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xetj.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故事 > 正文

【江南】廊坊永定河国际马拉松前后(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09 19:03:52

2012天津市武清区承办天津国际马拉松赛事以来,不仅带动了武清区域内的跑步爱好者的加入到长跑大军中来,也带动了更多周边地区的跑步爱好者加入到了长跑大军中来,越来越多的人们为了身体健康,为了活出一个全新的自我而自愿加入进来,因为跑步,他们聚到了一起,他们是长跑大军中快乐的跑者,他们是别人眼中的非正常人,风雨中,他们跑出家门,不断地挑战自己,他们不畏严寒,他们挥汗如雨,用脚步来丈量城市,以低碳诠释生活,他们用自己的双脚奔跑出一个全新的自己……

(一)廊马提到议程上来

2015年12月初,廊坊“孔雀城”永定河国际半程马拉松终于提到了议程中来。

人多力量大,我们武清跑步团在孟老师和荆老师的带领下,很快便搞定了一行人开往廊坊的交通工具——一辆23座的大巴车,武清跑步团将浩浩荡荡开进河北廊坊在赛场上一拼高低。

武清跑步团出征的运动健将有十九名之多,其中年近70岁的大爷有一名家属陪伴,两名啦啦队成员,一名司机。

若关羽(有伤在身)到时无法整装上阵,便由信仰(丁队)代替上阵,那么,我便成了这次出行廊马唯一的一名啦啦队员,我将负责在终点为群里的运动员们拍照,在那里为凯旋而归的将士们留下他们意气风发的瞬间。

2015年12月1日,管理员旋律在群内振臂高呼:武清人民共和国廊坊半马代表团正式成立了!旋律年纪不大,却有着不凡的跑马水平,他的首领风度,感染着群里每一位热血沸腾的跑步爱好者。

我作为唯一的啦啦队员,心中的那股兴奋劲儿自是无以言表的,自2015年9月加入跑步群以来,感觉自己像再次绽放的花蕾般带着正能量,张扬并表现着自己,而这些与以往自己的低调与逃避,仿佛就判若两人。并非是我夸大其词,无形中,有一种看不见摸不着力量时刻牵动着我,让我不由自主地想靠近他们—视跑步为自己身体的一部分的群体,他们有着常人难以想象的毅力与耐力,别看他们平时在群里嬉笑打闹如一群孩童般,到了赛场上,他们就是一个个勇往直前的猛将……

前不久,在宝坻团泊湖赛场上,武清代表团突出的佼佼者—旋律跑出了第四名的好成绩,喻泉跑出了第六名的成绩,邓小明跑则出了第九名的成绩,当然,八人组成的团体中其他人也不甘示弱,沐汐,岁月无痕,王文林,信仰,伊凡公爵均跑出了不错的成绩,均突破了以往的自己,用他们的专业术语叫做PB。

(二)平安夜

2015年12月24日平安夜,跑步群内又一次沸腾了起来,在奔赴廊马之前武清跑团内掀起了小小的波澜。

一文的一句有没啦啦队的问话,沐汐顺口溜似的回答:有,刘姐,便掀起了不小的波浪。(顺便说明一下,我的群名片是迎着晨光跑,大家习惯叫我晨光,也有一大部分人叫我刘姐,我姓刘。)

沐汐的这句很随意的话,却惹恼了群内的凉风大美人,凉美人话语中带着极大的情绪:那我和梦姐不去了,不去了!看来我俩不受欢迎。凭感觉凉风姐与梦中花姐姐两个人的关系不错,年龄相仿,居住地点又近,两者人经常在一起玩,她们俩最近似乎在和“寞落”姐一起学跳舞,最起码,在我没进加入跑步群之前,凉风和梦中花是群中备受欢迎的姊妹花,或许是我抢了她们的风头了?

孟老师不明所以,连声说着:欢迎欢迎,热烈欢迎,姐为什么不去呢?

凉风:某些人不欢迎,不去还省得挨冻呢!或许,真的是我抢占了她和梦姐的位置了?可我也清晰地记得刚开始报名的时候,只有我和信仰两个人报名做啦啦队员,并没有其他人报名呀?到了这时候怎么又闹起情绪来了呢?说实话,我望着屏幕上情绪化的语言,心中微微有了些许的不舒服。

孟老师继续缓解紧张的气氛:我瞧瞧谁不欢迎我姐,必须挨冻,越冻我姐越精神……

不冻也精神,凉风依然情绪化。

沐汐年龄偏小,带着年轻人的热情洋溢,成年人的稳重,能跑,能喝,能唱,能闹,体形偏胖,群里人都叫他小胖子,这个乐观开朗的小胖子,刚刚大概是手机没电了,刚刚充上电便又加入了进来。

小胖子,是不是你把我姐给气着了?孟老师上来指责沐汐。

沐汐也明白凉风姐的情绪化的原因,与孟老师针锋相对:是你订的车位不够。

孟老师一时被沐汐的话杵在了那里,良久,才开始解释:23座的车,信仰不去了,怎么就不够了呢?

