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xetj.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散文 > 正文

【江南】邻居一家子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0-29 15:03:42
1、不着急的二哥
  
   邻居二哥与我同岁,长我一个月。标准的东北大汉,膀大腰圆,说话如同打雷,可就是干啥活都磨磨的,人送外号“不着急”。
   二武汉治疗癫痫疾病的医院哪家好哥不着急可真出了名。大伙都知道东北的冬天冷。25岁那年年底结婚,就因为干啥也不着急,让二嫂子进门的第一宿睡了一夜热热的湿炕,落下了一个风湿病的毛病。
   啥是热热的湿炕?其实十分简单。二哥结婚的日子早就订了。庄稼一入场,岳父家就过来话:打完场哪天都行。都老大不小了。人们都说结婚是人生的四大喜事,可是面对大喜事二哥就是不着急。其实他们家的新房早就盖好了,就是没收拾出来。打完场找了几位朋友帮助收拾。装修、安暖气、搭炕,活不多,样不少。朋友们都是成手,没几天就搞定了。朋友们临走时告诉二哥:新搭的炕可要抓紧烧干了,别到时候现烧。烧不干可麻烦,睡不干的炕容易做病。这事还真出了。
   朋友们走后二哥根本没把烧炕当回事,还有一个多月的时间,自然放着也能干了。没事,不着急。就这样,一个多月过去了,炕看着是干了,可里面是湿的。结婚这天又炒菜又做饭,把个炕烧的那个热,里边的湿气上来了,可惜二嫂倾满腔热情千针万线做的行李,弄得从水里捞出来似的,湿湿的。这几天二嫂早就累得够戗,进了洞房夫妻难免有说不完的情话,没头没脑的亲热,怎奈这炕是越睡越热,越热越潮,二嫂子是实在挺不住了,也不管湿不湿、潮不潮,任凭二哥咋说,咋折腾,她这边打起了呼噜。中医讲导致人患病的因素主要是风寒暑湿燥火,且数湿难治。一夜的湿热炕过后,二嫂是关节肿胀,行动困难,到医院一检查:风湿性关节炎。好瑞瑞的一个漂亮美人成了一个病秧子。整天离不开药。地里的活是干不了了。
   原来二哥是有正式工作的,在一个国有林业局当护林员。都因他干啥不着急,多次上班迟到;几次误出火警的时机,赶不上出警的车。后来领导一商量,象二哥这样的慢性子人实在是不适应干森林防火这样的工作,干脆给了他几十亩地顶他的工资,局里给他上劳动保险,自己回家过日子吧。
   本来干活就慢的二哥自从被局里辞退出防火专业队,加之家里有二嫂这个美人,每天是咋看也看不够,自打二嫂进了门后干活是更不着急了。这几年他们家地里的庄稼总比别人家的差一截、晚半个月。这不,前两天又弄出了一个笑话。
   这不是刚下了一场透雨,可把靠天吃饭的农民朋友们乐坏了。在我们地区有春天抓着苗看5分年成的说法。人们都说春雨贵如油,都讲究一个抢墒播种。早晨二哥也开着自己的播种机去种地去了。当到了地里一看糟糕,车没油了,只好回家去取。要说地距家也不远,也用不了多长时间。二哥不行,走路慢,总给人的感觉走快了步大了恐怕踩死蚂蚁。好不容易到家的二哥,一进院看到二嫂在喂猪,过来帮助添了点食;听二嫂说狗跑了,这又前后院帮助找了一会狗。二嫂是个急性子人,嚷着二哥快去种地,二哥这才想起了自己是回来取油的,自己的地里还有活。
   就是这么不巧不成书。当二哥到了地里这事又出了。这天是星期天。西院的孩子没上学,帮助大人在地边看着羊群,大人种地。孩子就是孩子,一边采着山野菜一边找鸟窝。一眼没照顾到,一群羊把二哥的一袋子玉米种子给扒拉开了,这可真是饿羊得着了粮食屯,不一会一袋子玉米种子吃得差不多了。要说羊吃玉米没啥事,可是今天出了事。二哥这一袋子玉米种子是刚伴了种子包衣的,种子包衣是防地下害虫的。毒性比较大。不一会出现10几只羊口吐白沫,四肢抽慉,脚弓反张。相继死亡。这一下子可乱了套。西院的人是孩子哭老婆叫,二哥也傻了眼。急忙给兽医打电话。等兽医来了,黄瓜菜都凉了。一群羊死了一半,都是体质好的头排羊,体质不好的也抡不上吃玉米那样的槽头。这边死羊的事很快让倒动羊肉的小贩子知道了,来了两三个,要低价收购到城里去卖。二哥一听那可不行。把中毒的羊肉倒动到城里弄不好要出人命,他与西院大哥一商量:地先别种了,两个人把死羊运到地头的一个大坑里,二哥取来的一桶柴油有了新用场,洒泼在死羊身上,点了一把火,点着了。烧死羊的场景好壮烈,那可真是火光冲天。不一会羊肉都着了,发出辟辟叭叭、吱吱拉拉的响声。烧完了,二哥他们把残渣又深埋了。事后两家都觉得是一件不该出的事,可是出了。怨孩子,孩子小;怨大人,谁也不是成心成意,就只好自认倒霉。不着急二哥搭了一袋子玉米种子,西院大哥药死了半群羊,两家人还都耽误了半天没种地,真是一件闹心人额是啊。
  
