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xetj.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诗词 > 正文

【春秋·酒】千钟醉(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09 15:54:21

(一)

钟或为尊,比起杯来更接近古代的饮酒器皿。

铜的、金的、玉的、木的,钟,偏偏不与玻璃有关。最喜三足鼎式,穿越的感觉,饮起来有范,宽衣长袖,悠然举杯,把袖点唇。

是金榜题名时御赐的簪花宴,跃马游街,万种风情,最美春风尽得意;是惠风和畅的兰亭诗会宴,流觞曲水,双绝和韵,最绝行云醉书坛;抑或是宦游京外时送别江浦上,凄凄古道、暮色长亭,举酒别离,吹一曲杨柳枝,奏一章白雪歌。别梦寒,为谁醉,多情自古伤离别,厚厚的别离上沾的都是古色古香的釉,华丽而庄重,幽伤而深沉。

一钟小怡情,二钟当无猜,三钟喜重逢,四钟念故交,五钟道且阻,六钟勤珍重,七钟山河壮,八钟梦乡远,九钟鸿雁断,十钟雪霏霏,百钟不相负,千钟壮君行。或许千钟以上,应是天水相接,别梦已酣,杨柳岸,晓风残月,挥将愁心寄月圆。

千钟醉,后来成了婉约宋人的酒令词牌。有词云:“将进酒,杯莫停,山高水永长精神。一杯两杯人妩媚,三杯四杯当回春,五六七杯健步舞,八九十杯起风雷。百杯齐饮浑身胆,千杯不醉壮国魂”。

民以食为天,酒为食精华。

酒因用五谷沉酿而超越了五谷,就不再是人类的物质食粮,而是寄托喜怒哀乐的精神琼浆,酒让人类的生活里充满梦幻,更是人类生活的情调风向,由酒而累积起来的酒文化,可谓文化之中的精华。

从宦游别离到婚嫁生辰再到丧葬安魂,一钟酒寄托了天下人多少悲欢离合。一钟酒撑得起大悲愁,装得下狂欢喜,所有无法用言辞表达的情怀竟用一杯酒盛得了、放得下。

千钟醉,壮士能饮否?多事之秋,天涯沦落,酒遇知音,酒逢英雄,当应千钟醉,何等豪气,何等侠气,这是英气,这是义气,是天下豪杰风流倜傥的帅气。

人生如遇三大喜,金榜题名时、洞房花烛夜、他乡遇故知,没有酒的参与是不是大煞风景呢?

(二)

“艰难苦恨繁霜鬓,潦倒新停浊酒杯。”和李白一样善饮的杜甫在山河破碎之时,避难巴蜀,挚友故去,老病交加,温饱无着,无人帮衬,更无一钟可以浇愁的浊酒来抒情,那是何等的悲伤与孤寂啊,“天地一沙鸥”,何枝可依,何处倾诉,只好沉郁顿挫,只好孤苦而终,萧瑟如无边落叶,寂寥如不尽长江。没有酒的悲伤是什么,很难想象。

