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xetj.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写景散文 > 正文

【晓荷】牵手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04 17:44:05
无破坏:无 阅读:535发表时间:2019-06-15 18:32:17 摘要:我相信有了这次手与手的相牵,我未来的人生旅途将不再孤单、暗淡,而会展现一片四季如春的蓝天。   我想即使人们已适应了孤单,在内心深处,也会有一个小小的隐秘角落,希望有一双温暖的手可以相牵。 得了癫痫病应该怎么治 今年5月底受单位推荐,去济南参加《中国石化作家协会文学创作培训班》,同行者共有五位。培训刚结束,带队的主任说不虚此行,他有一个很大的收获。我和同宿舍的王姐异口同声地问:“啥收获?”主任说认识了同房间的同行,并进行了深度交流,受益匪浅。听到这话,我和王姐又不约而同地说:“我们俩牵手了,这是我俩最大的收获!”   是的,王姐牵起了我的手,是我这次来济南最大的感动,也是最大的收获。   最近一次与人牵手是什么时候的事了,细想想,应该是送女儿出国留学时,在机场牵手、拥抱,用以告别。女儿的手小,肉乎乎的,像嫩嫩的藕芽,翻过手背,上面有深深的小窝。我喜欢看女儿的手,更喜欢牵女儿的手。牵女儿的手走路,当然是小时候的事了。女儿长大后,一同走路时就不愿我再牵她的手,借口说摆动胳膊费劲。只记得当时把她的小手握在手里,软软的,嫩嫩的,细滑绵软,内心总滋生出一种靠近了彼此的熨贴与抚慰。   小时候有没有被牵过手,已没有印象,想必是没有。那年代,实行集体大生产,家家户户都忙着磨洋工,挣工分,养家糊口,哪会有闲情逸致想着牵手的事?况且,农村人多数有重男轻女思想,我们那儿尤为严重,直至今日不管是在家待客,还是走亲串友,女人还是不能上桌与男人一同吃饭。我的上面有姐姐,下面有弟弟,在家里他们都是被呵护、疼爱的对象,唯独我这个老二,属于夹心饼干的位置,只拥有干体力活的身份,从未有过被关注被关爱的资格。那时能与我牵手的不是镰刀锄头,就是铁锨扫把,否则就是柴草庄稼。手上茧子老厚,有时都得用剪子铰掉才能舒服一些。无论在田间,还是在大街上,偶尔看到小伙伴的手被她母亲或奶奶牵在手里,便会定定地站在那儿,怔怔地看着,直到目送人家走远了,还舍不得收回眼神。待回过神来,一股羡慕之心油然而生,不自觉学人家的样子,把自己两只手攥在一起,试着左右或上下悠甩胳膊。哪承想一悠才知道,竟被绑了似的别扭,才不屑地撇一撇嘴,松开手,大甩着胳膊,一溜烟跑掉。   人在谈恋爱时应该是牵手最多的时候。一对恋人,十指相扣,牵手漫步在花前月下,悠悠摆摆,卿卿我我,一定是非常惬意。自己虽非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但因被同单位的同事相中,便匆匆与他们的孝顺儿子结婚,没正经谈过什么恋爱。现在人们一旦讲到爱情,总会不经意吟诵出“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热恋时牵手漫步的情形,我想应该不只是我的猜测和臆想,况且很多电视剧里不都是这么演的么。   跟王姐相识于去年的职工文学创作研修班。她说那时的我,对其他人、还有一些事总是爱答不理的。多数时候又躲着人似的,从不主动言语,别人问一句答一句,嘤嘤嗡嗡的,让人听不清楚。在答话时也多是默默地低着头,不与人对视,透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他们便私下以为我心存孤傲,不屑与他们交流。有时即使想跟我聊聊天,话出口之前,心里也要琢磨一阵子,有时怕碰一个软钉子,已到嘴唇的话又被生生咽下去。没想到我给她们的竟是这样的印象。以此类推,在单位给人的印象也不会好到哪儿去,好在我简单,并不会想到那么多,否则倒会真真地难过了。   其实,我哪有资格孤傲,只是长年累月的积累,沉默寡言已成了习惯而已。仔细想想,我倒应是个喜欢跟陌生人打交道的人,但仅限于一面之缘,日后不会再有交集的那种。