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xetj.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随笔散文 > 正文

【流年】波罗地海三姐妹(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23 17:09:10

波罗地海三姐妹欧洲北部的波罗地海上有三座城市,她们的名字是一样的,她们分别是:丹麦的赫尔辛格,瑞典的赫尔辛堡,芬兰的赫尔辛基。三座城市的名字都是斯堪的纳维亚语言中的咽喉的意思,因而都是扼守海峡的意思,赫尔辛格和赫尔辛堡扼守的是波罗地海西端的厄勒海峡,赫尔辛基扼守的是芬兰湾。

赫尔辛格一进入赫尔辛格,就好像同时也进入了赫尔辛堡。在赫尔辛格海边,遥遥可见对岸赫尔辛堡的尖塔和房屋。厄勒海峡不宽,轮渡只要10分钟就可到对岸,而且海峡里两岸也是两国的轮渡船穿梭不息。当然,这样的距离,在中国是不会麻烦轮渡的,咱们早就建一座跨海大桥了!而且还是一条普通的跨海大桥而已。但人家就是不建,因为两座城市属于两个不同的国家。

赫尔辛格据说是丹麦的第二大城市,不过你要是到实地去看看会笑个半死,这座城市放咱们那,连县级市都算不上,区区4万人,顶多是个大一点的乡镇。我们是去瑞典哥特堡,路过赫尔辛格。为了欣赏一下莎士比亚的名剧《哈姆莱特》的背景城堡,克龙堡。克龙堡在莎士比亚的剧作《哈姆莱特》中,是哈姆莱特王子遇见被谋杀的父亲鬼魂的地方。这个故事,让克龙堡成为世界文化遗产。我们将在赫尔辛格逗留一个上午,一个上午,足以好好欣赏一下这座小城了。我真是爱死这座宁静优雅的小城了。一湾海水,拦腰把赫尔辛格分出两个半岛,南边是城区,北边是克龙堡。我们在港口附近的海边一下车,就望见远方一座造型方正,四个角上立着北欧式尖塔的克龙堡。特别要说的是,所谓北欧式尖塔是我的创意喔。

这种尖塔和我们在法国、德国看见的那种不同,法、德的哥特式尖塔是平直的锐角,而所谓北欧式尖塔是一个个鼓形的构造,自下而上,由大而小逐层摞上去,到顶端才形成一根尖锥。那鼓形的结构,有点像老式中国床头的装饰,特别可爱。这几座尖塔使得鬼魂出没阴风阵阵的克龙堡霎时卡通起来。我们绕着海湾,向克龙堡走去,城市的街景留在了身后,眼前,是依然看似原野的苍凉,海岸青青,古堡森森,一条橡树浓阴的土路——他们故意不铺装路面,就为了保留中世纪的那种气氛和情调——把我们带到了古堡外堡的正门,大门厚重,门楣正中,是一通像古代欧洲贵族徽章一样的装饰。进门前,还要过一道小桥。穿过阴暗的外堡大门,眼前是一片开阔地。在这,才知道克龙堡原来是一座小城市,里面有城堡,有教堂,有住房,现在还有出售纪念品的商店。这里还是一个大剧场,不过这个剧场只演莎士比亚的哈姆莱特——时不时地,剧团会以内堡为剧中的埃尔西诺尔城堡,在堡前的空地上演出,历史故事配上实景,那感染力可想而知。

内堡是这座著名城堡的精华。进内堡,还得过一道小桥。内堡是四面合围的建筑,四周的屋宇背面是当年王室人员居住,西侧是王妃住所,东面,是其他贵族住所,厨房饭厅等也在这一面。如今,这些大屋宇都辟为纪念馆和展览馆,如丹麦海运博物馆就在这。登临城堡,放眼望去,厄勒海峡波涛不惊,货船、轮渡、帆船悠闲地滑行着。我身边,是当年遗存至今的老式大炮,炮口都对着海峡,虎视眈眈。克龙堡三面环水,一面矮坡,城墙厚实,易守难攻。

