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xetj.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写景散文 > 正文

【百味】春花未开太匆匆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0-29 23:38:47
破坏: 阅读:674发表时间:2016-05-04 01:01:50

回眸,可谓“临清风,对朗月,围桌笑谈,肆意酣歌。”此次研修班的学员,以及我本人,一副此间乐不思乡的醉态。春风春雨湿了我的眸子,也湿了全体学友的视线。海涛院长醉意渐浓,把酒欢唱,与传说中的那些高不可攀的官员截然不同。调试好镜头焦距,慢慢走近高海涛院长,一个真实的影像伸向学员的视野当中。他是学贯中西的师长,和气、豪爽,有似一种本真的儒雅与谦逊,在众目睽睽之下熠熠闪光。临别的那天夜半,即使窗外的小雨漫不经心地疏离这微冷的夜,也难以扰乱窗内师生们的依依惜别。全体学友分成两方阵势,热热乎乎地围拢于海涛院长周围,高谈阔论,对酒当歌,分不清上下高低之别,只有走了调调的歌声去抵挡俗世的周遭。这个纯纯的时刻,与世隔绝,与世无争,林林种种的事故统统滚蛋到一个看不见的旮旯去了。
   平素里,我向来持有安之若素的态势示人。倦了,烦了,现在,我不得不在春花未开时,趁机偷个闲儿,正是一句:“帘外风光烟雨乱,帘内纵酒歌绕梁。”多圣副院长以一副安详且憨厚的尊容垂帘可视,纷乱的春夜也不乱阵脚,包囊其中,童心未泯,与全体学员一同喧闹;他,或者轻指弹落浮尘中最卑微的一粒沙,或者重拾原野里最可心的红豆;或者采撷当前最撩人的春花;再或者,许多或者,与俗物无关痛痒,却与学院学员有关。以鸟鸣春,以情释然,以文会友,如这潇潇春雨敲窗的苏醒,如这桃李未开时的涩涩情怀,不减少年之鸿鹄。
   操心的人莫过于亲人万琦。正当春夜桃李偷开日,微雨池边暗落时,他可当众呈示面纱背后的真实,丝毫不伪装他丰富的内在质感。他的挑衅,他的感性,他浓重的游离,源于他的本真里面掺和着一股纯爷们的博爱与包容。那天最后一个夜,他吐出最后一条蚕丝,粘合成大的方圆,百里之间也不难嗅出一番操劳过后的一身汗味武汉哪家医院羊羔疯比较好。他,能聆听键盘上跳出华美的音符,却独一不能隐忍那些有关学院之外的风风雨雨,是是非非。他八成是习惯这种均匀的呼吸,院里的草长莺飞,来去匆匆的学员,多年来与其磨合,早已形成一种常规。听说,每到此去经年,莅临作别,他都小疾一场呢……
   想想“春色撩人,爱花风如扇,烟柳成阵。”一句华章包藏着太可惜了,但用在此时此刻此处,竟是些伪行为艺术。再有妙笔生花的高士,一概用不上了,天老爷这会子发了神威,干旱地震接踵而来,东北也快跟着遭殃,阴天下雨是少不了的了。“辽宁省文学院”几个赫然大字让这么多的雨水浸湿着,庄严且寂寞,像极了冷遇中的文人墨客的面孔。此刻,让我再回放一下初时踏入学院的4月15日那天,按去年这个节气,已是千树万树梨花开了,而今那些形形色色的男女迟迟不肯出门赏花,这无疑是一场莫名其妙的暂缓和推迟。不怨谁,只想那天神吃错了药,晕晕乎乎地栽进了云裹雾罩的天池中不省人事。天宫将鼾声如雷,人间要哀声四起。
