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xetj.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写景散文 > 正文

【八一】寻找父亲的印记(散文·旗帜)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16 11:44:33

双休日我家里整理老照片,把那些珍贵的老照片扫描储存到电脑里去保存,一叠秀丽的海滨风光照片引起了我的瞩目,哦……那是十多年前去美丽的滨海城市青岛留下的。而这一趟去的另一个目的,是追寻父亲的足迹,寻找当年父亲曾经工作和生活的地方。

我知道,青岛是父母成亲的地方,青岛也是父亲驻守过多年的地方,父母亲都在这里留下过深深的印记。

如今父母双亲都已经不在了,那有些泛黄的彩色照片里带给我的是满满的温馨的回忆,是幸福的往事记忆。

那年我参加的单位组织的休养团,打算去青岛旅游,之所以选择去青岛,还是和父亲的经历有关。

新中国成立后不久,身为排长的父亲已经被批准赴朝鲜、参战。他所在的部队也由南京奉命调往山东青岛沿海,准备迎战反攻大陆的台湾蒋介石国民党军。正当父亲即将出发的时候,一纸军校读书的命令改变了父亲的行程。他先是赶往军校,途中又接到第二道命令,鉴于台海形势日益紧张,总部取消了所有军校学员的上学,全部返回原部队准备作战。于是,父亲又马不停蹄赶往已经驻扎在青岛藏马县海边的部队,投身保卫新中国的战斗中。

父亲在这里驻守了两年多,完成了他的婚姻大事,和来自家乡的母亲结为百年之好,直到奉命前往上海公安军第三干校学习,才依依惜别青岛。

因此,青岛对于父亲来说,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是他经常念叨的地方。

听说我要去青岛,父亲深情地回忆起在那里度过的紧张而艰苦的岁月,还提到了青岛的许多著名景点和名胜古迹,让我多拍些照片回来给他看看,给他讲讲青岛发生的变化。

带着父亲的嘱托我踏上了行程,一下飞机,扑面而来的是一阵清新的、带有淡淡海风味道的习习微风。我深深吸了一口气,对着掩映在绿水青山中的美丽城市说:青岛,我带来了一位曾经驻守在这里的老战士的问候和思念之情。

在赴威海刘公岛参观途中,我特意向导游提起有没有一个叫藏马县或镇的地方,导游告诉我,没有藏马县,只有一个叫藏南镇,那里有一个非常有名的旅游度假胜地,叫藏马山,问我是不是那里。

我摇头道:我也不知道。接着就把父亲的这段经历告诉导游和同来的伴侣,大家听后感动,纷纷要求增加一个到这里的游程,多花多少钱,大家就一起凑出来。导游面露难色地表示行程都是事先安排好的,不能临时增加景点。我当即表示不影响大家,只是问问而已。

参观完刘公岛后,当晚住在威海,我便上网查找有关藏马县的资料,结果历史上还真有这么一个县,成立于1944年8月,到1956年3月撤销,存在时间仅仅为短短11年7个月。

今天的藏马县,就是地处山东半岛西南隅、黄海之滨的胶南市,位于青岛西海岸,是青岛所辖的县级市一座新兴的现代海滨旅游城市。

同行的陈先生是我的好友,他悄悄告诉我,他对青岛也有着难以割舍的情缘,因为他高中毕业从上海考入这里的海军学校,成了一名军校学生,在这里度过整整四年的青春时光,并就此开始了他长达十几年的海军生涯。可以讲,这里是他的第二故乡。有当年军校的老师,更有许多军校同学,大多数是当地人,因此毕业后都分到了北海舰队,现在只有个别人还在部队,绝大部分战友都已经像他一样转业到地方工作了。

我惊讶地提醒他:“那你来青岛的事情有没有告诉战友们,最好别告诉,否则你就别想走,等着一顿接一顿喝酒吧,反正青岛啤酒特别有名。”

陈先生呵呵一笑:“这我当然想到了,不过我有一个特别要好的战友,是我当年的同桌,我只告诉他一个人,并且反复叮嘱他千万别告诉其他战友。”

我将信将疑地望着他,看着他陷入当年往昔回忆之中,不愿打扰。

傍晚,当我们从景点回到酒店时,刚进大厅,忽见大厅一角的宾客休息区站起一大帮人,其中一位领头人向我们迎面走来,陈先生显然也看到了,便激动地迎上去,两人紧紧握手,可再一看他身后,啊!

只见他身后那几十位竟然也都是他的军校同学和老战友。看见陈先生一脸惊愕地半张着嘴的模样,我也偷偷笑了,心想:这下好了,告诉一个,等于告诉全部,等着多年未见的老战友灌酒吧。

一阵热热闹闹的寒暄后,陈先生一把拉过我介绍道:“这是我一起参加干部培训班的同学,好哥们,也是海军出身。”

完了,这小子是要拉我下水呀。

无奈,我只能和这些素不相识的新朋友一一握手,接着当然是一同前往饭店聚会。嘿,这叫什么事,莫名其妙被拉来当垫背的,冤啊。

望着这群黑红的青岛大汉,我悄悄对陈先生说:“再叫上几个会喝的,要不咱俩就回不来了。”

陈先生一听言之有理,就生拉硬拽地又找了几个作陪的。

到了一家靠海边的饭店,一进大门我腿都软了,里面居然还有一大桌在等着呐,这不是要人命了吗?

尽管这里有美丽的海边风情,有上佳的青岛啤酒和新鲜的海产品,更有热情好客的青岛朋友,然而这时别的什么都不记得了,喝的昏天黑地的。

都说酒后吐真言,我一高兴就把父亲当年曾经在这里驻军的往事说漏了嘴了。哎呀,这下就更不得了,哥几个拉着我说,要是你爸当年不调走的话,他当年那支部队就是今天青岛警备区的一部分,这里有好几位父亲就是原青岛警备区的离休干部,要不然我们很有可能是打小一起长大的好伙伴。

于是为了我们的父亲,又喝了无数杯酒,直到肚子里实在装不下为止。

这一夜,把青岛的各种生啤都喝遍了,也不知道喝了多少扎,上了多少回厕所,可算领教了青岛人的豪迈了,大夏天的夜晚,愣是喝的浑身发冷。

我将父亲提到的青岛市的著名景点尽可能拍些照,还买了不少有关青岛市的名胜古迹、历史典故、风土人情等介绍的书籍和画册,算是给父亲的交代,我要告诉父亲,今天的青岛早已今非昔比了,完全是一派现代化滨江都市的风貌,依山傍海而建的城市更显独有的魅力。

我轻轻擦拭着照片上的粉尘,抬头仰望墙上父亲身穿军装威武的照片,喃喃地对父亲说:“爸爸,你还好吗?有空我再带您和妈妈去青岛看看……”

乌鲁木齐哪家治癫痫病好儿童癫痫的早期症状存在哪些脑血栓癫痫能治疗吗

相关美文阅读:

写景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