当然,赫尔辛格名字含有“咽喉要塞”之义,得名不是从克龙堡而来,克龙堡是1574—1585年间由一个叫腓特烈二世的丹麦国王建的,而赫尔辛格则在13世纪,也就是300年前就已经是一个商业社区了。当年,海峡对岸的赫尔辛堡也属于丹麦,厄勒海峡因而可以说是丹麦的内海。1429年开始,当时的国王埃里克七世在两地建城堡,架大跑,向过往的船舶收取通行税,每船一个金币,后来还涨价了,而且手续还特别麻烦。赫尔辛格因而成了“丹麦国王的金蛋”。17世纪的时候,丹麦和瑞典打仗输了,把对岸连同赫尔辛堡都割让给瑞典,但还仗着赫尔辛格的克龙堡向过往船只收钱。一直收到1851年,丹麦和德国又发生了一场地区冲突,恼火于海峡税的英国、法国、俄国等没有一个愿帮丹麦的,最后,丹麦被迫和相关国家签订条约,永远放弃厄勒海峡和其它海峡的通行税,这些国家则给丹麦一些银币作为补偿。现在,丹麦人自己也认为,在海峡上收税是合法的海盗行为,海峡税影响了丹麦的外交。但不管怎么说,400年的税收,让赫尔辛格成为丹麦最重要的城市之一,它一度甚至比首都哥本哈根还富裕得多。

我们回到城区,重新打量这座城市,发现历史的记载一点也不差。在海岸边,最醒目的建筑是体量大得完全超乎这个只有4万人口的小城的火车站,在市中心,还有一座也是大得超乎小城所需要的教堂,圣奥拉伊教堂——教堂内部装饰一如北欧国家教堂的装饰,非常简朴,也没有彩绘的花窗,但其管风琴非常巨大。任何游客出火车站,向海岸相反的方向走,就可进入市中心的斯滕街,这是一条南北走向的步行街,有着高耸的钟楼、红砖建造的市政厅就在这条街上。

赫尔辛格市政厅的装饰远远豪华于大教堂,而且他们的市政委员会议室的窗户还装了彩绘玻璃。我们在门口探头探脑,犹豫不决是否进去看一下的当口,一个面容和善,戴眼镜的女公务员友好地请我们进去参观,她把我们带上二楼,先参观了他们的接待厅,这是一间简朴的会客室,里面挂着历代重要市政委员们的肖像,我当然一个也不认识。接着,就到隔壁的会议室,里面有一圈橡木桌子,皮转椅,正中那个皮转椅椅背很高,我径直走过去,在那上面坐了下来,女公务员笑着说,那是市长的座位。

回国后,我看到报道,就是赫尔辛格市的一名市政委员,土耳其裔的,叫什么忘了,也没必要记这个坏蛋的名字,说希望中国人都热死——那年,中国南方出现了罕见的高温,杭州达到了42摄氏度。还说见到中国人就杀死。当然,这个坏蛋的言论很快受到了当地市民的谴责。但是我怎么也无法将他和那天带我们参观的女公务员联系起来,那个小姐是多么可亲啊!不管那个坏蛋怎样,赫尔辛格给我留下的印象始终没变,回国后,我常常想起赫尔辛格宁静的街道,中世纪的氛围,以及两次在街上遇见的、由老师带着、像一群小鸭子一样摇摇摆摆在街上散步的洋娃娃,想起那个女公务员。

赫尔辛堡吃过中饭,我们东渡瑞典,10分钟后,瑞典赫尔辛堡高耸的市政厅的红色塔楼赫然在目。赫尔辛堡市看上去没赫尔辛格市大,但实际上它的人口比后者多得多,有10万人,在咱们中国是一个大镇,但在瑞典可能是个地级市。赫尔辛堡是早年丹麦人建的,1085年就见记载,在市政厅后面不远的山坡上,也有一座克龙城堡,不过它更古老,是一座高耸的方形碉堡,一侧还附着一座棱形的子塔。赫尔辛堡市政厅的建筑就有点像这座城堡。

如今,城堡和周边的高坡都辟为城堡公园。市政厅所在的特罗宁大道也成为城市的主干道,银行、商场、饭店栉比鳞次,相当繁华,但一过这条街,就是平缓的山坡,山坡上绿树浓密,建筑小而精致,使得赫尔辛堡看上去更像个休闲旅游圣地,像咱们的庐山牯岭一带。赫尔辛堡在欧洲有一个好名声:“松德海峡明珠”(松德海峡是瑞典人对厄勒海峡的称呼)。

