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xetj.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短篇小说 > 正文

【孤啸】智圣的选择(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16 11:02:24

十年前一个淫雨霏霏的日子,我和几个都是学中文出身的同事一同游览了襄阳的诸葛亮故居。

下了公路,沿着一个斜坡东向而上,路南是一层层梯形的水田,路北是一道葱茏的山岭,诸葛亮故居就坐落在这道山岭的半腰,在霏霏雨中显得有些许清冷。我们一行都看过南阳的诸葛祠,院落中的陈设也就熟悉而不感到陌生了,因为两地的旧居是那么的相似,都有所谓的十景,六角井、古柏亭、躬耕田、梁父岩、抱膝石、老龙洞、小虹桥、半月溪、野云庵,不同的是隆中有个三顾堂,卧龙岗有个草庐。相对而言,隆中的诸葛旧居错落有致,布局颇具匠心。隆中四围确有《三国演义》中“山不高而秀雅,水不深而澄清,地不广而平坦,林不大而茂盛”的清雅和秀丽,无怪乎襄阳说那么坚持诸葛亮在此隐居了。我们一行人也一致认为这是读书的好地方。

回到南阳,我再次仔细地浏览了卧龙岗上的诸葛祠。如果说隆中具有南方的俊秀,卧龙岗则具有北方的雄峻。卧龙岗于南阳盆地北端隆然而起,俯瞰盆地,毗邻南北官道,南眺汉江,北障紫峰,遥连嵩岳,山水相依,冈峦起伏,曲折回旋如巢,势如卧龙欲起。其布局为元明风格,融园林建筑、祠庙建筑和当地民居于一统,分布于阶阶抬高的中轴线上,地势开阔,丛竹飒飒,松柏森森,潭水清碧,景色宜人,颇富韵律感和节奏感,不失名士祠宇的严谨肃穆。

我购买了争论南阳襄阳的著作细读,到网上浏览各方评论。南京一位年轻网友的文章引起了我的注意,其标题是“名高天下,怎不争南阳襄阳”。想想也是,作为后世人,的确也该争辩,争的是对历史对后世的责任。

地以人名,山以人灵。隆中和卧龙岗都是纪念性建筑,源于同一文化传统。历史上的南阳襄阳之争,争的是名人;现今的南阳襄阳之争,争的是历史文化资源和荣誉,这自然是方兴未艾、越来越火的旅游热的需要和驱动;专家学者的南阳襄阳之争,各有所凭,争的是学识的高下。当我细读南阳襄阳之争的专著时,我突然发现不少文章的一个共同忽视,即评论者都不同程度忽视了诸葛孔明,忽视了或者说淡化了诸葛孔明的自我表述和自我选择,襄阳说更是如此。

诸葛何来

其实,“臣本布衣,躬耕于南阳,苟全性命于乱世,不求闻达于诸侯”。诸葛亮在《出师表》的开头,即明确无误地说清了自己的来历和处世态度,亦即说明了自己何为布衣的原因。

襄阳说者认为,当时隆中属邓州,邓州属南阳,隆中为孔明躬耕之地,也就是诸葛亮所说的躬耕于南阳。绕了这么大个弯子,岂不太费劲啦?《三国志》说诸葛亮年轻时“有逸群之才”,“自比与管仲、乐毅”,并为崔州平、徐庶这样的有识之士所首肯,襄阳名士庞德公誉为卧龙,黄承彦许之以女,后世尊之为智圣,绝对是具有大智慧之人;且上《出师表》时,已是成熟的政治家和军事战略家,军事战略家对地名绝对有特殊的敏感,难道连自己的躬耕之地都分辨不清、表述不清?这不太可笑了、太不可思议了吗?如果一个连自己的躬耕地都分不清的人,襄阳人还会争其躬耕地吗?

