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xetj.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表白的话 > 正文

【山水】妈妈,去哪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04 17:19:31
   以往那个其乐融融的家,随着李爷爷的过世,五姊妹的关系有些微妙的改变。   天色灰暗,阴寒的冬季,一股子阴森的风从紧紧关着的窗,再透过本拉得紧密的落地窗帘,穿破玻璃窗的细缝里悄悄地,无知地溜进了这个气氛严肃、低沉的家庭,使得这个家里的在坐每一位成员,都不自禁的打着一连串的寒颤。   老大是李爷爷与樊奶奶第一个女儿,正是第一个孩子,李爷爷与樊奶特别看重这个大女儿,因为是她的出生,让这两位老人永远无法忘记第一次为人父母初时的雀跃与欢喜,那种听见她从年轻时樊奶奶的肚子里,茫茫然来到人世间时,洪亮的哭声,那样的欣喜,那样的感到,年近90的樊奶奶,陈年旧事已忘得差不多的樊奶奶,对当时当景,还能利落流畅地说出来,不费丝毫力气,眼光带着温柔,如今大女儿已然退休。   此时,老大正向大家用心用力的解释着:“唉,我去年送走了我的那位,只有一个儿子儿媳,虽然他们两都挺争气,但上班确实辛苦,更是没时间照顾心心,心心还在读三年级呢,正是需要照顾教导的时候。对于我们的妈妈,我真是有心却使不上力了,得要辛苦弟弟妹妹了。”就在这时,老大的手机响了起来,老大按下绿键,一个尖锐的女声音从手机里贸然传来:“老李,打麻将三缺一,你来不来啊。”老大急忙嗔怪道:“嗨,你们也真是的,我哪来的时间打麻将呢,一天陀螺一样。”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40平方米的客厅里,秒钟滴答滴答地移动,每个人的脸上都有着各色的凝重。老二是樊奶奶第二个女儿,也已退休。这时二女儿幽幽说道:“妈妈,我已照顾了多时日了,现下,我的女儿又生了女儿,外孙女幼小,女儿又是从小娇惯惯了,暂时还没有经验带孩子,外加她的公公身体不佳,婆婆又少不得花时间照顾公公,我已经答应了女儿女婿,和丈夫一起帮他们带外孙女。”众人当下都表理解。   这是严肃的家庭会议,会议商榷的内容,自是不由分说,谁来照料年近90高龄老人。樊老太出生于乡村,当时的她不甘于命运的安排,从偏僻的乡下走出来了,年轻时,她当过学徒,做过苦用苯巴比妥治疗癫痫有效吗工,又通过自身的努力,进了私营公司的工厂做工人。后来又升为车间书记,在当时也算是领导级别的人物,虽然那样的官级在现在连一颗芝麻都比不上,但在樊老太心中还是很有成就感。当过小型级别的官,严肃惯了,也清高惯了。年轻那会当书记时,在工厂内都是板着脸,从不轻易对谁露出和气的笑容,不是很盛气凌人,但也不是平易近人。在家对待儿女,脸上的严肃是更胜一筹,儿女们从小就敬自己的母亲,更多的是惧怕这位不苟言笑的妈妈。   老三是樊奶奶唯一的儿子,虽然儿时,樊奶奶对他有些宠溺,但终是没把这唯一的儿子宠得不成形,也还知晓如何上进。平时为人随和大方,心底也存着善良,但身上有个很大的弱点,就是一遇见事情就举棋不定,拿不好主意,与妻子结婚十四年,是姊妹结婚最晚的一个。夫妻俩都是在外打工的命,生了儿子,乳名漠漠,现今十三岁,就读一所普通中学,正值叛逆期。按两夫妻的说法,再苦绝不苦孩子,所以为了孩子,这夫妻是朝九晚五地辛苦工作,披星戴月地沦肌浃髓。   老三在一个绣花针掉在地上都能听见声响的房内,静默地吸着烟。沉默良久,对着姐妹们说道:“我们家的情况,大家也都知道,我和兰溪都要工作,要养家糊口,我结婚又晚,漠漠现在叛逆得很,我有时拿他一点办法都没癫痫病人需要如何治疗有,打不得骂不得,轻不得重不得,只能自己把苦往肚里咽,妈妈年龄已是耄耋之年,一点闪失也来不得,我们白天又都不在家,实在是无法瞻前也无法顾后。再者,妈妈与兰溪的关系,我们都知道,妈妈历来看不上兰溪,时间久了,兰溪难免心生芥蒂。”   