除去司机座位,参赛19人,王大爷带家属一人,你自己算!

孟老师也算出了位置不够,只得说:没事,我可以开车去。

不是说好不开车的吗?我最开始的时候就说订33座的车,兵临城下说带着10岁的女儿,哪还有位置?如今凉风姐和梦姐想去都没有位置!沐汐义正言辞。

挑战极限附和道:我站着就行。

沐汐陈述事实:这不是站着坐着的事儿,是司机不敢超载,要是能多拉几个人,站着也无所谓。

孟老师被问得没辙了:那么多人带家属,为什么不早说呢?

刚开始我就说订33座的车,考虑的就是谁想带家属都有地方,我问群里的人也没人吱声,带家属都是订完车后才说的,沐汐气呼呼。

凉风却还是醋味十足:晨光,你是最受欢迎的。

沐汐反驳:我只是就事论事,没有谁受欢迎不受欢迎。

凉风:别说了,我和梦姐不去不就得了吗!

孟老师耐心十足:现在信仰不去了,凉风姐和梦姐去正好坐满。

萧风子也加了进来:车位不够吗?不限号的话,我可以开车前往带着凉风姐。

不用了,周六我和梦姐跳舞介,看来,凉风姐一时半会很难从情绪中走出来了。

孟老师也疑惑了:怎么突然间又出来这么多家属呢?王大爷带家属是事先说好的,刚开始不就只有刘姐和信仰是啦啦队成员的吗?

沐汐:你问问荆老师怎么订的车!

萧风子:哪有订车子位置正好的?总会有若干个机动的名额呀。

沐汐不耐烦:别说了,车子早就订好了,现在说还有什么用!啦啦队谁去?开始你们订王大爷带家属,信仰,刘姐,现在信仰不去了,只空出一个位置,谁去?

我和梦姐不去,我俩跳舞去!我们一直以为有我们俩呢,原来没有,凉风说道。

别矫情了,我俩不去。梦姐也加入进来。

车位都订好了,就这么多位置,再问问谁开车去,有位置就去,人多热闹,沐汐喜欢热闹,参加赛事也确实需要人多热闹。

别矫情了,想去有位置就去,大家伙不就是想热闹一下吗?冲锋也加入了进来。

萧风子:以后这种事情提前弄个表,大家都省心。

老羊加了进来:我开车,拉两个漂亮姐。

望着这么多人的话语在屏幕上滚动着,我心里多少有些过意不去,刚开始的怨气也小了许多,还是我占了凉风姐和梦姐的位置了吧?我在公屏中打出:刚开始啦啦队好像没人报名,我又没啥事就报了,我可以不去,让凉风姐和梦姐去吧。

别吵吵了!有开车的可以搭车去,问题都解决了,该去还去,到点发车,未到就算弃权!沐汐有些不耐烦起来。

我也不痛快:总要提前订好吧?真有事去不了才算弃权吧!

冲锋:都别说了,就这么个事儿就100多条信息,累死人了!

我也没好气:我在单位都忙了一天了,好多信息都没来得及看,不还是一条条看完了吗!也没嫌累呀?

梦姐:晨光你去吧,凉风随份子,我正好陪老公。她们两谁都离不开谁,而我,也独来独往惯了,不要人陪照样参加活动。

旋律发出指令:26号早晨7点前县衙门前集合,7点准时出发,过时不候!

沐汐见旋律来了,便又叙述了一翻凉风姐闹情绪的前后。

伊凡公爵总结性发言:都愿意人多热闹,啦啦队是给咱们提供保障,拍摄还辛苦呢,当然都去才好呢,不会有啥情绪的,这次就先开一辆私家车,下次都谁去提前说,订车的辛苦了,沐汐也是为了咱们安排的更妥当,互相理解一下吧。

荆老师:啦啦队?当初是谁的提议?是信仰负责招募的,结果只有刘姐一个人报名,订人数前,我和孟老师咨询过信仰,信仰说没啥人报名,一开始,我是主张开车去的。

老羊开一辆车拉着两位美女姐姐,照顾好美女姐姐。

尘埃落定,大家伙便都开起玩笑来,让两姐姐坐老羊腿上,气氛一下子便又轻松了起来。

最后一锤定音:一辆大巴车,一辆私家车。

情绪化的一幕算是落幕了。

(三)商量聚餐事宜

旋律不愧为领袖人物,见车的问题已然搞定,便开始了下一个话题:接下来就是赛后聚餐的事了,大家商量一下,若行,我明天去水电部南院订个大桌。

水电部南院有多大的桌?咱们这么多人坐得开吗?我不禁提出了质疑。

水电部南院206房间只有一张大桌,可以坐20多人,我们可以提前预订好,那里的饭菜经济实惠,比较适合咱们工薪阶层。

那就订下来,几乎是异口同声。

跑步群中都是猛将,跑起来威武无比,而,从另一方面来说,又都好热闹,大块吃肉,大碗喝酒如同梁山好汉般豪迈,大家伙儿聚在一起的机会不多,每每相聚都会热闹非凡,那种浓浓的、热烈的亲如一家人的场面感染着每一个人,也令每一个人流连忘返,回味无常。

上一次聚餐的场面还历历在目,而这一次却要一起出征了,我望着屏幕上滚动的文字,心潮澎湃。

伊凡公爵(李老师)把话题拉了回来:廊马之战怎么打?如何配速?战术如何安排?

