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xetj.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表白的话 > 正文

【墨香】娘,娘,您上西南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11 11:54:12
摘要:八十六岁高龄的母亲走了,永远的走了,走完了她的人生路。母爱是生生不息的原动力,驱动着儿女们前进的步伐;母爱是生命之树的一汪清泉,时刻在滋润着儿女们的心灵。 打开键盘写下这篇文章的题目,我已泪流满面,泣不成声。八十六岁高龄的母亲走了,永远地走了,走完了她的人生路。   一   母亲的呼吸越来越微弱。   爱人和嫂子为母亲换上新衣。这是母亲三年前大病后自己缝制的新衣,她说自己不信鬼神,百年后不要给她穿街上卖的寿衣。衣服的式样是她平时爱穿的式样,天蓝色大襟上衣,大襟和后背用白线绣着小小的十字;黑色宽腰裤子,裤脚也绣了十字;深蓝色三角头巾,则用红线绣了一个十字。   在一片安详中母亲走了,没有痛苦,没有牵挂,就像刚刚熟睡。爱人已失声痛哭,我没有落泪,我不相信母亲已离去。   众人把母亲慢慢放入棺中,母亲还是那样的安详,那样的熟睡。   老年人催促我快给母亲脸上盖一张草纸,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放声痛哭,母亲真的走了……   我把手伸进棺中,拉着母亲的手,这是我拉过千万遍的手,这双手抚育我长大,多少次跌倒,都是这双手把我扶起。母亲的手有些粗糙,右手手面还有些浮肿,这是两天前输液时不小心留下的,我真后悔,怎么让母亲多扎了一针。我不忍放下母亲的手,我知道,这一放下,将成永远。   母亲的头发有几丝凌乱,爱人细心的帮她整理。那满头白发,根根似银,每一根从黑变白,都是对儿女操劳的见证。我轻轻地抚摸着母亲的白发,就像她小时候抚摸着我的头一样。每一根白发,都牵动着我的心。泪水在眼眶打转,我不忍泪水滴落打湿她的头发。   母亲嘴角带着微笑,面色还略带红润,一脸的安详。只是满脸皱纹,我知道,这深深浅浅的皱纹,都是为儿女操劳留下的痕迹,每一条皱纹里都装满对儿女的一份爱、一份付出、一份期盼。我抚摸着她的脸,想为她抚平每一道皱纹。   我为母亲身上盖上了洁白的白布,愿母亲质本洁来还洁去。我知道,这一盖,从此再也见不到母亲。   棺盖轻轻地合上,虽然是细细的木头摩擦声,这声音却让我感到撕心裂肺的痛。   二   母亲年轻时很漂亮,扎着一根长长的独辫子,皮肤很白,人也丰满。这是听祖母的娘家人说的。   母亲的娘家在微山湖湖西解放区,祖母的娘家在故黄南岸的国统区。正是国内解放战争爆发之前,湖西解放区进行队伍大清洗,外祖父和区委领导闹翻了,便带着儿女避难来到故黄南岸的祖母娘家那个村。   祖母回娘家,发现邻居家来了一位好姑娘,越看越喜欢。祖母又接连几次回娘家,对母亲仔细观察,越发喜欢。便请娘家大哥做媒为自己的儿子提亲。   祖母的大哥在村里很有威望,家族势力也很大。祖母在娘家口碑也很好,人很精明,教子也很严。因此,这媒一提即成。据说,父亲那时跟着祖母的大哥在城里当差,人也很英俊。外祖父家没要彩礼,只是在订婚前远远地看过父亲。   母亲嫁过我们家仅一年,湖西解放区大清洗得到纠正,外祖父又带着家人回到湖西解放区,把母亲一人留在国统区。好在祖母很喜欢母亲,姑妈和母亲也很合得来,加之母亲性格开朗,很快适应了异乡的生活环境。由于祖母娘家的势力大,虽是国统区,也没人敢欺负来自解放区的母亲。   随着淮海战役的结束,父亲在母亲的鼓励下参加了土改运动,从此走上一条光明大道。   土改刚刚结束,父亲带着一百名家乡子弟去了江南,参加祖国大建设。从此,她们天各一方,生活的重担压在母亲一人身上。   母亲很能干,人又勤快,也有力气。我刚记事那年,家里厨房被雨水冲倒。大雨过后,母亲一个人脱土坯,硬生生一个人盖好了厨房。   