人生能有几回醉!如果该醉的时候还要拘于小节,那就是虚情与做作。真性情的人总是与酒有缘,借酒会友助兴,凭酒论文论天下。

我人生中的第一钟酒记不起是从何时开始饮的,或许是父亲的女儿多儿子少,豪爽的父亲在佳节之时乘兴邀最像他的大女儿,“可陪爸喝一杯否?”好奇心和愣大胆外加和父亲一样性情的我,爽快地举起杯来,稚嫩地喊一声:“干!!!”父女们从此成了可以一起喝酒的友。那个时候考个高中不是简单的事,父亲为我壮行时敬我一杯:“学业有成!”这杯酒分量太重啊,不喝太辜负父亲的期望了。从来不服输的我一饮而尽,父亲就喜欢这和他一样的痛快劲。而我考上大学是父亲最幸福最快乐——说得更准确点应是父亲一生最得意的时候,全村考上了第一个大学生,这个大学生就出在我家,父亲在村民们心目中威信更高。整个夏天父亲都是在村人交口称赞中度过的,那种无上的光荣父亲无法用语言来表达,只有来个千钟醉才能深味那种自豪与幸福,而我也只有陪父亲饮酒才能让对面的父亲真切地感受“我的闺女真争气”的痛快吧。我考大学这件事成为父亲最骄傲的资本,那几年每有客来,只要我在家,父亲总叫我到餐桌上陪客人喝一杯,把我这个文化人介绍给客人,“这是咱大闺女,考上大学了”。父亲像个孩子在炫耀别人没有玩具那样,我都有些不好意思,其实我自己觉得我根本没有发挥好,十分对不起辛苦挣工分攒钱供孩子读书的父亲。但对于没有读过书的父亲来说,那就如同考上状元了。父亲一喝就会脸红,竟和乘着祝贺来蹭酒的号称“全村第一酒鬼”的本家兄弟喝到一起,直到酩酊大醉。父亲没有文化,父亲的心愿就是想让孩子们读书,成为有文化而能自食其力的人。父亲有四个女儿一个儿子,女儿为大,儿子最小,村人认为女儿们不过是赔钱货,供成什么最后还不是人家的人,所以村里和我同龄的女孩子大多小学后就都不再读书,回家务农了,只有父亲立意要把我们姐妹几个都供得读出书来,能读多高供多高,砸锅卖铁也要供我们读书,只要我们上进。我考上大学正是父亲理想的一种实现,对于父亲而言,孩子的成功就是他最大的心愿吧,心愿了了,不喝醉,不足以表达那种成功的喜悦吧。唯有这千钟醉的感觉能抒发当时那种无限兴奋的心情吧。

(三)

李白“斗酒诗千行”,自古诗人有个通病,多为善饮者。能文能诗必能饮似乎已成定律。酒是灵感的因,酒是诗的催化剂,能诗的人多属性情中人。山西诗词学会原会长山西大学副校长李旦初就是当代诗仙。他的《红豆曲》名冠神州,《保钓歌》在网上争相传诵,“果老峰前白鹭飞,一泓澄碧鲤鱼肥,众鸟归巢人未归。”他爱诗善书,也爱钓鱼,年年假期到云竹湖钓鱼,一钓就是两天两宿,可是钓了鱼又放归湖里,他钓鱼,钓的就是个心情,他爱的就是钓鱼的境界。他每到一处必有好诗。他的能饮也是出了名的。熟知的文友都知道他最爱竹叶青,情有独钟,所以每宴必饮竹叶青。李旦初老师更有一手好字,常常酒后吟诗,诗必成书,每次见他,如有饭局,文友都会索要到墨宝,而每次他必先饮,醉后乘醉捉笔,龙飞凤舞,有求必应。大多数文友都存有他的墨宝。我的诗集《水银月亮》除武正国会长题名外,李旦初老师也曾为此书题了书名。记得当年在我们县诗词丛书开发布会的宴会上,我与李旦初老师第一次正面接触,竟是因为饮酒。因为我学写古韵时曾和过李旦初老师一首诗,他就问谁是苏澈,同行的本县领导介绍说就是本套丛书的唯一女作者,李旦初老师好像很失望,说怎么是个女诗人。他还以我是男的,因为如是男诗人当可以与他对饮一杯了。却是女的,不过他不管这个,随后竟问:“能不能喝一杯?祝贺你出版诗集。祝贺你写出更多更好的作品!”并特意亲斟一杯他特备的竹叶青,“能喝这个吗?”说实际,以前我也喝过竹叶青,不过那是很久的事。竹叶青幽绿的颜色,中药的香味,热辣辣地入喉,正是我最爱的一种酒。我并没有回答,只一饮而尽,“人生得意须尽欢”,喝了一杯后,又回敬他一杯:“祝您长寿,祝好诗不断。”能饮为友,没有性别之虑,没有年龄之限,没有级别之分,能饮能诗,就这么简单。

