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xetj.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诗歌 > 正文

【江南】老牛儿子的婚礼(散文外一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09 17:15:18

一、老牛儿子的婚礼

清早,天刚蒙蒙亮,就从村东头传来一阵“噼噼叭叭”的炮仗声,把隔壁二婶家卧在门外树上的一群鸡惊得“咯、咯、咯……”的乱叫,满巷道四处逃散。

这个村子坐落在北边的山沟里,村子不大,几十户人家都零散的住在沟沿上,人口也不过百十来个。听到动静,人们就急急忙忙起床后,向老牛家走去。因为老牛家的儿子今天要结婚了。刚才的响炮声是老牛放的,通知大家起床一起去参加儿子的婚礼,几天前儿子说要用大巴车把乡亲们接到城里去参加婚礼,因为儿媳害怕娘家人看见婆家的境况。所以,要求婚礼必须放在城里的酒店里举行。

今天,天气比前几天冷了许多。村里的人还都在睡梦中的时候,老牛就起来把屋子前前后后打扫了一遍,等老牛把羊从圈里拴到门前的石桩上的时候,天才蒙蒙发亮。

老牛的儿子名叫耀祖,几年前大学毕业后留在西安,现在是一家建筑企业的工程师。这在山沟人的眼里是光耀门楣的事情,加之,村里人都听说老牛的儿子娶了一个城里的姑娘,都投来羡慕的目光,可是,村里人只知道老牛的儿媳叫妮娜,听着像是个外国名字,但谁也没见过,大家都只是听说。

老牛为了儿子的婚礼,忙里忙外的收拾房子,也早在半个月前就挨家挨户通知了亲戚朋友。这段时间以来,老牛本人也整天精神抖擞,见人就发烟,是村里人很少抽的那种“红双喜”,人们个个都夸老牛的儿子有出息。

婚礼那天老牛的儿子要用大汽车把乡里乡亲都拉到城里的大酒店吃大餐,一想到这里,人们心里都洋洋的暖和,这段时间人们都爱聚集在老牛家门前的墙根下晒太阳,顺便打听老牛儿子结婚的日子,生怕那天把自己遗漏,失去了一次进城的机会。

……

婚礼如期在酒店举行了,这天酒店特别热闹,耀祖还请来了公司的领导,学校的老师,同学朋友也都前来祝贺。

中午时分,“酒花飘香”酒店的门口锣鼓喧天,鞭炮齐鸣,热闹的烟雾笼罩了酒店前一辆豪华大奔。随即,一个西装革履地年轻人从酒店的玻璃门走了出来,他一手拿着一束玫瑰花,一手插在裤兜里,嫣然派头很足。自然地用手捋了一下头发,手腕上露出一款新型的白金镶钻手表,那手表上的钻石在阳光下放射出无穷的诱惑,吸引着每一个女人的眼睛。

在一阵吵闹和欢呼,人们簇拥着新娘走进了酒店。

酒店三层的大厅,典礼台后面粉色挂幕的中央挂着一个大大的囍字,台子上面铺的红毯子一直延伸到门口,台前放着几盆鲜花,两旁的音响播放着欢快的婚礼进行曲。妮娜身着红色旗袍,脚蹬红色皮靴,手里捧着一束玫瑰花,颔首挺胸,微笑着挽着耀祖的胳膊踩着地毯缓缓的朝台子上走去。

“这新娘子真难看呀!”一个小姑娘惊讶的叫了一声,急忙捂住自己的嘴。

“耀祖,亲一下!”一些不安分的小伙子边吃边喊起来,还有的站了起来打着“呼哨”起哄。耀祖微微一笑,低下头吻了一下妮娜,妮娜幸福的笑了。然后,耀祖扬起眉毛举起右手,放在嘴唇上亲了一下,然后把手一扬,给台下的人一个飞吻。

“好,再来一个,再来一个!”台下的人兴奋了。

司仪摆摆手,示意台下的人不要乱喊,然后扭动圆鼓鼓的腰肢故作姿态地大声说:“请耀祖的爸妈到礼台上来。”

“她爸妈没有来。”一个女人尖锐的声音从人群里冒了出来,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到那个女人身上去了。

……

巷道里,寒风依然席卷着乡道里的落叶,远远看见老牛一个人拿着笤帚慢慢的扫着门前的花炮纸皮。

天依然很冷,村里人都呆在家里,家门紧闭,偶尔听见几声鸡叫。

二、土门

走到巷道中央,便看见一个女人,总是坐在自己门口的木墩上,痴痴的看着巷道里来来往往的每一个人,只是微微一笑,却不在言语了。

她个子不高,脸上布满皱纹,黒且瘦。最引人和注目的就是她的是驼背,背上鼓起一个小包,看起来就像后背上塞了一个包袱,高高凸起,走起路来,像一只赶路的鸭子,直往前窜。

她身后便是她的家,是坐北朝南新盖的三间平房,整个面墙都贴了白色的瓷砖,中间的大红铁门两边配上铝合金窗,显的很是气派。走进屋子,里面很亮堂,但很空旷,没摆几个家具。平房当然是在原址上建成的,但是地基比门前的道路高出了很多。在这之前,这里只有三间土坯房,一个外炕,最后面的一间就是厨房,但是院子很大,却收拾的很干净,就是显得多少有点荒凉。

