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xetj.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语录 > 正文

【流年·那时风】旅行笔记:在明月湾(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23 14:29:58

明月湾在苏州城外金庭镇。千百年来,它一直隐匿于太湖深处,一棵千年古樟耸入云天,一片烟波连着远山,它避世而居,远离尘烟,像是养在深闺的女子,素朴内秀。古村不大。游人不多。看到还未曾被商业的村子,心中自然惊喜。村子里少有像我这样的游人,为了心中的一个念想,不顾路途之远赶了去。我渴望在一株千年古树下静坐,聆听时光散落的声音。

步入古村,绕过香樟树,跨过小桥,最后穿过形如弯月的桥洞,前面就是明月湾的古码头了。桥洞有着迷人的弧度,仿佛积蓄着古人太多的柔情。飘着绿萍的河床上,泊着一艘木船,船桨落在水里,水面绽放涟漪,像是送别即将远行的旅人。再看一眼那桥洞,再听一听那水声,有谁晓得那隐匿在明月深处的含蓄,有谁懂得缠绕在桥身里的愁肠百结?

日光隐去。暮色沉降。天边的云朵被层层晕染,此刻的古码头晚霞披身,分外静美。一蓬蓬的芦苇,散落在湖边,风吹芦苇,沙沙作响。采一片苇叶含在嘴里,叶子的清香一直沁入心脾。此刻,我也愿如川端康成之所见所想——“芦苇的叶片满眼满目地扩展开来。我的眼睛成了一枚 芦苇叶片。不久,我也成了一枚芦苇。”

站在古码头,太湖的风吹乱了我的发,我发现自己是湖中的一株苇草。这些年,我写过古村,写过废墟,写过碧波荡漾的湖,写过湖边的树,写过树上的花,却一直不敢写苇草。早年,读帕斯卡尔的《思想者》,读到 “人是一根能思想的苇草”时便已折服,想着,如果这一生一定要选择成为一种植物,那就做水中的一株苇草,要有芦苇的柔软与弹性,要像苇草一般,有自己的呈现方式。

微风,大树,湖水,苇草,还有一个我。水中的苇草,参差不齐,它们探出水面,努力地朝着同一个方向摆动。还有一些不是苇草,而是如炭木一样黑的老树枝,枝杈弯弯曲曲,却能直直地立于水中,一些比树枝更黑的叶子,飘在水面。雨一落,它们就沉落水中。风一吹,它们就散落天涯。只有月亮升起来,星星亮起来的时候,它们才会有片刻的安宁。它们在这太湖中流浪了多少年?它们的根在哪里呢?

我取下双肩包放在地上,席地而坐。花岗岩有一种天然的温热,那一刻我才发现,在用岩石铺就的瓦砾间,竟然盛开着一朵金黄色的野菊花。我是爱极了这样的生长,每每见到长在岩壁石缝里的花草,感觉在它们身上有一种与生俱来的傲骨,我会俯身去亲近,去低嗅清香。

离太湖越近越是感觉荒凉,眼前的太湖没有歌中唱得那么美,水上无白帆,水下也不见红菱,水边倒是有芦苇,但已枯黄。太湖的水色没有图片上的那么清澈,湖面上飘着水草,绿藻还有一些塑料漂浮物,这和坐在车上,隔着车窗看到的太湖完全是两种不同的感觉。离开古码头走了几步,在路边,我发现了一个小小的用芦苇枝搭建起来的简易棚。在我的眼里,它胜过世界上最华美的旅馆与客栈。那一扇温暖而朴素的门,向路人免费敞开。而保护它们、支撑它们永不倒塌的,没有别的,只是人们的感激和敬意。

入夜了。明月没有如约到来。我在古村里晃荡,四周漆黑一片,我只有打开手机的照明获取微弱的光。明月湾的意象,也随着我的步子一起晃呀晃的,一会儿攀上树梢,一会儿落入水中,一会儿又穿到云层里。

走累了,便随意找了一间民宿住下。店主姐姐问我,妹子,你吃饭了吗?三楼正好有间湖景房,推窗能见太湖,是小店最好的一间房,给你这间吧。我点头。办理好入住,她取了房卡给我,见我盯着一旁的木梯子看,便说,那上面是个挺大的天台,如果你敢爬上去,说不定你就可以看到月亮和星星。如果你敢上去,我给你一把摇椅,不要钱,你可以在天台上看星星。我点头,她便提了一把竹椅,在我满眼的惊讶中,腾腾腾地就上了木梯子。

那木梯子好孤独,被搁置在一楼的角落里,窄窄的,直直的,居然看不到一点弯度。抓住梯子两边的扶手,抬脚上了一步,我害怕起来,闭着眼睛不敢往下看,我有极为严重的恐高症,我开始臆想,万一掉下去怎么办?掉下去了腿断了怎么办?腿断了回不去了怎么办?这时,听到一阵温柔的声音:别怕,再往上走两步就到天台了。她伸出手拉我,说,你要是想回房间休息,从那边下,走一层就是你的房间。

明月湾的夜晚那么寂静,不见明月不见星辰,风吹过,像一曲低沉的萨克斯,散漫的旋律亦能贴合我这个异乡人的情愫。天台四周摆放着各种花草盆栽,在夜幕下,草叶散开,如枯长的笔,如淡远的墨,透着别样的幽暗凄迷。那些草,呈黄绿色,自由地蔓延,涌动着无限的渴望。古村的韵味便隐约荡漾在若有似无的记忆里,灰白,斑驳,旷远。