   趁一个爽得发抖的午后,我一路直奔文学院的楼梯。心中细数台阶的几个着落点,亦如迈向一个让我满意到生爱的特殊府邸。后来,我稳住脚步,乍然一见,令我神往已久的院校并非一座富丽堂皇的殿宇,却有历来作家走过的足迹。在我仰视走廊各处高高在上的巨人头像时,几分钟的艳羡充斥着我体内的风车,不敢落空于人前,也不敢藐视这个即将培育我的百草堂。那几缕高贵且傲视群雄的眼神暗示我必须镇定,不能生有半点嫌贫爱富的迟疑。自古文人多清廉,不足为怪的现象,算是美德吧!我不管那些屡见玉树哪里有治疗癫痫病的医院不鲜的传言是否影响我的求知欲,某种信仰推动我尽快踏入这本属于我的三味书屋。与此,我心无旁骛,照例报到,搜寻分配好的寝室。
   不知是我把整个事件弄乱了,还是负责人被我投放的迷雾弹击中,总之,事与愿违,一个人两个名字分配了两个寝室。糟糕透顶,第一天报到就被扣上一个“不负责任”的帽子,这要是回到文革,没准能遭遇批斗。还算是命大,给我扣帽子的带头大哥早有耳闻,万琦老师几年前在电话里就已训斥过我这个不听话的女生。现在,第一次见面,神速地熟识起来,直呼万琦的大名,可算是封赏给他一个尊称了。人名的误解排除以后,一个谜底才被揭穿,我拥有两个不算生涩的名字暂且尘埃落定,但难逃其咎,等候发落。后来奇怪了,万琦除去扣一个不轻不重的帽子外,没再行动。我原以为他能兴师问罪,罪加一等呢!十几分钟的等待最终有了不错的结果,人性化与人情化的教育宽恕了一个折腾人的人,我竟然偷着乐了。除我之外,走廊里片刻间空无一人,我瞬间的停歇足够确定一个目标,以一贯任性的方式选定了207寝室,也就是意味着我要在这个标志真名实姓的蜗居里生活半个月光景。
   说不好沈阳的地气发生了怎样的改变,先是白云见我去,亦为我飞翻;后来就变幻成冷雨晴天落,阴风终日来,真懊恼人啊!行前的准备且细且疏,爽一直用温润的笔锋提示我,多带些保暖的衣物,以防风寒,而我独断专行的痞性已恶习难改。美丽冻人且不说,单是我的先知足见派上了用场,一条电褥子成全了我对自身唯一的呵护。意料中,丛宁那异样的目光大弧度转向我。“你太奸了!”我当然意为她的褒奖里面夹杂着对我的关爱,这会子为一点小聪明洋洋得意着呢!
   丛宁忙去了,我来不及识别学院是何等的建筑,就形若脱兔般地跑去拜见带头老大,也就是我们尊敬的高海涛院长。我很庆幸,承蒙海涛院长的关照,在期待中助我一臂之力,借此了却我来文学院进修的夙愿,原来真真是一场机缘在此收拢成一个具体的影像。这要归功于网络,是新浪博客提供我与海涛院长相识的一切途径。严格一些,不如说是他先哲的思维,以及理性的华章彻头彻尾地拓宽了我的视野。不能不坦白我的心机,我延伸的方向逐步发生了改变。我怀以感激之情从院长办出来,一个具象的伪反应引起我的关注,我寝室的门与教导处的门是正对着的,正确地说与万琦是近距离的邻居。有时候不可思议的事就此发生,自己依然泰然自若。凝神一想,这个“缘”类似于流氓一样的东西在频频作祟,好在我的嗅觉和触角不十分灵活,自认八方学友齐聚一堂,不用表明心迹,便知这个“缘”大抵向着学院倾斜。
   好,容我喝口玫瑰香茶,凭借我的回顾,思绪飞扬,飞扬;一点一滴的细节如同学院的课时,紧锣密鼓地铺设开来,别有一番愉悦在心头。很可能,一个不小的谈资从某个西窗溜达到我的耳际,并抵达到脑部中间,促使我格外关注一个焦点话题。我的逆向思维与诸位学友不能贯通,我的外在大幅度下跌,来至基层学友多半认定我的另类略有出格。我不做任何解释,学友中间比我出奇的大有人在,靳慧敏姐姐不等式的行头令我开了眼,花花绿绿,招摇过市。事实如此,所谓艺术,大胆且张扬,超乎常人而及之。随之镜片焦距的延长,缓步对准与我一个寝室的王秀英姐姐。她好歹有一番好意在我心头萦绕,针对传统与反传统文化载体无半点疑义。她的中性不无道理,正如流行于当下的一句:“低调,做人要低调。”那天夜里与多个学友闹够了,回寝室之后得知,秀英姐姐的鼻子失灵了。我正纳闷,为何?想不通,她的容忍力实在强大,敢情80后的沙莎妹妹也耗不过她,趁机扯开嗓门向我求救。“于姐姐的床太香了……”且不幸的是,这种“香香”的味道把万琦呛得不敢轻易入内。郁闷,让一个庞然大物歪倒,实属罕见!
