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xetj.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随笔散文 > 正文

【古韵今弹】半汤夜沐(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16 11:55:07

夜宿半汤,怎能不去泡温泉?

半汤小镇环山衔水,清流一脉,风光宜人。当地政府为了申报国家级旅游度假区,又打造水景观光带,于是小镇越发山明水媚,钟灵毓秀。

半汤温泉和华清池温泉、庐山温泉、从化温泉齐名,并称中国四大古温泉。

汤的古意是热水。半汤,则是一半热水。原来当地既有温泉,又有冷泉。冷热泉水交汇并流,故名半汤,小镇也以泉得名。

据化验分析,半汤泉水中含30多种活性元素,特别是氡含量丰富,对神经系统、运动系统疾病有独特的疗效。造物太偏心!为何只让这片土地坐拥灵泉?真让人羡慕嫉妒恨!古人称半汤是九福之地,九为单数之极,只有心怀强烈的赞美和感恩之情,人才会想出这般隆重盛大的名字。

晚饭后,我们一行人带上泳衣出了酒店,穿过花木扶疏的园林,步行前往附近的半汤御泉庄,准备在温泉中洗尽风尘。

二十多年前,我曾经路过半汤小镇,那时我已经知道当地温泉的盛名。这么好的温泉,谁不想去享受一番?可惜,当年我没泡温泉,不是不想,而是不能。

优质资源总是人们竞争的对象,在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半汤小镇就成为我国著名的疗养地。说是小镇,却难见街巷市井人间烟火,干部疗养院、地质疗养院、空军疗养院等六家大型疗养院,沿着山脚绵延数里。几家疗养院占据了大部分泉水资源。剩余的热泉,一部分供给当地的最高学府巢湖师范学院浴室。那个年代的大学生还被称为天之骄子,属于未来的精英阶层。毕业于巢湖师范学院的朋友听说我想到半汤泡温泉,不以为然地说:“稀罕个屁,当年我都泡烦腻了。”还有些微热泉供应寥寥两家浴室,供普通百姓洗浴。

当时的疗养院不对外开放,来疗养的人都是经过严格筛选的系统内人员,普通百姓禁止入内。占据优质资源修建疗养院供特定人群疗养就是特供和特权。

长长的灰色围墙肃穆庄重,傲慢矜持地拒人于墙外。我站在院墙外,伸长脖子往里看,墙内草木森森,楼宇俨然……一切离我那么近又那么远。九福之地只是少数人的福地,和普通百姓无关。那时我尚且年轻,还不能理解自己只能站在疗养院的高墙外向里眺望意味着什么。

二十多年后,重到半汤小镇,我终于有机会将当年禁止踏足的疗养院转了遍。

干部疗养院建在山坡上,草地平旷,合抱粗的参天大树巍然屹立,浓荫盖地。热风经过绿地降温,再透过衣服格外清凉舒适。普通人家财力有限,居室庭院只能在巧妙精致上下功夫;酒店追求独特高端,建筑园林多富丽堂皇时尚前卫;疗养院是财政供养的单位,就用资源低效率使用彰显贵胄威严。疗养院占地三百多亩,却只有三栋小楼供疗养者居住。虽然疗养者不多,但体检中心、会议室、理疗室、活动室、篮球场、供水塔、假山、池泽、亭台轩榭等附属设施应有尽有。

正在疗养的老干部热情地向我介绍疗养院的情况。她说疗养院占有半汤最大的泉眼。这点疗养者用不掉这么多泉水,又何必占据最大的泉眼?她说那座飞檐翘角、黄色琉璃瓦覆顶、宫殿式样的四层楼房,建于上个世纪五十年代。我知道那个时代的老百姓还住着破草房、吃不饱饭、洗不上澡。这些信息不能深读,深读会让人五味杂陈,感慨万千。

疗养院的建筑已经老旧,内部装修也朴素简单。同行的人说我们住的深业温泉度假酒店可比这所疗养院豪华多了。是的,我住的酒店造型独特,回廊曲折,金碧辉煌,人来人往。大多数人只知道金碧辉煌是奢侈,却很少意识到大量占据优质稀缺资源专供极少服务对象也是奢靡!

