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xetj.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写景散文 > 正文

【乡愁】少年的思念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04 21:12:46
无破坏:无 阅读:1893发表时间:2015-01-07 21:19:24 摘要:因为随父亲的调动转学,两个都和别人玩不到一块的男女同学成了好朋友,相互关心着成长着。然而阿芳又随着父亲的调动而远去了,留下了纯洁而美好的记忆。 我和阿芳是在三年级同班的。阿芳姓李,是随着父亲所在煤矿干部的调动而转到我们学校的。   阿芳端庄而不漂亮,不好多说话。开始,我以为是她才转学和同学们不熟悉而不多说话,很快我就发现这一判断是错误的,她和一同转学来的同学也不热络,总是一个人独往独来。而和她一起转学来的阿玲,来到班上就和周围同学混得熟得不得了,教室里、校园里,到处都留下她开朗的歌声、笑声和叽叽喳喳的说话声。直到离开学校,阿芳都是一副稳稳当当的样子。   阿芳父亲所在的煤矿,也是按照先生产后生活的原则开办的,居住条件极差,阿芳她们家就落在紧靠我上学路边两条废弃的破土垌里。幸亏那时民风淳朴,加之一天到晚路上上下班的人流不断,熙熙攘攘的,她们家才安然无恙,也没有小偷光顾。虽然在人们的心目中,吃商品粮尤其是当国家干部的,都是“商品粮阶级”,都是有身份有地位的有钱人。   农村的孩子大都比较野,不腼腆。阿芳她们刚转来那阵子,班里的男同学大都喜欢和她们搭讪,有的搭讪着搭讪着就厮混在一起了。农村孩子的好多活动,对非农村同学尤其是女孩子是很有吸引力的。像偷水果什么的,既实惠又有刺激,就是有的农村女孩子都经不起诱惑。带女同学偷水果,是男孩子实现自我价值的一种表现,是男孩子的一种荣耀。阿玲不久就被带去偷水果,也常常被果树的主人撵得撒丫子地跑。偷的水果不能带回家,就带到学校里,常常是正在大嚼时遇上老师,慌不迭地藏在背后。在我们那里,小孩子偷水果,完全是一门“必修课”,果树的主人也不真的追究,撵几步也就了事了,嘴里嘟哝着:“馋嘴猫,也不等果子长熟。”真要有人较真撵到学校,孩子们一定会加倍报复他,把他家的果子连偷带糟蹋毁个精光,还会惹得周围乡亲说他太小气,和孩子们一般见识。他们会说:“不就是几个果子嘛!搁得住动恁大劲儿?”   我既不野又腼腆,重面子,还多了些农村孩子少有的封建观念。我还比较笨,也没有带女孩子偷果子的本领,更没有那种勇气,就是在校园里见了她们的面也故意转过脸去,新老同学都不愿和我玩,也常常是形影孤单。农村人喜欢厮混,小孩子们大都厮混着去上学。本来,我上学正好路过阿芳她们哈尔滨癫痫医院哪家医院好家门口,正常情况,是应该当护花使者,叫上她一块上学的,可我就是不好意思。那时候在山区农村,女孩子上学外出都是很小心的,害得阿芳常常默默地跟在我后边。我后来不知什么时候,竟有了一种很无耻的想法,这种情况像农村小伙子带着小媳妇回娘家么,近也不是不近也不是,只能若即若离。后来,还是阿芳的奶奶在我路过时叫住我,让我带阿芳一块上学。李奶奶的理由是:阿芳路生,大人怕她走错了路。当时我还傻傻地想:都多少天了,还不认识路!   于是,两个孤独的少年人名正言顺地结成了同伴,走在了一起,玩在了一起。说是玩,其实更多的还是在一起做作业、温习功课,以及议论些书上的什么故事。因为我实在是笨,玩不出什么新花样,平常在同学们面前有矮人三分的自卑。   那时,三年灾害已经无可抗拒地袭来,人们都说,灾害是对大跃进浪费粮食的报复。象征共产主义的大食堂停办了,为数不多的粮食分到了农户手里,农家都只好凑合着打发日子。我上学带的干粮是黑馍馍,黑不溜秋的杂面馍就是我们家最好的食品了。不仅不能和阿芳她们比,就是与入大食堂入得不彻底、家里藏有粮食的同学也无法比。一到中午,我就悄悄地溜到一边,独自地享受着对“共产主义大食堂”向往所留下的苦涩。那年,我八岁。   阿芳找来了。她埋怨我吃午饭了也不给她打个招呼。我当时窘迫地口里喃喃着自己也不相信的理由。