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xetj.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故事 > 正文

【僧歌】对决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04 19:09:23
梁哥,你,你……   滚出去,关上门!梁立强两手钳住若荷,转过脸怒斥女人。   女人退回到外间屋,颤抖着坐到圆桌边上,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再倒满一杯,又一饮而尽;她眼睛红红地盯着里屋那扇门。里屋不断传出撕扯扭打和若荷狠毒地叫骂声。女人的眼神逐渐变得空茫。最后,一声撕破喉咙的哭喊换来了瘆人的平静。   梁立强从里屋出来,似笑非笑地看着女人。   女人不动,旁若无人。   梁立强给自己倒了一杯酒,一口喝干。他又给自己点烟,嘴里的烟雾狠猛地射向女人,然后站起来向外走,到门口又突然停住,返回来复又坐在桌边,从挎肩的皮包里取出一扎整齐的红钞,叭叭地数出几张,啪地拍在桌上,女人一惊,看一眼手边的钱。梁立强冷冷地说,记住,你啥也没看见,啥都不知道!说着,又数出几张拍在前几张上面。多嘴多舌别怪我不客气!眼神射出刀锋一样的光芒。   梁立强走了。   女人愣怔的功夫,门外传来一声吼:还不走!   此时,落日熔金,西边的天幕上仿佛有燃烧的火炭,一坨一团一片一滩,五色纠结,还像是被谁恣意挥洒的新鲜的血。树上华丽的黄叶,飘落在初秋冰凉的石板路上,像形态各异的铜质纽扣。   若荷妈等不见女儿回去,打电话没人接,她就骑了自行车过来找。天黑了,山庄除了两个大红灯笼招眼之外,里面光线迷离,树影浮沉,一个人走进去还真有点不踏实,好在这不是第一次,她也早已经不再妙龄,倒是没啥感到可怕的。四十多了才生育,若荷是她的掌上明珠,她离不开她,含嘴里怕化了,捧手里怕碎了,每天回家晚了她就心急;夜晚到山庄找女儿说不上有多少次了。女儿说,妈你黑灯瞎火地,栽了碰了咋办,顾客一走我立马回去了,谁还能吃了我!可是做母亲的愿意,乐此不疲。   推门,浓重的酒气劈头扑来;开灯,进到里屋,若荷躺在床上,两腿间血迹缭乱……她失声哭喊,咋啦丫头?若荷神情漠然,眼泪夺眶喷出。      鲤鱼黑色的背鳍犁开水面,池塘活了,波光灵动。梁立强精神一振,身子往前一伸,心里像刮开了小春风。水面沉寂了一会儿,沉寂得让人对刚才的情景有所怀疑。他看一眼身边的女人,女人也是疑惑的眼神,但她迅捷地燃着一支烟,当薄荷的香味从她唇间飘散的时候,那支加长过滤嘴的摩尔就骄傲地横挺在梁立强的嘴上了。一条鱼耸武汉检查癫痫病去哪家医院好起大大的脑袋,向周围晙视,是刚才那条,背鳍前端有一抹醒目的金黄。它很悠闲,顾自绕了一个优美的圈儿;然后潜入水下,接着又探出水面绕了一个圈儿。   嘿,玩儿呢?有意思!梁立强嘴里叼着烟,歪裂着脖子轻悄地说,笑,同时将眼睛向女人一乜斜,女人会意,伸手拿过烟往自己红唇上一抿,两股蓝蓝地烟缕即从鼻孔无声流出。   狗日的,自在?瞧着,看不收拾你!梁立强嘀咕着,迅速收杆,钓饵换了一条一拃长的活体蚯蚓。   女人嘴上的烟还未燃尽,池塘里的水就翻卷起来。