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xetj.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故事 > 正文

【星月】日子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04 18:27:55
大朵大朵的乌云在天空中翻滚撞击,就像一群发了疯的公牛随时准备朝着地面扑过来。要下雨了,天阴着,黑渣渣的有点瘆人。   此刻,梁志新也阴着脸站在阳台的窗户跟前一根接着一根抽烟,冰凉的风从窗纱的孔洞中钻进来,就像被冻急了的苍蝇一样越过他的身体朝屋内跑去,顺道将灰白的烟灰卷起又落下,落的地板、花叶上四处都是,若在平常,这是妻子侯翠玲绝对不允许的行为,家里是不准抽烟的,每次他都是在外面过足烟瘾才敢进门。此刻家里就他一个人,孩子今天吃过晚饭就留在了丈母娘那里,没有跟自己回来。他心里想着今天在自己和侯翠玲之间要进行一场认真的谈话,可能会有一场狂风暴雨。马上要小升初考试了不能影响到孩子的情绪,只能拒绝了孩子要回自己家的苦苦请求。临出门他没有忘记对丈母娘说:“妈,明早还得麻烦您送一下星星上学。”   妻子下午就打电话来告诉梁志新说晚上要和同学聚会不回家吃饭,虽然心中有太多的不满,可由于单位办公室还有其他的同事在,不好多说什么,他只是答复了一句“知道了”就挂断了电话。看看腕表时间都已过了十点,梁志新走到客厅拿起茶几上的电话想叫妻子回来,刚拨了几个号码他又删除了,随手把电话扔在沙发上面。这可是去年过生日的时候侯翠玲花好几千块买的最新某款品牌手机,为了防止磕碰,他给手机配了外壳贴上最好的钢化膜,金贵地连儿子用一下都要不住地嘱咐:“千万别摔喽,一定要拿稳当”。可现在他就像扔一块破抹布那样随意地就将手机扔了出去,心中在想:“日子都过成这样了,还耍这些派头南宁有哪个好医院来治疗癫痫呢做什么?”   站的太久腿有点酸困,搬过一把凳子坐在阳台窗户跟前,又点燃一根烟梁志新的心情还是无法平静下来,袅袅烟雾中这些年的一幕幕在眼前逐渐清晰了起来。   来自农村的梁志新家境不是特别富裕,再加上这几年在大城市上大学花费高,更是把家里的积蓄花销的一干二净,他明白自己没有什么背景倚靠,改变家庭和自身境况的唯一途径就是努力奔跑。在大学里他拿着最廉价的手机,吃着食堂最便宜的饭菜,将自己的日常开支保持在最低水平,癫痫病哪里能治好在本专业知识学习之外还参加各类拓展讲座,他用铺天盖地的学习安排把自己局限在校园中,四年了竟然没有去过学校所在地最有名的风景名胜龙吟峰。优异的成绩和踏实的表现自然让他成为学院本科生里面保研的不二人选,就读研究生期间他再没有花家中的一分钱,他知道父母从黄土地里刨食供自己读完四年的本科学业已经是精疲力竭了。他靠着奖学金和兼职家教的收入养活自己完成学业,毕业时他谢绝了学校留校任教的挽留以及去大都市、去政府部门等很多有更大发展前途的机会,最后选择回到了家乡——新华市,在这个地处西北的地级市一家银行就职。不管别人说出什么可惜、屈才、资源浪费等等天花乱坠的道道来,梁志新心里清楚赶紧就业挣工资回报父母,承担起妹妹的教育开支才是最重要、最紧迫的事情。   梁志新和侯翠玲的相识纯粹因为一场机缘巧合,就像电视剧中的某些桥段。都二十六了还没有对象,父母不住地催促,可梁志新有自己的打算。他不想过早让婚姻绊住了自己的双腿,计划在婚前至少要完成岗位与收入的双飞跃才行,那样就省的父母再为自己操心,虽然面临着逼婚,可他还是按照自己的想法和节奏,不紧不慢。   