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xetj.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散文 > 正文

【荷塘】 安 居 彬 州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0-29 12:15:13
破坏: 阅读:1399发表时间:2015-08-07 16:42:51
黑龙江哪个癫痫医院看的最好iv class="zhaiyao">摘要:安居彬州是四十多年前的事,知青的岁月已去,但回想起来仍历历在目,忍不住将那段经历注入文字,或许它是一代人的人生见证,让后人从中悟出一些艰难人生的道理,生活并不都是幸福美满,我们必须学会面对才是。

【说事】
   话说公元1968年,那时,在中国这块土地上发生了一件雷人之事——中国开展了一场轰轰烈烈的“文化大革命”,这场革命迅速席卷了中国的各个领域,包括全国所有的学校都停课闹革命了。
   尽管嚷嚷过要复课闹革命,但老师都打成了牛鬼蛇神,谁还能教学呢。复课就成了集会闹事,成了学生敢想、敢说、敢闯、敢斗,敢打砸抢的一种气候了。在那种情况下,老师是什么都不敢讲、什么都不能做的。而学生,你今天能是红卫兵,当保皇派,明天或许就成了毛泽东主义战斗队,又是造反派了。再者就几个红五类的高干子弟连夜商量出一哈尔滨看羊羔疯哪家好个新名词儿,第二天就杀出一支队伍来,叫做“红色恐怖队”。
   那可是一支很有战斗力的队伍。队旗比那国旗还大,袖章能占半个胳膊,一律的军帽,一律的泛了黄的军装、宽皮带、黑皮鞋,出门哨声一响,棍棒齐全,打到那里,皆能凯旋而归。神气得让人直伸大拇指头,让牛鬼蛇神胆战心惊。
   这种局面没有维持很久,因为人必竟是要生活的。要吃要喝要工作,要争钱要养家糊口,要过太平的日子。这种浮躁的动荡的局面,就必需安定下来,干部要工作,工人要上班,农民要种地,学生要上课。
   可这课停了多年,新生要入学,老生就该出走,走向农村。
   中国是个农业大国,有九百六十万的广阔天地,在那里知识青年大有作为,滚一身泥巴,炼一颗红心,与中国农民生活在一起,那该是一种什么样的场面呀!
   于是就有了“知识青年上山下乡”之说,有了“我们也有一双手不在城里吃闲饭”之说。也正是这一年里,中国城市中的三届学生就全部告别了城市插队农村去了。
   这一去就是三五年。
   说些感慨的话,这三五年非同小可,它使这代人早早就成熟,早早就知到什么是饥饿,什么是吃圆了肚子才算人间最大的幸福,什么是苦,什么是甜,什么是贫穷,什么是贫穷时的无奈和快乐,什么是一家人守着一条裤子才能出门的山民,什么是中国贫穷地区人性的磨难。
   看到了,也在其中熬炼了,这代人便有了思想:要出路,要工作,要奋斗,要改变,要富裕,要冲破贫穷与落后的世界,要活出个人样儿来。
   这种磨炼是无法从书本中得来,只能从社会生活的深层里体味和苦熬出来的。
   这种苦熬在人的一生中确实微不足道,仅仅只是那么三年,可这三年所沉淀的东西,是十年的书本都读不到的。
   因为那是在贫困、饥饿、无望、彷偟中,在追求人的最基本的生存条件中,在求索人生道路的无望和迷离中,慢慢地体味出的一种东西,这种东西将伴随着这一代人走过了几十年的风风雨雨,终是在每个人的脸上,额头上留下了深深的皱痕,而当纹路爬满的时候,人便衰老了。
   可那段经历与思想是衰老不了的,它永远都是那么的鲜活、那么的清晰、那么的亲切而历历在目,索兴就鲜活地记下,因为那必竟是六十年代里一段真实的知青生活啊......
  