梁立强两手把杆,哈哈大笑:你也太性急了,猴急样儿,小媳妇进洞房呢?!   有女人,有活鱼,梁立强兴味大发:走,咱今儿别的不吃,就尝这个鲜!      云柳山庄是一处“农家乐”改建的,过去只有麻将、纸牌、克朗球和砂锅羊肉,现在增加了垂钓、商务(雅间)、练歌房、冰汁烧麦等,嘎球麻吊子一堆惹人玩意。尤其垂钓中心,那更是精心设计、花费了一番大功夫的:芦苇荡里,曲径通幽,回廊临水,一座座造型各异的小木屋掩映在垂柳苇丛之中,紫红的屋顶,淡黄的墙壁,方木围栏,水波潋滟;木屋朴拙,但内涵豪华,烹饪品茗,酒食冷饮,一人小憩,二人眠宿,最是清心别致。即使不垂钓,游览散心也是好去处,僻静,放松,不招眼,空气好,官权者多有青睐——工作累了,到乡下走走,钓钓鱼、KK歌、尝尝百姓饭,这也是近民意、接地气、体察民情的一种方式,说是闲散消遣,不如说是换了环境的工作,谁能说咱贪了还是占了?——经营者好眼光、行情摸得透彻,果然生意兴隆。不少有钱有闲的人,城里玩得腻了,败了胃口,也都把时间大把大把地抛在了这里,美其名曰:到乡下吃土鸡,品味绿色食品!实则这其中另还有一层意思,这里的小姑娘文化不高,青涩,好哄,不市侩,少花钱,玩得质量高。      一个月以后,梁立强又来钓鱼。他到小屋取渔具,也是想把上次的事做个了结。不料一进门,腿上就被人抽了一棍。他猛然明白遭受袭击的原因了,遂转身反击,一个须发皆白的老人被他打倒了,木地板发出空洞的响声。   梁立强欧美旅行去了。他喜欢玩儿,现在不种田不做工,有的是时间。城市发展像坐上了火箭,前几年还是远郊的农田村庄,眨巴眼睛的功夫,竟已经是商居综合圈、汽车工业园了。他不再拥有土地,不再拥有祖辈相传的宅基和树木,这些都被“社会进步”征用了;他是一个“无产阶级”了,但是也不对,他有让人羡慕的几套“安置”楼,有各种各样的“赔偿款”几百万,粗略计算,总资产该超过一千万了;过去连一百万都不敢想,进城辛苦一天至多挣个三五十块钱,现在啥也不用干,房租和存款利息就足够一家人开销了。他到云柳山庄是因为歌舞厅那个女人的一句话,大哥爱钓鱼啊,那里可尽是大鱼,捞着一条就能发大财!他这才顿悟,云柳山庄“水深”,原来趋之若鹜的钻营者都是去捉“黑头”(当权的官员都是黑头发)的。女人陪他去了。女人不是白陪他,是有偿服务。   去年,城市亮化管理处的冯处长说,先给你一条街,做得好,大家满意,就再做。梁立强没有拆装灯具、灯杆的资质和经验,他就反手转包吃了十一万元的“过水面”,虽说挣得少了点儿,但省心省力。有活大家干,有钱大家赚,人“活”了,口碑好了,良性循环,还愁没处来钱?这次出游欧美,他是带着冯处长的爸妈去的,他明白,从冯处长答应爸妈跟他去那一刻起,那就是又把一条或者两条三条街道……给他了。德、意、法、瑞士、美国,一路小心伺候,一路异域风情,冯处长爸妈高心,得空就说,托你的福了小梁子,我家孩子交你这么个朋友,可算是逮着了,他就信你,我们也信你,你这孩子厚道、心眼儿实诚……   梁立强不屑地瞅一眼地上挣扎的老人,遂往沙发上一坐,点上一支烟。   我是来道歉的。他说,上回酒喝多了,没想那么……啊,但那阵儿糊涂了。他把一扎钱往若荷面前的桌子上一扔。   滚!畜生!若荷怒不可遏,抓起钱向梁立强砸过去。   看你这脾气。梁立强说,他下唇包住上唇,将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好烟雾徐徐吹出来,从鼻尖和脑门漫上去,神情得意地盯着若荷。   