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xetj.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抒情散文 > 正文

【柳岸·花】又逢丝瓜花开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11 12:02:31
摘要:一场雨后,爹栽在院子里的丝瓜像一个神奇的魔术师,一夜的功夫,便把那根废弃的晾衣绳开成一条蓬蓬松松的彩色绸缎。绿油油的叶子间绽开黄灿灿的花,一大朵,一大朵,油彩一般。微风中,彩色的绸缎仿佛遇到什么欢喜的事,迎着阳光,晃呀晃,不时抖落一粒粒亮闪闪的七彩露珠。 夏日的早晨,我被这眼前的美景惊得目瞪口呆。 那天,还有更不可思议的事发生。    一、   一场雨后,爹栽在院子里的丝瓜像一个神奇的魔术师,一夜的功夫,便把那根废弃的晾衣绳开成一条蓬蓬松松的彩色绸缎。绿油油的叶子间绽开黄灿灿的花,一大朵,一大朵,油彩一般。微风中,彩色的绸缎仿佛遇到什么欢喜的事,迎着阳光,晃呀晃,不时抖落一粒粒亮闪闪的七彩露珠。   夏日的早晨,我被这眼前的美景惊得目瞪口呆。   那天,还有更不可思议的事发生。   吃过早饭,我和妹妹正忙着给娘整理床铺,老家笨重的木头门“吱呀”一声喊,有人来了。   妹妹快步走出屋子,看谁来。   “谁呀?”我问了一声,妹妹像没听到一样,依旧站在原地。   我给娘盖好被子,好奇地跑出去,一男一女两个中年人挽着一位老人走来,近视的我眯起眼睛仔细瞅,天哪!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那不是我们远在四川的大伯吗?太大的惊喜从天而降,我招呼来不及打就快速折回屋里,欢快地告诉娘:“我大伯来了!”   “哪个大伯?”娘苍老、沙哑的声音像个老头。   “四川的大伯。”我急切地说。   “别胡说,那么远,他怎么会来?”娘也不信。   正说着,大伯进来了,我和妹妹一个拉一个抱,扶娘坐起来。   凌乱的白发让娘看起来更加憔悴,大伯眼睛一热,泪水瞬间滑落,娘也是,嘴里激动地说个不停:“这么远,怎么来的?……”   妹妹跑出去找爹,我忙着打电话告诉姐妹几个。   爹几乎是跑着来的,斜斜的身子一进门就握着大爷的两只手,哭个不停。“本以为这辈子再也见不上的,老哥呀,老哥……”   “哭什么,这不是见着了吗?”大伯劝说道。“当年那么苦的日子,三弟能把六个姑娘养活,很了不起的。”大伯不无感慨地对我爹说。   一会儿的功夫,姐姐、姐夫、外甥都赶过来,欢喜洋溢在每个人的脸上,大家七嘴八舌地感慨着。爹娘原本冷清的屋子被满满的欢喜撑破,欢笑卷起门口的帘子,飞进院子,院子里的黄狗第一次见这么多人,非但不叫,仿佛嗅到满屋的幸福味道,听着阵阵欢声笑语,弯弯的眼睛分明流露出一丝微笑,安静地趴在窝里看着人影晃动。老猫躲在房顶,警惕地竖起耳朵、瞪大眼睛,耳朵和目光随着人流飘来转去。      二、   大伯的午饭是在四叔家吃的,吃过午饭,我们都到四叔家玩。   四叔退休几年了。没退休时,四叔就喜欢养花养鸟,退休后,养花养鸟就成了四叔的事业。   一进院子,甜美的花香扑面而来,一株丹桂美人般立在门东边的石头上,橙黄、小巧的细碎花儿挂满枝枝桠桠,像一串串袖珍版的朱红炮仗噼里啪啦燃响那欢愉的色彩,空气中弥漫着醉人的桂花香。看到那样的桂花开,我眼前总会现出紫荆花和榆钱的影子,不见一片叶子,一嘟噜一嘟噜的花,一串串,一串串。紫荆是一串串的梦幻样的紫,榆钱是一串串烟雾样的绿。花疯了般忘情地开着,直开得繁花似锦、花团锦簇、缤纷绚烂……   几个金黄的肥硕梨子挂在极不相称的拇指粗的树上。两棵橘子树栽在两个硕大的水缸里,一个个深绿色的扁圆橘子油光锃亮,像一个个碧绿的灯笼,很是喜人。另一个水缸里是一蓬睡莲,水水滑滑的叶片油光碧绿,田田莲叶间一朵睡莲花儿温婉地开着。   村里几个老人围着大伯坐在高大的枣树底下,亲切地拉着家常。听四婶子说,那棵枣树是盘龙枣,是四叔的命根子。那树果然美,虬龙盘枝,尽显沧桑之美,枣子的甜脆不言而喻。   大伯问我们姐妹几个的排行,有的他居然能叫出名字,她又一一问哪个是谁家的孩子,看着一个个孙子、孙女,大伯又一一问孩子们读几年级,读得怎么样?然后鼓励一番。