   2、 楞大哥
  
   常言道:一母生九子,九子各有别。生活中还真有这样的事。二哥是出了名的慢性子。大哥性子却有些急燥,但有时候还发点楞。背地里朋友们都称他为楞大哥。
   大哥因为急性子可没少闹出笑话。
   大哥工作在机关。一天机关开会,布置近期工作,会议期间因大哥坐的比较靠后,领导讲话没完全听清楚,会议有一个通知:第二天召开一个会议,让包村的机关干部给通知一下。那时候不象现在信息这样发达,有时候会议通知都得机关同志自己想方设法解决。会议的内容和参加人员讲的十分清楚:各村书记、村小学负责人,落实上级有关防汛事宜。由于大哥没听清,会后也没与谁问,自己忙着就去了,但参加会议的人让他给弄错了。他通知的是村支书和各居民小组小组长。第二天一早大哥发现错了,该来的没来,不该来的来了10位。与同志们一问,他搞明白了,是自己传错了通知,一看表还有20分钟,他让不该参加的回去,自己骑上摩托车就走了,接村小学校负责人去。
   大家都知道大哥的脾气。都说不让他去。不行。都说让他慢点,大哥那管那么多。摩托车一起车就是每小时40公里。大哥走后,不少的同事都为大哥担心:这家伙的车不得开多快!
   大哥就是大哥,近10公里的山路,不到20分钟赶回来了。到了办公室楼下,坐在大哥摩托车后座上的村小学校负责人硬是下不来摩托车了。原来这位老兄有腰痛病多年,今天坐上大青少年癫痫病如何治哥的摩托车也不知大哥开的有多快,他怎么说慢一点也不好使,后来就只好闭上眼睛,紧紧的抱着大哥的后腰听天由命吧!
   在同事们的帮助下,那位老兄是下来车了,一步也走不了了。痛苦的依着墙站着一动不动。腰痛的根本动不了,会也没办法参加了。
   事还真这么有意思。别看那天村小学那位老兄没参加了防汛会,因坐了一回大哥的摩托车,颠簸了一回,多年的老毛病回到家是一天比一天见轻,两个多月后的一天,那位先生拿着厚礼去了大哥家,口口声声要感谢大哥。大哥也弄得一头雾水。谢我什么?先生一说大哥也笑了。原来先生几十年前得了腰痛病,那天坐大哥的摩托车,一颠簸先生痛得受不了了,回家后可就不一样了,是一天比一天痛的轻,两个月过后,折磨过他20多年的腰疼神奇的好了。这20多年可没少受罪,药吃了有几挑子,医院去了几十家,都说没治了。让大哥一顿颠,治好了。问了一下内行人,原因也很简单,他的腰可能是因外力,腰椎轻度错位,经大哥的一顿颠簸,复位了。那天疼得很是因为刚复位压迫神经的结果。老兄一细想还真是那么一回事。年轻的时候夜里走黑道掉过一回沟,那沟少说也得有5米,当时腰是有些痛,总认为是胂了,没当回事,没想到留下了后患。这可真是歪打正着。
   大哥急性子的毛病在生活中也常犯。特别是在有朋友“钢”的时候更严重。常言说好铁不用钢,而大哥就是怕钢。
   那是一年秋天,大哥领着几百人搞农田基本建设,修水平梯田。那天早晨大哥吃的有点咸,平时大哥就口重。吃咸菜疙瘩蘸大酱是常有的事。天还很热,出了不少的汗,从工地回来大哥就倒了一大碗白开水,他的一个远房亲属与他开了一个玩笑:武汉的治疗癫痫的医院哪家好大哥,你要是立即把这碗水喝下去中午我喝一大碗酒。大哥一听,有人“钢”他,来了精神。我还真不怕烫,我要是喝下谁不喝酒怎么的?你怎么说都行。谁不喝谁管大家叫点啥。行!大哥就是大哥,他那个楞劲上来了,端起碗一大碗开水是一饮而进。当时都把我们看傻了。中午吃饭,大哥的那位亲属在大哥的再三劝说下还真喝了一小碗白酒,醉了一个下午。而大哥下午的精神就不如平日,晚上没吃饭,就说家中有事得回去一趟,结果是第二天捎来信得请几天假,后来一调查原来是大哥食道被烫坏,休了20来天。
   有意思的一件事是大哥娶大嫂那年过年蒸粘糕,大嫂子是外地人,不会。几次问老娘怎么做。老娘知道大哥性子急,把做法详细的与他讲了几遍,老娘要去他家帮助做,他还以“大过年的你这么大岁数来回走冻着就麻烦了”为由不让老娘去。你还别说,怎么样淘米、粉碎大哥都干的不错,蒸的程序一点也不差,就在最后一个环节上出了点问题,老娘一再嘱咐他烧开锅后一个小时一定不能断火,等锅不出气了后出锅,他烧了不到一个小时,就耐不住粘糕的香气的诱惑,提前大约15分钟开锅吃了起来,15分钟是不长,但对蒸粘糕可是十分重要,提前15分钟出锅的粘糕外表看着没啥事,吃起来味、香、色都差不多,但吃过后肚子可受不了,吃了没熟透粘的食物非得闹肚子不可。大哥和大嫂子是一夜也没睡啥觉,第二天一早就赶快找老娘讨教:我们怎么都闹肚子?老娘一问,找出了原因:就是你那粘糕早出锅的缘故。大哥一听,哈哈大笑,过年的粘糕生了,好兆头,你儿媳妇过了年要给你生个大胖孙子。我没准还能生官!老娘一听,脸都气青了,就你这不沉着的楞头青,出不了大事就万兴了。平平安安的过你的日子吧!
  