近二十年的独处,已不懂得怎样跟人打交道,尤其不知怎样云南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治的好与熟人相处。常年守着因病不能说话的家人,为了不让她感到孤单寂寞,总是想方设法多说话,逗她开心,哄她高兴。应该是在家已把话说完了,于是出了家门便有了寡言少语的习惯。二十年来的独来独往,已失去与他人交流的欲望,更不会轻易向他人敞开心扉。自认为是个不喜欢故事太多的人,不想结交所谓的友情,也不想说太多的困苦与忧伤。没有必要让别人了解自己太透,人生来就是孤独的,也必将孤苦终老。夜复一夜,日复一日,用冷漠打造一个硬硬的壳,把自己严严实实地藏在里面,避开身边所有的人。但自己毕竟还是凡夫俗子,偶尔也会喜欢人多热闹,却又不想全身心投入进去,体会发自内心的欢畅。只是希望借热闹制造出一种特殊的静谧,用人多烘托出独处的氛围。倘若有人主动示好,自己只会受宠若惊,手足无措,报答人情的想法便会像一块石头,沉沉地压在自己心头。   初见王姐,1米76大个子,爱说爱笑,暗自思忖她定是一个粗粗拉拉的人。谁知一段时间的相处,发现她竟是一位既平易近人又心思缜密之人,与她高高大大的外形形成鲜明对比。这次身在外地,与她共处一室,交流难免多了起来。一个话题,一句争论,不用面红耳赤,便会彼此心照不宣。一天晚上正在闲聊,不知哪句话触动了她,王姐竟伸出手来牵住了我的手。   王姐牵住我手的那一瞬,我不由得愣了一下,抬头看看她,笑眯眯的,除了关切,并没掺杂其它表情。抽出手的想法还未萌生成型,便被一股结结实实的温暖融化,任她牵着,未舍得抽出。在牵手的那一瞬,不知为什么突然想到老舍《济南的冬天》里一段郑州治癫痫应该去哪家医院文字:“小山整把济南围了个圈儿,只有北边缺着点口儿。这一圈小山在冬天特别可爱,好像是把济南放在一个小摇篮里,它们安静不动地低声地说:“你们放心吧,这儿准保暖和。”王姐的手掌很大,就像围了个圈的小山,她的手心就是那个小摇篮,我的手轻轻地躺在里边。   躺在小摇篮里边的双手,躲过了冷雨后山南市有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吗的凉风,好温暖。   突然,今年年初发生的一件事,浮现在眼前,且历历在目。   那是2月14日,一大早就下起了今年北京的第一场雪。只见天地之间白茫茫一片,雪花纷纷扬扬从天上飘落下来,四周像拉起了白色的帐篷,大地立即变得银装素裹。因为一位刚调进我们处室同事的礼保问题,急需到社保中心去一趟。我打起伞,一步一滑走在路上。突然,看到前面的人行道上坐着一个人,身边还有一人蹲着在说着什么。顾不得脚下,我趔趔趄趄跑上前去。蹲着的人原来是王姐!   老太太浑身沾满了雪,周边雪地上斑驳一片,一坑一眼的污秽,不远处躺着一个不锈钢饭盒,盖子和盒身已分置两处。再看老太太,雪白的头发凌乱,粘滿了雪花,嶙峋的双手已破了皮,在渗血。王姐蹲着身子,左手握着老太太的手,右手拿着自己的手绢在慢慢擦试,一下一下,那么轻,那么柔,握在手里的仿佛是一碰就碎的宝贝。擦干净一只,再擦另一只,待两只手都擦拭干净,她双手伸出去,把一双老手紧紧地握在手心里,一边捂着,一边用嘴呵着热气。然后等老太太心神安定,才慢慢扶老太太起来,捡起摔在一边的饭盒,一只胳膊架着老太太的咯吱窝,另一只大手紧紧握着老太太的手,一步一挪慢慢向医院走去。事后我才知道,老太太的老伴儿生病住院,孩子们都远在国外,她想送热乎乎的早饭给老伴儿吃。在去医院的路上,不小心一脚滑倒了。   在这次培训中,王姐融化掉我心中筑牢的篱笆,牵起温暖我心灵的双手。由于主任的推荐,爱好文学的手也被紧紧牵住,这让我很是感动。我相信有了这次手与手的相牵,我未来的人生旅途将不再孤单、暗淡,而会展现一片四季如春的蓝天。   我想即使人们已适应了孤单,在内心深处,也会有一个小小的隐秘角落,希望有一双温暖的手可以相牵。 共 2795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4)发表评论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写景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