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xetj.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美文 > 正文

【墨派】兔子先生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11 10:41:03
只有他自己知道,小屋里还有个小贼,小贼手里颤颤巍巍举着把刀。   等到路过的人散去,那个蜷缩在破旧毡帽下的小家伙才从门里探出头来。老兔盯着他头上怔了一怔,才叹了口气,把手里两碟不知哪里供着的萝卜白菜递过去,说:   “吃吧。”   也许是太饿了,小家伙眼里怯怯的慌了一下,便毫不犹豫风卷残云。   “叫什么名字啊。”   “小虎……”塞满东西的嘴巴一阵模糊。   “那你从哪里来呢?”   ……自称小虎的孩子怔怔看了看老兔那边,留下一段尴尬的沉默。   “家。”最后他挤出来这么个字。   “家里还有谁啊?”   “我姨妈,唠唠叨叨的烦死了。”可能是吃下东西有了力气,小虎语速也快了,丢下盘子,开始在小屋里翻翻拣拣。   老兔当时就坐不住了,可是小虎手里明晃晃的刀子又把他逼了回去。小虎本来还想找几张票子,却只翻出来几封泛黄的信封,当时就不乐意了:“你怎么什么都没有啊,我要绑架你,叫你家里送钱来。”   “我……我没有家了。”老兔抬起头来望着月亮,露出了帽子底下长长的耳朵,“我是只兔子。”   这句话一出来,恐怕整个地球都明白为什么了。月亮本就是兔子们的老家,可几个月前那里发生了爆炸事故,把一座好好的星球炸成了环形山。兔子们本来在地球的地位就不高,因为一些暴力事件,更是成了骗子和贼的代名词,也难怪老兔子平时要戴帽子避免麻烦了。   小虎哼了一声,嘴里不服气的嘟囔着:“一群没囊没气装可怜的东西。”   这一下反而轮到老兔不服气了:“我当然是没什么本事,但是可咱兔子里还是有能人的。”   “不就是几个土财主么,大过节的非跑来坟地作秀。”   “今天的集会是保密的,你怎么会知道?”   “我们从……你个挨千刀的老东西,还想套我话!胸口鼓鼓囊囊的,好东西藏身上了?”   刀剑上的银光晃得老兔一颤,但是旋即他的倔脾气也上来了,把双手一叉,胸一挺,大有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派头。   小虎眼睛一红,装着耍了个刀花,反而差点划到手,只好拿话凑数:“你可别逼我。”   “动动我试试。”   “放开,老东西。”   “来啊,小崽子。”   “老……”   “崽子!崽子!崽子!”   “你敢骂我?我爹都没……”   “你爹都没骂过你是吧,你个有爹生没爹养……”   冲上来抢刀的老兔瞪圆了眼睛,双手攥住半截刀刃的痛楚像是醒了他大半酒,而剩下的半截刀赫然已经没入胸口。至于小虎,早吓得撒开了手,说不出话来。   “好硬气的崽子,知道给自己老子拔创。”老兔坚持着硬是没倒下,血顺着指缝往下流,“跟我家小二子一个脾气。”   小虎手忙脚乱的要给他裹伤止血,老兔这个时候的声音仿佛天籁:“我知道那边有个小诊所,小二子你扶我一段。”   兔子们家家都有拴娃娃的习俗,祈求多子多孙。这请来的娃娃当了长子,再有孩子自然是第二个,所以才管小孩子叫小二子。小虎吓得乱了分寸,也没去跟老兔挑眼,随他捡了这个嘴上便宜,看老兔一只手按住刀子像是在止血,便去扶他另一只胳膊。哪知道老兔大喇喇伸出臂弯,一把把小虎搂在腋下,挂在他身上就走。   “我说点什么吧,听说不睡着就有救。你爸爸出什么事儿啦?”   “不用你管。”   “你不陪我说话,我可是会死掉啊。”   “他……他把我扔在姨妈家,不要我了。”   “那他是不是有事情在忙呢?”   “再忙也会捎个信儿来啊,可他好几个月了……”   “那你还有姨妈呢。”   “爸爸欠了他们钱的,他们突然说不可能还得上,因为爸爸犯了大错。书……也读不起了,我是跟着同学跑出来的。”   看见小虎脸上阴晴不定,老兔也识趣的换了个话题,“我还是说说月亮上的事儿吧。”   月亮本就是个资源缺乏的地方,上面的兔子奔波又贫困,全靠做地球的贸易港维持生计。兔子们这些年以成为地球居民为荣,甚至抢着把子弟送到地球留学。可即便如此,兔子们依然在想办法自强。正巧地球送来了机会,他们寻找地方存放危险品,并承诺缴纳高额的堆存费。兔子们虽然也有过担心,却没法拒绝这样一个机会。从此兔子们的生活开始好转,连普通家庭也能负担子女留学地球了。