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xetj.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近代诗词 > 正文

【军警】女当家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0-29 18:43:59
随着震耳欲聋的礼花炮声,覆盖在黑色梨木牌匾上的红绸布被揭掉了,露出了金光闪闪的“百草中药材经销公司”的字样,在人们热烈的掌声和喝彩声中,“百草中药材经销公司”的经理菊花的脸上有两行清泪在缓缓流淌——是喜极而泣还是悲欣交集呢,只有她自己最清楚。
   菊花的男人树生也流着眼泪,他自言自语地说:“这一天终于来了,这一天来的又是多么不容易啊!”
   是的,这一天来得太不容易了!
   菊花家所在的村子叫姜家庄,虽然地处省道203线,但是靠近关山,属于半山半川,唯一的经济收入就是卖粮食,这几年粮食又不值钱,虽然吃穿不愁,但是没有余钱,日子过得紧巴巴的。十八年前,22岁的菊花从关山深处的桦树湾嫁到了姜家庄,菊花的男人树生早些年经常进山挖野药,换点钱贴补家用,有时候也到县城里打零工,后来树生学会了砌墙的手艺,有修房的人家叫了,就去专门给人家砌墙,一年也挣个一半万元,农闲时节就进山采野药,弄几个零花钱。菊花在家里务作着四五亩地,照看着两个娃娃念书。如果不是五年前的那场意外灾难的话,菊花家的日子也许就这样平平淡淡地一直持续下去了。
   五年前的一个夏日,太阳火辣辣的,树叶子都蜷缩了,天上没有一丝云,空中没有一丝风。吃过早饭西安癫痫医院在哪找,树生和村子里的富有子结伴进山去挖猪苓。那天运气格外的好,进山不多时间,树生他们就寻到了一窝子猪苓,虽然是个明窝子不是很多,大概有十来斤,这已经很鼓舞树生他们了,因为猪苓本身就难找,就这十来斤也能卖一百来块钱呢。两个人歇缓了一阵,吃了点馍馍,然后攀上一处悬崖,准备再找寻找寻猪苓或者其它的药材。攀上悬崖不久,树生又发现了一个明窝子猪苓,他俩兴奋地刨了起来。因为忙着专心刨猪苓,树生竟然忘记了危险,没防备脚下一滑,突然间就溜下了几十丈高的悬崖。当富有子转了一大圈在崖下找到树生时,树生的脸已经成了蜡黄色,满脸是土和冷汗,富有子试着搀扶树生起来,可是树生疼得不敢动,最后富有子只好砍了一捆树梢,让树生躺在上面,顺着溜道好不容易出了林子。树生被送到县医院,医生说是脊椎断了,手术做了八九个钟头,在病床上躺了三个多月,花了四五万元,最终还是没能站起来,只能坐在轮椅上了。
   树生家遭遇了晴天霹雳,突然间就跌入了深渊,所有的负担一下子压在了不到四十岁的菊花肩膀上。男人瘫痪,娃娃碎小,一个女人家能撑得起这个家吗?村子里的人都在为菊花担忧。
   为了还债为了撑起一个家,以前文静寡言的菊花一下子变成了一个风风火火,干散硬棒的女人。菊花的娘家在关山深处的桦树湾,自幼在山林里摸爬滚打,身体结实,初中毕业之后,由于家境贫寒没有继续读书,嫁到姜家庄之后,由于树生勤劳能干,地里的活又不多,菊花就一门心思用在家里的浆洗缝补,相夫教子上了。现在家里的顶梁柱折了,她只能硬气起来了。从春天开始到关山里刨菖蒲、剜蒲公英,夏天、秋天在山林里挖羌活、秦艽、白芍、升麻、刨猪苓......到了冬天,菊花也不闲着,缠上毛链子穿上麻鞋,腰里扎一根绳子,拿着镰刀进山割扫帚。村子里人都说,菊花那不是搞副业挣钱,是在拼命呢!整整三年时间,菊花的眼角突然间就有了几道深深地皱纹,整个人瘦的只剩一把骨头了,手上那厚厚的老茧证明着一个农妇的艰辛,好在给树生治伤借下的外债终于还清了,菊花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树生虽然瘫坐在轮椅上,为了减轻女人的辛劳,硬是学会了做饭、洗衣服,甚至还饲养了两头母猪,一年猪娃子还能卖个五六千块钱呢!
