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xetj.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诗大全 > 正文

【轻舞】荷塘夜色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11 12:00:44
今晚的月不知道躲到哪里去了?头顶是黑压压的云,让人不能呼吸。星星顽皮起来,从天上跳进了人家的窗户,钻进了路灯的灯罩,闪烁的星芒一下子近了许多。   广场上跳舞的人早就散了,音乐停了的时候,我一个人从家里出来,走到世纪园湖心亭子里听风。它们柔柔地吹过,耳朵里灌满了“轰轰”的耳语,像是远处的雷声,隆隆作响。   七月末的夜有了些许凉意,再过几天就会立秋,蒸笼一样的日子不会再有了。今晚特意多穿了背心,外面另加了外套,岁月不饶人,不能像年轻人一样裸露臂膀。   一条大鱼在睡梦里打把式,“哗啦”一声在水面翻了一个筋斗。黑暗里我看不见水花儿,只能想象它的样子,寻声望去,什么也看不清,一池的波光跳跃。   远处楼上的灯火映射下来,投在水面上形成几条细碎的光影,忽明忽暗地摇动,如成群的萤火虫在飞。一辆车从马路驶过,水里的灯火也飞快地向前去。   九点钟的时候,风似乎大了些,不过依旧温柔,轻轻地掠过白发的鬓角,这让我突然想到了母亲。如果她老人家还健在我身边,一定会问我冷不冷,叮嘱我早点回家去。   风不停歇地吹皱一池涟漪,去年的荷塘里曾有很多的花朵,我称它们为荷。硕大的叶子,粉红的花瓣,碧绿的莲蓬,金黄的花蕊。花朵上有蜻蜓,也有蛙,有一回,我居然看见一只蚌与一柄尖尖角的荷叶争霸。那蚌咬住荷叶的尖不松口,荷叶拼命地生长,结果,蚌离开了水面被长到天上去。沉默的力量最终结束了这场荷蚌相争,没有渔翁,我只是个看热闹的过客。今年没有花开,也不见叶的影子,从六月初开始惦记,无数次沿了荷塘寻觅。终于在一片黄金莲细小的叶片里数到了熟悉的六,我知道这六片叶子不能花开,许是它们累了吧,需要休息一年也未可知。   又一条大鱼跃出水面,“噗啦”一声喧哗,平静的心猛地一惊,顿时乱了频率,我知道它们不会为难我,我在岸上,它们在水里。惊吓源于突然,恐惧源于黑暗,很多时候心惊也是一种伤害。   似乎很久没有听到村庄的狗吠了,家乡早已经没有村庄。今晚却很特别,拆迁得支离破碎的平房区似乎被什么东西惊扰,狗叫声居然连成了片。终日在水泥构建的小城活着,以为这些生灵绝迹了,或者仅仅剩下女人怀抱中的宠物。不曾想它们还在,并且那么多。黑暗点亮它们的眼睛,它们的叫声撕碎黑暗着的夜。   几个男孩子在器械那边说话嬉戏,离得远,又是顶风,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只是感觉叽叽喳喳地有趣。像他们这么大年龄,我也应该和他们一样的,只不过我喜欢有月亮的晚上。今晚没有月,没有月的晚上如何游戏呢?   西边的黑暗里一声咳嗽,隔了水面传过来,应该是个环湖徒步或者和我一样想躲进黑暗的人。为了给自己壮胆,他可能故意干咳,其实他也可以唱歌哼小曲。我理解他想逃避黑夜里的未知,可是黑夜依旧漆黑一片。谁都后怕身后有鬼,极少一个人走夜路,除非万不得已。这样漆黑的夜走路,心里一定藏了心事,他把自己藏在黑暗里,紧紧包裹。谁也看不见,只有自己听自己心跳的声音。   远山也藏在黑暗里了,碎石机有节奏地敲击石头,“嘎吱嘎吱”的咬牙,大块的被嚼碎成拇指肚大小的石子,堆成山再被运出去。山被咬碎了,树也碎了,小溪,白云都碎了,七零八落。尘土飞扬的碎石场,工人们戴着口罩,一身灰白的石粉,眉毛上,耳朵上都是,估计肺上也有,心勉强跳着,为了活只能假装看不见。   不知道什么时候孩子们的声音消失了,水面上也再没有鲤鱼打把式的喜悦,风依旧吹,后背隐隐发凉。   站起身,往回走,九曲廊桥下是风儿揉碎的水波。橘黄色的灯光在水里荡漾,如鲤鱼戏水,摇摆着优美的舞姿。对面的广场此时空荡荡的,广场舞没有前些年热闹,参与的人也越来越少,不知道是热情退却还是突然醒悟。   今晚的荷塘注定只是我一个人的,久久凝视水面,柔波鳞鳞,整个世界都在摇晃。   我踱步在一排人造汉白玉柱子的廊桥上,它们整齐地站在两边,似一排兵马俑,被水里的灯火映照得雪白。整齐地排列,两两相对,非常规矩和谐,静静地在夏末的夜里站岗。   走到桥头,有浪花儿拍打岸边,“哗哗”有声,侧耳倾听,仿佛俞丽拿奏着的《夏夜》悠扬在浓郁的夜空,思绪一下子忧郁起来,我该朝哪个方向走路?   穿过一片树林,依稀有对面楼里的灯光斑驳进来,脚下的石板路看得一条条的分明,树梢上有风排队走过,光与风在私语,秋虫不知何时钻进了我的耳朵“嘤嘤”。   出了树林有一段昏暗的路,远处的光暂时还不能照过来。路上没有车也没有行人。一片喧哗声在旁边宾馆客房的窗户里,嘻嘻哈哈地笑,窗帘挡着,他们忘记了外面的黑。   这样的黑夜注定不能看到荷花池里的红,也看不见叶在月色下的律动。仿佛从前从未有过一样,这便让我释然,有和没有又能怎么样呢?花开也好,不开也罢,天还在,地也在,我们只需耐心等待一个晴朗的明天好了。   想着心事,猛一抬头,眼前是一个十字路口,驻足,习惯了的忐忑让我四下观望,斑马线分明着,四周是隔离带。楼上亮着的窗户很少,睡着的还是大多数。睡吧,我且继续走我的路。 天津癫痫中医医院武汉癫痫病的医院在那里重庆癫痫病正规医院鄂州那里看颠痫病好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情诗大全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