那天高中时很要好的同学王金水来,说是要请他陪自己去相亲。王金水的父亲是市直某局的局长,所以大学毕业后按部就班进入到行政机关工作,可是他的婚姻却不像工作那样一帆风顺。起先父母给介绍过几个家庭背景相当同样在机关工作的女孩,可没有一个能谈得来,要么他嫌弃对方娇气;要么对方嫌他公子哥做派;亲家做不成倒使得父母和这几个女孩父母之间的关系变得尴尬起来,最后父母干脆撒开手让他自己去找适合的缘分。这次通过朋友介绍认识了在一家工程设计公司上班的小丽,觉得很投缘,就约梁志新陪自己去见面,同学关系最直接,进的门来就嚷嚷:“哥们,这次遇上一个对眼的,赶紧走,去把把关。”梁志新打趣到:“你这是如饥似渴啊,前面那几个你也是这样说的,也没见成。”看看时间也临近下班了,放下手中的工作,梁志新接着又说:“我没空,有时间我还不如自己寻摸媳妇去,你还是一个人耍去吧。”容不得他有半点推脱就被拉到位于文化街的骊山咖啡厅。对方也是两个人,陪小丽来的就是侯翠玲。此后,王金水和小丽的几次见面都是梁志新和侯翠玲相陪,一来而去就熟络起来。那一对最终还是没成,王金水的父亲听儿子汇报找到了心仪的姑娘,就催促他带到家来面试考察,对姑娘的外表和仪态还是满意,可深入了解得知小丽的母亲下岗父亲在建筑企业上班,家中还有两个弟妹在读书的情况后就坚决不答应他俩继续交往下去。谁也不会想到作为陪客充当电灯泡角色的梁志新和侯翠玲最后竟然两心相悦走到了一起。   侯翠玲也是来自邻市农村,她父亲属于村里较早富裕起来的那一批人。最早给农村人家修房建屋,后来积累了些资金就将业务拓展到了新华市里。随着关系网的成熟,工程也是源源不断,资本自然厚实起来,就把老婆和侯翠玲姐妹三个孩子全都接到了城里,成为乡下有地城里有房的老板。侯翠玲大学读的不是什么名牌重点,只是个西南某地二本学校,可父亲人脉网络中很有几个能说了就算的叔叔伯伯,大学毕业后没有费太大周折进入市上某事业单位工作。和梁志新交往一段时间后双方都感觉不错,就去见了父母,侯翠玲的爸爸对这个工作单位好人又伶俐的准女婿非常满意,在背过梁志新的时候告诉女儿一定要牢牢抓住这只潜力股。至于梁志新的父母更没有什么话说了,一方面儿子喜欢,另一方面姑娘人也俊俏嘴还甜,最关键的是对方不嫌弃自家的条件。水道渠成,择日就办了酒宴成就好事。婚宴一切都是梁志新的岳父一手操办,他说:“一个女婿半个儿,我自己没有儿子,这一结婚呐,今后女婿就是儿子了。”婚宴设在市区最高档的荣欣大酒店,两家的亲友会在一处招待。侯老板家办喜事排场自然不能差,烟酒菜肴规格也按照婚宴的最高标准。不管城里的显贵要人,还是乡下的老亲旧友,不分彼此厚薄一样的待遇,这让梁家在村里着实出彩了一把。人心换人心,婚后梁志新和侯翠玲两口子回村武汉哪家医院治癫痫好探亲不管碰到哪个乡亲都会有人主动过来和他们打声招呼。人,谁不图个被别人瞧得起。   空气中的水分越来越大,风中已经能感觉到冰凉的雨滴的味道。马上就十一点了妻子还没有回家,期间也没有给梁志新打电话过来。自结婚后这种情况多次发生,之前他也和妻子就同学聚会的事情交换过看法,可每次妻子都会扯着嗓子和自己较劲,说他是不自信、无事生非、胡乱猜忌。梁志新确实也没有发现妻子有什么出格越轨的事情,每次争吵过后也就隐忍了下来。   有一次岳父有个应酬叫他去作陪,请来的客人都是管着工程项目的头头脑脑,特别能喝酒,等场面结束翁婿两个也是面红耳赤酒精上头。对这个女婿,岳父一直高看一眼,平常有什么事情都和他交换意见。