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xetj.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近代诗词 > 正文

【柳岸】在半岛,把心情交给风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11 10:48:01
摘要:每读宋玉的《风赋》,感觉别扭,心情被他的风弄得只剩下了雄雌。怀才抱器常常面半岛之风而襟怀盈开,心情十分好,提笔撰文,捕捉到了把心情交给风的主题。    一   一只猫,常常耐不住安静,一阵风袭来,它嗖地跃起,只为狂追一段风,跟疯了一般,它什么也没有得到。其实这是误解,因为此时,它把蛮好的心情交给了风。   对风最为敏感的是人,于是千古咏风就不乏其人了。   最诗意的人说,风里有花香,风会记住花的香。也有人很诗意,说,谁见过风呢?当枝叶颤动,我们才感觉到了风;只要摇动了感情,风就萦绕问候……   战国末期的宋玉是最喜欢风的大赋作家,他的《风赋》,描摹风之形,状写风之神,刻画风之韵,无所不及。但必须除却那些奉承的成分,对风的把摸,宋玉最擅长,经典握风,多情写风。当年初读之,想他可以把一个“空穴来风”写得那么精彩,生出一番文学无所不能的印象与感慨。   把风分成性别,古今第一人唯宋玉也。这种奉承就是从性别入手,一样的风,在楚襄王那就是“雄风”,在庶民面上拂过,那就是“雌风”,讨好之态尽显文人之俗了。可能因宋玉,我对风有着特别之意,把摸玩味,视风若宠。我是胶东半岛人,一辈子偏居于此,不是不可逃离,而是不想失却,生老在此,唯心愿而已。走过的地方很多,只有在半岛,可以毫无理由地把心情交给风,成了风的偏执狂。   去年,我山西的一个老同学打电话给我,询问房价,说想在胶东半岛定居,当然也因我在。他第一句话问我,半岛的风会不会把楼顶掀翻。我无言。任何关于对风的微词都会影响我的感情的,老同学是知道的。他笑笑,说,就怕不适应。我告诉他,唯有在此,可以把心情交给风!   说实在的,老同学的担心也不是没有道理。那些年,我家的老屋,一遇到海上台风经过,也开始战栗,父母有时候顶着风仰首看着风中的房顶,生怕把房顶的草抓走。现在,沿海一带也无虞,那些上百年的海草房都罩了一张硕大的渔网,无论风的雄雌,都奈何不得。还有,最近几年,沿海开发,很多村落都搬迁进城了,倒是进城的人又怀念起面海而居的日子了。不过,这种怀念是带着愉悦的好心情,风在记忆里成了风趣。      二   胶东半岛的风,起于伟德山,顺山势斜吹入海,也有逗留海岸而迟顿的;黄海的风无遮拦地狂吹海面,袭着沿岸,山风与海风亲吻,不再奔波,就驻足在半岛,难分海风是“雄”还是“雌”,若以力量大小而论,海风当为“雄”了。伟德山东西横亘百里,将那从威海卫狂吹而来的风挡在北坡,做了过滤,烈马由缰的性格被勒住,越过山巅之后就驯服多了;海风之劲,皆因雌风而温顺,难怪如此巧合了宋玉大师的高见,也正合了阴阳相谐的亘古智慧。   但对于宋玉大师的风之起的解释,我不敢苟同。他说:“夫风生于地,起于青蘋之末。”半岛之风生于海天之际,岂是“青萍之末”可比!我以为,南国的风总是小气,小气得就像是一个五六岁的孩子扬起手中攥住的一把沙子,因而,夏风才有了“熏风”之说。所谓“熏风”即“和风”,三国•魏•王肃《孔子家语•辩乐》:“昔日舜弹五弦之琴,造《南风》之诗,其诗曰:‘南风之熏兮,可以解吾民之愠兮。’”