赫尔辛基波罗地海“赫氏三姐妹”里,赫尔辛堡年纪最大,是大姐,赫尔辛格排行老二,最年轻的就是芬兰首都赫尔辛基。和北欧其他国家的城市一样,对于赫尔辛基,中国人知之甚少,总觉得它离我们很远,其实,赫尔辛基是西欧距离我们最近的首都,她差不多处在地球顶部——北极附近。因为地球曲面的原因,北京到赫尔辛基的直线距离比到其它西欧洲城市要近。但是毕竟它是天涯海角的斯堪得纳维亚半岛上一个小国之都,而且这个小国在历史没有发生过重大的影响世界的大事件,赫尔辛基本身也是一个只有不到50万人口的城市,非常平静,平静得以致于有点默默无闻。

芬兰是一个生活在夹缝中的国家,它的东面,是强大的俄罗斯,西面,是强大的瑞典。早先,这里的人民大多是猎户。从12世纪起,瑞典人和俄罗斯人开始在芬兰争夺政治和宗教统治权,与芬兰人几乎同祖同宗的瑞典人将俄罗斯人逐渐赶了出去,1323年,确立了在芬兰土地上大部分地区的统治地位,芬兰成为了瑞典的一个大公国。而赫尔辛基直到于1550年才由瑞典第一个国王古斯塔夫?瓦萨(1496—1560,1523—1560在位)创建,建这座城市的目的是与芬兰湾南岸的雷瓦尔(现爱沙尼亚首都塔林)城争夺商业利益。

18世纪初,随着彼得大帝君临圣彼得堡,俄罗斯成了北欧强国,而瑞典则走向衰落。1808年,沙皇亚历山大一世亲率大军入侵芬兰。次年,芬兰并入俄罗斯。1812年,亚历山大一世把芬兰大公爵领地的首府由图尔库迁至赫尔辛基。因为这里更靠近俄国,便于他领导。赫尔辛基成为芬兰首都后人口迅速增加,大公爵领地迁来时,仅4000人,到了1890年增至6万人,成为一个地方重要的政治经济和文化中心。

1917年十月革命,芬兰宣布独立,随后,芬兰军队与俄国占领军之间在赫尔辛基展开了一场短暂但血腥的战斗。1919年,赫尔辛基议会选出芬兰首任总统之后,局势很快稳定下来。之后几十年间,除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有过停滞以外,赫尔辛基不断发展,成为重要的商业、工业和文化中心。我们乘坐轮渡,从爱沙尼亚首都塔林到达赫尔辛基。不愧是世界级的富裕国家,同样是波罗地海的海港uosiheruid城市,赫尔辛基的海岸地区较塔林看上去要繁荣许多。天气格外晴朗,蔚蓝的天空映照着蔚蓝的大海,海面,一簇簇郁郁葱葱的小岛拱卫着渐渐驶近的城市,小岛上,看得见横七竖八躺着晒太阳的人,碧波间,千帆竞渡,放眼望,一片白色的建筑群在阳光下熠熠生辉。赫尔辛基,就这样亮丽地呈现在我们面前。赫尔辛基建在数个伸入芬兰湾的半岛上,它的陆地平面像一条八爪鱼伸入芬兰湾。

赫尔辛基城市有两个著名的特点,一是街道旁的树木特别直特别高,正所谓直插云天,二是市内建筑多用当地浅色花岗岩建成,有“北方白色城市”之称。由于赫尔辛基是在俄国人手里开始大规模营建的,所以,赫尔辛基城有很浓的俄罗斯建筑的色彩。漫步赫尔辛基街头,几乎看不见她两个姐姐那里的荷兰式的、红砖构筑的塔楼和斜坡顶屋宇,举目皆为方正敦实的浅色建筑。

赫尔辛基城最重要的区域在以火车站为中心的那一大片半岛上。在火车站西侧,是赫尔辛基的长安街——略成南北走向的曼纳林路,长5公里,它的南端,是赫城最大的百货大厦,中段,是邮政总局和造型有点像咱们北京人民大会堂的国民议事堂。也是在曼纳林大街上,在百货公司一侧,有一处方正的街心公园,公园生长着笔直高大的白杨树,草坪青翠,下午时分,这个小公园坐着躺着很多人,似乎全城的市民都在这休闲放松,生活气息格外浓郁。漫步在这样的地方,从到处充斥着“打拼”“赚钱”的中国来的人——当然包括我,心头隐隐发酸。生活啊,生活,一片小树林,一方小草坪,就把欲望与人生隔绝开来。在赫尔辛格和赫尔辛堡,我没有产生这种感慨,因为那两座城市人口太少了。到了赫尔辛基,看着这方小公园,想起刚刚在海上的帆影,我的脑海里似乎在往外挤压着什么:我繁忙的工作?我日夜焦虑的工资?我一场场商务约会?我电脑上永远写不完的文字?

