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xetj.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近代诗词 > 正文

【荷塘】红尘漫漫,些许温暖(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16 14:46:08

生命不只是生存,还应该绽放生命力,既然活着就应该灿烂!生命是一种回声,你把最好的给予别人,就会从别人那里获得最好的心情。人生如一次奇妙的旅行,脚步永远在路上。其间,会沉浸在不同的风景里,遇见不同的人,共同走过一段风雨飘摇的旅程,把各自最温馨的一面融入到陌生灵魂的长河里,理解,扶持,携手。漫漫红尘,能共同走过一段人生旅途,无论时间长短,都是一种无言的温暖与幸福……

——题记

【离别的车站】

阳光暖暖,风轻云淡。在离别的车站,却弥漫着一缕淡淡的伤感。

给大姐把大包小裹装进长途卧铺汽车的行李厢,没有等汽车出发,我就与大姐匆匆作别,不想看见她依依不舍的表情,也不想让她看见我有些许难过,让自己的鼻子更加酸酸涩涩。

大姐来自河南省许昌市鄢陵县,原本和贵州的我非亲非故,只因她的妹妹晓云当初在附近一个工厂做业务跟单经理,是我的一个顾客。相处的时间久了,趣味相投,相互照顾,晓云便尊称我和妻子为兄嫂。因了这层关系,晓云的大姐也就顺理成章地成为了我的大姐。

2008年3月上旬,晓云来我店里,说大姐第一次出门,到了深圳石岩镇一个工厂打工,因人地生疏、举目无亲,听不懂也不会说普通话,工厂的活他们干不了。于是,他们想来东莞厚街投奔晓云,另外找一份力所能及的工作。因身无分文,打电话希望晓云过去接他们。晓云晕车厉害,怕去石岩坐错公交车,所以请我同行。

晓云和我把大姐夫妻俩接来东莞后,因一向好逸恶劳、好吃懒做的姐夫找工作挑肥拣瘦、挑三拣四,最后选择独自一人回了河南老家。于是,我帮大姐在筹建中的东莞仁康医院找了一份保洁员的工作。

初到东莞的大姐,上班的地方离我比较近,因普通话不好,怕与人交流,晓云所在的工厂又在另外一个工业区,所以大姐每天下班以后,都要到我店里报到,好像感觉和我们说说话,她才心情平静。有时候我店里忙,不能和她说说话,她也一脸笑意静静坐着,直到我提醒她该回医院休息,她才恋恋不舍地回去。

2008年8月份,晓云回老家结婚,然后去了江苏省苏州市工作。于是,独自在东莞的大姐,就成了我们家里的编外人员。

大姐生活简朴,节衣缩食。过度的操劳,让42岁的她脸上沟壑纵横、布满沧桑。一米五几的个头骨瘦如柴,让人心生怜悯。

从08年三月份到现在,整整六年时间,每逢节假日,我们的饭桌上都有大姐的一席之地。特别是每年的春节,只要我们在东莞不回老家过年,除夕的年夜饭,有时大姐加班到六点半,我们一家人都是等大姐来了,才一起开饭。偶尔回河南老家的大姐,因怕她上当受骗,每一次回家也是我到厚街汽车站接来送往。对于大姐,我的两个孩子也从心里把她当成了家里的一员。有时候家里来了客人,我们去外面的饭店吃晚饭,孩子知道大姐晚上不用加班,都会叫我骑上自行车去医院提前通知大姐,让她和我们一起去饭店。

大姐读书只上了一年级,就辍学在家操持家务,如今只能歪歪扭扭地写自己的名字。所以,医院每个月的业绩考核表,成了大姐迈不过去的坎,她都是小心翼翼、低声下气地来找我帮忙填写。不善言辞的大姐为了表示感谢,医院每个月180元的饭卡,她竟然还能抠些出来,到医院附属的超市换购苹果、饼干之类的零食,悄悄放到我店里,临走时才告诉我说是带给孩子吃的。为了这事我经常火冒三丈,责备大姐不爱惜自己身体,如果她身体垮了,生病了麻烦的是我......

这么些年,大姐与我们一家相处融洽,不是亲人,胜似亲人。如今,漂泊累了的大姐,选择了辞工回家。于是,我最后一次把大姐送到车站,帮她买好车票,把她的行李往汽车行李厢里装好,没有等车出发就离开了车站。这是因为,我怕在汽车启动时,看见大姐眼眶里噙着的潮湿。

大姐与我,皆一般平凡普通之人,为了生计而离乡背井,在外漂泊。在我们的身上,折射出平凡人生的辛酸与冷暖。在别人眼里,我们平凡的再不能平凡,可是我的内心却总是被一种东西充实得盈盈满满。这些年来,这种东西我也说不清道不明,可是它却一直让我心灵宁静,快乐怡然。

红尘漫漫,些许温暖......

【我当大哥好多年】

因有事忙,把手机放在一边,等我忙完,手机里有一个来自浙江温州的陌生未接电话,打了两次,最后一次响铃12声才挂断。在这个推销广告、诈骗陷阱层出不穷的年代,对于刚刚响铃一二声就匆匆挂断的陌生电话,我是不屑一顾的直接拉黑或删除。而响铃五声以上的,一般是亲朋好友或有事找我之人。于是,我回拨了过去。电话接通后,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大哥,我是选洪。现在我在贵州家里,你回家了没有啊?”