无数兔子从此往来于两边,顾不上家庭已经是家常便饭,两地通讯又不发达,连一封家书往往要等上好几个月。地球人对兔子有脸盲症,所以统称他们为“兔子先生”,连送信也专门开辟了航路,戏称“兔子笺”。   听到这里,小虎竟有几分动容,他扭扭捏捏的把老兔的“兔子笺”送了回来。老兔一时间竟从萎靡中焕发出来神采,一把抢过去亲了又亲,看得小虎有几分羡慕,叹道:“你儿子真幸福,有你这么个好爸爸。”   “一年也见不上一面啊,除了捎些钱回去,我也不知道能做些什么。你家不给你写信吗?”   “写啊,无非是让我好好读书,没劲。”   “你可别这么说,像我这样的粗人,都希望孩子不走自己的老路,要是我有条件,一定也会把我家小二子送过来的。”   “那如果他不喜欢上上学,你还会打他,骂他,不让他吃饭,赶他出家门吗?”   老兔罕见的沉默了一下,默默露出自己的胳膊,只看见衣袖下面的伤痕还是依稀可见。小虎吐了吐舌头便没了音。是啊,谁叫爷爷们也是这么对父辈的呢。可是,又有哪个愿意把软弱的伤疤,暴露在孩子眼前?想必老兔也没在自家孩子面前露出过这份神情,不光是因为自尊心作祟,更是因为他们几年都见不上面——老兔家的小二子还在月球呢。   一念至此,小虎失声叫道:“那你家小二子……”   刚刚还在强打精神的老兔双眼一翻,立时就昏过去了。小虎又是掐人中又是抽嘴巴,才感觉老兔有点呼吸。   再后来的事情,就发生在这短短的几个月里。本来兔子们还在憧憬美好生活,直到……那一天。那一天差点将月球从太阳系抹去,连地球上都能在夜里看见月面上的火光,留在上面的一个个环形山,成了兔子心头永远的疤。地球上兔子们的年青一代失去了亲人的消息,又回不去月球,开始躁动不安逐渐失控,在某些有色眼镜下,变成了人人喊打的存在。但是,总算好过那些留在月球的兔子们,每天在爆炸的阴影下生死未知。   “为什么没有兔子回月球看看呢?”小虎捋着老兔的背,生怕他一不留神又受刺激。   “还不是因为该死的辐射,也不知现在登月还来不来得及。”   “啊?你说什么来得及?”   “你觉得这么多有钱人大中秋来兔子丘就只是给亲戚的衣冠冢扫墓吗?”   “那就是能登月了!”   “可已经这么长时间和月球失去联系了,走的还是刚开辟的“兔子笺”邮路……”   “但终归还是有希望,是不是?”   老兔看着小虎清澈的眼睛,感觉第一次在这个少年面前失去了威严。是啊,自己当初也曾经用希望和可能来安慰自己,但随着时间流逝却逐渐变成了借酒麻醉。连个小孩子都单纯相信自己希望,他怎么能放弃搜救自己的孩子呢?   老兔心里正翻江倒海,却听见前面的林子传来一阵猫头鹰的“咕咕”叫声。老兔正纳闷墓园里什么时候多出来这种鸟,却看见小虎吓得手足无措。慌慌张张把老兔拉到一处坟头后,自己又从坟包上钻出脑袋也回了一声呼哨。不多时老兔便听见有个声音在呵斥小虎:“臭小二,怎么这么长时间没回来。老大这就带人过来了。”   “吃坏了东西,等我一会儿。”   原来今晚的园子里来得不止是一个贼,既然这孩子是他们带来的,一定也知道今天的集会。难道这是有预谋的?老兔急得眼睛都红了,手按在刀子上进退两难,却没成想小虎回来的更快,当即沉声问他:“你怎么想的。”   “我……我不能让他们干坏事。”   “快去报信,就在那边不远了。”听得出来老兔长长松了口气。   “你的伤。”   “撑得住。”老兔默默的给手上裹伤,安静却坚决。   “他们还要来的。”   “快点回来不就行了。”老兔已经敲碎了兜里的酒瓶底。   看着小虎在夜色中逐渐模糊的背影,老兔放下自己窝在胸口的手,仿佛那里有什么东西被点燃了。都说人在生死边缘会爆发极致,更何况是已经凋零的兔子。他决定在告诉自己一次,让活下来的替死去的担起责任,哪怕这些激昂只是一瓶烈酒,明天醒来依旧清冷刺骨,只要今晚他无愧于心,明天就一定会把重建月球的希望一辈一辈传递下去。哪怕他真就看不到那天,总不该在一个孩子面前替彼此放弃了那份,最淳朴的希望。毕竟自己,也曾是个父亲,留给孩子的不应该仅仅是血脉。   “看来不用我装成受伤来指引他,他也能找到自己该去的地方呢。你说是不是,大娃。”   老兔一把拔出胸口的刀子,随之也把心头的阴霾拔下了一块。刀伤其实并没有小虎想象得这么严重,因为上面竟然垫着一只染血的兔娃娃。它眼睛望着少年奔跑中从毡帽破洞里甩出的长耳朵,仿佛在笑。   武汉有没有癫痫医院武汉昆华医院癫痫病专家武汉小儿羊癫疯能否治愈荆门看癫痫那个医院好

热点情感文章

情感美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