愠:恼怒怨恨。温和的风可以消除心中的烦恼,使人心情舒畅。风可解愁,这一点不必说,连甩袖之风,都可抹去少许的寂寞。但南国之人喜欢袖珍之风,经不得我地之雄风,不为怪了。我还是习惯风的动作大些,开朗些。拘谨,也许不符合我的性格,世界上所谓“情投意合”,应该不仅仅属于对人与人之间感情的评价,还有与之相处的风,尽管风无意,可人有情,风也就濡染了情愫。   其实南国的风也不全是温软的,我还是喜欢李白去梦游天姥山的风之格,他吟道:“霓为衣兮风为马……”半岛的风的确如马,可心乘之。海有时沉静几许,从外海袭来的风,不冲天,只轻浮在海面,缓缓而至,或短歌而行,兜起一股风尖,戏几波浪谷。人在海岸,面风而立,风连绵吹拂,不做丝毫停顿,始终如一,先兜着你的衣裙,抖一抖,再缓一缓,撩拨你的身段。最好穿一身宽松的衣物,马上就成了“风中君”了,兜风绕身,旋转不去,将宽衣掀起,或一边轻掠,好一个斜面屏风,欲倾而不倒;面上的风如一只纤手,抓挠了鼻子,然后就绕你的颈,耳风在侧,非一袭而过,难得耳鼓闻风而鸣,不要担心耳朵会因此失聪。   最得意的是海鸥,别处的海鸥一定不能感受到迎风的韵味。海鸥可随风,或盘旋,低空徘徊,亲吻海面,戏弄浪花;或翩翩起舞,仰首俯冲就是曼妙的舞姿;或凌风而动,斜地里一个鹞子翻身,似乎风要掠走什么。我常常羡慕海鸥的舞台多么宽广,因为风才有舞姿。一些意念的得来并非蓄意,我们所处的时代,有春风妩媚,也有夏风温润,还有金风爽人,当然,更有朔风疾走,多样的风才使得这个时代多彩多姿,生活和事业的舞台多么宽大。海鸥不再炫耀,人们足够起舞。无论什么样的心情都可以交给风了。      三   经不起,不要紧。一片静谧的湿地,沿着滩涂,恣意连绵,微风起伏,狂风折腰,但不断。风一路袭来,爬上了芦苇头上,狂兜着荻花,试图摇落,如醉落海棠,摘下梨花。那些苇絮跃起,沾不上行人的脸,马上遁去,投海而漂浮。这里也可以享受荻絮之风的温好,一袭一袭的,吹着面颊。如果想寻觅人生的意趣,也许不喜欢大起大落的人,马上也会为这里的风而颔首了,因为暖意并未被海风劫走。   沿海十里都是海水浴场,绵软的沙滩,无需你担心赤脚而刺痛,软的沙粒仿佛就是一个个小虫子酥着脚心,温柔地钻食着心,只是距心还老远。三点式在这里只有二十天的时间,海水的凉意只可濯足,若玩得兴奋跳进海里,那必须在入伏之后才可,否则那风就给你好几个哆嗦。   这只是夏日的风景,最近齐鲁海洋经济开发大幕拉开了,半岛,成为看点,万顷海洋牧场,风吹爱莲湾;千里环海旅游带,邀人来兜风;大大小小的钓岛遍布海岸,可面风垂钓。可人的风在这里刮起来了,心情会好上加好了。   其实,真的不必那么在意海是否离得远近,我距海十里许,海之味反而淡淡入鼻。入夏,若不想出门,那就待在家中,打开南北的窗户,只一扇即可,对流的风,穿堂而过。风穿时空,时光淡然。一张藤椅,半躺着,绕身的夏日“半岛风”,如此爽身,如粉一般。这样半闭了眼,无所事事不好,最好捧一卷书,放在膝上,故而土著人说,夏日不读,枉费生命!其实就是辜负了风之意,散卷不顾,时有风袭,翻了书页,就是想“清风不识字,何必乱翻书”的残忍狱案,也都随风一笑,哗哗地书页翻动之声拒绝任何音乐,朴素而来,经济实惠。   有时候,突然风袭,吹开一道口子,打开面风人的那段过往故事,我相信,所有的故事都与风有关,因此,这里最可唤起时光之念,如果故事实在沉重,故事里的人也觉得沉重,一甩袖,风便走了,一切又随风了,风之妙在于此,最适人意。