襄阳说者认为,襄阳当时在刘表的治理下,是战乱年代一片和平的绿洲,而南阳则一直为曹操所占领,且战事不断,刘备决不可能自投罗网,到敌占区三顾茅庐。不知持此说者是没有认真或者全面地看过历史的有关记载,还是仅仅凭想当然说事?诸多历史学者所看到的历史记载是,自建安二年(公元197年)诸葛玄投奔刘表至建安十二年(207年)诸葛亮出山,南阳确有战事但相对平安的时间较长,曹操确实占领过南阳但时间较短。

建安元年军阀张济占领南阳,未几死去,其侄子张绣继承其衣钵屯军南阳。当时,曹操立足颍川(今禹州),迎天子迁都许昌,南阳成为曹操的直接威胁。建安二年初,曹操便南下讨伐张绣,张绣投降曹操。但因曹操占有张济的妻子引发张绣不满,张绣举兵反叛,被曹操击败,向南退奔穰县,与刘表联合抗曹。是年冬,曹操再次南下征讨,次年三月包围张绣于穰(今邓州境内)。五月,破张绣刘表联军于安众(今镇平县境内)。当时实力最大的军事集团当属北方的袁绍,袁军曾趁南阳战事奔袭曹操的大本营许昌,使曹操切实感受到袁绍的威胁。欲取天下,必先破袁,南阳取胜后便还军北上黎阳(今浚县),屯守官渡(今中牟)。袁绍欲结盟张绣,但因袁绍与刘表同有“外宽内忌,好谋无决,有才而不用能,闻善而不能纳”的性格缺失,张绣听取了谋主贾诩的意见而于建安四年十一月主动归降曹操,带兵北上官渡助曹攻袁。刘表随即驱逐了曹操委派的官员,使之远退300多里到颍川摩陂营(今郏县境内)。至建安十三年(208年)曹操南征刘表,南阳出现了8年多的和平时期。

合计算来,南阳战乱时间为3年时间,曹操据宛不过几个月而已。建安十一年,虽有刘备与曹军的博望之战,但战场在南阳北的方城境内,战火并未波及南阳。这8年,正是诸葛亮由少年转入青年的躬耕岁月。正是因“躬耕于南阳”,亲身经历了战乱,才会有“苟全性命于乱世”的生存体验。襄阳既为“和平绿洲”,如果诸葛亮隐居于此,没有了杀伐鼙鼓的震撼,没有了杀人如屠狗的血腥,没有了战火的烤灼,没有了躲避战乱的奔波流离,便没有了“苟全性命”的生存体验,何有“乱世”之感慨?襄阳说者的言论,恰恰证明了诸葛亮躬耕之地并非隆中。

诸葛孔明为何选择了卧龙岗呢?这个疑窦一直萦怀于心。游览隆中、卧龙岗之后,我参加了河南省在确山县竹沟召开的庆祝中共中央中原局成立60周年暨刘少奇诞辰100周年大会。竹沟是抗日战争时期中原局所在地,刘少奇曾任中原局书记在这里留下了足迹和身影。竹沟背靠巍巍群山,面对一览无余的江淮平原,俯视南北大动脉京汉铁路,其处所与当年的卧龙岗极为相似,帮助我打开了理解诸葛孔明选择卧龙岗的思维大门。一政党、一团体、一个人,选择自己的立脚点亦即选择了自己的基点和出发点,有了坚实、可靠的基点才能站稳脚跟,站稳了脚跟才能迈出坚实的步伐。无论竹沟还是卧龙岗,皆位居平原与山区的结合部,平原便于耕耘,政党和团体才会有充足的粮秣供应,百姓才不会有衣食之虞;也方便直出目的地。趋利避害是生存的基本取向,山区便于隐匿便于躲避,是安全的天然保证,对弱势者尤其如此,河南人谓之“跑反”。战乱时期人们对战争讯息尤其敏感,及早避其锋锐方能以策安全,选择竹沟或是卧龙岗,都闪烁着大智慧大谋略的光芒。

应该说,是隆中的清幽使我明白了孔明绝非躬耕于此,是竹沟的地位使我理解了诸葛孔明躬耕南阳的选择。

有文章以为“苟全性命于乱世,不求闻达于诸侯”是孔明的自谦之辞,笔者实在不敢苟同,怎么能拿性命开玩笑呢,何况孔明是一个智者?

诸葛何往

一个巨大的问号产生了——诸葛亮为何舍弃襄阳说的“和平的绿洲”而躬耕南阳呢?