打发走酒店门口等候的司机,岳父提出让梁志新陪自己走走,溜达着回家。边走边说些东成西就无关痛痒的事情,期间梁志新鼓起勇气把自己对妻子频繁参加同学聚会的不满向岳父轻描淡写和盘托出,岳父听到这个倒是立场鲜明地站在梁志新这边,提高语调对他说:“志新啊,你听爸给你说。女人啊,就要管教。”路面有个坑洼没能看得清,岳父趔趄一下,梁志新赶紧搀住他的胳膊军海医院是公立的吗。打了一个酒嗝,岳父继续对他说:“女人不能一味疼肠,不能让她由着性子胡来。若果玲玲真的做过分了,我今天就给你授权,揍她!”听着岳父似醉非醉的叮嘱,梁志新只能含糊其辞回了一句:“没事,爸。我也只是随口一说,你别往心里去,再说不管咋的也不能对女人动手啊。”就这样你一言我一语来到了岳父家,将岳父扶到沙发上躺下后。岳母赶紧给这翁婿两个泡茶解酒,梁志新感觉自己也酒意渐浓,对岳母说:“妈,你辛苦一下照顾好我爸,我赶紧得回去了,不然小玲在家着急了。”站起身听见岳父嘴里咕哝着说了一句:“听我的,揍她。”这话只有梁志新心里明白,赶紧对岳母说了一句“爸今天喝的是有点多了,”就出门回家了。   新华市不大,面积十二平方公里,城市乡村加起来全部人口还不到六十万,可是新华市的发展速度却非常的快。这几年市委政府按照长期规划大力推进城市转型工作,有好几个项目得到国家和省部委的立项批准。强劲的发展势头,对各行各业都是难得的机遇,做为银行业务部门骨干的梁志新自然就忙碌起来。其实对这个放弃优越条件回乡就业的小伙子,行里的领导一直非常的关注,尤其是一把手杨行长和主管人事的赵副行长从他履职后就专门给他的部门经理做了单独地安排,要求给梁志新多加担子多分配些工作让他经过更多的磨练快速成长起来。是金子总会发光,这农村小伙子也是不负众望,领导安排的工作总能优质高效完成,再多的业务都安排的井井有条。尤其在内外沟通方面表现出了特有的天赋,无论是行内同事还是存贷款客户对接的都十分融洽,处事彬彬有礼又不失原则。从办事员到业务经理的跨度也就两年多时间,而且每一次的职务变动,不管先来后到哪个同事都没有异议,认为小梁就应该到新的岗位承担更大的责任。   还记得那是岗位调整到大客户部工作三个月后的一天,一把手杨行长让办公室小吴通知梁志新去见他。其实作为行长召见小小的部门副经理只要一个电话就行,根本不用大费周折让办公室的同志亲自跑一趟通知,梁志新搞不清楚这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没来得及多想赶紧将手头的工作资料一股脑收拾到抽屉,关上电脑就随小吴来到了五楼杨行长办公室。敲门进去,杨行长没有坐在宽大的办公桌后面而是坐在接待客人的沙发上,看样子是专门在等他到来。小吴给梁志新泡好水后杨行长打发他去分理处找他们主任取什么材料,屋里就剩下他们两个,梁志新顿时觉得不自在起来,脸上也泛出了阵阵潮红,手心不知不觉就湿润起来。这杨行长也没有开门见山交代工作,而是问起他:“小梁最近有没有回老家啊?父母身体还好吧?”梁志新赶忙回答:“谢谢行长关心,父母身体都好,周末只要不加班就回老家去帮父母干点活。”杨行长听着点头又说道:“好,好,好,现在像你这样的年轻人还真不多了,就应该这样!”接着又闲聊了一些工作是否顺手,业务开展是否顺利等一些话题。就在梁志新给行长和自己续上第二杯水坐下来后,杨行长突然压低嗓音,将身体朝他倾过来说道:“小梁啊!今天叫你来是有这么一件事……”清清嗓子暂短地停顿后接着说:“我有个亲戚在东湖市做房地产开发,情况还很不错,可是最近在新华市的开发项目上资金周转出现了些情况,这不就找我来想想办法嘛。”