有时候,或许是糟乱的心情,头发就像随风乱吹而蓬散如枯草,不必去理顺,风自然会吹顺溜,又恢复了柔顺的发型。   大海因风而呼吸,很难想象无风的海会不会沉默。推开窗户,面向大海,卷浪涌波,推向这边,舒缓随风,仿佛人的呼吸也随了风浪,心脏的跳动,节奏马上随顺了风,给了海。久之,海的呼吸也就成了人的呼吸,心情如海,心海一湾,美妙如此。别说是心情了,心都被海风捧着。      四   前年我在海边闲散流连,遇到一位京客停车问询,原来他想在半岛买一座房舍,问我哪里好。这是为难我的问题,同龄人不应这样问话,便半冷地说,真不好说哪里好,只知道半岛好。闲谈熟络,我对自己的冷淡抱歉,他的确不是闲打听,让我给他选一处养老的所在。最后我推荐他就在“自在澜湾”楼盘那买。他问理由是什么?我告诉他,距海一里许才是最惬意的所在,近了,你的年岁不再是可以经风而醉了,远了你又觉得与海不亲。他十分赞同我的观点,彼此留下电话,让我给他联系房源。   来电话,再嘱我要选好楼层。我告诉他,一楼和三十七楼都一样,这里的风不偏不倚,就像楚襄王所言:“夫风者,天地之气,溥畅而至,不择贵贱高下而加焉。”但我马上给他一个让他不愉快的建议,最好不要在海边,距海十里才是最佳,他问我为什么?我告诉他,一个年老的人,要的是中和了的风,习习的,带着十分的温润,掠过肌肤而不觉,吹拂发梢而可见。他说看中了海景房,有点不舍,我说海景房那是年轻人的最爱,爱得很有道理,他惑然。   一年以后他再来我住的小区买房,自在澜湾那的房产给了女儿。他说,我当初说得模棱两可,所以害了他。但他还是很感激我,目前的价格翻番,早就物有所值了。   浪涛在这里是最廉价的,喧声在夜里与楼上的人疯疯癫癫暗语,胆大的就做着煽情的对话;若你倦了,沉沉欲睡,就抑或当大海在自言自语,说一声“涛声依旧”,但初来,一个月也难以入眠,特别是年长,稍有声响就眼睛放光,那种情愫让人在浮躁之中却有几分醉意,心底窃笑与驱赶声音成了矛盾。若是适应了,无论是风袭温如水,还是刚如弦,无论是暖似被,还是烈若火,风的变化之态都会成为你喜欢的妙曲天音。   京城来的朋友告诉我,他还是喜欢在自在澜湾那居住。我说他还是年轻,他感谢我的说法。他说,这里的风,使他产生了另一种体验,那风有一种从遥远而来的韵味,夜晚可以隐约听见低沉滚来的声响,心可静待狂袭而来的时刻,这种感觉让他有了等待的美妙感。他谈着风,好像眼睛也被风点亮了。   不过,他也有失落。夏天里,蒲扇排不上用场了,手里似乎少了点什么。他还是喜欢享受自然的风,快慢自然,有风抚摸时光的感觉。尤其是当月亮腾空,流云被风驾驭,月亮这个凸透镜格外清晰,云朵争先恐后地涌入月亮镜,似乎月光也变得快乐起来,因为月亮里的图案千变万化,不都是玉兔在桂树下追逐,不单调,任人遐想,正适合看月吟诗,因为他十分喜欢写诗。   他说,他来这里定居,表面看是喜欢风,其实是因为风给他带来了诗意。谁知道顾客的心理都是如何的,我们只能揣摩着,被对方揣摩着,或许就有一种被尊重感。在他那里,风是诗意,是心情的载体了。      五   距海太近,需年轻人来迎风。自然的意趣往往与人的心思相合,便成了一种抚摸,无论风之大小,温狂与否,都可以把当下最贴切的心情交给风。向晚经过桥边牵手,手温依旧,海风狂吹,那是伊人问候,推开凉台的门,迎面不拒,散了发际,乱了心胸,发一行短信“咒他”一番,风还在传情。更可以借风写心情,羞赧而不便表达出来的意思可以交给风,就谈今夜的风,风可达意寄情。