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xetj.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近代诗词 > 正文

【荷塘】纪念梁教授(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16 15:18:00

 说起来,我至今都不认识梁教授,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但这并不妨碍我纪念他。   

 这个纪念缘于朋友路平5月4日给我发的一条微信“一个噩耗,蔡芳宜(路平的女儿)的导师离开了,像一个炸雷让我震惊,悲痛不已!”我收到微信时,武汉的上空布满铅云,实实在在响起了电闪雷鸣,并下了一场透透的雨,不知这雨是不是为梁教授而下的。我能感受到路平的痛绝的感受,便问路平:“是梁教授吗?"他回答“是的。”我问“是病么?”他回答说:“ 4月21日凌晨突发脑淤血,就近送省中医院紧急抢救,采取双穿孔引流手术,急救和止血很成功。术后二次出血,转院同济ICU持。继续昏迷至今。”并说“导师刚刚61岁,儿子30多岁还没结婚,他最想看到儿子结婚,也想同儿子一起到广州定居,这一切,都做不到了。”听了,我的心也戚戚然,这一个逝去的鲜活的生命而深深惋惜。 

 虽然不认识梁教授,但对他并不陌生。路平能认识梁教授,他的女儿能投入梁教授门下,还是我牵的线呢。那是2013年,路平的女儿芳宜大学毕业,已参加了工行的校园招聘并录取。但她在读书与工作之间犹豫,加上周边有一些女生并不怎么热衷读书。有些家长也认为女生读过本科就可以了,读再大的书不也是就业和嫁人吗?路平在闲谈中,征求我的意见。我说,她想读就让她继续读吧,不要留下什么遗憾!路平也是这个意见。于是,路平的女儿就放弃了进工行的机会。那个暑假到考研前,芳宜发狠地复习,几乎从没有在晚上12点前休息过。芳宜备考时,路平也没闲着,一个学校一个学校打听,一个教师老师一个教师了解信息。最终选择了华中科技大学的法律专业。当年的考研,芳宜准备得特别充分,也发挥得特别的好,很轻松的就过了华中科技大学的硕士研究生入学考试笔试线。我当时还在荆门工作,消息传来,我们都特别高兴。路平高兴之余,心还是有点忐忑不安,他担心面试,毕竟她女儿本科不是华中大的,怕别人会岐视,在录取上吃亏。于是问我:“是否识华中大的老师?”我说巧了,我虽然不认识华中大的老师,但我表妹的孩子正在华中大读研,他的专业导师也正好是法学教授,或许能帮上忙。说过,我便立即给表妹打了电话,问了外甥的老师,也就是梁教授的情况。

表妹给我介绍说,华中科技大学的梁教授,经济学博士,博士生导师,1958年,出生于地处江汉平原腹地的潜江一个世代为农的家庭,当过农民、当过兵,转业回来后,在表妹所在的总口农场当过她的中学老师。在文凭热中,通过自学和函授大学获得了大专文凭。但梁教授博览群书,在当地属于智多星级的人物。也是树大招风,梁教授的书教得好,但禀性耿直,说话没有遮拦,得罪了某些“卫道士”,学校有赶他回家的风传。就在这时,大约1984年10月,同所中学的一个同事,突然对他说,你可以试试考考研究生。当时的梁教授听了,嘴巴张得老大,看着同事,以为是讥讽,以为是调侃。心想,一个连大学都没上过的人,怎么敢有这般痴心妄想呢?那时,一个最低层次的大专生,都是天之骄子,神圣的很,风光的很呀。研究生,简直是高不可攀。但同事不是讥讽他,而是认真的,并分析了他的优劣势。梁教授这才认真起来,一连考了七次,1991年终于考上了西安的一所大学的研究生。这在当时的总口农场,在潜江都成为一桩美谈,是家家户户鼓励孩子们的励志故事。1994年研究生毕业后,就分到当时的华中工学院任教。

听了表妹的介绍,我对梁教授颇感兴趣,也想梁教授有这种经历,一定会对于低层的奋斗者以同情和鼓励的,也一定会乐于助人的。于是我也把路平的想法告诉了表妹,表妹热心快肠地答应领路平去见梁教授。在约好见面时间后,我本来也是要陪路平去见梁教授的,因在荆门工作,时间上不凑巧,抽不得身,就与梁教授失之交臂,缘悭一面。

 后来回汉,问路平见梁教授的情景。路平喜形于色,说,梁教授,果然如你所说,豪爽之人,性情之人,尤其是见了女儿芳宜后,非常欣赏。并说,不要再找别人了,就让她读他的研究生了。这么说,路平女儿的面试是荞麦田里捉乌龟,十拿九稳了。后来,梁教授没有食言,一路给予了芳宜以关照。芳宜也表现上佳,面试十分顺利,以同组第一名通过了面试。不久就收到了华中大的录取通知书。这其中主要是芳宜她自己的努力,当然,与梁教授的欣赏也是密不可分的。

芳宜读研后,我经常去路平家玩,路平就常常给我讲起梁教授,我猜肯定是他女儿给提供的资信。路平说,梁教授是个富有激情的人,讲课十分投入,中气十足。说起他的法学世界总是滔滔不绝,说起民主、法治更是声如洪钟,有时说到痛点,不惜潸然泪下;梁教授总是教导他的学生,多读书,多思考,绝不要人云亦云,更不要拾人牙慧;梁教授对待他的学生,像对待他的子侄一样,关爱有加。尤其是梁教授的读书会,特别的有前端性,全部读的是世界最前沿的书,思考的全是人类与宇宙的关系问题,而且特别希望家长们去听。路平去听过梁教授的讲座,每听一次,都感叹,那是一种全新的启蒙哇。我听了,也都是肃然起敬,如沐春风并神往之。心想,路平的女儿能碰到梁教授,算是此生有福了。有时在路平家,也能见到他女儿,芳宜也总是人前人后说,我们梁教授让我们读什么什么;我们的梁教授让我们辩论什么什么;我们的梁教授,我们的梁教授……一脸的幸福状。路平女儿在梁教授调教下,自信,得体,落落大方;知书,达理,谈吐儒雅。毕业后,凭着梁教授教给的扎实功底,一路过关斩将,考入工商银行总行,也算没辜负梁教授的欣赏和栽培。

去年有一次见到路平时,路平又谈起了梁教授。忽然说,梁教授不能上讲台了!我问,怎么了?是学生不喜欢他的课么?路平说,不是的,学生们对他的课喜欢得不得了,再大的教室也是满满的。我说,那是为什么?路平吱吱唔唔,也说不出全所以然。哦,我仿佛懂了。其实这种事也不罕见,或许也能理解。但对于热爱教学事业的梁教授来说,不能上讲台,是一种很大的失落罢。我也只是深深的叹息:一个深爱教学的老师,失去了讲台,不等于将军失去了战场么?一个有思想的,却不能传播思想,不能泽被后世,不是一种悲哀又是什么呢?

而今,梁教授(今天才知道梁教授的全名梁木生)殁了,在刚过耳顺之年。我也终将与梁教授不能相识了,但我很愿意纪念他。我想,能纪念一个特立独行而又有自由之思想和人格的人,也是我辈的荣光。在梁教授即将逄入天国时,我真诚地希望他的灵魂能得到安息,不再有异见,不再有抑郁;更愿他的思想能在脚下的大地上开出花来,即便是苔花,也是不亚于牡丹的。

河南专治癫痫病的医院在哪里哈尔滨哪家医院好武汉的癫痫医院哪家最好中年人癫痫病怎么治

相关美文阅读:

近代诗词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