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xetj.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随笔散文 > 正文

【流年】那间老房子(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23 14:59:47

那是一间给我温暖,给我幸福,承载了我几多辛酸、几多病痛、几多泪水的土房子。当我住进去的时候它就已经很破旧但却结实。直到今年,5.12特大地震发生以后,这些房子被判成危房,于是在解放军和推土机先后的努力下成了废墟,被卡车拉去成了垫方。老房子立过的地方竖立起了排排活动板房。

对于老房子我是有话可说的,它的对于我的功绩是无论如何也难以磨灭的。十二年了,就是在这漫长的十二年里,我和老房子同甘共苦,荣辱与共,迎接了无数生活的考验,编织了许多动人的故事……

一、老房子里的爱情

认识妻子是更早一点的事,当我搬进老房子的时候,正值风华正茂之时。工作之余,谈婚论嫁成了生活的主题。那时妻还在天水,当时电话还不普及,所以交往和交谈还得靠信件。我是写信的冠军,要说我和妻子爱情的成功主要不是我本人的潇洒和魅力,而是靠我笔下文字的功力。上帝待人是平等的,当我在个人素质方面欠缺的时候,却赋予我还算可以的文字功底。就这样我们书来信往,久而久之也就感情日笃,直到最后的胜利。

那是发生在一个秋后的事情:那天我急急地去收信,又急急地回到老房子,并急急地关上老房子的门,然后急急地拆开来看,有几句是这样写的:我并不喜欢你们那儿的大草原以及马背上英武的小伙,我是一个很现实的人,没有能力奢求浪漫,我只想过非常朴实的生活。希望你就此永远地将我忘记,找一个能够适应马背生活的姑娘……

谁能知道我的眼泪流了有几多,只有那间老房子知道,当且仅当只有那间老房子知道。别人是不会知道的,因为当有敲门声响起,我便清理干净了所有的现场,装作无事人似的同他们招呼。我的滑稽、我的可笑、我的憨态将永远定格在老房子的眼里。老房子够朋友,嘴紧的什么似的,从未由于它的漏嘴而误了我的大事。我的学生也是不会发现我的尴尬和窘态,因为讲台上的我依然是口若悬河,滔滔不绝,将物体运动的规律生动表演。

还是老房子帮了我的忙。老房子里的我并没有因此泄气,而是发起了更加强大的文字攻势。就这样经过两年的努力,1998年7月30日我将我的姑娘从天水接进了老房子。老房子于是热闹了,一个人的声音变成了两个人,一起讨论,一起备课,那是一段我工作上的黄金日子,我们通过共同的努力赢得了师生一致的好评。高天上流云,脚底下流水,天是那样蓝,地是那样阔,心情是那样地舒畅,幸福遍披着我的每一个毛孔。每每周末,《信天游》唱得整天价响,男弹女唱直至上半夜,每每总招来嫉妒和羡慕的光。

也就是在这老房子里我和妻子双双步入婚姻的殿堂。1999年5月1日,在好多师生的簇拥下,我将妻子背进了老房子,老房子可风光了,我们将老房子从里到外刷了个新,鲜红的喜字,大红的对联将老房子也装点得新人似的。我们在这里互敬互爱,就如天上的牛郎织女,唱着“寒窑虽破能避风雨,夫妻恩爱苦也甜”。浸沉在我们为自己精心编织的幸福当中,这样不知不觉就过了一年。

第二年春天,也就是2000年3月13日,我们爱情的结晶降生了,降生在那间老房子里,是一个小子。然后就是这个小子在这个老房子里嬉笑、哭闹,八年后的今天,已经成了一个能认千个字、能算多位数乘法的三年级学生。

