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xetj.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诗词 > 正文

【流年】我是双子座(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23 14:27:00

我不信算命先生,从小便是。

但我妈信,每每听到街上二胡响起,必定饶有兴致满心虔诚凑过去,家里每个人的八字都给算遍了,还不够,还要一而再再而三,弄不懂她为何对这种瞎说那么笃信。据我所知,我的命便被算过至少三次。我虽然不信,但也好奇,每每说起,妈妈对其他人的倒是坦诚以告,问及我时,却总是面有难色,闪烁其词。实在拗不过,便透露一点点,说我的命太轻,才二两三,先生说,活不过四十七。我大笑,心想一派胡言,怎么可能!

我真没往心里去,要不是去年两次车祸,我大概都忘了有这说法。但事情毕竟发生了,毕竟刚好是“大限”将近,这让我不得不开始狐疑,未必这冥冥中真有神秘力量在左右我的命运?

有人说,不必信,但注意点好。

要是以前,我肯定会抢白一句,什么话,这是?但此刻,我觉得不无道理,得听。

这有点像个魔咒!难怪妈妈当年欲说还休。

有人可笑了:还说不信,这不是信了?心里一急,蹦出一句:我信?笑话!

我当然不信,占卜算卦一概不信,盲叔叔瞎掰哪能相信!可我信星相学,从小就信。相信一个人的性格可能与一些我不知道的东西有某些关联,就好像我们经常会发现某些人长得相像一样,因为有某些共同点,我们会和一些人有性格上的相似,听说,星相学就很擅长研究人的性格。所谓人贵有自知之明,再说验证权在我手里,我愿意相信。

根据星相学,我是双子座。

星相学上,对双子座的性格分析很多,还别说,有些道理,甚至很多说法,就好像神医号脉,一点不差。所以我呢,也想就我这款双子座来说道说道,弄不好,也会有人响应,说就是。《沙漠王子》“算命”里也说,自己的命儿自己算,我想自己的性格自己说,靠谱。

我是个相信直觉的人。无论对人对事,我都习惯跟着自己的感觉走,人际的远近亲疏,事情的得失好坏,无一例外。甚至于练书法,在我,也是技法第二,感觉第一。感觉若好,神来之笔,让人惊叹;感觉若差,判若两人,叫人诧异。人有五官,感觉皆源于此,可还有一个超神秘的第六感,我想所谓直觉便因它而起。我的第六感大概很准,这使得我颇具预言家气质,很多事情我竟未卜先知,任凭他人起初百般狡辩,可最后还是落入我直觉的窠臼。我自然知道,这个世界有太多的虚妄假象,太多的言不由衷,太多的莫名其妙,但直觉不会骗人,一次可以是错觉,两次还可以是错觉,但多次甚至是无数次就绝不会是错觉。人最可贵是初心,但世事无常,人心难测,“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屏”,初见往往美好,但镌刻于心,很可能就成了痛苦根源。都说在情感上,女人的直觉往往很准,这一点不假,于我尤甚。不过,很多时候,我宁愿否定这直觉,希望自己哪怕就错那么一次也好。于是我又恨起了自己的直觉,麻木一点糊涂一点不好么?

虽然会本能地跟着感觉走,可偏偏想用理性来干预,无疑地,这让我心力交瘁。思想上总有两个人在交战,一方强大时心灵可获暂时的安稳,脸上出现少有的轻松。可当双方势均力敌时,则困扰自来,纠结难免,各种近乎自虐的挣扎让旁人看了也百思不得其解。但这种苦痛没有解药,旁人也无能为力,当双方都疲软倒地时,这时会出现心被掏空的失语状态,纵你冷漠如铁,也会莫名心疼。不可否认的是,感性的自己往往神采飞扬,就算愤怒痛恨也如黑夜开出的花,炫目惊心夺人魂魄。而当理性占了上风,则无喜无忧淡然漠然,生活亦平淡如水波澜不惊,这怎么会是双子的我想要的生活呢?于是感性重新抬头,波澜再起。人说不作就不会死,我却认为不作会死得更快。这样的我,怎不叫人爱恨交加?

