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xetj.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诗大全 > 正文

【木马】金马唱和集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11 11:05:08
金马唱和集      我的老伴金留春本来只是个大学外国文学与对外汉语教授、中国资深翻译家。她是学中文的,本来就会诗词,近年之所以热衷于写诗词,从某种程度上说,是受了我的影响。为了说明问题和理解后面的诗词,我得先讲讲有关的情况:   金留春的父亲叫周莲轩。她为什么姓金呢?这得从她的家庭说起:周莲轩是上海市松江县人,五四以后,思想解放,他和女同学金其超二人相恋,反对家庭包办婚姻,双双离开老家,来到上海自食其力。两人都在商务印书馆任职,妈妈任校对,爸爸负责出版工作,二人生下两个女儿:长女随父亲姓,叫周绿云,1924年生,后来从圣约翰大学经济学系毕业,当记者时与吴江杨彦歧在和平饭店结婚。杨彦歧是杨千里的儿子。杨千里晚晴时办报纸宣传反清革命,资助出版并推行邹容的《革命军》,与于右任等交好,协助孙中山参加“北伐”。胡适曾是他执教的澄衷学堂的学生,他还影响了外甥费孝通。解放后任上海市徐汇区政协委员至逝世。也就是说:金留春的姐夫是费孝通的亲表弟。他姐姐周绿云夫妇1948年去了香港。周绿云后来成了国际大师级的现代派画家,在欧美许多国家办过画展。晚年与儿子住在澳大利亚,与2011年7月逝世。   金留春出生于1931年,比她姐姐小7岁,随母亲姓金。1952年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毕业后留校教授苏联文学,次年22岁就在上海图书馆向数百听众讲肖洛霍夫的创作。1956年她被学校保送到北京师范大学苏联文学进修班,师从苏联专家柯尔尊学习,我是前半年由陕西师大考进苏进班而与她同学的,但是,因为不是一个学习小组的,她是共青团员,我当时又无党无派,所以同学两年间,我们没有讲过话。1958年各自回校工作,没有联系。五年后,1963年,我收到金留春寄来的一套四本的《外国文学作品选》:这是中央让编的全国通用教材,金留春是六编委之一并兼任编委会秘书。为了感谢她,我回赠了我当时在陕西省文化局办的戏剧创作研究班讲课的《俄罗斯戏剧史》讲义。她对其中的“歌剧与俄罗斯歌剧”一章提了详细的意见,我才知道,她对西洋音乐颇有修养。这样,我们就联系不断了。1966年爆发“文革”,我大串连到上海,自然会去看她。她两年前已被调到上海外贸学院,任教学小组组长,是教学骨干。而这时却被打成“三家村”首领、“反动学术权威”受到极为残酷的毒打与各种迫害,家中的书籍、唱片等被抄抢一空。我去她家后,见到:她已家徒四壁,交谈中我同情她的红颜薄命,又鼓励她要挺住。她1971年来信说,被贬到带钢厂去战高温,一个弱不禁风的女子彻底成了重体力劳动的工人。1972年,高校回复招收工农兵学员,我写信请她来陕西师大教书,她因家在上海,就婉拒了。1973年冬,在长沙开外国文学会,几个老同学想过上海坐船回东北,我开了金留春上海的住址,请他们一定去看望看望受苦受难的这位命运悲惨的女同学。金留春来信说:老同学聚会,使她非常高兴。   “文革”结束后,落实政策,她回到上海外国语大学任教。1978年,东北协作教材《外国文学史》在大连辽宁师范大学召开,相隔不久在南昌江西师范大学又召开《外国文学名著选评》丛书编辑组稿会议。这两个会都邀请我前往。但是我必须去广州出席国家“外国文学规划会”,因此我给大连和南昌的会议主持人回信,请他们一定邀请金留春前去参加。她出席了自己喜欢的专业会议:大连会后,辽宁出版了她的专著《冈察洛夫》;南昌会后,她发表了许多论文。那些年,她努力补足失去的岁月,便拼命买书、找杂志、写论文、编讲义,真地焕发了青春。1980年,老同学陈元恺在杭州召开巴尔扎克逝世130周年和托尔斯泰逝世70周年纪念会,这是时隔14年后,我与留春晤面,但是也只是一般招呼与交谈而已。1981年,我在西安召开清一色老同学的学术会议,金留春与浙江的文心慧提前一天来西安,我设家宴招待她们。