二、乐在老房子

记得妻子生完小儿子以后,身体还很虚弱,便去陇西休养,儿子寄放在隆兴老家。老房子又成了我一个人的天下。当时的学校有好多尚未结婚的后生,每到晚上他们没处去,我的寒舍便成了他们天然的乐土。房子里有电视,有VCD,无论是看电视剧、新闻、体育,还是碟片都是挺方便的,所以每到夕阳西下,天上出现星星的时候,房子里便坐满了年轻人。记得那时正在热播一个叫《笑傲江湖》的电视剧,主题歌是刘欢唱的。当刘欢的一曲“江湖儿女日渐少”一出以后,房子里便寂然无声。大家都屏住了呼吸同主人公令狐冲的命运一起一落,与令狐冲和任盈盈的凄婉爱情同悲同喜。一集结束插播广告的时候,大家便哄地一下吵开了:有为令狐冲叹息的,有为任盈盈鸣不平的,有说任我行是法海的,有说岳不群不是男人的……广告结束,刘欢的声音再起,房子里便又是一阵静寂,相信他们的神经都绷紧着,很怕下面的内容里出现“有情人不成眷属”、令狐冲打不过岳不群、任盈盈不能同令狐冲在一起的曲笔。大家紧张了近一个月后,剧集结束,导演没有欺骗大家,令狐冲理所当然成了江湖老大,也同任盈盈步入了婚姻的殿堂,这样大家才满意地散了。

那确是一段值得记忆的日子,老房子用它宽广的胸怀容纳了年轻人的烦恼,倾注给年轻人新鲜的血液和青春的活力。

三、互相当大夫

不知是我那里的不慎得罪了那路的神仙,老房子里的好日子并没有过多久就永远地同我们bye了,接踵而来的便是疾病无休无止的折磨。我们几乎去遍了安化所有的药店,不得已又跑遍了县城的所有医院,后来又到省人民医院。抛却了大量的金钱,荒废了工作,精气神全他妈去了九霄云外。处处是药,老房子成了我们专职的药店,墙上挂的是药,桌子上放的是药,抽屉里放的还是药,一边是中药,一边是西药;罐子里煮的是药,瓶子里吊的是药,药充满了我们的生活,吃药成了我们生活的全部。老房子全被药笼罩,药味严重刺激着老房子的脾胃。我们没法,我们还要生活,我们强撑起生活的舵,强擎起前进的帆。我们怕见人,甚至大夫。我们怕照镜子,怕见镜子里的形容瘦。没有人接纳我们,帮助我们,惟有老房子,惟有老房子能托付起我们沉沉的痛。

迫于无奈,我们自己学着当大夫。上完课后,我们急急进城,取了药后又急急回到老房子,我学着给她扎针,起初手总是那样地笨拙,当已经扎三次仍不见回血后,妻子总是鼓励我:别怕,继续。我便再一次狠心出手,直到回血出来,放开夹子,放开橡皮筋,那液体便终于点点滴下。看着那款款滴下的液体,谁能想见那其实是我们滴下的无奈的泪啊!

2001年的冬天,我终于由于劳累和焦虑过度,身患心肌炎。身体和心理的双重沉疾差点让我没有缓过神来,妻子那颤巍巍进针的手几让我心碎。彻夜的难眠和满身的冷汗让我感受到死亡的临近和生还的遥远,只是圆睁了无力的眼数顶棚上的花格子。那顶棚是我住进来之前就有的,经过多年的洗礼已经风化,好多处都已断裂,偶有风来,只吹得哗哗作响。无暇处理啊!原本是要重新弄一下的,可我已手无缚鸡之力,也就只有让它那样在风中飘摇了。主人无力,无能,凡同主人有关联的一切就都活不起人,这是事实,也是规律。

冬天的日子难熬啊!尤其还在沉疴中。我已经辨识不清我是在人间、还是在地狱,人之渺小在那一刻体会最是深刻。看着窗外快乐的小鸟都嫉妒,更不用说是各自在干着各自事儿的同事了。疾病折磨人啊!接二连三的灭顶之灾只将我神经的底线绷断,我深深地知道,如此无休止的折腾就是侥幸拣得一条命存活下来,并且生理上的创伤已经痊愈,那心理上的伤痛也将会伴我终生,叫我一辈子不得好走。谁说不是呢?如今已经过去十二年了,我仿佛身体很好,人也胖,觉也多,可心理上拉下的残疾却依然像毒蛇一样在歪曲着我的灵魂,使我想用力扶正都难。

我的一切发展和出路就这样永远葬送在了这无休无止的病痛中了。该我弄明白的运动规律没有很清晰地弄明白,该我讲清楚的运动定律没有给孩子们很透彻地讲清楚,该我深造的机会没有抓住,该我成为名师的时机已经错过。甚至我已经厌倦了教书这职业,日后就更不知道这日子该怎么过,每年的春夏秋冬该怎么推。我不是无病呻吟,也不是故做可怜状,而是的的确确识尽了愁滋味后的肺腑感慨。马上就要入秋了,老房子也已拆了,真不知我将那里御寒,哪里去找能够承载我这么多愁的方舟呢?

