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xetj.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写景散文 > 正文

【冰心】乡雪日志(散文)_1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09 20:40:14

凛冽的冬日除了“冷”就是冬日的景象,山川、地貌、建筑、流水、各种树木等各具特色,总有自己的“佳”处,显出各自的“伟岸”或“妩媚”来。可冬雪依然依旧是最常见不过的景致了。

关于“雪”的景致,我以为还是鲁迅先生的描述最经典:“朔方的雪花在纷飞之后,却永远如粉,如沙,他们决不粘连,撒在屋上,地上,枯草上,就是这样”。“在晴天之下,旋风忽来,便蓬勃地奋飞,在日光中灿灿地生光,如包藏火焰的大雾,旋转而且升腾,弥漫太空”;“暖国的雨,向来没有变过冰冷的坚硬的灿烂的雪花”。鲁迅先生对南北的“雪”的观察可谓是经验之至。

我爱雪,同样是经历过北国和南方的冬的雪花。哈尔滨的冬天,满天纷飞的雪像棉花,铺天盖地地洒落下来,转眼之间就让我成了能动的“雪人”,可你只要抖抖衣裳,满身的雪就会飘落下来,让你一身轻松,雪花飘在脸上倘若有朔风的吹拂,就会被打得轻疼。实在的说:北方的雪于我确是没有什么印记。

“乡雪”就成了我永远怀念而又忘却不得的了。落下心来静静回顾南方的“雪”,特别是我家乡的冬日的雪就成了必须要“记载”的内容,于是就有了这篇“乡雪日志”。

2018年1月5日,小寒。天气陡变,气温像是一瞬间就下降了,早上不觉得凉,吃过早饭就特别的冷,于是添加了许多衣服并感概地说:今天怎么就这么冷了。朋友说,今天小寒,能不冷么?紧接着就飘起了雪花,有一些风。随着风吹的节奏雪花就漫天飘舞着。乡雪就这样开始了。

计划今天是要去看看父亲的,可因为太大雪的缘故,又不得不去,只好戴上防滑链,一路小心翼翼地行动着。一路皑皑白雪的山峦、结满冰凌的松树,如诗如画。让我来不及细想,只好在没有车辆的地方停下来,拍几张雪景用以欣赏。

回到老家,见到了我的父亲,呆呆有些迟钝的父亲面带笑容地说:回来啦。我点点头,然后回答一句:回来了。我知道父亲不一定听得见我的回答,好歹是我的点头说明了我的意思。父亲耳背,即便是再大的声音也不一定听得明白。父亲说:好大的雪呀,这么大的雪你还回来看看呀。我又点点头,算是回答。父亲提到“雪”,我陡然想起了每年这时节故乡的雪,总是那样悄无声息飘落在屋上、田野里、树梢上,堆积厚厚的一层,供人们观赏、游玩。小时候父亲有闲心的时候就带着我们这帮小子们堆堆雪人,那时候所堆的雪人不过是下大上小的一大堆雪,然后滚一个雪球放在雪堆的顶部,就算是雪人的头了,算不上精致,如若有心者或许去抓一把灶灰再涂上眼睛、鼻子、嘴巴,这雪人就很完美了。再就是打雪仗,那是要背着父亲才可以的。四、五个孩子聚在一起,抓起雪团来不及瞄准就扔向对方,不管是打在脸上、鼻子上、眼睛上,虽然很痛,但却快乐。打雪仗没有固定的敌人,逮着谁就是谁。有时候乘对方不注意的时候,会随便抓起一把雪从后颈塞进背心,一不小心就会搞得对方感冒,回家少不了挨一顿好揍。那时候我们穿的破烂且单薄,总是浑身充斥着朝气,一场雪仗下来,个个都是满头大汗。为了不受风寒,赶忙回家烧起大火,围在一起吹牛,吃在火坑烧熟的土豆,叽叽喳喳地闹腾。父亲在旁边笑着,给我们递着能吃的土豆。

更加怀念的要算乡雪的时节,我们捕捉麻雀的情景:在厚厚的雪地上,扫除一块空地来,然后拿出自家的簸箕,用削好的木棍支撑起来,然后就用一根细细的棕绳栓在木棍上,在簸箕的下面撒上一些玉米面,麻雀前来吃食的时候,我们就远远的背着将棕绳一拉,麻雀就罩在簸箕下了。倘若铺捉得多的话,我们就会拿到会做饭的那家请他(她)的母亲帮着做,那时候就免不了“大妈”“婶婶”地叫个不停,声音甜美得像摸了糖,不由得不让“大妈”“婶婶”拿出她的最好厨艺来,让我们美食一顿。