若荷算不得十分美貌,白净的脸,肉乎乎的小嘴唇,挂面长发,均匀的身材,出彩的,是那双黑葡萄一样的眼睛,深邃而水波荡漾,藏着一股凛然的桀骜不驯在里面。上回钓了那条北京癫痫病的专科医院大鲤鱼,他私下认为他是真该要发大财了,心里高兴,踌躇妄为,若荷给他沏了茶来,他又让点烟,点了烟又让捏肩……女人做好鱼端来,两个人开始调情弄笑,一杯杯喝酒,深一把浅一把地身上抓,毫无顾忌。若荷要走,被梁立强一把抓住。他是故意撩拨若荷的。若荷的眼神暴露了她的轻蔑和看不起。梁立强城里城外是有过一点这方面“见识”的,但还从未见过这么好强性格的“倔丫头”,这是后来他对若荷爸妈说的话。接着,事情发生了……   真不要脸!若荷恶狠狠地骂,这下你更满意了,连老人都敢打,多厉害啊你!   不是,是他打我……   滚!你个无赖!我爸不打好人!   你爸?   跟畜生说话,我恶心得慌!想说啥法庭上说!   你告我了?   告你咋了?告不得人,畜生还告不得了?!   钱不给他!若荷妈捡起钱塞进裤兜,狠狠地瞪一眼梁立强,若荷快叫车,快,你爸让这牲口伤着了,上医院!   梁立强扭脸去看蜷在墙角的老人,慌忙站起来走过去。老人脸色青白,胸脯急剧地起伏,眼睛半睁半合。   咋?哪里不好?他问。   老人翻了他一眼,耷拉下眼皮,费劲地咽了口唾沫。   水!梁立强喊了一声,随即蹲了下来。   若荷端来水给父亲喝,一时声泪俱下,爸!爸!喝水,喝点水上医院……   梁立强抱起老人,直奔山庄大门口的停车场。   梁立强高个头,五官分明,筋腱匀称,可以算个美男子了,这种形象的男人别说有钱,就是身无分文,也会受到女性喜爱。他走在前面,健步如飞,若荷和母亲小跑步随后,还是落在了薄雾、水光弥漫的树影里。      初步检查,若荷父亲只是有点轻微的外伤,其它检查有待时日。   两天后梁立强来到医院,检查结果令他大吃一惊:若荷父亲有癌症。   癌症?扯屄淡吧?梁立强跳起来,我就那么一推一搡,正当防卫,嗨,邪了门了还?讹人也不是这么个讹法吧!他生气得忘乎所以了。   梁立强不想来医院。他来医院是想痛痛快快掏足医药费,甚至还想着多掏,把营养费什么的都掏上,只要若荷撤诉就行,钱多钱少他不在乎,不然强奸是要坐牢的。   滚出去!若荷愤怒地手指梁立强,撒野到驴圈去!她红肿的眼睛像两颗熟透的草莓。没人理你,没人跟你说人话,畜生不如的东西!   梁立强,没你的事。若荷父亲很虚弱,声音不高,但很清晰。绝症跟你没关系,是我命薄,别的话不说了,法庭说去吧,走吧。他闭上眼睛,长长地呼出一口气。   走,走吧!若荷母亲似乎是在劝说,她爸受不得气了河北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癌都晚期了,就算你行行好吧,别再造孽了……   妈,说啥呢?若荷阻止母亲继续往下说。那就是个畜生,好话也说不到畜生头上!她往父亲跟前坐了坐,握住父亲的手,那只手筋骨凸现、皴裂粗糙,像一块岩石正被两朵盛开的百合所拥吻。   梁立强定立在地上,心被什么东西揪了一下。他慢慢地转过身,走出病房,再慢慢地往前走,走了几步,又慢慢地转过身,又走进病房。姨!他拽了下若荷母亲的胳膊,示意她跟他出去。坐在走廊的椅子上,梁立强从挎包里拿出一叠钱递到她手里。