老房子里曾经有好一段历史是十分苦涩的,深切感谢老房子能够陪我努力度过,老房子对我的忠诚人与人之间并无!

四、同老鼠斗

住的是土房子,也就难怪总有老鼠来拜访。看着那被老鼠经营成千窗百孔的房子,我就有点心痛,对老鼠就很有意见。可我一个文弱书生好似却拿它没有办法,只有让它无情肆虐好了。

可妻子却忍不住了。她瞌睡轻,每每总是被老鼠搅扰得睡不着觉。小家伙也着实坏,就在我们头顶的顶棚里谈情说爱,繁衍生息。情到浓处,就根本不在乎它们脚下的我们,那样放荡、那样挑衅,极尽快活之能事。拉灯视之,只见从门到顶棚之间它们天然地开辟了一条高速公路,像走马灯似的来去。看那形势,龙子龙孙不下几十。

妻子终于怒了。反正也睡不着,她拿了个棍子守在它们的入口处。

“快来,我将一个堵在电视柜背后了!”妻子对着尚在熟睡中的我吆喝。

我一骨碌翻起,顺手牵过一把笤帚来,堵在电视柜的这头。

小家伙没折了,被我们赶打得来去做简谐运动。此时的我们真是积怨的大泄放,可谁又都不敢放松,紧张得大张了口,很怕那家伙在自己所守的阵地逃掉。

突然,小家伙从墙壁上直窜起来,上了窗台,然后箭一般地不见了。

我们唏嘘了半天,最后经过察看,才发现纱窗被它们何时给钻了个洞,那家伙就是乘乱从那里逃走的。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我们彼此埋怨了对方半天以后,经过认真分析敌情以后,制定出了下一步作战方案。

第二天,我们在集市上买了几块粘鼠板,就放在它们经常出入的路口。当晚,战绩就出现了,当妻子用十分激动的口吻将我唤醒以后,我发现了粘鼠板上的战利品,大大小小总共三只。其中有一个板上就粘了一大一小父子俩,很显然儿子被擒,父亲去救,也连带捉拿。

这样的故事不知有几多,几乎每年的每天我们都同老房子一道同老鼠做着顽强的斗争。不过总起来算,我们胜利的机会还是不多,不知是我的佛心作祟还是老鼠天生狡猾,我想二者兼而有之吧!就这样我们同老鼠在那间老房子里形成彼此仇恨的一家。不过仇恨归仇恨,我们还是同它们一起过了那么多年,感情虽无,却总是抬头不见低头见,这是自有人类以来就有的事实,并非我家首创。

……

老房子没了,在解放军的号子声和推土机的轰隆声中土崩瓦解,最后连土疙瘩都随了汽车不知去了那里的地下。我和那间老房子将不可能在我有生之年发生新的故事了。可已经发生过的就让我那样着迷,那样难以在记忆中消失,这不是我有意多愁善感,而是发生老房子里的故事着实感人。十二年的风风雨雨里每天都有故事,只是我没有能力全部写出,只是点到,只是随便拣寻一二说说,也许还是“拿了芝麻、丢了西瓜”,将的确感人的丢了,拣了些“陈谷子、烂芝麻”的事儿,只怨记忆力减退,笔也笨拙,不能穷尽老房子的一生苦劳,只能仅此而已。

一切都已经成了记忆,老房子走了,走得那样洒脱、毅然,因为它已活出了它存在的价值,所以到头来不留遗恨给自己。我一个普通人,不知道到头来会留怎样的遗恨给自己呢!就这样一路走,一路望,为自己构建新的房子,然后发生新的故事,因为自己的路好似还很长。

癫痫病可以治疗吗武汉哪家癫痫病医院名气大湖北市哪里的医院治疗癫痫病好?郑州治疗癫痫病好的医院在哪里

相关美文阅读:

随笔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