   【离家】
   记得那天在落黄土,整个城市一片蒙蒙的尘雾,阴沉沉得像要落泪一样。
   学校门前是停了十几辆军用的卡车,一溜儿地排着,全罩着绿色的帆布,又贴满了红色的标语:知识青年上山下乡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好似一条长龙浩浩荡荡的样子。敞开的便是那后面的车门,那里站满着人,却没有了言语,只见亲人们的拥抱和告别的泪水儿。
   “到了那里要照顾好自己,爸妈会想着你呀!”
   “放心吧,我们都大了。”
   母亲听着,眼里就涌出了泪珠。孩子忙爬上车去,向父母招着手,却将脸儿埋在一边。
   车动了,一辆跟着一辆,车箱里就挤满了纯真的小脸,挥动着告别的小手。突然,一个同学大喊了起来:“妈,你怎么来了,快回去。”那是一个患着精神病的母亲,她呆呆地立在路边的一棵树下,望着远去的孩子在哭,那同学抹着泪竟嚎淘起来。
   车速加快了,那辆车上就全是哭声。路边是站满了观望的人群,有抹泪的,有招手的,也有高唱革命歌曲的。记得那首歌的词儿是:天大地大不如党的恩情大,爹亲娘亲不如毛主席亲......
   这车似长龙在这坐城市里绕着游行,尔后出城门直往西北方向的山区驶去。
   山路是在沟豁里起伏,汽车便在山路上爬行。一边是土崖,一面却是深沟,车过去了,扬起一团土雾,雾刚透亮,又一辆车爬上来,又一团黄土扬起来,车队就成了一条长长的土龙,在这厚重的黄土高坡上慢慢爬行着。车箱里全是土黄色的脸,一双双忧郁、懊悔、无助,好奇和兴奋的眼神在四处探望。看到的是一个又一个黄土高坡,沟豁梁畔,一座又一座的黄土山峁,没有树木,也不见绿草,偶尔一个黄土坡顶上秃秃地立着几株柏树,像几个孤独着的老人在那里驻立着。
   车走了平路,便是上了塬顶。一眼望去,是望不到边的土塬,天是沙尘,地是黄土,整整一个黄天荡立、暗无天日。人的心情落到了极处,就又有人落泪抹眼,土黄的脸上全是泪儿流过的痕迹,手抓指抹的泪斑,相互看了又是一阵哭声,哭后就又哈哈地大笑起来。前方有树了,便见到了房舍,一条沙石铺成的镇街,这里也就有了人,远远地站在街边里观望。
   “到地方啦!”有人高声叫着。大家便慢慢地爬下车来,提着行李随人群走去。
   这是一座黄土围子,像个土垒的城堡,墙有三四米高,是用土胚垒起的,上面是爬满了风雨的蚀痕。由一座高门楼进去,是一个很大的院子,地面扫得很干净,被人踏得平光光的,四周围着一圈平房,门上都挂着变了色的门帘,这就是公社了,也是我们将要长期生活的地方了。大家三五成群地立着,没有言语声,也没有表情,上百人就这么静静地站着,表情木呆。
   突然从一处发出了轻轻的抽泣声,尽管很微弱,可几百双眼睛就全都引着过去,长期服用吃丙戊酸钠的危害大家听着,哭声就越来越多,越来越大,连男同学也随着哭了。这里便成了一个悲伤的场地、哭泣的场地、思念的场地。
   有人出面安排,大家三五一群的被村人领着走了。路近的就直接到了家,远的就在公社附近安排一夜,天亮就有村人来接。那一夜,我们就在附近的一孔土窑里。那是一个裹了黄泥又掉了土皮的破窑,但毕竟是有着一个土炕,铺着一张毡垫的屋子。大家都不想睡去,睡了就会做想家的梦。那一夜就都坐着,望着窑洞的土墙抹眼泪。夜深了,我独自走出窑门,那是一个漆黑的夜,一个冰冷的夜,一个静得让人发怵的夜,偶尔能听到几声狗叫,声音传得很远很远......
  
   【安居】
   我们是随着村人和一个架子车,徒步三个多小时,才到了我们安居的地方。那是在这块黄土塬的边沿上,顺着塬畔凿出的土窑里。出门有着一块平地,凹着一个蓄水的涝池。小路就从窑边弯曲着下去,下去了就有着梯田,一层一层地延伸到沟底。这沟很宽,就成了川道,有泾河从中流过,对面的山是看不清楚,就朦胧着一个轮廓。清晨的太阳从那边冒出了,这面的塬坡就暖洋洋的,窑前就成了一块阳光之地。有柿树围着,光光的枝梢上还挂着几片干枯的黄叶,在风里沙沙地响。
   我们的院子不大,有着三孔半窑洞,一孔男舍,一孔女舍,一孔灶窑,余下的就是茅厕。初来乍到,村民们很是热闹,屋里窑外整天人来不断。瞧稀罕的,都在院里远远地站着,手抄在棉袄袖里,傻傻地在笑。你招呼他了,他便笑笑,站着不动。胆子大的,便跑到窑里,这儿瞧瞧,那里瞅瞅,总是在那些稀罕东西上盯,时不时地问上一句:“这东西是干啥的?”你告诉了他,他傻愣愣地一笑,末了却说:“城里人就是好。”孩子最多也最热闹,三三两两地来,又三三两两地走,看着我们这些城里的人就憨憨地笑,你看他了,他又忙转过脸去,要么就通红了脸,有大胆的跑过来拉住你的手说话。
   “你叫什么?”
   “叫静平。”
   “多大啦?”
   “十二。”话毕就又跑出去,站在门口往里瞅。
   村干部都很热心,一天能来几次问寒问暖,派两个社员照顾我们的生活,做饭挑水是他们的任务。有了吃住,有了热闹的村民,生活便安定了许多,夜里很静很冷,却也能暖暖地入睡了。
   安居三日,便落了雪。这雪很大,整整下了四天。墙头上的积雪有半尺多厚,地面上就能留下雪窝子,踏着过去吱吱地发响。麻雀总是成群的在灶火窑门上吵闹,那里有烟火也有食吃。雪终是停了,那天就特别蓝,也特别亮。地面银白一片,也夹杂着梁峁沟壑的黄土,银茫茫一片,远山和天相连了,清晰着一条雪线。有乌鸦从空中飞过,那毛就特别的黑,嘴儿却是黄的,落在了地上,就像几块黑煤,嘎嘎的叫声在这清晨的雪塬上空飘荡着,静极了,也美极了。
   这是自然造就的壮观,就在我们已经安居的地方。
   ……

共 3246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爱情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