这次会后陕西人民出版社出版了两本书:金留春参加主编《托尔斯泰作品研究》,我主编《高尔基创作研究》,都全由苏进研老同学写作。还是这一年,她申请晋升副教授,由我写了推荐书,不久上海外国语大学批准她的新职称。1983年,中国俄罗斯文学研究会在厦门大学召开屠格涅夫逝世一百周年学术研讨会,我和金留春都受到邀请。那时,西安至厦门没有直达车,我托她买上海至厦门的卧铺票。西安至上海的火车是深夜11点多到达,金留春亲自到车站迎接,交给我去厦门的车票,并带领我去上海外语大学招待所住宿。厦门会后,我们和另外二人,结伴去了福州,看望福建师范大学的温祖荫教授。到了上海,为了托人买去西安的车票,她让我住在她家,两天后,我在回西安的车上吟了酬谢她的诗:      酬金留春      1983年深秋,上海外国语大学教授金留春与我同出席中国俄罗斯文学研究会在厦门大学召开的“屠格涅夫学术研讨会”。返陕过沪,老同学金留春热情接待。别后我赠她诗三首(藏头、回文、倒转各一):      酬诗半阕笑中看,金笔长挥越马班。   留取大家英气在,春风吹绿沪江滩。      厦门归去马如飞,去马如飞动地诗。   动地诗豪歌一曲,豪歌一曲厦门归。      光生月魄玉盈窗,彩笔君心雄气扬。   扬气雄心君笔彩,窗盈玉魄月生光。   (1983年11月6日离上海)      [注]大家(gu,读“姑”):曹大家,名班昭,班彪之女,曹世叔之妻,博学高才。      1984年吉林大学李树森教授召开肖洛霍夫学术研讨会,我与金留春又见面了。1986年,中国俄罗斯文学研究会在上海召开陀思妥耶夫斯基学术研讨会,这次会上没有一位老同学,她也没有与会,我特地去看望她,告知老同学们的信息和会议情况,她很高兴。次年,在开封河南大学召开我主编的《当代苏联文学》审稿会,金留春与好多老同学来了。在我的住室,她、周乐群和一些老同学聊天时,金留春提议第二年即1988年,是我们苏联文学进修班结业和苏联文学研究班毕业30周年,请深圳大学的周乐群召开一次老同学会,周乐群定下会议议题:“二十世纪欧美文学走向”。但是,不久,金留春去了德国讲学和西班牙看望儿子一家,而周乐群得了重病,不久逝去。我想告诉金留春,但我们断了联系。1990年我骨折住院,在病榻上,吟了诗,无处寄。这首诗,直到她回国后,才读到:      诗简无寄      一九五六初识君,追随专家柯尔尊。   京华两载黄金梦,同窗学成四离分。   八年之后闹文革,串连沪上访蛇神。   从此一别十四载,体弱谪贬战高温。   三中全会春风拂,落实政策返校门。   大连南昌未得晤,相聚巴托西湖滨。   返程途中谒府上,高楼旧友喜盈门。   次年深秋久雨过,西安聚得五十人。   碑石崇陵近游遍,编得托高二书存。   一九八三仲秋至,屠氏讨论在厦门。   深夜感念车站接,会后偕同访小温。   福州返沪殷勤待,引街选物意更忱。   波兰电影深长味,吟诗三首酬留春。   一年以后赴东北,松花湖畔话树森。   倏忽八六春节后,讨论陀氏会故人。   来春开封众友聚,驱车唱歌去少林。   只望深圳庆大典,渠料病倒周乐群。   四年一晃驹过隙,休离退居感离分。   西湖青山葬元恺,乐群深圳飘游魂。   噩耗传来何所诉?病榻绿窗七字吟。   君飘西洋我骨折,天涯海角杳无音。   鸿雁影断白云叹,欲告消息空自呻。   老友谢世益悲恸,长叹人生如浮云。   青春少年几苦乐?转眼皓眉腿生根。   胸炉心炭有余热,秉烛搦管抒丹忱。   但愿将息能长寿,旧燕重逢夕阳昏。   拙句杀青补诗简,蛄蟀唧唧夜沉沉。   (1991年6月25日)      [注]蛇神、战高温:留春“文革”遭浩劫。巴托:1980年5月在杭州召开了“巴尔扎克、托尔斯泰学术会议”。陈元恺参与主持。托高二书:《托尔斯泰作品研究》,雷成德、金留春、胡日佳等著,陕西人民出版社1984年出版。《高尔基创作研究》马家骏等著,陕西人民出版社1989年出版。屠氏:1983年10月在厦门召开“屠格涅夫学术会议”。小温:福建师范大学教授温祖荫。树森:吉林大学教授李树森主持1984年9月在松花湖畔召开“肖洛霍夫学术会议”。