襄阳说倒是干脆,压根就不承认诸葛亮躬耕南阳,地道的木匠斧子一面砍,省去了一切麻烦。南阳说认为诸葛亮“不求闻达于诸侯”就是不求闻达于刘表……其说也有些个勉强。

刘表虽“南收零、桂,北据汉川,地方数千里,带甲十余万”,然“外宽内忌,好谋无决,有才而不用能,闻善而不能纳”,有机会而不用,临大事而不决,仅仅是拥兵自重,乐于做表面文章面子工程而哗众取宠,颇似叶公好龙。曹操与袁绍相持于官渡,袁绍派人求助,如果刘表出兵,对曹操形成南北夹击,或者采用刘备建议出奇兵袭击曹操的根据地许昌,中国历史很可能就会重写。但刘表只是口头答应援助袁绍,实际中立自保,安坐而观望。从事中郎韩嵩、别驾刘先曾一针见血地分析了天下局势,指出战与和的利与害,刘表的确“闻善而不能纳”,居然怀疑建言者的用心,后又借故欲杀韩嵩,后韩嵩虽侥幸得免,但一直被囚禁。

刘表自保也的确赢得了荆州地区暂时的平静,吸引了关西、兖、豫等海内俊杰数以千计避难荆襄,然刘表不知所任,建言者不能善待,疏远以致离开襄阳便是明智的选择。文者如南阳名士刘望之及其二友,皆因“以谏不和……被刘表所害”。南阳名士韩暨,为避袁术召用而隐于鲁阳(今鲁山县)山中,后又隐于山都山,刘表得知后重礼聘请他出山,韩暨不肯,刘表大怒,韩暨惧怕,只好出山,也不被重用。河东裴潜亦为刘表礼重,裴潜预言“其败无日矣”。武者如吴国大将甘宁先投刘表后降东吴,就是看清了刘表的本来面目:“观表事势终必无成,恐一朝众散,并受其祸。”张绣本与刘表同盟,联手抗曹,与曹操三次鏖战。“有(张)良(陈)平之奇”的谋士贾诩评价刘表“不见事变,多疑无决,无能为也”,建议归顺曹操。张绣就是听取了贾诩之言而主动归降曹操,带兵北上官渡助战。与刘表同族同宗的刘备前来投靠,刘表“重任之则恐不能制,轻之则备不为用”,一言以蔽之“恶其能而不能用”,只是派他驻军汉水背面的新野去防备曹操,看护北大门。当时襄阳名门望族有庞、黄、蔡、蒯、马、习、杨、向八家,除蔡(蔡瑁为刘表妻弟)蒯(蒯良为刘表谋主)两家外、其他均坚守不出。诸葛亮最敬重的庞德公,刘表数请而不屈就,刘表追聘,携妻潜去,宁愿鹿门山采芭,避之惟恐不及。刘表曾上门当面质疑庞德公说:先生若苦守陇亩而不肯为官,后世你能留给子孙什么呢?得到的回答很值得深思:世人都留下危险,我独留下平安。其潜台词就是,我不出来做官就是为子孙消除了危险。有“人鉴”“水镜”之称的颍川司马徽知其必害善人,乃括囊不谈论,只做个好好先生。诸葛亮对此有十分清晰的认识,正如刘备三顾茅庐时所言,荆州东连西通“而其主不能守”,一块硕大的肥肉只能任人刀俎。诸葛叔侄避开刘表自在情理之中。

诸葛叔侄远离襄阳,当为理性的思考与感性的取舍的结合,还有生计的因素。叔叔诸葛玄前来投靠而不见用,终日坐冷板凳,热脸蹭上了冷屁股,每个当事人都不会有好心情,都会感到失望。能做的只能是料理家事,嫁女教子,安置家小。诸葛亮大姐嫁给襄阳庞德公的儿子庞山民,二姐嫁给中庐县大家族蒯祺,诸葛亮对庞德公执弟子之礼,应该是诸葛玄生前的安排,也是尽叔叔之力对子侄及对兄长在天之灵最终的交代。诸葛玄是个令人尊敬的好叔叔,默默地走完了自己的人生之路,阖然长逝。