那时候,最盼望的就是每年的乡雪能尽快地到来。

乡雪的时节总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渐渐淡忘。儿时欢乐的乡雪时代的伙伴们如今也步入了不惑之年,总是聚少散多,偶尔聚聚也是难得。

这次回去恰逢下大雪,父亲给我烧着火,不断地给火坑里添加柴禾,生怕我冷着。我激动,但很镇静。摊开双手尽情地烤着火,偶尔和父亲说说话,我的语气很轻,我知道父亲一句也不会听见(因为父亲耳背)。倒是父亲问寒问暖,让我很愧疚。八十多岁的老父亲总是惦记漂泊而不能陪伴的我,我很温暖,但我知道这温暖不全是父亲所烧的火的温暖。

我示意父亲早点休息,然后独自一个人踏上乡间的小路(说是小路,其实是已经打成水泥路的乡村公路)。踹着积着的厚厚的雪,发出“吱、吱”的声响,像一曲交响乐章,又把我拉回到父亲还是年轻的年代。那时候我们穿着“马耳草鞋”(一种用布条人工制作的草鞋)算是一种奢侈了。来回在雪地上奔跑算是炫耀。“马耳草鞋”在雪中浸润后脱下来放在火坑边烘烤的时候,又免不了挨上一顿骂,父亲的骂语是早已记不清了,大意是说我们不知道仔细等等。父亲骂的严厉现在想起来依然算是一种享受。

雪还是在下,飘飘扬扬地飞撒着,任凭洒落在我的身上、头上,时而洒落在我的嘴里,马上就融化了,一股甜甜的味道直泌我的心底......

乡雪总是在不经意、漫无声息地覆盖着我的乡村。可我总是能听到它们洒落时的声响,像歌、像诗。乡雪是雨的精魂,是人的灵魂。

2018年1月6日,大雪。

上天的赐予总是要给美好的人间,清早起来,大地一片银白。乡雪像是纯净了整个世界,纯净了我们的心灵中的每一个角落。雪还在继续下着,但此刻,我却感觉他向大地飘洒的不是美丽的雪花,而是毫无钙质的虔诚。

忽然发现乡雪是多么的美好,它无声无息轻轻地落在地上,滋润着干燥的土地,滋润了我们的心田,让心灵之门满满地打开了,瞬间与大自然融为一体。

今天的行程是要去帮忙送葬。一个同样是暮年老者,按辈分我应该是要叫幺幺(叔叔的意思)的。

八十一岁的幺幺去逝不算是一件悲伤的事。据说老人是在病榻上折磨了快一年的时间了。我想,幺幺的去世于他应该算是一种解脱。殡葬是按土家族的习俗展开的,开棺是生者与逝者见最后一面的时刻。我是在开棺的时候赶到的,面见幺幺最后一面的时候,老人的脸色虽然灰白,但很安然,想象老人没有遗憾。

老人过去是读过“私塾”的。在我刚记事的时候,那时候就经常在我们面前念叨“人之初、性本善”之类,那时候压根就不知道说的是什么,只是他能和父亲聊得到一块儿,因为父亲也读过“私塾”。再后来是在我读小学四年级的时候,又经常对我说:“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无名,万物之始;有名,万物之母。故常无欲,以观其妙;常有欲,以观其徼。此两者,同出而异名,同谓之玄,玄之又玄,众妙之门。”听着这样“之乎者也”的话题,更不明幺幺说的什么。直到后来才知道,这是老子的《道德经》中的语句,是教育怎样做人的道理。我想那时候的幺幺真是费了苦心,只可惜我们懵懵不懂。

乡雪的时节回到老家,能给年少时对我一些教育(虽然不懂)的幺幺送送葬,也算是一种机缘。

土家的葬礼很隆重,因为勤俭的缘故鞭炮是不需要放了,但锣鼓、唢呐是少不了的,道士先生口中念念有词,一遍“法士”做完就开始出殡,我是第一个帮忙抬棺材的,这对入土为安的我的幺幺算是一种最后的离别,我义不容辞。

雪越下越大,送殡的人群都是满头积攒的白雪。幺幺安睡的棺材抬到了指定的地点,他将永远的定格在这片土地上,和大地溶为一体。飘落的雪花为伴,幺幺不孤独。

2018年1月7日,小雪。

乡村的雪像是永远也下不完,在老家的日子除了陪父亲坐坐就是一个人蜗居在我的房间,看看电视实在是太无聊,于是翻翻快要发黄的相册,不经意间就看到你(我的已逝去的儿子)。二十多年了,其实我最怕的就是翻看这本相册。乡雪蜗居的日子总是要多一些回忆。老实说,好多年以前我就想写一些文字来纪念一下这段日子,但终归心情的缘故每次提笔后又默默地放下了。