转入正题梁志新倒是很快冷静了下来,接着话头说:“我知道了,行长!”心想这本来就是自己具体分管的业务,行长交代自己去做是顺理成章的事情。杨行长接着说:“亲戚归亲戚,但是工作你们还是要按照程序办理,我把你的电话给他,到时候让他找你具体谈。”说完这些杨行长起身走到他宽大舒适的办公桌后面,坐在了后背高大的真皮椅上,拿起桌子上两部电话中的一个却没有拨号,眼睛望着左手堆放文件的地方。梁志新知道是自己离开的时候了,赶紧站起来说了一句:“不打扰行长了,这件事我马上和客户对接,有结果我再来给您汇报。”杨行长没有说话只是朝他点了点头,在出门前梁志新将自己喝过的一次性口杯顺手也带了出来。就在门扇阻隔了自己的目光和梁志新的背影的瞬间,杨行长脸上露出一抹内容丰富的笑意。   只听得“咣当”一声,家门被重重地推到墙上又反弹回来。梁志新没有回头只是听开门的声音和甩鞋的声音就知道今天侯翠玲没有少喝,岳父家有这个遗传基因谁都能喝几口。尤其是自己的妻子红黄白各色酒都能喝的下,这也是同学聚会为什么经常叫她去参加的原因之一。没等的及梁志新走过去,妻子已经光着两只脚摇摇摆摆走进了客厅。看见丈夫站在那里,侯翠玲晃了晃手中的真皮手包,说了句:“我回来啦!”就弯弯扭扭走进卧室。一阵窸窸窣窣之后卧室里没有了动静,梁志新走过去站在门口一看,妻子和以前一样连睡衣扣子都没来得及系好就仰面朝天睡着在床上了。强压着心中的火气,走过去一把拉开鸭绒被丢在妻子的身上,梁志新转头走回到阳台来,他知道今晚两人之间什么也谈不成了。窗外雨已经在下了,细细密密的雨滴穿过路灯昏黄的光影,地面湿了。失去了今晚谈话的对象,梁志新深深地吐了几口气把满肚子的话也像雨滴那样抛在了马路上,关上窗户走到沙发跟前收拾上面散落的物品,他打算今晚还和以前妻子喝醉酒那样睡沙发。雨,越下越大,能听得见远处公交车站厅顶上的铁皮被雨敲打,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   对于和侯翠玲经常来往的几个同学,其实梁志新也是有过几次接触的。这些人职业五花八门,仿佛是涵盖了身边需要存在的职业类别似的,家庭出身也不尽相同,有农民、有工人、有干部、有商人,这些人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在所负责的部门岗位上都负点责,手中掌握着些许的权利。每次聚会,男同学都是随机组合,经常参加的女同学少包括侯翠玲不超过三个,因此女同学参与的频次就高些。结婚后侯翠玲一直想让丈夫也融入到这个圈子当中去,可梁志新因为工作的原因,再加上本身不喜欢吃吃喝喝这些应酬场面上的事就再三拒绝,结婚都快一年了,都没有和这些人有所交集,为这事侯翠玲经常被同学们打趣说是,古人金屋藏娇侯翠玲闭门养夫。记得还是分理处的王主任母亲过世那次,没想到侯翠玲的好几个同学都在被邀请之列。时间正好是周末,就有在土地局做办公室主任的陈东平提议这边宴席结束后另选地方一聚。他们几个说什么都不允许梁志新中途离开,只得一起过去到了市郊的一家羊肉馆。到那以后,梁志新发现这里的老板包括服务员和他们谁都比较熟悉,说明这些人都是常客就没有少光顾这家羊肉馆的生意。 共 17853 字 4 页 首页1234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

相关美文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