   菊花的能干一时间在方圆数里被传为佳话。没有外债了,但是家里的日子还很穷,菊花决心要让男人和娃娃过上好日子,一个打算在她心里已经谋划了好长时间了。这几年菊花在卖野药的时候,那些药贩子的收购价和发武汉中际医院价中间存在着很大的差距,如果自己搞药材销售的话,收入肯定比采药好得多。可是经营药材生意需要一大笔钱啊,她到哪弄一笔钱呢?
   就在菊花思谋着在哪弄钱的时候,她在县公路段工作的表哥打来电话,说是需要一批扫帚,看菊花能弄下吗。菊花听完电话,简直是欣喜若狂,她觉着自己的命运已经开始转机。她连夜到各家各户发布消息,每把扫帚高出市场价二毛钱。冬闲时间正是进山割扫帚的好时机,不到五天时间,一千把扫帚就摞在菊花家门前了。那一千把扫帚不仅仅给菊花带来了三千多块钱的收入,还历练了菊花的胆量,使他更坚定做药材生意的信念。
   到了第二年春天,菊花用贩扫帚的三千块钱做本钱,又在亲友处借了五千块钱,开始贩卖药材苗子。由于马嘴镇独特的地理位置,盛产大黄、独活、党参等数十种药材苗子,每年的春季,药材苗子的买卖很是红火。菊花在关山林缘地带的药农那里收上独活、大黄苗子,然后赶马嘴镇、山寨堡的集日,把药苗子卖给那些外地的客户,从中赚取差价。一个多月时间下来,菊花自己都大吃了一惊,贩卖药苗子竟然赚了五千多块钱!比往年挖一年野药的收入还要多。通过一个多月的贩卖,菊花也结识了一些药农和药贩,心里的那份憧憬愈加强烈了。
   菊花买了一辆三轮摩托车,开始了她小打小闹的药材贩卖。每天早上,拾掇好家里的卫生,有时候还要做好男人和娃娃中午的午饭,然后开着三轮摩托车进山,守候在采药人出山的必经之路,收购一些野生的药材,诸如白芍、菖蒲、细辛、羌活、紫菀、天南星之类的,偶尔也收购一些猪苓。每天早上进山,那一蛇皮袋子野药,少说也要七八十斤,菊花硬是咬着牙一袋子一袋子地码到车上绑好,战战兢兢地从崎岖不平的山道上开出山外。天黑回到家里,匆匆扒拉几口饭,两口子又要忙着把当天收来的野药分拣归类,装筐打包,等到逢集的日子去卖给那些坐地经营的大贩子。
   就在菊花的生意逐渐有了起色的时候,不料又一次交了厄运。那是一个深秋的傍晚,菊花在孟良峰收了一车红药子往回赶,不晓得是第一次进深山胆怯,还是过度的劳累使她分了神,就在快要下山的一个弯道上,突然间翻了车,一车红药子撒了一洼,车子翻了两个滚被一棵红桦树挡住了,菊花被摔落在一丛灌木上,昏迷了过去。后来是两个挖红药子的人发现了菊花,把她唤醒并且从灌木丛里弄了出来,两人又帮着把三轮摩托车抬到路上,幸好车子只是倒了一些油,机械并没有损坏,其中的一人刚好会开三轮摩托,就把菊花送回了家。菊花的腰被摔伤了,稍微一动就疼得钻心,刚开始硬撑了两天不去医院,后来在树生的坚持下,菊花才被送到县医院诊治,在病床上躺了整整二十三天,才勉强能下地打着拐子挪步了。虽然有合作医疗报销,但是菊花的这次意外受伤,又让家里折了一笔财,花去了三千多块钱呢。