   “馨香”事件未平,又掀起一场“昵称”风波。“瑶瑶”这个昵称是几个男学友白白送我的,这不能低估了淘气的学友们对我的抬爱。以此,这个昵称很可能象征性地做了我永久的记忆。同一时间,女学友也偏爱这个肆无忌惮的名字,尤其焦静冬姐姐的目光,近乎包容我的自由散漫,和我不由自主地流露出的傲骨。
   半月的光景瞬间飞逝,让人来不及犯错误,就已停靠上岸了。据悉,之所以没人在文海里触礁,也没人在书香里寻觅颜如玉的女子,以及潘安之类,因为他(她)们都有一个家。有那么一则绯闻,还是造假的门徒仿造历史人物假传的,过后穿帮的人自我检讨。我说,没有绯闻的名人不叫名人。若干年后,某某学友因祸得福,因某某一段绯闻名扬天下,那应该称之为“大人物”。
   那天,我的绯闻不胫而走。原来是濒临毕业前夕,班上筹划一次联欢晚会,收编了我一个节目。我不敢说舞蹈是我的专业强项,但我能大言不惭地说,忽悠班上的学友是不成问题,蒙骗几个粉丝也是绰绰有余。临阵脱逃不是我的风格,赶巧,上不了台。班长王韦光一着急,睁开一双火眼金睛直勾勾地瞪我,并且义正言辞地宣布我的罪行。我佯装一副病态,迟迟不上那个受惩的绞刑架。秀巍以一种提心吊胆的神色赶忙上前询问。我还没做更多解释,我的面色足以凸显出不能上台一展舞姿的因素。
   秀巍拿来一瓶山楂罐头放于我寝室的桌面上,以表慰问之情,并殷切地追问:“瑶瑶,大家都想看你跳舞,如果不碍事,还是上吧?”
   我:“那这样吧,秀秀,看情况再定。”
   秀巍:“瑶瑶,节目今晚得定下,不然的话,你就成了半空中的气球,上不着天,下不着地,悬着哩……”
   翌日清晨,天边灰暗着一个弧度,再好的心境也会因此丧失一点乐趣。沈阳的天气像变脸的演员,一会儿得看着太阳的脸色替换服饰,一会儿得追随云彩的臀部出行,真真让人难以掌握行动尺度。我呢,只有遗弃美丽,才得以生存,不然就得做那只猥琐枝头上彻夜啼哭的寒号鸟了。于是,我抖抖擞擞地脱掉霓裳,换了一件高领黑薄衫,银灰色蝙蝠毛衫罩在外。镜前,数日以来的单薄已无复存在,在我设想中自问,余下重头戏部分是否成为茶余饭后的谈资?准备停当了,下楼,吃早点。李晓艳玲珑的身影唐突地闪来,像长不大的乳鸟,叽叽喳喳,一副不经世事的模样。她笑吟吟地说:“瑶瑶,你终于能穿上衣服啦!”
   我诧然地问:“哇,难道这么多天来,我一直光着?”一阵哄然大笑之后,某男遂不及防地凑上前,仿佛将发生翻天覆地的变故。他极尽锁住一丝诡异的笑容,问:“瑶瑶,是不是有恙啦?”
   我问:“什么有恙了?”
   某男呼之欲出。“要注意保暖啊!”又一阵哗然。不远处,不知是哪位同窗学友随声附和。“是异恙,身体异恙呗……”
   再一见,我这会张着一张“O”型的嘴巴,无法合拢,简直挨着火炉吃辣椒……

共 3930 字 1 页 首页1
武汉羊羔疯哪里治得好article/showread">哈尔滨看羊癫疯的医院lue="659614" />转到

相关美文阅读:

写景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