爱的含蓄都交给了风,不至于难开口。然后去睡,惹得那边被海风掀起,这样的情趣,都归属在海边自在澜湾住下的人,浪漫而经得起风折磨才可以,楼下,风中,一对对,闲风信步,勾起的是过往的回忆,感情上必须矜持一点,不可睹景生情。否则搬迁走就是,就让给那些年轻人。   若经得起风吹身湿心,那就在自在澜湾住。晚风阵阵,窗外的树,岸边的林,在大风里絮语,这时,悠长而轻柔的潮水,噗嗒噗嗒,仿佛是一阵阵令人遐想的叹息,更似刚刚月下呢喃之后,突然转身无情地分离带来的怒气,此时,借着风,可重温,可向往,更可以诅咒那边的他不懂风趣,也可以让风捎去问候,只要情调足够,恋情在这里可以继续发酵膨胀。且那咸味袭身,温润入心,舌尖轻抿嘴唇,玩味刚刚亲吻带来了余温,最合适。   年老的时光往往被漠视,甚至被打击。那声声叹息,加重了时光的流逝,嘲弄了岁月在你的面前已经无情,便生韶华不再之恨,青春不回之恼。若海风掀起你的窗帘,惊动了你的神经,会立马一个翻身,打一个激灵,莫非有人把你的心事看透。若你一切都习惯了,风就随了你的心情,变得绕身而无踪。   你的定力足够的好,海风可为友可为妻,每晚枕着涛声而眠,就像幅度稍微大了些的安眠曲,就看你有没有条件把心情交给风。   面风,不分性别,无视年龄。青春年少,可以花影在风中摇曳;中年老成,更有心情体会风之韵,吹散繁冗,滤清烦恼;暮年夕照,激情锐减,可由风再来加速,享受一段淋漓酣畅脍炙人口的风味。特别是年老,没有几个人有体力可以整日守着,与你对话,半岛的风,会看透人的心情,绕身促膝与人对话。无论谁,都不会拒绝与风近距离触摸吧。   把心情交给手机,是当下的潮流,但手机里的“朋友”难以带来安全的快乐,虚幻与真实在比拼,被骗的心情让人寻死觅活的。网络之风刮得有点混沌,甚至迷蒙,难辨心的方向。把心情交给什么才可靠?给自然之风吧,给半岛的海风吧,风在所有的实物中虽然来无影去无形,但可以把心情放进风中,也可以把心情让风带走。满足你驾驭风的野心,享受一下“快哉如风”的人生佳境;把你的苟且给风,不必担忧风会揭发你的丑陋;把你的得意与失意一股脑交给风,熏风得意伴你习习,和风惬意抚你温温……   一个人,在这个世界上,从出生,到衰老,真的强者都是抓住手中的命运缰绳,不肯放手,快马奋蹄自扬鞭,一旦悟得生命如此执着,命运无半点松懈,连自己都觉得,对己已经足够残忍了,想放手,千万个不能,只因你没有找到人生的港湾,没有遇到适意的风,你试试,放手一回,就彻底把心情交给风,哪怕只有一个熏风季,甚或更短,只有一两个节气,怎么样?一旦你喜欢上了,缓冲阶段过了,不来?连自己都不能答应。   半岛若因此而拥挤不堪,你也不必存有失落之感,其实,人生处处有风,故乡的风是很多人的迷恋,只要合适,你随便选一处合适的风,心情不再保留,就给风,虽不扶摇,却也轻盈……   我还是想把战国时代宋玉的《风赋》给胶东半岛的风,可不妥了,此风的模样和感觉,套用一句《木兰辞》的话说,“安能辨我是雄雌”,有时候,人有什么样的心情,风都随人意。   来吧,来半岛,来追风,来寄情!      2018年6月发表于“红袖添香短文学”网站,2019年2月19日修改发表江山文学   武汉看羊癫疯那个医院好河南得了癫痫病要怎么治疗郑州癫痫病哪能治疗好荆门看羊羔疯哪家有名

相关美文阅读:

近代诗词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