   村子里有一些人暗地里说,菊花吃了这一大亏,这下子蔫了吧。也有人直叹息:树生家咋就那么多灾多难呢!树生受伤瘫痪了,差不多成了个废人,这两年在菊花的操持下,这个家的日子刚有了点起色,眼看着就苦尽甘来了,谁料想突然间又碰到灰茬上了呢!树生整日蔫里吧唧、唉声叹气的,菊花用拐子捣着地吼道:“不就是又绊了一跤么,不就是又花了几个钱么,用得着这么萎靡不振、寻死觅活么!绊倒了咱再爬起来么,有人生万物呢,只要人在,有啥做不到的呢!等我腰好了,咱不但要活着,还要想着法子活到人前头去呢!”果然,菊花的伤还没好利索呢,就准备到合作银行跑贷款。就在菊花为钱的事犯愁的时候,镇上的妇女主任张改巧在村妇女主任翠花的陪同下,找到菊花家里来了。
   “菊花姐,你的事我才听说了,你是一个了不起的女人啊!”年轻的妇女主任由衷地赞叹着。
   “哎,我是个粗糙人,有啥了不起的呢!”受到夸奖的菊花有点不好意思,原本红红的脸蛋愈加红润了。
   “菊花姐,你真的了不起,给咱妇女自强自立树立了一个榜样。为了帮助你把生意做大做强,镇妇联决定出面担保,给你十万元的贴息贷款,期限三年,希望你把这笔钱用好,做出一番业绩来。”
   菊花一听这个消息,兴奋得脸更红了,双手不住地绞着衣角,嗫喏着不知说什么好。好半天才冒出一句话:“这,这是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啊,我今天来就是告儿童癫痫病出现的早期症状有哪些诉你,到下一个集日,你带上户口本到银行办理有关手续,差不多半个月钱就能到你的手里了。我还要问问你,钱到手了你准备作什么用途呢?”
   “我想办个中药材经销公司,因为我们家近靠省道,交通方便,还又邻近关山,有着丰富的中药材资源优势,更重要的是还能给药农提供卖药的便利,增加他们的收入。”
   “办公司,你有这个把握吗?要知道,生意都存在不可预知的风险呢!”年轻的妇女主任有点不放心。
   “我有这个把握,一来我生长在山里,熟知各种药材,二来我已经做了两年的药材经销,虽然规模不大,但是也积累了一些经验,结交了一些客户和药农,这为我今后的发展打下了基础。”菊花慢慢地镇定了下来,显得很自信。
   “那好,我们妇联就支持你办药材经销公司,争取在明年春天就开张。”
   就在菊花踌躇满志的时候,树生却坚决不同意菊花办公司,两口子发生了结婚十多年来最激烈的一次争吵。
   “娃他妈,我说你的胆子也太大了吧,十万元呢,把咱这个家全卖了也不值十万元啊!”
   “他爸,我有把握呢,经过这两年的小打小闹,我心里有数。十万元对于咱家来说,确实是个不小的数字,但是这个好机会不能错过啊!”
   “可是那么大的生意咱又没有做过,多少有点闪失,不是没吃到狗肉连链绳都丢了么!”
   “只要是生意,都存在着风险,前怕狼后怕虎的,啥不不敢弄,静静坐在屋里保险,可是日子能过前去吗?”
   “我知道你是嫌弃我是个废物,不能挣钱养家!”
   “树生,你说话要讲良心,你瘫痪了这三四年,我给过你一次脸色看么,我一个女人家里里外外操持着,在外面当男人,回到屋里做女人,苦了累了我给谁说过,还不就是为了把咱家的日子过到人前头么,我嫌弃你的话,能泼出命的为这个家么?娃娃放学一回来就陪你说话,给你端吃端喝,老的小的谁嫌弃你了?”
