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xetj.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诗大全 > 正文

【丹枫】头顶国徽是我一生的荣耀(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09 17:43:27

一、头顶国徽

五、六十年代是一个国人意气风发、昂扬向上的年代。1964年,我从基层调武汉铁路公安处,穿上神圣的警服在汉口车站派出所值勤。

“我们头顶国徽、领戴盾牌,担负着保卫我们国家和人民的重任……”派出所洪所长对我们说。我仔细端详着帽徽和盾牌红色的国旗、金色五角星、麦穗和光芒,反复咀嚼所长的话,深深感到作为一名人民警察的光荣与神圣。

派出所组织我们常年系统学习毛主席《为人民服务》《矛盾论》《实践论》等著作,给我们的人生指明了方向,也给我们的思想教给了方法。我的学习积极性自发而高涨。停电、打手电学;蚊子咬、猫在蚊帐里学……那时的学习讲究一个“用”字。我用在车站人来人往的旅客上,帮老大娘背行李、买车票;他们差钱三毛五毛地帮……一支边青年突发急病,我赶紧踩三轮送到铁路医院,签字、手术,悉心照料;一广东军官急赴北京,捎给武汉家属的贵重物品无人来取、我自告奋勇……汉口车站组织召开“学习毛主席著作积极分子代表大会”,我代表派出所在大会作讲用报告。在热烈的掌声中,我认真讲述了那汗流浃背的早晨、大雪纷飞的夜晚;那雨中为旅客找回丢失小孩儿的感动、那黑夜破案途中思想的斗争,以及那一封封热情洋溢的旅客表扬信……“因为我头顶的是国徽,所以我必须这么做。”我说。同志们听了都感慨地说:“报纸上雷锋、王杰事迹千千万,没想到活着的雷锋、王杰就在我们眼前……”

1966年春,全国各地的红卫兵走上街头大破“四旧”。啊!我曾深深遗憾自己“生不逢时”:没赶上举世闻名的二万五千里长征;但现在万分有幸:赶上了人类历史上第一次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年轻而火热的心房汹涌澎湃,立即向党支部递交了第一份入党申请书:“我要用自己的鲜血和生命保卫亲爱的党和伟大的祖国。请党考验我……”

那个年代,几乎所有昂扬向上的年轻人都将奥斯特洛夫斯基的名言“人,最宝贵的是生命。生命对每个人只有一次。人的一生应当这样度过:当他回首往事的时候,他不会因为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会因为碌碌无为而羞愧;临终之际,他能够说:‘我的整个生命和全部精力,都献给了世界上最壮丽的事业——为解放全人类而斗争。’”当作自己的座右铭。我也将这段话工工整整抄录在每本日记的扉页激励前行。

为运送“红卫兵”小将大串联,我三天三夜没合眼,洪所长几次将我按在值班室的办公桌上强迫睡觉……但那是个无法想象的时代。从“破四旧”到“打倒、邓、陶、王”“贺龙”,及至打倒一大批身经百战、威震疆场的开国元勋和功臣老帅……我怎么也想不通。从最初的激动、澎拜,到后来的迷茫、徘徊,直到最后的反抗、呐喊……我被打成“反革命”。就在我作学习毛主席著作讲用报告的同一个地方,召开我的批斗会。热烈的掌声变成了挥舞的拳头,沸腾的赞扬变成了不绝的口号,一幅幅大标语粗大的黑体排笔字像一把把尖刀刺进我的胸膛……不到24岁的我顿时懵了!

1967年8月1日,江岸铁路工人俱乐部召开万人批斗大会。公安处勤务组老易踩自行车押送着我也踩着自行车,从汉口胜利街出发到江岸参加批斗。老易年龄大了,怎么比得上踩得飞快的我。我不是“反革命”,也决不会逃跑。在批斗现场我自己径直从后台走到台上,习惯地低下头。工作人员大吃一惊:怎么还有自动上台挨批斗的。批斗台上突然增加了一个眉清目秀、身着绿军装的年轻人,一直熙攘嘈杂的大厅突然变得鸦雀无声……

1968年8月,武汉市公、检、法系统全部开拔到鄂南蒲圻办“五.七干校”,按黑龙江柳河样板,清理阶级队伍搞“斗、批、改”。我在那里放猪。

蒲圻山区到处都是一兜兜、一丛丛竞相生长的嫩绿野韭,我很快就采了一大担、煮了一大锅让猪们饱餐一顿。谁知半夜猪们全“嘈”躺倒了!“这是抗拒改造、阴谋破坏‘五七干校’!”一场批斗我的头几乎低到膝盖。“怎么着?不老实,帽子就在我们手里拿着!”

傍晚,我凝视着河里破碎的月亮想到了死。转又想:大凡真正男儿总有一种英雄情结:司马迁刖腿著“史记”,屈原流放写“离骚”,奥斯特洛夫斯基重残炼“钢铁”……一个真正的革命者总是在作刃性地战斗。当不幸和痛苦来临即以懦弱与自毁面对、自己绞杀自己算什么男儿?我是曾经头顶国徽的人啊!