我是个倔强执着的人,认识我的人都这么认为,这自然是真的了。可说实话,没有人知道我有多倔强,我也不知。有个词叫“执念”,这个词就像为我量身打造一样,除了它,我不知道还会有什么词更适合我,我是那么容易执着一念,作茧自缚,困居其间,不愿走出。其实,感情就是个魔沼,一旦涉足其间,没有不陷落的,当我倾心一人执着一事时,眼里便再无别的风景。不过,当我意识到这种执念近乎愚蠢时,我会如壮士断腕勇士饮血般剥离出来,痛难免,恨难免,然而痛快。此时若有酒,大概只有“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能够诠释我此时的心情。

我崇尚简单,喜欢真实,这一竿子通到底的透明性格自然让我吃了不少苦头。无数的教训让我意识到必须与人保持相当的距离,既然没有伪装,心无螺旋,那就得远离人群。有人说,峣峣者易折,皎皎者易污,这警告我得听。这也是为什么我可以向陌生人倾吐心声,却选择在熟悉的人面前保持缄默的原因。有人不理解,甚至非议,但我无所谓。我深信,能伤害自己的,往往是自己最信任的人,因为彼此熟悉,相互了解,所以伤得更是彻底。有人说,最好的距离是若即若离,最好的分寸是可进可退,而不远不近的距离则赢得心灵上的平和,我想这话有一定道理。若对此斥之为冷漠斥之为没有人情味,则皆因隔阂,皆因太不懂得。有句话说得好,你不懂我,我不怪你,你若懂我,何苦踩我!

我显然是个矛盾的结合体。时而刚硬如铁,寸步不让;时而脆如玻璃,一碰即碎。时而噤若寒蝉,时而狼吼山林。明明端庄贤淑,偏去插科打诨;明明菩萨心肠,偏扮冷杀魔鬼。明明好独处,偏偏爱远游;明明不喜运动,偏偏独钟骑行。生活原本安逸,却总一脸忧郁。好读书,却难免蜻蜓点水。工作上堪称拼命三郎,却偏偏陷入走火入魔怪圈。明明一副小女子模样,却偏偏剑拔弩张如粗犷男人。明明感性似火,偏学理性如水。有人说,你啊你,到底该说你什么好!

唉,这样的我,注定孤独。玩不来圆滑世故,简单到透明的单纯使我经常把很多事放在感性的放大镜下观看,习惯将所有的东西虚化美化,总认为朋友会在危难时刻拔刀相助不计后果,而爱情则是没有杂质没有伤害的。可现实哪会这样,太多的碰壁太多的失望太多的束手无策终于明白世界并不是像自己想象中的那样,可追求完美的天性和自身孤傲的本质注定了这一生只能与孤独结缘,那种不知来自何方的深入骨髓的冷,以及无处可诉的悲凉,简直如影随形。有人说,双子座是一个天生残缺的星座,总是倔强而又执着地找寻能与自己灵魂契合的另一个人,但谁又能找到一个思想情感都相同的自己?双子座的我显然有些自寻烦恼,自讨苦吃,迎面而来的微笑我往往视而不见,却总是大费周章地去追逐一个模糊的背影。

不要以为这很荒唐,双子座的人就是这么分裂。我自然知道自己想要的快乐,我其实也怕被伤害,所以宁可我负人不可人负我,所以很多时候,喜欢说反话,以为对方会明白。可伤脑筋的是,对方总是在该明白的时候可恨地糊涂,而在该糊涂的时候却明白得可怕。于是发誓忘却,可记忆偏偏和我作对,忘却的决心有多大,记忆的顽固就有多深。

我想我是活在一个单纯得近乎幼稚的自我世界,时光无情,岁月更迭,有些东西却一直不改。在这里,友情充满欢笑,彼此信任,相互坦诚,没有背叛,没有离开,一起谈天说地,一起游山玩水,一起拼搏,一起老去。至于爱情,我想我要的是一个柏拉图的世界,简简单单,轻轻轻松,心心相印,像《大城小爱》里唱的那样,缠绕所有对你的眷恋,搁着半透明的脸,嘴里说的语言完全没有欺骗。也就是说,爱对方,即意味着只有对方,没有厌倦,没有背弃。

光阴流转,年华向晚,就是在这样的反复印证中,我一边享受着自己单纯美好一尘不染与世隔绝的幻想世界,一边被现实世界的利刃弄得遍体鳞伤。

性格即命运。如果说,这就是我的命,我认。

这样的双子座,你可曾见过?

这就是双子座的我。

儿童癫痫病医院在哪里湖北去哪有治疗癫痫病的专科医院儿童癫痫的最新治疗方法山西有哪些专业治癫痫的医院

相关美文阅读:

古代诗词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