   树生不再言语,唏唏嘘嘘地哭了起来,他知道他的话伤了菊花的心。邻居三婶子闻讯过来,斥责了树生几句,又对菊花慢声细语好言相劝,平息了一场争吵。但是树生说啥也不同意菊花办公司做生意,以他的意思,饲养几头母猪,一年卖出去几窝子猪娃子,风险小最保险,要不养两头母牛也好着呢,干嘛要冒那么大的风险做生意呢?一个执意要办,一个坚决不同意,两口子就这样僵持起来。
   就在菊花两口子僵持的第三天中午,镇长陪着主管经济的副县长到姜家庄规划大棚蔬菜的种植,县长听说了菊花开三轮摩托收药材的事,一定要到菊花家看看,见见菊花。听说来的是县长,树生赶紧躲到隔房里去了,剩下菊花紧张地站在院子里等候着。随着一阵谈笑声,一行人走进了菊花家的院子,走在前面的是一个三十来岁女人,脸色白净,一头短发,显得很是干练。不等菊花反应过来,那女人就握住了菊花粗燥的手:“你就是那个开三轮摩托收药材的菊花吧!”菊花不晓得说什么好,只是使劲点了点头。
   “这是杨县长,专门来见你的。”旁边的镇长及时的作了介绍。
   “了不起啊,你这么瘦弱的一个女人,竟然能够开上三轮摩托进山收药材,伺候瘫痪的丈夫,抚养一双儿女,真正不容易,了不起!”女县长右手握着菊花的手使劲摇着,左手竖起了大拇指。旁边的的人都随声附和着“不简单,了不起!”
   菊花请客人进屋落座。女县长一直握着菊花的手,怜惜地用自己手摩挲着菊花粗燥的手,还用左手摸了摸菊花略显粗糙的头发。“听镇上介绍说,准备给你一笔贴息贷款,你准备做什么呢?”
   “我准备办一个中药材经销公司。”菊花热切地看着女县长。
   “好啊,这个思路好啊!你做过药材收购,有一定的经验,只要做好市场调查,衔接好销路,应该能够做好的。”县长的鼓励使得菊花的胆子慢慢大了起来。“可是......”菊花欲言又止。
   “怎么回事啊?还有啥困难你尽管说,长春哪里有比较正规的癫痫治疗医院呢?镇上不能解决的,我想办法给你解决。”
   “我家掌柜的不同意,怕亏了本。”
   “呵呵,是这样啊!你家掌柜的在哪呢,能不能见见呢?”县长巡视了一圈。
   “树生,出来吧,县长都到咱家来了。”菊花撩起了隔房的门帘,树生略显羞怯地摇着轮椅出来了。看着一屋子的人,树生又准备缩回去,却被县长喊住了。
   “你这个掌柜怎么能拖我们女当家的后腿呢?凡是生意都存在着不可预知的风险,可是如果不去尝试,岂不是永远没有成功的可能么!你的担心我能够理解,可是如果不支持菊花放手一搏,岂不是让她不甘心啊!听说你们还是自由恋爱的对象呢,就更应该支持媳妇创业才对啊!”县长的话引发了一阵笑声,树生的拘谨一下子也放松了。他不好意思的搓着双手,不时偷着看一眼菊花。“我不光是怕生意亏了本,主要是怕公司办起来了,她就更加忙了,累垮了身子。”
   “看看,多么体贴的丈夫!我再给菊花做个担保,让她把自己的药材经销公司办起来,你看行不行?”县长走到树生跟前,拍了拍树生的肩膀。
   “县长都给她担保了,我还有啥怕的呢!”树生剜了菊花一眼,菊花给他扮了个鬼脸。两口子的小动作,被县长他们看在眼里,又引发了一阵善意的笑声。
   好事多磨,好人多难,终于苦尽甘来了。经过三个多月的筹备,今天,菊花的“百草中药材经销公司”终于成立了。杨县长、镇上的书记、镇长、妇女主任都专程前来祝贺,还有应邀而来的外地客商,山里的药农,村子里的乡亲们,五间房的院子里云集了一百多人,笑语喧天,比过节还热闹呢!
  
  

共 5195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近代诗词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