我认识的本地文友中也不乏善饮者,所以短则半月长则月余,三五结伴,名为聚餐论文,实为借酒谈天,从古到今,天文地理,身世悲欢,工作烦恼,家庭矛盾,爱情婚姻,奇闻异事,新闻焦点等,一气畅谈,无论对错,直抒己见。其间更有普通话好的李晋中诗友的周涛《板坡村》、史铁生《我与地坛》的精彩朗诵,静静地边听边饮,像伴了一支浪漫的提琴夜曲。听的人听出了周涛的怀乡情绪,饮的人品出了史铁生的思母悔意。人生乐事,一钟具齐,万般忧愁,一醉方休。于是,我也不怕醉了,何况非醉不解风情,醉了自有文学闺蜜搀扶下楼,自有唠叨爱人把醒酒羮汤送到唇边。春花秋月,所有的良辰美景,因为有这样的一群文学伴侣就不会良辰美景虚设。于是,到笔架山上赏月诵诗,到云竹湖上泛舟放歌,到讲堂采风祭夫子,到北寨沟里吹风烧烤。“古来圣贤皆寂寞,唯有饮者留其名”。凭风对坐因久别,且幸有君影成双。与文学圈的友人们一起饮酒,谈人生、谈理想、谈创作构想,谈风土人情,谈天谈地,谈社会变迁,谈一切都在变化,唯有我们的友谊万古长青。

(四)

榆社出产过一种地方酒,叫梅雪液。只这个名字听听就非常喜欢。不知哪个文化人给起的,榆社虽是个偏僻的小县城,却也是个有深厚文化底蕴的古城,更是一个藏龙卧虎的地方。梅雪液或许是个不知名的诗人给起的吧。听西风凛冽,那个时候的冬天最像冬天了,于是下了一场厚厚的雪,覆盖了山,覆盖了河,覆盖了文峰塔,覆盖了楼和院,也覆盖了学校的角角落落,于是,拥一只炭炉,温一钟酽酽的梅雪液,三五结伴地碰在一起,坐在烤着红薯的小屋,满屋子是烤红薯的香,这时加上了纯正精良绝不掺假的玉兰花骨质的梅雪液,榆社人忠厚不懂造假,高度达六十几,热热辣辣地聊天,谈什么,不知道,不记得了,总之是浓浓烈烈的话题。那个时候没有人考虑有没有房子,有没有车,所有话题一定跟房子和车无关,那是打着八十年代烙印的话题,是人人有梦想、人人有苦乐却并不争春的像极梅雪风情的一代人的话题。就着梅雪液他们走过了最美好的年华,那是白手起家靠艰苦奋斗创业的年华,那是个以啃老为耻的年华。那个时候的人喝酒是并不论及酒的等次的,因为市场上见到的酒也就那么几种,那时有瓶梅雪液,就可以活得非常单纯快乐。有瓶梅雪液加一瓶红葡萄就可以为喜事而开怀为丧事而悲伤,简简单单地生活,有滋有味地工作。如今,梅雪液已绝迹,在榆社只怕珍存着梅雪液的人已寥寥无几了。人们喝着比梅雪液高档很多的美酒,但总也找不到梅雪液的醉意了。看,茅台国酒太纯了,喝着如牛奶一般的粘稠,纯到“水至清则无鱼”。杏花汾酒是山西的美酒,但太硬气了,硬气得只剩下“牧童遥指杏花村”。而这些如同鱼翅一样地贵重的高档次的酒,又岂是凡间百姓够得着的喝得上的。回归草根族的酒世界,二锅头、六曲香、百家老根、一根粮,红盖汾,蓝盖汾,贾家庄,老村长,也名类繁多,但鱼龙混杂,品质参差不齐,真假难辨,再也喝不出当年梅雪液的纯粮味,那份真,那份依赖,那种重重的乡土味。

爱喝梅雪液,钟情梅雪液,人生如梅雪的我们榆社诗词学会的老会长孙国祥先生仙逝,至今犹如一梦,不敢相信,那时,有人通知孙会长因病去逝,不信,就不去送葬,更不愿与突然离开的他告别。只是想要他梅雪一样的灵魂永不逝去,永远留存在记忆里。然而,他离开的时光已过去一年多了,诗词学会要庆祝学会成立十周年,大家无可避免地要怀念他,他临终托付省诗词学会副会长刘小云女士为他出版的遗作——诗集《夕阳似火》作品研讨也成为纪念活动的一个主要内容,梅雪一样的孙会长远逝是榆社诗词学会发展的重大损失,但他带领会员们走过的十年是辉煌灿烂的,没有人能够忘记他。虽然他的人不在了,但我相信,为官两袖清风,为诗秉书正道,为人高风亮节的他,即使在另一个世界也不会停止作诗。“梅雪伴君行,黄泉应侬歌,阴阳难隔路,诗会有南柯。”一生不吃肉,不抽烟,却酷爱诗酒的他,只要有一杯酒,就能与我们的梦魂相接。是的,即使在另一个世界,他也一样在吟唱畅饮,一个不寂寞的热烈如火的灵魂,是不会死亡的,因为有诗有酒,就会永恒。