至少是我一辈子的纠结。至今还记得那是1997年的暑假,在我工作的地方,为了学习我狠狠地揍了你一顿,那时候你才上幼儿园,应该还是天真顽皮的时候,我却对你有了超前的要求。记得那次你细嫩的小腿上留下我永恒的巴掌印。当时一个同事说了我,我很后悔。第二天我要出差,于是带着你来到集镇上把你委托给公交车司机,让你一个人回到远离50多公里的我的老家。下车了要走几公里的小路,路上有人户、还有人户家养的狗,你很乖巧地见到年龄老的叫“爷爷”,年龄大的叫“伯伯”,一路问循着回到家的时候,你哭了。那时候,我的心很痛。我是完全没有尽到一个做父亲的责任和职责……

只过了两天,家里打电话说你生急病住进了医院,那时候车是极少的,我租了一辆摩托车,忘记了时速,反正是风驰电掣般地来到了医院,你却微闭着双眼,不管采取什么样的措施都没有把你挽救过来。你就这样默默地离开这个世界,那时你才5岁多。从医院我把你抱着步行了20多里路回到了老家,在老家的屋旁我又足足抱着你呆呆地坐了2个小时。那是在向你忏悔。还没有让你享受童年的快乐,你却离我而去。掩埋你的时候,我嘱咐在你的坟上栽上一棵树,二十年了,我从没敢去看看那棵树,是怕激起我散乱的心和负罪的纠结。看你穿着军装英姿飒爽的照片,我知道参军当一名将军是你的梦想,可你没有遂愿就英年早逝,我想我们算是没有父子缘分……

天空中零零碎碎的飘落着雪花,乡雪注定是要勾起许多回忆的,在我的印记中,我是没有带你打过雪仗,也没有带你堆过雪人,这是我的失职。在20年以后的乡雪时节我是该向你道歉,忙碌过后闲暇的日子竟然再也没有机会陪你享受这样的快乐了。

怀着忐忑的心情,我鼓足了勇气来到荆棘丛生的掩埋你的地方,眼前的树已经长成了大树,可你却永远根基在大树下面。我想这苍劲的大树应该就是你的夙愿……

静静地矗立在你的坟前,我默默无语,二十年第一次到这里,是抱着很复杂、很矛盾的心情来的,我想你能理解。

雪停了,起了微风,结满冰凌的松针像晶莹剔透的珍珠悬挂在你的头顶,那应该是你最喜欢的了。

一团雪从松树上撒落下来,正好落在我的头顶,我想该不会是你在给我打招呼吧。环顾四周,落光了叶子的花跞树上挂满了毛茸茸、亮晶晶的银条儿;常青的松树和柏树上堆满了蓬松松、沉甸甸的雪球。有这样的乡雪景致我想你一定也不会孤独。

离开你的地方,迈着沉甸甸的步伐,深一脚浅一脚的往回走,每一个脚印都非常清晰,行走的背后,留下的似乎是一串串的追忆和怀念……

乡雪是一个叫人伤感的时节。过去的注定已经过去了,留在思绪里算是一种经历。面对乡雪的到来,就是面对眼前的现实,沉默一直是家乡的雪的性情脾气,我不禁叹息了一声:生活永远是在不快和快乐中进行的。就像家乡的雪一样,飘扬的姿态是平静的,是那种让人看一眼就能飘进心田的姿态。面对乡雪,我很平静。

美好的乡雪无时无刻不带给我美好的回味,哪怕兼而有之的不快。乡雪于我终究是心灵的寄托。

极目远瞧,灰蒙蒙的天底下横亘着的山峦满是皑皑白雪,虽然没有长城,但依然有着“千里冰封,万里雪飘。”气迈;“山舞银蛇,原驰蜡象,欲与天公试比高。须晴日,看红装素裹,分外妖娆”。虽然是对北国雪景的吟唱,可家乡的雪景却丝毫不会逊色。

回到家乡的时间很短促,匆匆而去又匆匆而回,很多的感触就铭记到了心底。总觉得欠缺了什么,仔细想来,大抵是随着岁月的流逝乡雪又多了一份孤单:因为小时候陪伴嬉戏的我(们)也渐渐地老去。

2018年1月9日写于湖北巴东

北京中医癫痫专家治疗怎么样成都治癫痫病专业的医院江苏最好的癫痫医院在哪太原儿童癫痫治疗时间

相关美文阅读:

写景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