我竟然在天台上睡了一夜,椅子一摇一晃的,就晃到了天亮。天快亮了,我才回到自己的房间里。推开窗,果真是可以望见清晨的太湖,一楼的庭院里,已有人提着水壶对着花浇水。我从昨天的木梯子下楼,已然没有上梯时的那般慌乱。温柔的店主姐姐已备好早餐,皮蛋廋肉粥,苏州小笼包,香豆干炒毛豆,还有豆浆,果汁和一些小点心。

我要去看昨日未曾走过的石板路和满园的枇杷树,尝尝垂涎已久的西山枇杷。来到村中,涌入视线的依旧是凌如焕写在诗文中的句子“水抱青山山抱花,花光深处有人家。”村子里有一条长达1140米的石板路,走上一走,便令人滋生出无限的情思来。村子中,有不少用石头堆垒而成的房子,走在石径之上,两边的墙体呈深暗色,且长满青苔。青苔散发出的幽绿色的光迷惑着循迹而至的异乡人。

这些民居,已有千年的历史,石屋,石桥,石井,石板路,落下一地斑驳的暗影。而我,在一曲悠远的琴音中,渐入佳境。身在古村中,倏然之间便有了遁世之感,河水在身边流过,许是它也知晓了我的怅惘。

在明月湾村口,有一少年在作画。这古树和树下的人,树对面的河都活生生地出现在少年的画中。明月湾的风景可以入画亦能成诗,可画画的少年却在长叹。他的叹息生生地带出了我的伤感。这个时辰,这里是明月湾最为热闹的地方,一拨一拨的游客涌进古村,聚集在古樟树下,一朵朵的荷叶,漂浮在河面上,几尾鱼,在河里游来游去,还有水中的倒影——这是明月湾中人气最旺的景点,唯有在暮色四合时才得以安静。我是等不到那一刻了,过了午时,我将离开明月湾。

明月湾的枇杷开了一季又一季,一道金色的光扑面而来,如古人所写的枇杷诗:茶蘼送香。枇杷映黄。园池偷换春光。正人间昼长。在明月湾村口的千年樟树下,邂逅一位出售枇杷的婆婆。她不像别的村民亮开嗓门大声吆喝,也不曾急着向我兜售她的枇杷,而是细声细语地和我说着枇杷,亲切地和我唠着家常。

她见我穿着白裙子,便为我找来一张塑料纸垫好,取来一颗枇杷让我先尝。我拿着枇杷想去河对面农家的水池中清洗,婆婆拦下我,笑笑说,吃枇杷不要用水洗的,我来教你怎么吃。

我在她身边坐下,用她教我的方法去皮:用右手捏着枇杷柄,果蒂朝上,在果蒂处,用左手指掐拉枇杷表皮于柄根部,随后,晶莹水灵的果肉呈现眼前,入口,那味儿果真沁心香甜。我望着她,望着她脸上如沟壑一般的皱纹,如泥巴一般的老年斑,我想起了我的祖母。

也是在这样的季节,祖母去村后的果园里为我摘来枇杷供我食用。年少时,我体弱,有时一咳嗽就能咳上半个多月,我不肯吃药,祖母心疼我,便将枇杷去皮去核,与银耳和百合同煮,加入少许枸杞和蜂蜜,让我吃下。我喜欢这一碗略带甜味的汤羹,黄色的枇杷,白色的银耳,红色的枸杞,真是好看。好看的食物必定是好吃的,这是我从来都不曾改变的固执的认定。

我着一身长裙,臂弯里挂着一篮子枇杷,走在明月湾的小巷子里,随处可见种植在农家院子里枇杷树上黄澄澄的枇杷果,端午的阳光投射下来,柔和且美好。河岸两边的园子里,石榴树上开着红红的石榴花,有小儿在石子路上玩乐,有村民在河边钓鱼,有老人坐在树下拿着蒲扇轻摇。小巷的两侧,有三两村民招呼着过路游客,兜售自家的枇杷。明月湾的生活,这般恬静,让人不思归途。

在明月湾,要慢慢地走慢慢地看,看看远山与近水,看看巷子和民居,或者还可以用手摸一摸那些长着青苔的砖石,把身子靠近,听一听石头的声音。在明月湾,你走进一间古宅一座祠堂,便是走进了一个久远的故事里。礼耕堂梁上的木雕,在残壁间发现作家艾煊的手迹。瞻瑞堂的木棂上,一睹花墙头、百格子的古韵。

在明月湾,你会与我这般,每每走到某个巷口,以为前面已无风景,不料又在某一个转角,发现一片新的景致。在明月湾,你会与一朵花偶遇,与一棵草偶遇,与一位坐在门槛上的老人偶遇,与一只猫偶遇。他们是这个村子的主人,他们的身上有着太湖的素朴,沾染了明月湾的古意。在明月湾,走着走着,就会掉入古旧的时光里,你会如我这般心生不舍,想放慢步子,想留下来。在明月湾,我在古码头上伸展双臂,遥望浩淼烟波,那些过往的孤客,你是否也会如我这般放逐自己,不再矜持。

陕西哪个医院看癫痫病不错长春治疗癫痫病价格哈尔滨治癫痫定点医院常见的老年人癫痫病药物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情感语录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