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xetj.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美文 > 正文

【荷塘】一个人的生日(外一篇)(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09 16:25:58

《一个人的生日》

因为生日在年尾岁末,又因为在金融部门,且各种指标都要收官,总是很忙,加上这几年远离家乡在异地工作,远离家人,过生日竟成了一件很奢侈的事。虽然我并不在意怎么过生日,但一个人过生日的时候居然常态化了,便也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今年的生日是从凌晨开始的。那是忙过一天的工作后,回到宿舍,躺在床上看了会李泽厚先生的《中国古代思想史》,不觉已到子夜。寒风扑打着窗,仿佛要把厚重的窗帘掀开。室内温度也降到最低,渐渐便有了困意,于是摁灭夜灯,蒙蒙地进入了梦乡。

也不知睡了多久,便被床头柜上的手机震动惊醒,懵懵中,我伸手拿起手机,打开屏幕,原来是一条短信。我嗔怪地嘟囔一句,是谁啊?但还是点开了短信,一行字跳了出来:"爸爸,生日快乐!我可是第一个祝贺您生日的啊!呵呵"随后还跟有一个笑脸。我一看时间,刚好24点,睡的时间不长。远在美国的女儿给我送来了第一声祝福,一种幸福感油然而生。虽然现在通讯发达,邮件、微信、短信可以频繁来往,不再有"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的感慨,但女儿的短信还是让我有种"漫卷诗书喜若狂"的冲动,不禁顿时睡意全无。思绪又飞到了几年前,也是生日时,正在南下的列车上,咣当声中,难以入睡,也是凌晨,时间刚指向24点,手机铃就震动起来,一接听,便传来女儿银铃般的声音:"爸爸,happybirthday!"随后,又是一串清脆的笑声。其时,她正在北京求学。为了第一个给我送来生日祝福,她一直等着凌晨的来临。我一再让她快去睡,她又和我说了一阵,在我的反复催促下,她才搁下电话。我在列车上,虽然也是一个人过生日,但幸福就像这长长的列车和无边的铁轨在向前伸展。

今夜,在女儿的祝福声中,甜甜地进入了甜甜的梦乡。再一睁眼,旭日已经临窗。打开手机,一串串短信争先恐后蹦出,又是一串串祝福扑面,浓浓的情,眷眷的意尽在其中。

洗漱完,刚准备过早,手机又响了,一接听,是远在鄂南小城的父母的祝福来了。先是父亲和我说,说完,我让母亲来说。我对母亲说,感谢她把我带到了这个世界,无论贫和富,无论平凡和高贵,没有母亲,我什么也看不到。遥记"文革"中,父亲遭受劫难,被遣送回原籍监督劳动改造,母亲带着我和姐姐避祸鄂南乡下,有一天,我突然高烧不退,胡言乱语。母亲背着我,几乎是一路小跑着去大市公社卫生院的。炎炎烈日下,大市坳的山径上,母亲健步如飞的身影永远定格在我的脑海。而此时,年迈的双亲,步履蹒跚,竟得不到我的陪护,我不禁泪湿衣襟。母亲安慰我,一再告诉我,他们身体还好,不要挂念,一心把工作做好。说得我又是泪眼婆娑,哽咽不止。

上班了,到办公室,还没坐定。“嘭嘭”几声敲门声,单位工会办公室的y手捧着一束百合花,笑盈盈地推门进来,说:祝您生日快乐!我一边接过花一边说:谢谢!好漂亮的百合!谁送的?小y说:单位工会啊!原来单位工会会为一位过生日的员工订上一束鲜花,送上一声祝福!深深体现了单位的一种人文关怀。我不由得又是一阵感慨。

这一天和其他日子一样,忙得脚不点地。这一天和其他日子又不一样,收到的是满满的祝福!一天忙完,回到宿舍,自己给自己下了一碗鸡蛋面。吃过坐在阳台上,看城市的斓珊灯火,拂着头上的华发,抚着脸上的折皱和沟壑,啊,又老去一岁。慨叹,韶华易逝,青春不再,但又当奋然前行。

《一箱螺蛳粉》

又是年尾岁末,城市的雾霾一天重于一天,居然遮得不见眼前一楼之隔的黄鹤楼,真是半截伸进云里头的感觉。这时,最好的办法就是躲在办公楼里不出去,事实上每天的事也多,也没时间下楼。

一天,正在开会,设成震动的手机不停地在口袋里震,顽强地响了N久后,趁领导停顿讲话的空隙,我掏出手机一看,是个陌生的电话,就直接挂了。可没一会,又震起来了,装手机的口袋一个劲地发出轻微的声音。我再次掏出手机,这次没直接挂断,而是用了拒绝来电但发短信功能,随即给对方发出一条短信:请谅!我在开会。顺手又把手机放进了口袋。过了一会,口袋里又有震动,我正恼,但仅仅一声,我知是短信来了。偷偷地看了短信,仍是那个陌生电话发来的:您好!您有件快递已到,请到单位门前门卫处取。我纳闷,我很少网上购物啊!要购也多是购书。可最近并没有购书,哪来的快递?不会是广告邮件吧?管它呢?好好开会吧,已打野了半会,领导讲的什么,记得有一句没一句的,要是被问起来,还不知有多尴尬。