到市场经济时代,各疗养院虽然垄断了温泉资源,但是由于体制和管理模式的缘故,日渐衰败凋敝。各大疗养院不得不放下架子,将大门向普通百姓开了一条罅隙。干部疗养院1956年为接待刘伯承元帅疗养建了元帅楼,后来疗养院将闲置多年的元帅楼改造成对外开放的温泉宾馆。

有些疗养院已经或正在消失。小镇居民说起各大疗养院如数家珍,他们指着安徽北大未名的大门对我说:“这里以前是财政疗养院。”然后又指着一片工地说:“这里以前是地质疗养院。”工地上尘土飞扬,挖机嘶吼,只残留着一些排列整齐的树木,见证曾经的存在。我住宿的温泉假日酒店前身是空军疗养院。深业集团收购后,投入巨资重新开发,于2010年面向社会开放。酒店二期工程正在建,坚固的灰砖墙后有一排双人合抱的梧桐树,绿荫下还剩最后一栋灰砖两层小楼,留给工地的工人技术员居住。侧面墙上残存用白漆写的楼号,我仔细辨认半天,最终确认写的是“16幢”。

穿越了长长的数十年时光,被特权阶层垄断的优质资源终于向普通百姓开放了,温热的泉水能否抚慰那些在人间的寒潮里瑟缩的生命?

不管是延期还是及时,满足心愿总是件快乐的事。我们在更衣室换上泳衣、走向浴场的时候,不知不觉中就步履轻快,神情愉悦。

服务员一边给我们发浴袍,一边回答我们提出的诸如御泉庄有多少池,占地多少亩,是谁投资开发的之类问题。

听服务员说御泉庄有大大小小几十个温泉池,我立刻声称要泡遍所有的池子。服务员笑了起来。

“很多客人刚来的时候都这么说呢!”

“后来呢?”

“后来啊……洗完后,你们就知道了!”

大家都想早点入浴,只顾往里走,哪有心思究竟服务员卖的关子。路过室内温泉馆,我们站在门前看了看,最大的池子里立着四角凉亭,白色雕花石柱,石绿色拱顶,典型的伊斯兰教风格,池边立着洁白的大理石天使塑像。大家议论纷纷:

“我不要在室内,感觉是到了浴室。”

“装潢得再好看,还是觉得像浴室。”

“大老远跑来,却进了一趟浴室,多没劲。”

“我家附近就有大大小小十几个浴室,要是去浴室,何必跑这么远。”

我当然赞同她们,天花板装饰的再豪华没多少看头,在明月星空下树荫花影里泡温泉更符合我的期待。

一行人鱼贯穿过后门,进了露天浴场。一方大到可以游泳的泉池横在眼前,几名客人把温泉池当做游泳池,双臂带动的水波镂金错彩,散入夜色的水声也格外模糊柔软。花木绕池,亭台轩榭错落有致散布在绿树假山之间。虽然灯光幽暗,视物不清,但还是依稀看出这是布局精巧的徽式园林。

还没有踏进温泉,我就已经觉得心满意足了。

正是淡季,前来泡温泉的游客不多。几十名浴客散布在占地百来亩的园林露天浴场,就像杨花融进夜色,连说话声都模糊不清。这倒让我心生欢喜。服务员说过旺季里,这里一天要接待两三千名游客。可以想象整个浴场人声鼎沸,大小泉池人满为患,浴客间很难保持1.2米的安全距离,如果不小心发生肢体碰触岂不尴尬!想着那样情形,都觉得兴致全无。

来的目的就是泡温泉,我站在池边的台阶上,温热的泉水在脚边一漾一漾,若即若离的试探着我的双足,多年前的梦已经触手可及,我反而不怎么急切了。

每到一地,我总是要先到处转转,看看周围的景致。第一次到园林式浴场,我哪能不先瞧瞧?同行的人已经三五成群去了散布在林间的温泉池,她们先行入浴。我则披着白色浴袍,独自穿过长廊,绕过假山,顺着林间石径走向浴场深处。

灯光柔漫,水汽迷蒙,朦胧的光晕里树影纷乱,高矮参差的草亭如同蘑菇撑在灯光里,大大小小形状各异的泉池就散落在“蘑菇”脚下。有的泉池用卵石砌壁,极富原生态之美;有的泉池用水磨方砖铺台,平展大气。池边竹树环合,芭蕉绕池,茂密的花木形成自然的隔断,遮挡了路过客人的目光,私密的空间会让沐浴者感觉更自在。走在林间,不时有低低的咕嘟咕嘟冒泡声、隐隐约约的潺潺流水声、断断续续的水滴深潭声传到耳畔,安静的夜里听着格外清晰。这一定是泉水的声音!指路的服务员证实了我的猜想。

微风过境,树影摇曳,绿竹沙沙,满耳天籁泉声。沐浴这样的俗事做到极致都能成为艺术,生活中还有什么事不具备成为艺术的潜质呢?