孩子们都是第一次见到大姥爷,很拘谨的样子,我仿佛看到很多年前我们姐妹几个第一次见大伯时的情景。   也是夏天,大家都在麦场里打麦子,听说,四川的大伯来了,我们都跑去看,跑到奶奶家门口,却不敢进去。记得大伯给了我们每人一大把糖果,让我们兴奋了很久,甜蜜了很久。      三、   大伯有两个儿子,一个女儿。大娘几年前去世了,他们在四川买了墓地,路途遥远,奶奶家没有人去奔丧,只是四叔电话送去安慰。   大家都以为这辈子大伯不会再来了,谁也没有想到,九十岁的大伯竟然今日成行。是他的女儿、女婿帮他老人家完成这个心愿。大伯年事已高,经不起沿途奔波,女婿和女儿驾车相伴,累了,便找宾馆休息,奔波几日,才赶到山东。   大伯临走前给二大娘、我娘还有四婶子每人八千块钱,还带来一些礼品。住了两日,大伯便回四川了。爹一直说:“见了老哥,还没哭够。”   爹本来以为,今生哥俩不会再相见的,太大的惊喜与瞬间的离别,让爹好几天都像做梦一般。爹经常拿着那一大把钱在娘眼前晃:“老婆子,咱哥给你钱了。你猜猜有多少?”娘猜不出,爹便在伸出大拇指和食指在娘眼前晃。   “八百?”娘使了使劲说。   “不是,八千。”爹自豪地说,脸上满是欢喜和感叹。娘流着泪说:“那么大把年纪,来看看都很不易了,还花那么多钱?”      四、   爷爷四个儿子、一个女儿,大伯是长子,爹娘一提起大伯,脸上就写满骄傲和感恩。听爹娘说,大伯参加过抗美援朝,身上八处中弹,现在还有一颗子弹在身上。大伯在部队干得很好,升到团级干部,战功赫赫,老年住到重庆干休所。   我二大伯一家一直对大伯不满,说那么大的官,也不帮帮自家的孩子。很多年前,二大伯家的一个好吃懒做的哥哥曾去四川找过大伯,想让大伯给安排个工作,大伯问他会做什么,他说什么也不会,大伯无从安排,那哥哥便回来。从此,二大伯一家便更怀恨大伯。我则认为,大伯从那个革命年代走来,他是忠诚的革命战士,以权谋私的事,他是如何让也做不来的。   这次,大伯来,二大伯一家一个也没来看大伯,二大娘还说:“给我八千块算什么,给我两万也不多。”   这话幸亏大伯没听到,不然,大伯会多伤心。   听大伯家的大姐说:“二大娘一家的反应,虽然大伯有点遗憾,但那算不了什么,他来山东老家就是想了却一份心愿。”   我想,大伯的胸怀非我等小辈能揣度的了的,经过战场上、文革中血与火的洗礼,还有什么能撼动得了大伯?      五、   大伯走后的那个仲秋,娘便走了。四婶子边给娘穿衣服边留着泪说:“我可怜的三嫂子,穷了一辈子,大哥给了两毛钱还没花呢,怎么就走了……”   大伯知道我娘走了,很是伤心,他怎么也没想到,暑假的那次探亲竟是与娘的最后一面。大伯家的大姐说:“辛亏去了一趟山东老家,不然,今生不得相见,大伯会更伤心。”   猛然想起四年前的一件事,我去四川参加美术学科的国家培训一周。回来后,我告诉娘,娘说:“你怎么不去看看你大伯?”我说:“我去的是成都,大伯在重庆,人生路不熟。再说,学习时间安排得很满,根本腾不出时间。”   娘说了一句让我无言以对的话:“要是你爹娘,怎么你也去了。”当时我还和娘开玩笑说:“就是,那不是爹娘呀!”   现在,我才明白,娘对大伯的深厚感情,是我无法理解的。   听爹娘说,大伯的房子,也就是现在我们老家住的房子,当时在村里数第一家,房梁是大爷买的当时最贵重的东北红松圆木,墙基是两层红石,在当时的所有土坯房中,大爷的房子鹤立鸡群般耀眼。   爹和娘孩子多,住在奶奶分的两间破房子里,生活都不保,哪有钱翻盖新房。正巧大伯住在部队,房子闲着,于是,大伯就让爹娘先住着,结果,一住就是一辈子。爹娘对大伯的涌泉之恩无以回报,只有念着他们的好。   今年大伯93岁,听大伯家的大姐说大伯一切都好。   又到栽种丝瓜的季节,爹在院子里载下几棵丝瓜,微风中,娇弱的瓜秧舞动着几片薄薄的浅绿叶片,我一点也不担心它的成长,因我深知,用不了几场雨,它定会疯了似地抽出一条条藤蔓,爬满墙头、爬满那根废旧的晾衣绳,直至把那破旧的家开得鲜衣怒马、开得花团锦簇……   花丛中,我还会回忆起那年夏天的那一次喜从天降。 青少年癫痫发作怎么急救西安哪家医院癫痫看的好安顺有哪些公司能治癫痫哈尔滨医治癫痫的医院哪里好

热点情感文章

抒情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