赫尔辛基的行政中心在火车站东南不远处的参议院广场上,这个广场名字就很说明问题。到参议院广场,人们很少会注意四周的建筑:东侧的参议院,西侧的赫尔辛基大学及图书馆,南侧的市政厅。这些建筑都是有着希腊三角门楣的新古典主义风格,都是些重要的建筑物,但人们很少会注意,所有的视线,都被它抢走了,它就是1852年竣工的信义会大教堂。大教堂坐落在一处高台之上,用白色大理石建构,通体洁白,唯其五个巨大的罗马式穹顶是绿色的,其中正中那个大穹顶,是本城最高建筑,在海上航行接近赫尔辛基城时就可望见。教堂内部也是一片洁白,几乎没有任何装饰,格外清爽。在大教堂东面的几百米处一座小山包上,则是赫尔辛基的另一座著名教堂,俄罗斯东正教样式的乌斯宾斯基东正教大教堂(从参议院广场沿大街步行过去,将经过总统府。芬兰总统府是一座不大的、有希腊柱式构造的楼房,看上去没人进出这里,因为我在门口站了很久也没见到一个人),它是一座红色基调的教堂,有数个高耸的洋葱头圆顶,在绿草如茵的山坡上格外醒目。乌斯宾斯基教堂内部装饰也格外华丽,四壁和屋顶都绘满了圣像。

说到教堂,火车站正西方向,一片安静的,人迹稀少的住宅区里的一座教堂是到赫尔辛基的人必游之地。我们到那时,只看一块大石头,大石头旁有一道水泥浇铸的门。导游说,这就是传说中的岩石大教堂,是在一整块大岩石凿出来的空间里建造的。说话间,突然从教堂里涌出一大群欢天喜地的穿西装的男人和穿低胸晚礼服的女人,他们很快围住了教堂入口,有的吹小喇叭,有的拍手,接着,一个穿黑西装的小伙子用自行车驮着一个穿白色婚纱的姑娘出现了,自行车摇摇晃晃地前行,后面拖着一串可乐瓶。这是我们一个下午在赫尔辛基看到的第二场婚礼,第一场是在参议院广场上的信义会大教堂,那个新郎可能比较有钱,他租了一辆车敞篷老爷车装新娘。老爷车后面也拖着一串可乐瓶。不过那辆老爷车经过我们面前时,我看到那对新人都苦着脸,一付倒霉蛋的样子,而这对骑单车的,则笑靥灿烂。

送走了新人,我们进入了教堂,内部是一个环状空间,几排简单的椅子,一张简单的桌子上摆着一个十字架和一束鲜花,边上有一个老头在弹管风琴,这就是一座教堂。抬眼望,略为外凸的铜屋顶刻着密密匝匝的同心圆圈,圆圈明暗间,给人以无限上升的错觉。——北欧人的创意不得不令人佩服,在这么简单的空间和线条里,创造了宇宙般的想象空间。赫尔辛基很年轻,城市也很简洁,但在简洁中,到处可见芬兰人的创造。

在岩石教堂以北,有一座公园,叫西贝柳斯公园,是纪念芬兰著名音乐家西贝柳斯先生的。公园里有一尊高大的西贝柳斯头像,头像一旁是西贝柳斯纪念碑,这座纪念碑就很有创意,是一组不锈钢管错落不齐地焊在一起,象征着音乐的婉转美妙。赫尔辛基的名字也有咽喉要塞的意思,当然也像她两个姐姐一样有城堡。18世纪初20年间,俄罗斯彼得大帝发动北方战争,多次进攻赫尔辛基。那时,芬兰的首都还在芬兰半岛是西部的奥布,赫尔辛基不过是个3、5千人的小镇,但他们还是请瑞典人帮忙,于1748年在港外东南方向的一群小岛上建起一座要塞,瑞典人称之为斯韦堡,芬兰人称芬兰堡,来保卫该地的安全。现在,芬兰堡已开辟成博物馆供人参观游览。

继发性癫痫病的早期都有哪些症状癫痫病可以治疗吗左乙拉西坦片副作用是什么

相关美文阅读:

随笔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