分责任田后,我们家也分了几亩地,母亲学会了犁地、耙田。就连很多男人不会的摇耧播种母亲也会。   母亲总爱种些棉花,看到一地白花花的棉花,母亲笑得合不拢嘴。冬天,油灯下母亲摇动纺车纺线,有时会纺到天明。那嗡嗡的纺线声,至今还在我耳边回响。祖母教会了母亲织布,也为母亲留下一架木制织布机。白天,母亲坐在织布机上,“哐当,哐当”地织布,飞梭在她手里来回传送,布匹一点点向前延伸。母亲说,我小时候很乖,总是喜欢坐在她身旁看她织布。因此,母亲纺线织布的场景一直牢牢地留在我心里。   那时大兴割资本主义的尾巴,织好的布是不能去卖的。母亲便裁剪成手巾,围裙、床单之类拿出去换一些生活用品。放假的时候,也会换来一些铅笔、橡皮供我们学习时使用。有时候换一些包子、麻花、水果糖之类食品孝顺祖母,祖母又分发给孙子们,水果糖我们舍不得吃,装在口袋里高兴好几天。   母亲也有让祖母不高兴的时候。祖母一生气,总喜欢拿一根高粱杆追母亲,好在祖母是小脚追得很慢,母亲是大脚跑得很快。祖母从不追出院子,也没有真的打到过母亲。半天没过,母亲就笑嘻嘻地回来了,祖母也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母亲很孝顺祖母,做好饭总是先盛一碗送到祖母面前,然后再给孩子们盛,最后才自己吃。春节包饺子,母亲喜欢先包几个煮熟,让祖母尝尝咸淡,调到适合祖母口味。冬天天冷了,那时没有空调,母亲找两个盐水瓶子装满热水,再用毛巾包好放进祖母被窝。下雪天,母亲干脆坐在祖母被窝,边说话边暖被窝。母亲对祖母的孝顺,两个姑妈都很感动。   母亲管教孩子很严。一次弟弟和一群小伙伴偷了生产队里的瓜,被母亲打了一顿。在我们家乡小孩偷瓜拔大蒜是常有的事,可母亲不这么想,母亲说,只要不是自己的东西坚决不能拿,从小敢偷瓜,长大就敢偷牛。   母亲极疼爱我们,一年午收,我帮母亲割麦子,由于年龄小手很嫩,晚上回到家,母亲看到我手上起了水泡,忙找一根针,从头上扯下一根头发穿上,在灯火上烧了烧针头,慢慢地刺破水泡,我看到母亲眼里含着心痛的泪水。这一幕永远留在我的心中。   三   老年的母亲过得很充实,她有很多爱好。   春天来了,母亲喜欢挖野菜。天一明就见她提着篮子,拿着小铲。沟边、地头、树林是她最爱去的地方,她说那儿没喷洒过农药,野菜既肥又香。蔬菜大棚里的野菜她不挖,她说没味道。每天她都挖一篮子,洗好摘净后又一家一家的分发。很快家家就飘出野菜的香味。   母亲吃野菜只一种吃法,把野菜洗净沾上面粉,然后上锅蒸。出锅后拌上蒜泥,撒上细盐,淋几滴香油,既是饭又是菜。   不论什么菜母亲都喜欢这种吃法,蒸芹菜苗,蒸茄子,蒸南瓜叶尖。甚至红薯、土豆、豆角她都喜欢这种吃法。有时候柳芽、杨花、槐花她也采来蒸着吃。孩子们不喜欢,她总吃的很香很甜。这大概是她长寿的原因之一吧。   夏天母亲喜欢坐在银杏树下纳凉。母亲人缘极好,邻居都喜欢和她聊天。院子里的银杏树下总能听到母亲爽朗的笑声,母亲嗓门大,性格直,心胸开阔,从不藏事,笑声总是那么率真。祖母活着的时候,经常提醒她笑声轻一点。可半天不过母亲就忘了祖母的提醒。   初夏的时候,母亲喜欢自制一些银杏叶茶。从树上摘些嫩叶,用开水轻焯,晒干即成。邻居来玩,她总泡上一壶,放在银杏树下,供大家慢慢品尝。若有人喜欢,她毫不吝啬,拿个小塑料袋装得满满的送人。   母亲喜欢听戏,整个夏天小院里都传出唱戏声。人多的时候,她把电视机和影碟机搬到银杏树下,和大家一起看戏碟。有些古装戏她百看不厌,随着故事的发展,和看第一次一样,一会流泪,一会大笑。   秋天母亲最喜欢去捡柴。母亲有电磁炉,她说电磁炉烧的水不好喝。家乡到处是果园,每年剪枝堆积如山,烂在地里没人要,成了一大公害。最近来了一家发电厂收购剪枝,村里才干净些。但是,母亲从不捡剪枝,她说晒干的湿树枝烧水也不好喝。她喜欢捡柳树、杨树自然掉落的干树枝烧水。因此,夏天大家都喜欢到她哪儿喝水。   冬天母亲喜欢锻炼身体。八十六岁高龄,她还骑一辆脚踏三轮车。天一亮,就骑上她的三轮车出去锻炼,每次总骑五公里。