“你在老家怎么用浙江号码啊?漫游费这么贵!”

“这是我在浙江打工用的全球通,话费和家里一样的不贵。还以为你回家过年呢!”

“怎么?家里有事吗?”我问。“也没有什么大事,就是最小的孩子是儿子,给他留的毛包头(1)过两天给他剃头摆酒席,以为年底了你在老家,所以打电话看看希望你来家里坐坐呢。”

“哦!兄弟,对不起了!我们今年不回家过年了,以后回家一定会去看望你们的。”“好的,那大哥代我向嫂子和孩子问好,祝你们春节快乐、万事如意!”

“谢谢兄弟!也代我向家里人问好,随时保持联系哈。”“好的,大哥再见!”“再见,兄弟。”

挂断电话,选洪与我相识交往以来的点点滴滴仿佛就在昨天,一幕幕浮现在脑海。

那是2004年春季,在附近一家塑胶玩具厂做喷油的选洪,经人介绍来找我治疗男科疾病。因为这难言之隐,选洪连女朋友都不敢谈,虚掷了许多时光。他曾经在不少医院求医问药,钱花了不少,可是几乎没有疗效。现在年纪不小了,父母年事已高,催促他快点成家以了心愿。为此,选洪心急如焚。在与选洪闲聊攀谈中,他不但和我是一个县的老乡,而且我们镇与镇相邻,是一个片区的。俗话说:月是故乡明,人是故乡亲。他乡遇故人,我和选洪都感觉彼此亲近不已。

根据选洪所述病史,我给他望闻问切以后对症下药。在选洪吃药的同时,配合针灸、拔火罐、火疗等辅助治疗。因他在厂里住宿没有办法煎药,都是我给他把药煎好放在保温瓶里,下班以后他来提去厂里喝。偶尔加班来不了,我就骑自行车给他送去厂门口。20天以后,选洪原本苍白无华的脸上有了红晕,人也精神抖擞起来,一改过去的身倦乏力、萎靡不振。一个月以后,选洪欣喜地告诉我,他的病情已无大碍,基本痊愈。为了保险起见,他让我给他配了一副药酒保养。至此以后,选洪再也没有相同的疾病所困扰,让我特别有成就感,无比欣慰。

在这以前,选洪和我一直以老乡相称。一天,他来我店里,郑重其事问我:“老乡,如果你不嫌弃我是一个打工仔,我们俩打个伙契好不好?我身份证你看见了,出生年月比你小,叫你做大哥吧!好吗?”“好啊!那从今天起我们就是伙契,是兄弟了!”那天晚上,我与选洪推杯换盏,一醉方休。

往后的日子,选洪就成了常客,每逢周末或平时不加班,他就来和我摆龙门阵(家乡土话,指说话聊天)。知道厂里伙食差,每逢妻子做了好吃的,都会让我打电话或发信息叫选洪出来打打牙祭。而每个月发工资,选洪也会买些水果、玩具之类的东西,让喜欢玩具的两个孩子兴高采烈、开心不已。

2005年夏天,选洪辞工回家,在附近的一个村子找了一个可爱的布依族女孩结婚,组建了幸福的家庭。2006年年底我们回家过年,选洪去家里做客,带了热带河谷特有的,不用温室大棚出产的嫩豌豆,还有自己制作炕好的腊肉、香肠。春节过后,我去选洪家回访。那是珠江上游水系北盘江支流河谷,一个叫做烂泥箐的偏僻村子,县里跑客运的中巴车只能到镇上,余下的路要么步行,要么自己骑摩托车。从镇上新铺去烂泥箐的山路只能通过一般微型的农用车,简易狭窄、蜿蜒盘旋,有的地方路的坡度在35度左右,一边是悬崖峭壁,一边是深不见底的深沟,险象环生,让人心惊胆战。这样的地方,如果换着其他人可能望而却步,或者步步惊心,但对于曾经是西藏高原汽车兵的我来说,却和大山深处烂泥箐的人们一样习以为常。

因为初来乍到,路径不熟。我一边问路一边行走,经过近三个小时的跋涉,当我出现在选洪家门前,一家人对我这个不速之客如众星捧月,端茶倒水、嘘寒问暖,让我受宠若惊。大家坐成一圈摆龙门阵时,选洪的父亲席叔问我的属相和出生年月,我如实告知。席叔告诉我选洪是用他弟弟的身份证,其实选洪比我大3岁。天啦!一个比我大三岁的人竟然叫我哥哥,这怎么行啊!我急忙说那以后得改正过来,我是弟弟。可是,选洪淳朴的一家人都说已经叫顺口了,特别是选洪的妻子说突然改口不习惯,在异地他乡的东莞打工,我对选洪的好发自内心,比有的亲兄弟还亲,叫我大哥理所当然、名正言顺。

执拗不过这善良的一家人,以免拂了他们的真情厚意,我只好将错就错,就这么稀里糊涂地做了大哥好多年。

朔州哪家癫痫院比较好哈尔滨哪里治疗癫痫病癫痫怎么治疗最好选择治疗癫痫病医院应该注意什么

相关美文阅读:

近代诗词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