依汉代的风俗,子侄当守孝3年。诸葛亮以稚嫩的肩膀挑起一家生计的重担,长兄如父般承担起抚养、教育弟弟的责任,开始了躬耕隆亩,自食其力。也开始了游学于襄阳,“静以修身,俭以养德”,淡泊明志,宁静致远的心理旅程。其间,诸葛亮娶襄阳名士黄承彦之女为妻,“为弟均聘南阳林氏为妇”。诸葛亮的才华也赢得了庞德公的称赞誉,誉之为“卧龙”,司马徽还向驻军新野的刘备推荐了诸葛亮及与其齐名的“凤雏”庞统。

历史资料、诸葛家谱和考古发现,为我们清晰地勾画了诸葛亮生活、学习的历史轨迹。

诸葛叔侄离开襄阳后的去向,是南阳说的一个重要证明,是对襄阳说的有力否定。平顶山市卫东区诸葛庙街有一道明代嘉靖二十一年所立的《改正诸葛武侯祠记》石碑,立碑者是由太仆卿转任南京太常卿的叶县人牛凤。碑中记述,牛凤转任时便道还家,游览家乡时拜谒屋旧将垮的武侯祠,不知何时所立,于是捐资修缮一新。牛凤游山寺时发现隋文开皇二年间(公元582年)的石幢残断,上有“此地有诸葛之旧坟墟,在高阳华里”的记载。牛凤据此判断,“其居此地而葬,必先十余年,是以坟墟犹存”。断幢上的“高阳”为县名,因此地有山曰高阳而名。高阳乃黄帝孙子、华夏祖先五帝之一颛顼帝的氏号,中国历史上第一个文学大师屈原即为其后裔。里为汉时的基层组织,相当于今日的乡镇。华里之华,为光辉之意,华里一词如华表、华灯、华衮,是对名人故居的美称,此地因诸葛氏居住丧葬而为华里。高阳原属叶县,北魏太和元年即公元435年设立,隋开皇九年即公元589年裁撤,并入襄城县。东汉时,叶县属南阳郡,这里和曹操的为根据地后的颍川郡交界,是两不管之地。牛凤所言“其居此地而葬”是正常的表述、正确的选择,没有居怎会有葬?尤其在战乱年代。据专家考证,此处之诸葛旧坟墟,当为诸葛玄的墓地,也就是说,诸葛玄叔侄离开襄阳后,去向就是高阳。亦如牛凤所说,“曾寓此而葬焉,躬耕南阳尚在厥后”。

诸葛亮离开高阳南迁,后随刘备征战,叔叔坟茔才会成墟。正因有诸葛居葬,北魏时便建庙以祭祀,其后几经修缮,此地也有了永久性地名——诸葛亮庙。平顶山立市,便有了诸葛亮庙街,《改正诸葛武侯祠记》碑至今仍立于古庙原址。

诸葛玄为何选择了高阳?乱世中安全是生存的最主要考量,两不管的地方管理薄弱,管理薄弱的地方安全系数才大,选择此地,颇有当年红军选择井冈山的意味。但细考历史,历史简约的记载中蕴含着更多的信息。

诸葛玄是由袁术委署做豫章太守的。袁术的用人特点,就是无论别人有多大功劳或有恩于己,如果不是忠于自己、自己信得过的人,决不委以重任,诸葛玄与袁术是铁关系则无疑,一种最大的可能是,诸葛玄曾是深得袁术信任的旧部。袁术与刘表却有军阀之间的利害之争,刘表曾和袁绍联手攻打袁术,袁术占据南阳时,也曾于公元191年联合孙坚攻打荆州,刘表失利,如若不是刘表部将黄祖救援有力,孙坚中流矢身亡,刘表不做必死鬼也会成丧家犬,此役距离诸葛玄投奔刘表仅仅一年。刘表虽然与诸葛玄有旧,但“外宽内忌”的刘表怎会不计较他与袁术的铁关系?怎会委以重任呢?诸葛玄192年从豫章恓恓惶惶来投靠时,袁术已死,这也是诸葛玄投奔刘表的主要原因。但刘表与袁术的记恨犹在,坐冷板凳完全在意料之中,待在襄阳还有什么意思呢?早日离开方为明智、方为知趣,也是必然。选择高阳亦是明智,亦是必然,诸葛玄当是安排好两个侄女的婚事后离开襄阳到高阳的。

北京癫痫那家医院最好呢郑州哪里治癫痫病好西安能看好癫痫的医院

热点情感文章

短篇小说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