哪里累了哪里歇,碰上熟人就聊一阵。走到果园里停下车,看看果实,伸伸腿脚。然后打开她的听戏机听一阵戏才回家。这大概是她一直能生活自理的原因吧。   四   墓地选在哥哥承包的梨园里。   安葬母亲那天,故黄两岸一夜梨花盛开,梨树白了,原野白了,白色蔓延到天边,千树万树盛开的洁白梨花,像是特意赶来为母亲挂孝送行。长长的送葬队伍在白色的花海里缓缓前行,小路上撒满洁白的梨花,这是母亲走过千万遍的小路,小路见证年轻时母亲劳作的英姿,也见证老年的母亲早起锻炼的身影。小路旁的每一株梨树都记得母亲,每一朵梨花都认识母亲。灵车载着棺木慢慢走过,一片片梨花在空中飞舞,随着唢呐的哀鸣,轻轻地散落在褐黑色的棺木上,这是梨花对母亲的最后一次留恋,一路的梨花慢慢洒落,在向母亲作最后的告别。   棺木慢慢放进墓坑,爱人把母亲最喜欢的听戏机和一挂十字项链放进墓坑,紧紧地贴着棺木,愿它们能驱赶母亲的寂寞。一阵风起,片片梨花飘进墓坑,用它的洁白陪伴母亲长眠。   亲友的痛哭声一浪高过一浪,燃烧的纸烛呼呼作响,化作一阵阵蓝烟飘向空中。唢呐也奏出悲曲,一曲悲过一曲,在梨园的上空缓缓盘旋,不肯消散。   鞭炮声中一铣铣新土压在棺木上,就像一铣一铣压在我的心上。我知道,从此我将和母亲阴阳两隔,成为永别。   五   在母亲的新坟前,我跪在地上,栽上一株萱草,寄托我的哀思和感恩。   “萱草生堂阶,游子行天涯;慈母倚堂门,不见萱草花。”母亲,在您坟前,我才读懂孟郊这首诗。孟郊和儿此时心情一样,深感育儿大恩难报万一。母亲,您对儿女的爱就像萱草平凡而伟大。   萱草的根圆润,白如脂玉。母爱就像萱草的根,十月怀胎,一朝分娩,把我们带进这个五彩的世界,她用甘甜的乳汁把我们喂养大。不论风雨多大,这根都护佑着儿女成长。不论儿行多远,这圆润的根都在为儿女输送着营养。   萱草的茎挺拔,绿如翡翠。母爱就像萱草的茎,亭亭玉立,刚正不阿,她用坚定的信念,精心的呵护,抚育着儿女茁壮成长,引导着儿女走过迷茫的路。教导着儿女挺起腰杆,顶天立地做人。   萱草的花亮丽,黄似蜂蜡。仅仅一天的花期,恰如母亲短暂的青春。母爱就像萱草的花,花瓣片片弯曲,那是母亲对儿女深深的牵挂。花蕊亮黄,那是黄连水染成的辉煌,是母亲拉扯儿女一生辛苦的写照。   萱草的果朴实,赤如心房。母爱就像萱草的果,紧紧地把籽珍藏在心中,把风刀雨剑都替儿抵挡在外。任沧桑写满脸颊,风霜染白乌发。一生含辛茹苦,一心为儿着想,自从有了我们,您匆忙了岁月,遗忘了梳妆,淡薄了铅华。   母爱是一曲萱草颂,清淡和雅,恩泽千载;母爱是一首深情的歌,婉转悠扬,万代咏唱;母爱是一阵和煦的风,温暖人间。母爱是生生不息的源动力,驱动着儿女们前进的步伐;母爱是儿女生命之树的一汪清泉,时刻滋润着儿女们的心灵。   “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母亲的大恩,我们难报万一。母亲的博爱,润泽整个世界。   六   村里没有人知道母亲的名字,大概是她辈分高、年龄大的原因吧。身份证和户口本上写的都是王李氏。我也一直没有听到有人喊过她的名字,昨天问过大舅才知道:母亲1927年10月5日出生于山东省菏泽市单县朱楼镇前李楼。母亲在娘家乳名玉兰,大名李瑞英。特书于此,后世子孙谨记之。   母亲躺在圆圆的坟茔下,再也见不到您慈祥的面容。母亲,我不哭,让我唱一首您故乡的童谣为您送行:   娘,娘,上西南    宽宽的大道,长长的宝船    娘,娘,上西南    溜溜的骏马,足足的盘缠    娘,娘,上西南    你甜处安身,你苦处花钱 。   母亲,我永远记住这个悲痛的日子:2014年3月22日。   母亲,您一路走好。   2014年清明大风歌哭拜于地      黑龙江癫痫病的医院都有哪些昆明癫痫病好的医院老年人得癫痫该怎么办郑州治癫痫的医院哪个好

相关美文阅读:

表白的话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