在兰溪刚刚进门时,对樊老太那是百般讨好,绞尽脑汁对老太太万般殷勤,有很长一段时间,兰溪为老太太花了很多的心思,也做了很多的事情,只想博得樊老太开怀一笑。可这位老太太是那种他人随便一哄,就能乐呵的人吗?不是呀,樊老太经历许多事,又有些官腔,心思极重,城府颇深,清瘦的脸上,一双深邃的眼睛,常常透着犀利的光芒。时间久了,兰溪在老太太那里碰到的钉子多了,遇到的冰块多了,渐渐也就失去了当初的一腔热情。随着日子的逝去,矛盾是越来越多,积怨也越来越深。   自古是清官难断婆媳情,谁也无法说出个谁对谁错,谁也不能判出个谁是谁非,更多的时候是一声长长的叹息。老三说完后,又从烟盒里拿出一根香烟,点燃,腾云驾雾吐着烟圈,低垂着脑袋,再无他话。   老四从小是众姐弟中最活跃的一个,谁家有事要她帮忙的,一句话的事。与前夫结婚十九年,感情一直是好好坏坏,她的丈夫只要没喝酒,看上去也算是衣冠楚楚的正人君子。可她那丈夫又抵不住酒的诱惑,每次喝醉酒,就对着老四拳打脚踢。老四一开始为了女儿,隐忍多年,一直盼到女儿上大学,才让丈夫变成前夫,离婚后,房子和钱都没分到,只有个女儿归她。这女儿也没多争气,读书时就不喜书本,勉强读了一个大专,出来一直找不到找不到合适的工作,更别说合适的对象,宅在家里靠老四养活着。不久前,遇上一个心仪的男人,那男人倒不嫌弃她有个不争气的女儿。但是,如果本就有不争气的女儿,再加上一个近90岁的老人,一并带进男人家中,怎样都说不过去。   这个家庭会议,是在樊老太自己的房子的客厅里。樊老太与李爷爷都是有单位的退休老人,经济条件是说得过去的,两人都有着各自的退休工资,房子也是自己掏钱买的,平时都是两老人住,儿女们都有各自的家庭。然而随着李爷爷的离世,眼前这个比较宽敞的客厅,显出格外的冷清。樊老太默默坐在那张竹子做的老爷椅上,眼神有些恍惚地,听着儿女们的心声与议论,她不知道自己的那短暂的风烛残年,该是怎样的光景。   一阵阵冷清、震心的寂静像一个个轻飘诡异的幽灵,围着那坐在皮沙发、椅子上的众儿女,在空气里始终蔓延着,不肯离去。隔了好久,仿佛是一个世纪,“哎”,一声轻微的叹息却仿佛千金重般,随着空气飘进每个人的耳朵里。老五是五姊妹中最小的一个,和丈夫结婚十八年,在结婚第二年,便生下了一个女儿,夫妻俩欢天喜地迎接那个小生命,却不料女儿7岁那年得了骨癌,并是晚期,给这个本就不富有的小家庭带来沉重的打击。夫妻俩爱女心切,带着小女孩四处求医问药,当地的大小医院都跑了个遍,还去了外省有名的大医院。夫妻俩原是企业单位,无奈效益不尽人意,最终夫妻都到外打工,维持生计。尽管两人一心想救女儿的命,几乎花光了家中所有的积蓄,可不都说阎王要你三更死,你就不会活到四更天吗?小女孩在8岁那年,便永远离别了这个世界,永别了那么爱她的爸爸妈妈。   在沉痛送走女江西治疗癫痫病医院娃儿的第二年,老五生下了一个儿子,老五与丈夫夫妻关系一直是恩爱和睦,并且坚定地认为好人有好报,家和才会万事兴。尤其是老五的丈夫,性格虽然有些鲁莽,但内心也还明静纯良。方才那一声叹息正是老五的丈夫,樊老太的女婿发出的。老五女婿发话:“哥哥姐姐,你们都忙,大家都理解,其实我和老五也挺忙的,但是,妈妈年纪确实是大了,离开了人,也让人挺不放心的,先让妈妈住我们家吧!”小女婿这话一出,大家仿佛从一个冰天雪地里突然看见了一缕阳光,每人的脸上刚刚结下的冰瞬间被樊老太的女婿的一番话,化成了一团团柔情的水。大伙儿纷纷夸赞妹夫的孝心如何如何,又吹捧着妹夫现在的事业有是怎样的兴旺等等。   终于,僵持了六个小时的家庭会议,在五女婿的那一句:“住我家吧!”结束了,大家的眼神里都透着疲惫,拖着无精神的身子,在灰沉沉的深夜,纷纷回了各自的家。老五和丈夫耐心地搀扶这个耄耋之年的老人,也慢慢地走出那个没有生机的房子里,深夜的的风,呼呼地吹着。街上已经回归了宁静,人们都在睡梦中,只有一对中年夫妻搀扶这一位背有些弯曲,鹤发苍老的老人,在街上缓慢地走。   共 3049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表白的话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