会议结束后,放下笔记本,就又接到了那个陌生电话。我接听了,果然说有我的包裹。刚好有空,便下楼去取。等电梯时,脑海快速搜索,到底是谁寄来的邮包呢?实在想不起来,就猜了是不是女儿寄来的呢?好在很快就下了楼,谜底就能揭开。两步并成一步,来到了门卫。好多的邮包,堆成山,一派繁荣的景象。我问了几个快递公司,后来在韵达快递公司快递员那找到了我的邮包,一个褐色纸箱子,用胶带捆得结结实实的。快递员确认我是收件人后,揭开面上的投递单,就把邮包递给了我。拿起邮包一看,面上投递单被快递员拿走后,留下的字迹不清楚,仍然看不出是谁寄的。也没有时间再仔细辩认了,还要上班呢,就拎着邮包上楼了,其他只好等下班后再处理。

下班了,在办公室里仔细研究了这个邮包。字迹了草不清,依然不知是谁邮寄的。但可确认不是可疑物,而是一箱螺蛳粉,那纸箱上写着广告词,是从广西柳州寄来的。看到螺蛳粉,我敢肯定是女儿通过网购寄来的。因为,我们有一段在北京觅此物的经历。

那还是她在北京求学时。十六岁的少年刚进京城,一切都是那么新鲜,满城寻美食,仿佛要把高中三年的粗茶淡饭全换成美味佳肴、锦衣玉食。我去京城看她,她便带着我去金融街的黄浦汇大块朵硕,又听同学说,人大附近有家螺蛳粉馆,味道不错,便又座公汽到人大下车,一路步行,穿街过巷,逢人就问。终于在一辟静处,找到了一片专营柳州小吃的螺蛳粉店。店肆不大,颇不起眼,食客却盈门,南腔北调都有,但以南人居多。一进店就闻到有股怪怪的味,估计是螺蛳的腥和桂林腐乳交织的味道。我们一人要了一碗,那种碗似海碗,开始还担心吃不了,夹一筷子,酸辣鲜直击味蕾,边吃边对女儿说,你快成老饕了。女儿嘿嘿地说:爸,不错吧!我一个劲地点头。一会儿,风卷残云,一海碗螺蛳粉就被我们各自消灭了。

想到这里,看到面前的一箱螺蛳粉,不禁勾起我的食欲,拎起纸箱就往家里跑。今天的晚餐就是这酸辣螺蛳粉了。

回到家,我打开纸箱,几袋螺蛳粉赫然其中,还辅有上十包泡椒鸭掌。我忍不住撕开泡椒鸭掌,细细地啃起来,不辣,味淡,有嚼劲,可惜我不胜酒力,要是能喝上一杯,感觉更美。

拿起螺蛳粉袋,仔细看说明书。这种柳州小吃,由来以久。经一位吴姓师傅1979年苦心经营以来,现在已成为网店销售的名牌,从柳州地方小吃第一美食名片正走向全国。剪开螺蛳粉袋,一种淡淡的味扑来,似曾相识。我在记忆中搜索,哦,我想起来了,就是在北京第一次吃螺蛳粉闻到的那种怪味,今日只是味淡些。

然后按说明书,用热水泡将干粉丝泡1小时左右,然后点火烧水,水沸时,将泡好的粉丝放入,煮1-3分钟,用筷子夹试,有酥软感即可,再将含有鸡肉粉、螺蛳、猪骨提取物、酵母提取物、天然香辛料、蒜米、紫苏、姜、葱等的酱包加进去,直到水煮开,再把腐竹、花生米、酸笋菜、豆角榨菜、辣椒油等加入锅中搅拌均匀,香辣鲜爽原汁原味的柳州螺蛳粉就做成了。盛上一海碗,呷上一口,一个美字了得!

吃得正欢时,手机微信响了,打开一看,是远在大洋彼岸刚起床的女儿发来的:爸,我给您在淘宝店里快递了一箱螺蛳粉,收到么?还记得我们第一次在北京吃的情景么?我先前也从国内邮来了几包,味道不错,就给您也寄来几包。哦,果然是女儿寄来的,一番感怀又上心头。

立马拍下煮好的螺蛳粉给女儿发了微信去,也许她也正在吃着螺蛳粉当早餐呢!

正是:大洋两岸,同啖螺粉。忆起京华,不忘故国。今夜霾重,难见明月。惟有此物,可寄相思。

太原专科治癫痫医院武汉有专业的癫痫医院吗治疗青少年癫痫病的方法哈尔滨治疗癫痫的哪个医院好

情感美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