所以,在孙会长去逝的那几天,来自省城内外的诗家的诗篇像雪片一样铺天盖地在网络上传送着,就像梅雪液的高浓度酒精挥发了一样,诗祭活动一直持续到为孙会长送别的前一天晚上要汇集成册时,也没能中断,以诗为悼的活动把刚听到孙会长去逝的噩耗的悲痛慢慢稀释着,说是纪念孙会长,其实变成了一场诗词曲唱和的盛会。直到今天,我们一群诗友吃酒的时候,就会念起他,就会感到他无处不在,这个梅雪一样性情的诗人,无法退出诗酒的气场了。

“梅雪飘香和节舞,他乡再赋遇诗魂。推敲常忆当年事,醉意千钟酒花醇。”

(五)

人生蹉跎数十载,或是三十几年或是二十几年后同学相聚,“纵已白发压双鬓,难抑当时惘然情”。或是与一同在文学网站纵笔和诗的文友相聚,“八方同趣曾吟雪,相逢何必曾相识”。这样的相会相聚会怎样呢?千言万语从何说,无语凝噎多执手。没有什么样的语言可以尽述当下情深的,唯有酒,一杯酒,千钟醉,方解多年牵挂意;唯有酒,一尊酒,千钟醉,方可尽兴荧屏内外文学情。

或者酒酣心醉,忽忆起那年那月那日事,青梅竹马从小一起长大过,在一起玩过家家曾心相许,而今竟对面难相认了。是的,怎么都变了,胖了,高了,有了皱纹,有了白发,可是,只要你唱起儿时一起游戏时唱的那支乡间儿歌,“狼打柴,狗烧火,姥姥门前唱大戏,请闺女,唤女婿,小外甥也要去……”一切就都复活了。而与多年失散的高中同学偶遇,更是什么都不必说,静静地小口对饮,不必问你现在怎样,只祝福你比我幸福就好。或者问你嫁得可是当年的那个小情郎,你说不是,嫁的是另外的一个有缘人。不必再问什么,只知道你过得和我一样幸福就好。

而文友们,多是相约下雪的时候,如果有缘就一起喝酒聊天。一约就是一生,一约就变成梦想。却还不能像古人潇洒,乘月泛舟,就着南国这少有的雪去访友赏月。何其自得,何其逍遥?曾与网上诗友天使梦一起出了一本诗集《木月雪莲》,诗集顺利出版后,又在龙城诗友老酒的支持下在省城开了发布会,竟有幸与天使梦相会于龙城,龙城诗友们对他是盛情款待。“对酒当歌,人生几何”,席间诗友诗意炊烟特带美酒杜康来助兴,发布会上煮酒论诗,留下一段网络诗友共同创作的佳话。而在绵阳与诗友流霞相会更是终身难忘,初次相见,凭诗对饮,并无生疏之感,只恨相见太晚。很难想象,如果没有酒,这所有的相聚会怎么样?所有的美意和得意,所有的惆怅和离愁,即使是一江春水也再难比拟了。

酒是长亭灞桥离人的悲愁,酒是杨柳岸边情人的泪滴,酒是易水送别的慷慨悲壮,酒是鸿门宴会的惊心动魄,酒是魂牵梦绕的浓浓乡愁,酒是爱恨情仇的霸王别姬,一杯酒,一种相思,千钟酒,千种离愁,一尊酒,遥寄明月,千钟醉,销魂壮行。

千钟醉,问君能饮否?

孩子癫痫发作总打人怎么办在饮食上癫痫患者要注意什么呢南宁癫痫病去哪治好西安癫痫病医院

相关美文阅读:

古代诗词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