   3、 “四全”二哥
  
   美人二嫂子得了风湿病,得病的原因二哥是心知肚明。常言说的好: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实在是得病容易去病难。为给二嫂治病二哥可伤透了脑筋,更何况风湿病在目前还是医学上的疑难症,没有好的治疗办法。别看二哥是个粗人,为人心眼好,对二嫂子是“眼珠子里头扎刺——没个挑。”在经过天南地北治病之后没啥效果的情况下,二哥对嫂子讲,因为他的过错让二嫂受这么大的罪,他将用他的一腔热血爱二嫂,让二嫂享足人间的爱。二哥讲:我不能给二嫂高楼轿车,但我能给你最好!二哥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
   当今在社会上曾流传着一条短信,爱老婆的四条法则:老婆的话全听;家务事全管;工资全交;岳父家的活全干。二哥为二嫂子可真是“四全”,样样不拉。
   要说二哥听二嫂子的话那是有目共睹。一天伏天下大雨,二嫂子感到有点热,信口开河说了句:“这天要是吃点冰糕可能会好受点,这也太热了。”说者无心,听者有意。二哥拿起把伞就出去了。二嫂喊了声:“你干啥去?”可是风雨声已将二嫂的喊声吞没了。二嫂子看着窗外的大雨,嘴上说:“这个人可真是。”眼睛盯着大门口。20多分钟过去,风雨中出现了二哥的身影,伞已刮坏了,雨水顺着脸往下流,而手中的食品袋却抓得紧紧的。进了屋,二嫂这个心疼,二哥却一脸的阳光,说着:“这雨水一点也不凉,冲了一个不花钱的天然浴,好痛快。”二嫂都要哭了:“你这人咋这样,听风就是雨。”二哥却很严肃的讲:“你不是有病的话,这事你要是没病不抬脚就去了?还武汉哪个看羊羔疯好用跟我说。都是我害得你。”二嫂眼泪都流出来了。
   干家务活二哥可是一把好手。自二嫂子有病,行动缓慢,二哥已包下了全部的家务,每天是准时准点的把饭菜送到二嫂手边。每天做饭二哥是一个中心,以二嫂子的口味为重,二嫂子想吃啥他做啥。有时候二嫂说你喜欢吃啥就做点啥。二哥总是憨憨的讲:“我还真不知道喜欢吃啥。你说着算。”40多岁的人不知道喜欢吃什么,有谁能信。二哥就这样,真认人哭笑不得。
   二哥开支全交是老话,邻居们都知道。但二嫂是开明人,二哥的口袋里的钱总不少于500元。朋友间下个饭店喝点小酒,二哥从来不用请示,回家二嫂就会给二哥口袋里补齐。朋友间都知道二哥说是工资全交,但什么时候二哥也不掉链子。
   就是岳父家的活全干二哥有时候不能保证。一是二哥有工作,干家务活得抽时间。再说家中活也不少,二嫂身体不好,他有时候真是鞭长莫及。“拖拉机撵兔子——有劲使不上。”但二嫂家双亲体弱多病,岳父家重要的事,“二哥是穆桂英挂帅——阵阵少不了。”春种、夏除、秋收一次也少不拉后。农村有一个姑爷顶半个儿的说法,而二哥顶了整个的养老儿。
   说起来话就多了。那一年冬天大雪封山,岳父家的羊被困在了大山深处,是二哥等人冒着被冻怕的危险,经三天两夜才将羊群赶了回来,结果二哥的脚是严重冻伤,现在一遇阴天下雨还痒痒。
   二哥看起来是个五大三粗的汉子,对待二嫂心比针眼还细。
   别看二嫂是病人,在二哥眼里那是仙女。二嫂运动障碍,每天二哥都要给二嫂梳头,抽出空还要给二嫂化几笔妆。二嫂的化妆品一是全,还全都有是名牌。
   用二嫂的话说:“别看我不干活,我们家里人对我可真是没得说。你们不知道,我在家那可是真享福。你们看我四季的穿戴那一样不新潮?我们家那个人那心细的真都有没法说。我穿的内衣买回来都得先洗一遍才能让我穿,不然怕有化学物质伤害皮肤。我真的不知道他怎么那么多的说道。”

共 6783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爱情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