光线昏暗,我无法看得清晰深远,于是止步折返,顺着原路回去找同伴。走了一会,就听见竹木深处传来隐隐的水声和同伴们模糊的笑语。

我将浴衣搭在草亭下的衣架上,从顺着台阶走进一个卵石砌岸的圆形泉池,温暖的泉水漫过脚踝,漫过膝盖漫过双腿……坐在池里,泉水可以漫过肩背。放松身体,胳膊和腿都轻飘飘浮起来。浸泡久了,人似乎有了微醺的醉意。

裹着印花头巾的服务员穿过回廊来到泉边,送来凉茶,殷勤劝饮。她说水温比较高,一次不要泡太长时间,十五分钟最适宜。我向来不喜欢差遣服务员,就对她说:“凉茶放那儿,你去忙自己的。”服务员将茶盘放在池边的台阶上,让我们自便。

刚入浴还不觉得口渴,只有两三个人端起杯子,略饮一点就放到旁边。我平时就喜欢喝水,于是端起茶杯,靠在泉边石头上慢慢啜饮。

幽暗的灯光被蒸腾的水汽烘托得格外朦胧,幽暗水面光影潋滟,浴女们或浸在泉水,或斜依在岸边,或坐在台阶上,她们的身姿影影绰绰,亦真亦幻,魅惑妖娆。她们的身影就在在眼前,触手可及,她们的谈笑就在耳畔,清晰可辨,可是我却觉得自己沉浸在花非花雾非雾的梦境,心神恍惚,不知身在何处。

想起了沃特豪斯的名作《许拉斯和水仙女》,美少年许拉斯在月夜独自到泉边汲水,水泽仙女们惊讶于他的美貌,希望他留下来永远陪伴大家。赤身裸体的仙女们围拢过来,一个仙女情意绵绵的伸出双手拉住了他的肘部,悄无声息的把沉浸在梦幻里的美貌少年带往水中央。这般没顶是幸福的沉沦,直教人沉醉不知归路。

在公共浴室见过各种裸体,肥硕的背,松弛的乳,臃肿的腹,嶙峋的腿,大腹便便,虎背熊腰,弯腰驼背的……千奇百怪,白亮的灯光下满眼白花花的肉体,如同世俗里的喧嚣,直白恣肆一览无余,很有视觉冲击力,但是给人以美感的肉体并不多。美始终是稀缺的,好看的皮囊和优质资源一样,都是稀罕难得。

我知道眼前这些魅惑的身影和我在公共浴室里见过的裸体一样,只是因为眼前的一切都弥漫着自然、梦幻、神秘、古典的气息,和那幅名画的意境仿佛,这才让我产生了联想。

同浴的女伴将一个湿漉漉的小布包扔过来,水花溅了一脸,我才从恍惚中挣脱出来。拿起小包嗅了嗅,一股浓烈的菊花香扑鼻而来,原来是中药包,难怪水汽中弥漫着淡淡的菊花香。

一行人换了一个又一个温泉池。每个温泉池都添加了不同的材料:雾凇泉有淡淡的咖啡味;湛露泉里有酒香,据说是添加了干红;此外还有添加了薄荷、牛奶、柠檬,当归等物的温泉池。这些东西本是聚日月之精华集天地之灵气的珍贵之物,用于沐浴真有些奢侈。

稍具科学知识的人都知道皮肤吸收营养的能力微乎其微,几近于零,完全可以忽略。也就是说水中添加的葡萄酒、牛奶、中药材其实只是噱头,是商家招徕顾客、促进消费的方式。古代豪门贵族都有香汤沐浴的习俗,人们的潜意识里总觉得优质资源稀缺,浪费挥霍优质资源可以显示自己高人一等;独占独享稀缺资源能够彰显自己尊贵非凡;所以就算明知是噱头,也会踊跃入浴尝试。

