恍恍惚惚。   “有人没?”   好长时间没人应声,待喊了第三声时,才听后屋中有女的咳嗽了一声,明明是没有睡醒的样子。这时路上从西向东走来一个影子,问道:“吃饭呢?”   “能吃鱼不?”   “停电了。能做鱼。”   “老板不在?”   “人回渭南了。”   进得院内,大棚下的餐桌都闲着,等着人来,屋内的蜡烛点亮了。   “看到你们的车了。一年都不停电,今儿晚上停了。西头人家嫁女子,发的电。”   “老板老说他妹子的香辣鱼做得好,上回吃过一回,这不又来了。再点两菜,上一个面辣子,来七八个馒头。”   “没问题。”   “庙离得远近?走路得多长时间?”   “在东边,向南,得半个钟头呢。”   “你做你的饭,我们到庙里去一下,马上回来吃。”   “好。”   车在一个大铁门口停下,门开着,路有些泥泞,山底下一处房屋,影影绰绰,过一个走道,走道两边杂物堆积,右边的木台上点着蜡烛,一叠一叠的佛经印本堆放着。进得院子,原来是一座旧庙,坐落在高高的石阶上,颤巍巍得有些老了,黑夜里阴森森地有些怕人,大堂内供奉着高而大的神像,灯火通明,香烟四绕。没有人,安静得能听见手和衣服摩擦的声音。院内石槽花草,在局促中却是布置得当,洒洒落落。   “吓死人呢,黑天半夜地来这地方。”我说。   “管它呢,上回就是夜里来的,样子都有些模糊了。”老陈一副不在乎的样子。   “没有人,这香火是谁弄的?”   “有专人弄,可能吃饭去了。”   “吓死人,晚上呆这地方。”   “习惯就好了,深山里的庙,还不都是这个样子。我每回来庙里,都要带几本经书回去,翻翻还挺有意思的。”从走道过的时候,他又捡了几本佛经挟在腋下。走了出来,停留片刻,他扭头指着西侧的一个高大的建筑的影子说,“你看,又盖新的呢。上回来的时候,正打地基,看,叫华严禅寺。”   高高的楼台上,大大的匾额上果然写着“华严禅寺”四字,在黑夜里泛着金光,明灭可见。回到饭馆,饭菜已是备齐,又让加点了几根蜡烛,屋内就亮堂了许多。车上剩下的半瓶酒,被两个人分着喝了。老陈开车,滴酒不沾,人就开玩笑地和他说,“你就把刚才看到的记清楚。”一片笑声。   这一天是癸巳年的十月初九,阳历十一月十一日,西方人称光棍节。 癫痫病有什么诊断标准吗长春哪的医院能治好癫痫病呢?常见的癫痫病病因都有什么在武汉治疗癫痫病需要多少钱?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暧昧的话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