大门就是在墙上掏了一个土洞,农村人顾名思义的叫“土门”,也有的叫“圆门”。从土门进去,空荡荡的院子里除了一个柴火堆堆在厕所墙旁边,还有一棵高大的椿树长在院子中央,这不是为了美观,也不是为了成材,主要为了夏天遮挡太阳和当柱子拴铁丝晾衣服方便。

距离椿树五六米远,就是二门,二门是一个老式的单扇门,门墩石很高,但是门很窄。架子车是直接拉不进去的。每次往家里拉东西到门口后,都要人一个一个抱进去。进屋后,靠左手便是三间正厅面朝西,右手是一块空地,中间长着两颗桐树,已经高过了屋顶,正厅靠东墙的地方放着一辆破旧的自行车,上面放着不知道装着什么的几个尼龙袋子,被一张蓝色的广告布盖着,上面压着几块红砖。正厅北墙根放着一个水泥柜,里面装着麦子,在柜正中央贴着一张十字架。因为她是一个基督教徒,希望耶稣能保佑自己及家人一生平安。十几架正对着的一个房间里有一个土炕,土炕上坐着一位老者,那是她婆婆。老人已经过了耄耋之年,虽然老人还能行走,但是,她一天大多时间都是坐在炕上,也不说话,她伺候着婆婆的一日三餐,阳光中墙上木格子窗里照了进来,照在老人的脸上,老人的精神头依然很好。此时,一个男人正从前院抱着柴草往厨房走。男人个子不高,脚步缓慢,多少显得有点木讷,这便是她的丈夫。

她走进厨房放下柴后,又拿起墙角的扁担一挺腰挑起来扣在翁边的水桶就走出去屋外,每日一次的百十斤重的水担压在她本来就不高的个子似乎更低了。

厨房就在正厅尽头,门朝南,厨房很小,里面已经摆放的很满了,里面光线暗淡,隐隐约约可以看见在靠北面的那个灶台被一个大木板盖住,灶台上也放满瓶瓶罐罐,紧挨着灶台是一个黑色的水缸。紧挨水缸的便是案板,上面放着碗筷和一些简单的一些厨具。一个小窗被用塑料纸挡着,一点亮光照在靠墙的一排粮食的瓮上,一些杂物放在瓮盖子上。去厨房是要经过卧室门口,卧室还是老式门,两扇的边子用红油漆刷了,卧室里面电视响着,一辆新买的自行车放在墙边,用床单盖着,这可能是家里最值钱的一个家具,所以,特别珍惜的放在最安全的位置。

土炕四周贴满墙的海报算是墙裙,大都是关于农药种子的宣传画,满满的贴了一屋子,根本看不出原来的墙面是什么样子的,只是一张“年年有余”的年画贴在正中央,似乎告诉人们这个家全家人的对生活的期盼。

卧室里没有凳子,也没有摆放凳子的位置,来人只能坐在炕沿上。正对着门的是一张已经掉了油漆的木桌,桌子不是很大,上面只摆放一些茶壶及日常用品,桌子上方中间的墙上挂着一面两尺见方的镜子。桌子下面放着几双洗的很干净的鞋子,烂了的地方已经被缝补的很好,只是黑色的鞋面已经被洗的有点泛白。土炕西头是一个用白纸糊了的老实木窗,窗户也分里外两层,外层为挡风格子窗,分上下两段,上段可以卸下来,打开,透透屋内的空气,里层窗户依然是对开的两扇小木门子,两扇关严实的话,就冬保温,夏晒不透。窗格子都用白纸裱糊了一层,这样的白纸,可以让下午的太阳从炕西头照射进来会让屋子的光线亮许多,虽谈不上淡雅,但很整洁,却也略带几分温馨。

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到她婆婆去世后好几年。如今,土门已经变成的大红铁门,木窗换成的铝合金大窗,而且厨房里也多了电磁炉,煤气灶各色各样的家用电器。院子里也有了小菜园,竖在一边水龙头随时可以灌溉,还有一个竖在厨房的水缸旁边,她丈夫也不用再挑水了。这也正是她大半生任劳任怨,春播秋收,辛勤劳作,默默无语的筹划着一家人吃喝拉撒而换来的结果。只是新房子内室还没有进行装修,只是做了简单的处理。

她说,等大儿子结婚时再进行装修,现在装了,怕将来儿媳妇不满意。她有两个儿子,大儿子快四十岁了,只身一人在外打工,二儿子快三十岁了,也是在外打工,但很少回家。盖新房的钱有一半是大儿子打工挣回来的。

如今,她家后院的那棵老枣树上面的枝干也已经被锯的剩下一个树枝,还依然努力的往上长着,似乎在讲述这个家庭的起伏变化,这一家人的一路走来的心酸和对生活的期盼。

或许,也只有老枣树明白,两个儿子还没有结婚的忧愁,让她的笑容少了,不再像以前那么爱说,爱笑了,背也比以前更驼了。

女性癫痫病治疗合肥专治癫痫的医院?继发性癫痫是否会遗传呢?

现代诗歌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