换了一个又一个温泉池,拖鞋也不知道被我遗忘在哪口泉池畔,幸好石径平整,并不硌脚。连续泡了几个池子,全身的毛孔都张开了,向外发散蒸汽。我坐在池边的椅子上散热。细密的汗珠一层一层冒出来,积郁在体内的一些晦涩的东西似乎随着汗水溢出身体,只觉得浑身通透慵懒,脑袋蒸馏过一般,明澈清静,空无一物。

向来只是将洗浴当事情来做,原来沐浴也能有这般空明澄澈的境界!难怪有些人没事就去泡澡。也许世间所有的事既能当作苦差事,也能成为享受。

时间久了,浴客新鲜感没了,就觉得无聊,便次地离去,只剩下我独自坐在花木深处。天空丝丝缕缕飘了点小雨,我站起来披上了半湿的浴衣准备回去。转长廊,走小径,走了好一会儿也没找到出口,我迷路了。

路过一间木质阁室,带着头巾的女服务员正在整理东西,见我问路,就让我稍等一下,等她整理好东西就带我出去。

手机放在更衣室,我问她几点了。我知道玩的时候时间流逝很快,怕耽误她下班,毕竟是女子,夜班回家不安全。

她感激地对我笑笑,然后从饮水机放了一杯凉茶递给我:“泡温泉的时候身体水分流失多,喝点凉茶补充水分。”她告诉我凉茶是他们自己用草药熬的,味道不错。我道谢接过茶慢慢喝着。

她见我的浴袍濡湿了,就递过来一件干爽的浴袍:“穿上吧,要不然一会就觉得凉了。”我说不用换了,泳衣是湿的,换上干浴袍还会湿掉的,多换一件衣服,你们就会多忙一点。那个女子却抖开浴袍,双手提着衣领,执意让我换上。她说自己就是搞服务的,应该尽量让顾客舒适。

服务业工资不高,虽然不需要出重体力,但是成天到晚忙忙碌碌,拾掇不停。也许我说到她的心里去了,她看看我微笑着说:“要是客人都像你这样就好了。”她说有些客人自认为高人一等,总是盛气凌人,甚至还肆意挑逗调戏异性服务员。一天晚上,电闪雷鸣,她冒着大雨站在泉边劝说一名男浴客离开,男客躺在池中,死活不肯出来,还不耐烦地冲她嚷嚷:“我的命比你的命值钱,我都不怕死,你怕什么?”她再劝说,客人就发火了:“老子给钱了,就是要你服务的!”

对服务员的态度最能反映一个人的修养,我安慰她:“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以后别搭理这样的人。”那个女子微微叹了一口气:“有什么办法呢?都是为了生活呀。”话里的辛酸和无奈让我们陷入沉默。

服务员抱着整理好东西在前边引路,我赤足跟在后面。走了一会儿,渐渐听见了人声和哗哗的水声。转过几丛花木和几间徽式建筑,眼前是一面开阔的温泉池,池子对面正是露天浴场的入口,没走的客人都聚在池边。

池子面积比较大,人能舒展身体自由地游来游去。水温不高,呆在里面很舒适。我也下去游了一会,游累了,就坐在泉边的躺椅上休息。随手拿起半汤御泉庄的介绍材料,就着昏暗的灯光仔细看。原来我最多只尝试过五分之一项目,还有SPA水疗池、旋涡池、超音波气泡浴、卧式按摩浴、自然石蒸汽、温泉小鱼浴、矿砂浴等服务都没尝试过。想起刚入浴时,自己说要泡遍所有的池子的话,不禁哑然失笑。

一个穿蓝底黄花泳衣的女子也在学游泳,她只会潜泳,还不会换气,她让我教她换气。她在合肥的一家公司上班,和几个同事一起开车带着家人来泡温泉度周末。

夜色温软,风物蕴秀。坐在泉畔,用双脚扑打泉水,足底生花,飞珠溅玉,真是自由自在。想起了二十多年前,我站在高墙外往疗养院里看;想起浓荫匝地巨树参天的疗养院;想起……纵观人类发展的历史,总是新的优质资源不断生成,已有的优质资源不断被大众分享的过程。普通人也能共享优质稀缺资源也是社会的进步。

将来一定会有更多人来半汤沐浴,九福之地终将会成为普通百姓的福地。

合肥癫痫病的医院哪里贵阳癫痫病医院哪家治疗效果好哈尔滨看癫痫去哪里的医院较好?江苏癫痫病最新治疗方法

相关美文阅读:

随笔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