陀氏:1986年2月在上海召开“陀思妥耶夫斯基学术会议”开封:1987年5月在开封召开的“《当代苏联文学》初稿讨论会”上,金留春等敦请周乐群来年在深圳主持“二十世纪欧美文学走向”的学术会议,周满口答应。后因周病,此议未果。庆大典:1988年是北京师范大学苏联文学进修班结业与苏联文学研究班毕业三十周年,大家欲借深圳会议大庆。但周病倒,此事告罢。陈元恺:杭州大学教授、浙江省比较文学学会会长。1990年9月15日突然脑溢血逝世,享年56岁。周乐群:湖南人,深圳教育学院(现属深圳大学)教授,曾参加杨周翰等主编之《欧洲文学史》,又主持《外国文学研究》期刊工作多年。1991年4月20日因长期患癌,逝世于深圳,享年58岁。      1992年我出席教育部在台州召开的师范院校外国文学教学大纲讨论会,过上海自然去看望已经退休的金留春。时隔五年,她又憔悴了许多。1995年金留春的丈夫画家翁逸之去世,她来信历数了她的艰难与痛苦,我只好写信安慰她。到2001年,我的老妻孙菊畦也去世了,她也是来信安慰我。2002年北师大百年校庆,我劝她回母校参加会议,她以心情和身体都欠佳而没有赴京,我们失去了会面的机会。在我老妻去世5年之后,我女儿劝我再找个伴侣,而且给我介绍了一个人。这些事情和没有谈成,我都告诉金留春并征求她的意见。哈尔滨师范大学的江咏絮是黑龙江的离休老干部,她们每年秋冬都去珠海休养,那里的疗养所,有不少空位子,于是老同学江咏絮就让我与金留春都去珠海,见见面,能促成二人伴伴老最好。留春写信让我去相会,我填了词牌为《留春令》的寄她:      奉留春令,梦魂飘见,月痕云水。影断飞鸿寄人书,写怀远依春事。   隔望关山长不寐,对江南千里。昨夜雨疏又风吟,落黄叶屋檐泪。   (乙酉孟冬)      第二年(2007)春节,金留春飞往珠海,我因为痛风,元宵节才姗姗来迟。又相隔了14年,见到她非常削瘦,楚楚可怜。我们虽然是半个世纪的老同学,几十年来的朋友,但现在要谈婚姻,实在说不出口。俩人一起游览了珠海名胜,边走边谈,都在试探中说了各自的情况。这次相会,我看出我俩是两类人:生活习性、性格脾气,差距很大,于是,我提前不辞而别。回西安后,我在信中附了《珠海纪游》一诗:      海上飘春声,长安木心焦;隐痛风稍息,陡然飞九霄。   艳阳云海阔,缥缈幻仙乐,云端仙姑魂,梦见贝亚德。   湘水停片刻,倏忽至岭南,人海茫茫处,知己接航班。   我宿海霞上,抬头见碧海;渔女海中立,海珠何时采?   伶仃洋洒雨,孤鸿瘦伶仃,亭亭仍玉立,倩影伴我行。   办卡购机票,合影渔女前,敬仰苏兆征,问讯九洲湾。   海滨夕阳里,碰肩敞心怀;白莲洞花展,相携寻站牌。   游新圆明园,环岛澳门船,拱北徒再返,退补二百元。   湾仔选珠链,狮山仰烈士,微醺翠亨村,夜海星灯醉。   石博园木路,景山酸萝卜,无奈又伤感,园林长踱步。   系扣神凄然,抚背慰心酸;桥尽野狸岛,深情抛海渊。   自摸三敲宝,洗衣电褥烤,三巾虽涤洁,咫尺天涯渺。      今生两周聚,总忆不相忘;劳燕东西飞,天涯各一方。   梅落已春半,学生碗随便;杜宇唤归去,珠海春梦断。   公积金永别,又同參与商,耄耋将就火,生死两茫茫。   (2007年2月28日—3月13日)   [注]贝亚德:《神曲》中人物。“伶仃洋洒雨,孤鸿瘦伶仃”一句入三秦出版社郭鹏《鸿爪集》序中。自摸三敲宝:打麻将中杠上花叫宝。随便:是饭馆名。公积金:其办公处路边公共汽车站是接送人处。为回忆而写特殊名词。      大概,她不死心,春分过后不久,她76周岁生日那天,突然飞来西安,要和我彻底谈谈。我带她游了大唐芙蓉园、植物园、香积寺等处。交谈中,一个难题是:是在上海还是在西安安家。老同学谭绍凯就说你俩的问题是上海还是西安?还有南方人与北方人的生活习惯如何调协?我送走她后,填了一词赠她:      卜算子      无奈送春归,欢宴迎春到,梦去江南赶上春,相视同春笑。香梦总留春,夏至春犹俏。暑气难消梦留春,夜静闻啼鸟。(丁亥仲夏)      不久金留春寄来她写的四首七绝:      畏途唯见嶙峋石力拙回天天不清 哈尔滨到哪治疗癫痫病癫癫痫怎么治疗效果好手术治疗癫痫病有哪几种方法呢贵州有没有治疗癫痫病医院

相关美文阅读:

情诗大全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