姨,这病怕是要用钱多呢,你拿着,我回去弄点钱再来,你劝劝若荷,我错了,那天那酒我是灌到驴肚子去了,姨,我是造孽了,你劝劝若荷,若荷那脾气,要不是她那脾气,我也是一时致气,才、才……   梁……这回、这回……若荷妈接过钱,手里攥着,哽噎泪下,若荷爸……我们孤儿寡母咋活,梁立强,你……天打五雷轰啊你……   是、是,姨,我补偿,我一定补偿,叔的病会好的,现在这科技,医术,发达的,那个,啊……梁立强不知道咋说才好,站起身,姨,姨,我先走,明天我再来,再来!   走在路上,梁立强悔得只想抽自己耳刮子,我他妈这是撞上鬼了,偏偏这丫头直性子,认事不认钱,偏偏他爹这德行还又让我给碰上了,人他妈怪啊,顺起来一顺百顺,倒霉起来喝凉水都倒牙!他越想越气,不觉开车去了双鹤楼。以前城里瞎混的时候常来,喝酒打麻将,自从一头扎进云柳山庄,这还是第一次。   梁哥?嗳呀梁哥来了!梁立强一进门,就有人招呼上了。   哎我说,多会儿到这来的?   多会儿?就这的,你不知道?   雅间坐定,酒菜上齐,但梁立强总是提不起精神。   那事有麻烦啦?   麻烦大了!梁立强简单说了事情的经过。   我就担心呢,眼皮老跳!   担心?卖你个屄去吧!梁立强把酒杯往桌上一撴,你要死拉住我、挡住我,我能犯那事……   梁哥,梁哥,怪我还不成吗?我自罚一杯!女人说着,仰脖灌进喉咙,看梁立强眼睛瞪着她,就又说,重罚,三杯!自己连倒连喝。梁哥,敬你一个,女人双手端起杯子。你是贵人,啥烂事到你那儿还不是逢凶化吉啊,若荷父亲有了癌症,那是好事啊,那就由不得她不撤诉了!   哦?梁立强两眼哗地一亮,接过酒往嘴里一倒。快说说看,事成了还有重谢!   女人说了自己的想法:人穷志短,马瘦毛长,钱是好汉身上的垢痂,大丈夫能屈能伸,进了号子等于老虎上山龙落浅滩,只要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什么的。梁立强只记住了一句,那丫头不是富户,我不信她为了出气会不顾她爹的命?   行啊你,愁帽子还真是一风吹掉了!梁立强大笑,走,上楼……      第二天,梁立强吃过早饭,直接就到医院来了。两个老人在病房,看见他进去,他们都没有说话。他拿出一张信用卡,慢腾腾地塞到若荷爸枕头下面,恭恭敬敬地说,叔,姨,我知道错了,我后悔死了,是我不好,犯了大罪了。他低下头,声音显得沉重的样子。钓了那么长时间鱼,没见过那么大的,一高兴,多喝了几杯子,这就……我浑,昏了头了……   你毁了我的丫头了……若荷妈一张嘴,眼泪就流了下来。   我们就这一个丫头。若荷妈说。若荷是她四十二岁生养的。若荷从小聪明伶俐,念书学习成绩好,上大学是省内上的,他们不愿女儿走得远,世道乱,不放心,看电视上演的,啥没有啊!他们也不让女儿到外地去工作。村上集资开发山庄,他们把一辈子的积蓄和几亩好田都搭上了,为的就是给若荷谋个长久工作,守在家门口上班,他们老了,干不动啥重活了……想不到……想不到……若荷妈泪流满面,若荷爸不说话,只用手在脸上抹眼泪。 共 8753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

相关美文阅读:

情感故事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