一年多的“五.七干校”结束了。除少数干部外,几乎所有民警都“一锅端”到基层当工人。

“干校”各宿营点都静悄悄的。这些干了几十年、甚至一辈子的公安干警们,默默地清理着自己的行囊。所有人都在短暂地回想自己所走过的路程:那没日没夜地值勤、值乘、押运;那风里、雨里,雪里、雷里,日里、夜里小角落蹲守、湿草地侦察……有的人清理了一半清理不下去了,点燃一支香烟独自吸着;有的扒着同事的肩头细声述说着什么,还有的将拆下来的领章、帽徽,从靶场留下的弹壳……都一一珍重地收藏在小包包里……凝重的、压抑的气氛笼罩着每一个人……离别的那一刻更是永生无法忘怀:许多人高高地挥舞双手,似乎如释重负般地大声笑道:“好了!不干啦!不干啦……”而没有哪一个人的脸庞不是分明滚动着泪珠……

我则由军代表直接“护送”到鄂北孝感铁路大修队监督劳动。列车进站,望着熟悉的汉口车站和霎时便将天南地北的武汉,我泪流满面。列车经过江岸,我缓缓举起并拢的五指,向没有告别的家中父母敬军礼……虽说难以割舍,毕竟已然割舍。我满腔悲愤的是自己长在红旗下,走上公安战线更是壮怀激烈。从一名共青团员和学习毛主席著作积极分子,怎么一下子就成了“反革命分子”呢?少时的渴望、人生的理想……而今都“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

“多有‘不耻最后’的人的民族,无论什么事,怕总不会一下子就‘土崩瓦解’的。我每看运动会时,常常这样想:优胜者固然可敬,但那虽然落后而仍非跑至终点不止的竞技者,和见了这样的竞技者而肃然不笑的看客,乃是中国将来的脊梁。”鲁迅先生的话鼓舞着我去做“虽然落后而仍非跑至终点不止的竞技者”和失败的英雄……

“别了青春,鸿愿未达怎甘宁。望群峦,思绪茫茫,泪洒频频。男儿青春有几度,青春应须放光明。良时错过如拾复水,徒悔恨!任重远,道艰辛,路坎坷,长征程。要披荆斩棘,贵持恒。挫折不改雄飞志,成败难易鸿皓心,三十年不尽志气血,事竟成!”在每本书、每本日记本的扉页,我郑重写着新起的别名“攀峰”。我要在铁路大修队“默默无闻地奋斗十年,然后去攀登我理想的高峰。”

二、旷野寒暑

铁路大修队住的流动宿营车。角落里堆满龙头拐仗似的大撬棍,大铁锚似的铁洋镐,以及横七竖八的铁锹、铁叉、铁筛、铁扒、套筒等大修工人“八大件”。宿营车顶棚扯满蜘蛛网似的亚麻绳,上面搭满了万国旗似的红绿裤衩、破衣烂衫……

第一天,在鄂北杨家寨车站股道间,身穿退了颜色、掉了纽扣的短大衣,浑身褴褛裸露着团团棉花的大修工人们,有的拿着大撬棍,有的一字排开,往平板车上装载重型钢轨。三十多岁的工长紧握一根特大龙头撬棍站在平板车中间,紧绷着脸。呼啸的风雪声中飘荡他断断续续异常严峻的声音:“……玩轨如玩虎!弄不好就伤筋动骨丢性命,可不是闹着玩的!大家一定要听号子……”随着他一声深沉、有力而拉长的号子,50多名大修工人用各自的双手将地上25米长的重型钢轨闪电般紧紧抱起在胸前!整个过程仅仅几秒、惊心动魄!天哪!我顿时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这可是重型钢轨啊,怎么不是用大吊车、而用人肉肢体的手去抱……

一天的笨重劳动后,工人们大都三五一堆猜拳行令:“哥、俩、好哇!三、桃、园哪……”

第二天抬钢轨。将卸在铁路路基两旁坡地、农田25米长的重型钢轨抬到线路老轨外侧,为换轨做准备。抬轨时八人一组、四条大杠,长长的大杠足有碗口粗。我和工人们大杠上肩,弯着腰、弓着身,一只手紧紧扶着抬轨卡的亚麻绳、一只手牢牢攀扶着另一人的肩屏住呼吸、摆好架势……“一、二!”随着工长的口令声起,七个人同时接口“起哟——”一声,大家顿时站起、而我却倒在地上……我抬不过人家啊。但我马上站起来!“我是头顶过国徽的人。我不是‘反革命’,只是被母亲错打的儿子……决不能倒下!”可站起来还是倒下了,再起来!25米长的重型钢轨终于抬起来了……

接着砸镐。“XXX十八镐,上打鼻子下打屌。”这是大修工人“砸镐”的口头语。24或32名工人分别每隔5、4、3根枕木四人一排、两人一对,于钢轨里外站好,听候哨声……“瞿瞿瞿瞿瞿――”这是砸镐准备哨声。24名工人齐刷刷举起铁镐静止在彼、煞是威武。“瞿、瞿、瞿!瞿、瞿、瞿!瞿瞿、瞿瞿、瞿瞿、瞿!”随着有节奏的哨声,24把铁镐整齐划一抡起、甩下,铿锵而有力地砸在灰枕下……