旋律依然首领风度:安全为主,切勿终点前冲刺,这次只取前三名,诸位不要猛冲,天冷容易伤筋动骨,团泊湖我就是明显的例子。

喻泉:慢慢加速,保持全程匀速。

老羊:我七分配速,压心率跑。

主任:完赛为主。

沐汐:按平时的配速跑,有可能PB一下自己。

关羽:安全完赛。

……

最后,旋律作总结:有的人赛前说不跑快,控制好速度,枪声一响跑得比兔子还快,结果最后没有力气跑了,能控制住速度才好。

老羊又提出了一个问题:咱们停车方便吗?私家车停在哪儿?

可以跟咱们的大巴车停在一起,方便找。

似乎一切都尘埃落定了。

(四)皆大欢喜

2015年12月25日圣诞节。

上午,荆荆老师发过来消息:王大爷不去了,现在又腾出两个位置来,我也是刚刚联系才知道,之前组委会发短信,通知王大爷已经超龄,不能参加比赛了。

这个消息相对于王大爷来说,不但失去了一次跑马的大好机会,更失去了与大伙聚在一起的时机,而从另一个方面来说,王大爷与家属的位置腾出来之后,凉风姐和梦姐也就有了相应的位置,老羊也不用驾驶私家车前往廊坊了,还真的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了。

下午的时候,萧风子在群里说了一句:我也想参加跑廊马,但没有报名,有啥好办法没?

群里便又人感慨:风子,你不去,等于少了一名半马大将。

那,有没有转让名额的?原价收购名额也可以啊,萧风子确实真想参加,只是这个想法晚了些。

你这时候才问也忒晚了吧?早干嘛去了?难不成你不报名,就等着别人弃权了?群里人针锋相对,是在为这么能跑小伙子没有参加而惋惜。

荆老师再次发出消息:明天王大爷装备领出来,可以允许一个人蹭跑,不过没有成绩,有奖牌。

蹭跑?这个也可以?我只听说过有转让名额的,却没听说过还有蹭跑的。

荆老师话锋一转:不然,刘姐跑得了,给一块奖牌。

我听荆老师这样说,我便有些心动,却还是忍住了内心的冲动,回复荆老师:我只做好我的做啦啦队员就好,负责为大家服务,暂时不考虑赛事,练练再说吧。

旋律站出来:蹭跑可以,安全第一,刘姐您还是先巩固一下吧?天太冷容易受伤,保持身体健康最重要,以后有的是机会。

旋律是怕我贸然去跑而伤了自己,我不过也只是心动了一下而已,暂时没有胆量去参加赛事倒是真的。

我开始在群里呼叫萧风子:有个名额可以蹭跑?上吧?当然,旋律也说明了其中的注意事项,并找荆老师联系名额转让的事宜。

当我看到萧风子的证书那一刻,这才明白,他果真是一名有实力的跑将,半马竟能以136完赛。

荆老师强调:提前说好了,蹭跑自己担责任,牌子可以拿走,衣服还要还给王大爷的。

萧风子蹭跑的愿望达成,我开玩笑:我要是跑就轮不到你了。

(五)雾霾并没有阻挡我们的脚步

近日,雾霾天气一直笼罩着京津冀地区,好天气似乎跟我们举行了告别仪式,再也无暇光顾了一般。

2015年12月26号的廊坊马拉松在雾霾中,终于到来了。

清晨五点闹铃准时响起,我拉开窗帘的那一刻,心顿时沉了下去,外面大雾依然弥漫着整个大地,能见度非常低,根本看不清楚对面的参照物,廊坊马拉松是否能够顺利进行?参赛的交通工具早已订好,大巴车是否能够准时到达区政府的大门口?这次出行会不会顺利?群中也不时发来如我心中顾虑一般的各种询问,而我虽说也在迟疑,心中却早已下定了前往的廊坊的决心,虽然我仅仅是一个名啦啦队员,却也算是第一次参与马拉松的赛事,无论天气如何恶劣,只要别人可以做到的,我也一样能够做到,不畏困难,风雨无阻,勇往直前,一直都是马拉松的精神所在。

癫痫的早期治疗方法郑州治癫痫病好医院癫痫病发作时如何处理

相关美文阅读:

情感故事推荐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