阿芳打开自己的饭包,麻利地用烙饼卷些油豆腐条和咸菜,递给我,她却津津有味地就着咸菜吃我的黑馍馍,并告诉我她的午饭都是她奶奶给准备的。我实在没有品尝她奶奶手艺的心情,就一直慢慢慢慢地地咀嚼着,直愣愣地盯着她,看她吃,看得她挺不好意思的。   以我的饭量,我们俩人的干粮都不够我一个人吃,可我怎么好意思吃她的午饭呢?中途,我就借故去打开水,拖延时间。草草吃过了午饭,我们就各自收拾其起自己的饭包,开始聊天,直聊到下午的预备铃响。开始几次的午餐,我们俩都剩下不少,我剩下的,下午找个机会连忙吃掉。   后来,她大约意识到我的不好意思,也意识到我没有吃饱,她带的吃食就多了些,还把自己的剩余包起来,执拗地要我带着。后来她说,是她奶奶说我很可能没有吃饱,是她奶奶要她这样做的。她埋怨自己心太粗,不知道体贴人(当时她似乎是说自己不会心痛人),“奶奶还常夸我心细呢,看我自己!”埋怨了自己,又开始抱怨我太外气,不把她当朋友看,“没吃饱就是没吃饱嘛,干嘛剩着干粮饿肚子?我们还是要好的朋友呢!”话说透了,我也就不再不好意思,每次我们俩的午餐,都打发得干干净净的,阿芳总是喜滋滋地看着我扫荡两个人的饭包。   我喜欢看课外书,给她谈课外书,是她最感兴趣的事情。大概是常转学的缘故,她的学习成绩不太理想,帮助她补习功课,成为我回报她的关怀的最好方式。她的学习成绩直线上升。   同学一年多的时间,我们就这样在相互关怀中度过了。   煤矿的矿井遇上了连山石,无法掘进,又开始搬迁了,设备和人员在不断地转移。我问阿芳,你是不是又要转学,阿芳默默地点点头,我们俩都默然了。有个星期六,她证实了我多少天一直担心的事情,她父亲和全哈尔滨去哪里的医院治疗癫痫病较好家也要随煤矿的转移调动,她也要再次转学,转到一个她素未听说过、很远很远的地方。那天下午,我们俩放学后就一直呆在我们俩常常午餐的地方,一个干干净净朝阳的土堰背凹处,谁也没有话好说,就那么呆着,直到天黑。   我问她什么时候搬家,她说也不知道。我说您搬家时我去送行,她说你能去最好不过了。我说定下什么时候搬家,可一定告诉我。她说一定。分手时她告诉我,她最喜欢看我吃干粮的样子,看我吃得那么有滋有味,她的食欲就大起来。   星期一一大早,我好像有预感似的就迫不及待地去上学,想早早地叫上阿芳一起走,大老远就使劲地往她家那里瞅,直觉得不对劲。待我紧跑慢跑地赶到她们家,已是人去垌空了。我呆呆地在她们家前站立了许久,才无精打采地沈阳好的癫痫病医院是哪家往学校挨。教室里少了好几个同学,显得有点空荡,没有了阿芳端庄的身影,没有了阿玲爽朗的笑声,也没有和阿芳一同上课的满足的喜悦。   我又恢复了原来的孤独,常常一个人在校园里游荡,常常在家里坐着发呆,在惆怅中一遍又一遍回忆和阿芳在一起的情景,回味那纯洁而美好的记忆,妈妈说我像失了魂似的。实在憋不住了,我就原原本本地告诉了妈妈:阿芳走了!说着说着就可耻地哭了,妈妈也被感动得落泪了。五十多年过去了,我一直觉得,这是我一辈子最圣洁的“可耻”,最高贵的“可耻”!   近二十年过去了,我大学毕业“哪来哪去”回到县里,在县委给书记当秘书。父亲、母亲到县里来看我,说一个叫阿芳的女同学打听我,问给书记当秘书的人老家是不是云盖山的,她就在县城南五里远的一个小火车站上,我能不能去她们家一趟。妈妈特地告诉我,阿芳已经结婚有了孩子,“你就去看看她吧,你们是老同学,她打听你托了好多人哪!”   我一下子就回想起和阿芳在一起的情景,一遍又一遍地自问:她还是当年的阿芳吗?她现在会是什么样子?她生活工作得好吗?她的孩子像她吗?她的丈夫会是什么样子?我去看她,会不会引起她丈夫的吃味,引起家庭的不和呢?   我终于没有去看她,虽然阿芳工作的地方离我很近很近。我不忍看到岁月对她的改变,我愿保持当年那种青梅竹马般的情意,我愿保持一种少年的思念,我愿当年一切的一切,都原汁原味地保留着,在心里永永远远散发着少年的滋味。 共 2983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16)发表评论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写景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