我没感觉什么。来了么,砸镐就如吃饭一样平常。可不一会儿肩膀就开始发酸,手心热辣辣的疼。可不能停下来,大家都在砸呢!好不容易等到间歇,两手早有四粒绿豆般的血泡、水泡……接着,血泡、水泡夹在一起;汗水、泪水流在一起……烈火般的热浪一阵阵袭击着裸露着褐色胸肌工人们。我也脱下湿透的绿军装铺在石渣上,顷刻便已晒干,留下一道道、一层层白色的盐渍……

“清筛”,是在“封锁”列车运行时间内,把混杂在路基里的石渣末、蒸汽机浓烟里的炭渣以及雨水浸透路基冒出的泥浆、沙粒混合物清出来。劳动强度大、工作时间紧,是大修队最艰苦、最笨重的体力劳动,即使老工人也“闻‘筛’色变”。

冰天雪地里,灰蒙蒙的天地、白蒙蒙的雪雾。500米线路的大修工人们个个脱光脊梁,好像有人追赶似的抬头甩镐、低头挖渣。抡镐敲枕木,弓身筛石渣……各种干活姿势、各种紧张动作五花八门、眼花缭乱,使我想到当年斯巴达克斯战士们为胜利而拼命战斗……

路基封冻的道渣就像混凝土。我一镐挖下去只是一个白点儿,根本挖不动,虎口倒震裂开了!再甩一镐下去仍是一个白点儿……两只手很快又是血泡裹水泡而毫无办法……而工人们仍旧各自为阵紧张地甩镐挖石、两手摇筛……纷纷扬扬的雪花不断飘落在他们沁着汗珠儿的脊梁上、胳膊上,顷刻化成水珠儿淌下来……此情此景我热泪盈眶……“攀登……”“跋涉……”写过多少次这样的日记,而做起来是多么地难啊!晚上,腰痛、背痛、腿痛,肩膀痛、手膀痛、血水泡痛……全身都被“痛”所包裹;每一块肌肉、每一根骨胳、每一处关节、每一条肌腱仿佛都在重新组合……这是意志的拷量!我告诫自己:这有什么!应该感谢命运:趁着血气方刚接受坎坷!别让懦弱把意念击碎,别把奋斗演变蹉跎。青春的字典只有奋进,退却的词汇不属于我!绊倒了怎么能再躺倒哇,站起来,依然是一首青春壮歌!既然挫折是人生的桂冠,劳累又何尝不是青春的焰火!我的人生决没有叹息,重组筋骨又有什么……

从小迷上唱歌,嘴里终日“哼哼有曲”,“男声独唱”辉煌了我的整个学生时代。虽然身在铁路大修队,“万国旗”下、“八大件”旁,仍然不时有我的歌。时而高吭激昂、时而悲愤沧凉的歌声飘出宿营车外,吸引了不少路人驻足倾听……一天歌声正酣,工会主席突然出现在我面前,歌声嘎然而止。工会主席却笑道:“唱啊,怎么不唱了?唱得很好啊!”接着告诉我一个万万没想到的消息:要我到宣传队!

我彻底惊呆了!我,一个早已踢出“人民”范畴的“阶级敌人”,只能“老老实实”,不能“乱说乱动”,没想到一去不复返的舞台竟然复返了!

创作节目时,那翻舞龙灯似的“清筛”道渣,那飘落在沁着汗珠儿光脊梁上的雪花,那封冻的道渣震开虎口的挖镐,那一字排开的工人用双手抱起25米长的重型钢轨、以及那动人心魄的抱轨号子……历历涌上心头,我都一一编排在节目中……演出先在孝感、铁路沿线,最后到了武汉、就在当年召开万人批斗大会的地方……轮到我“男声独唱”,怎么也按奈不住心房剧烈地跳动。像从前一样,我挺着胸膛、迈着健步,走到舞台中央瞥向乐队轻轻点头,随着乐声放开歌喉:

我爱祖国的大草原,

红旗如画麦浪无边……

深情、激昂而略带苍凉的歌声在大厅回荡。我的热泪夺眶而出!祖国啊我的祖国!我是戴着红领巾和共青团团徽长大的青年,我热爱我的祖国!怎么会是“反革命”啊!我的胸中聚积了千万颗泪滴,今日触动、纷纷坠落!它决不是脆弱的表现啊,而是我赤诚的坦露:总有一天,人民会明白我胡迎春对祖国、对人民是多么地忠诚……

演出效果很不错。更出人意料的是,我的歌声引起了党委书记的注意。他了解了我的情况后,亲自阅读了我的上诉信……我们党是坚持真理的党,实事求是的党!根据中央关于平反冤假错案的英明政策,终于推倒了强加在我身上的一切不实之词,彻底恢复了我的名誉!

沈阳哪里的医院治疗癫痫病更好?呼和浩特哪家癫痫病医院靠谱辽宁沈阳癫痫病专科医院

相关美文阅读:

情诗大全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