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xetj.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故事 > 正文

【江南人生】邓荪富先生_1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0-29 10:59:46
破坏: 阅读:1259发表时间:2016-10-27 12:31:08

邓荪富老先生,祥云桥的居民,是位退休教师,今年八十有六。他明明是一个老师,又何谓之为先生了?以前人们很是尊师重道,称老师为先生,所以大家就称荪富老师为荪富先生。
   邓荪富老先生早年毕业于祁邑乡村师范学校,这在当时、当地还算是个文化素养高的人。他毕业时,正逢家乡土改,区政府亟需能写会算的读书人。他被区土改工作队长看中,委任为文书。经过工作实践,队长觉得他干文书是游刃有余,决计要留下他,转他为干部。可他觉得当干部收入不高,又有生命之虞(地主土匪的报复),另外,当干部要走夜路怕遇上鬼。于是,他便听信当民兵二弟的话,选择了教书。因为二弟说,教书每年有十几担谷的报酬。谁知这书一教,就是四十年。
   听老人们讲,邓荪富老先生年幼时,为人机灵、聪慧,颇有读书的天赋。上家族私塾时,塾师用锥子扎书无论扎多深,他都能流利地背出来;对课、吟诗,总是班上完成最头、最好的。因此,虎生不但被塾师大加称赞,还被吹得神乎其神:“我们家族出奇才了,将来支撑家族门庭的,必然是荪寡。”荪富的情况传到了族长的耳里,族长想了想:本族屡遭外姓欺负,就是本族能人太少。现在出了一个,焉有不全心全意培养之理?鉴于荪富父亲早亡、寡妇娘带养了五六姊妹的状况,族长召开议事会议,族上达成协议,以族上积谷供荪富读书。
   邓荪福读完新式小学堂就考上了免费的祁邑师范。在师范求学期间,祁邑正处于解放的前夜,学校的地下党活动十分频繁。他们忙于发展外围组织,布置迎接解放的准备工作。他的表兄是地下党小组负责人,要发展他。他却说:“我父亲早亡,母亲含辛茹苦把我拉扯大,还送我读了这么多书。要不多久我就毕业了,能赚钱报答她了。而今我却跟你干去危险的事,万一有个三长两短,我岂不是成了不孝的人?恕我做不到。”“好,人各有志,不可勉强。既然表弟把话说到这份上了,我也再不劝你了。但是我警告你,我俩的谈话千万不要泄露出去。”“那是自然。我要是泄露了,天打五雷轰。”后来,祁邑解放,表兄属有功之臣,选调到县人民政府教育科工作,退休后享受县处级特遇。荪富做了四十年的辛勤园丁,以一个普通教师的身份退休。这是后话。荪富退出土改工作队后,一门心思教书育人。先后在家乡的小学附中任教,后去邻区中学任教。他爱岗业,是业务尖子,深受领导、学生的好评。
   文革之初,他和一在老师自觉地抵制对校长的批斗,被造反派定为保皇派,陪斗了几场。后来,他前思后想,我是贫农出身,根正苗红的,我应该积极响应伟大领袖毛主席的号召,参加造反组织,投身到轰轰烈烈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滚滚洪流之中。于是,他和几个志同道合的老师连夜制作红袖章,宣布加入湘江风雷。可是不到两天,就被取消了资格。理由是,隐藏在革命队伍中的投机分子。原来,同在师范读书的一同学参加了地下党反围组织,闻听了荪富不肯加入的事,现在看到荪富加入了湘江风雷了,便写了指控信。再过一个礼拜,荪富被工宣队抓捕并投进了监狱。理由很充足,荪福加入过湘江风雷,而上面已定湘江风雷为反革命组织。反革命分子进监狱是理所当然的。蹲了三个月的班房后,荪福先生被释放了。原来,上面又将湘江风雷是革命的造反派组织,是捍卫毛主席路线的,要平反。荪富出狱回家的那天,正逢祥云桥赶墟,他被专车送回来的,工宣队的人告诉他,不要去湘江风雷了,这个你懂的。另外的老师被送回来时,工宣队还特地为他们放鞭炮以示平反,并告诉他们,欢迎他们尽快回到湘江风雷,继续进行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捍卫毛主席的革命路线。
   邓荪富先生虽免了牢狱之灾,但成另类,自己的投机分子的帽子也没摘了,还被批斗了好几场。荪富连累了一家人,妻儿在生产队受白眼、遭嫌弃,日子过得很窘迫。后来,邓公复出,宣布十年浩劫结束,拨乱反正,全面平反冤假错案,全面清查三种人。荪富因参加过造反组织湘江风雷,参与了迫害区委书,致小儿癫痫能治好吗使其在牢子里上吊身亡。荪富是不折不扣的三种人,应立即停职反省,向党组织坦白交代自己的问题。为此事,荪富被折腾得够戗的,人都瘦了一大圈。后来,因全国这种情况太多,要审查的人也无以数。再折腾下去,大部分系统要停了。所以,中央下令三种人就查县处级为止。荪富就这样回到原单位黄荆初中做教导主任,直至退休。
   邓荪富先生无打牌嗜好,退休在家郁闷、无聊至极。于是,他就种了七八土的蔬菜。别人种蔬菜是用来打发时光的,是养身的。可他却把当做一种谋生的手段,不分严寒酷暑,也不分天睛下雨,总是拼死拼命地去做。夏天,天刚拂晓就起床伺弄蔬菜,上午十一二点才回家吃饭。天气炎热,他就打着赤膊,让两台地电扇一前一后地对着吹。热天中暑了,冷天感冒后天出现的癫痫会不会遗传了,医疗费动辄就是百多两百甚至多,一年下来,蔬菜卖不了三千块钱。这真是除了盘缠,莫饭钱。
   邓荪富先生一个最大的癖好是喜欢医院、迷信药物的力量。可以这么说,他一生工薪的三分之二都捐献给医院和药店了。有人戏谑道,如果大家都跟荪富先生一样,那祥云桥医院的勤杂工都有十二万年薪。国家卫生部应给他颁医疗医药事业促进奖,表彰其对促进医疗医药事业发展所做的贡献。
   从参加工作起,荪富先生就爱上医院,就爱吃药。特别是在毛泽东时代,他中药、西药交替,从不间断,以致于工资不能支持到月底。家里虽是四属户,有活工资进屋,还欠账,反而比那些没有活工资的人家过得还要窘迫,甚至连孩子读书的学费都找老师说情去赊。可荪福先生医院还是要去,药还是要吃的。
   退休后,他更加痴迷医院、痴迷药,患上了疾病妄想强迫症一天舍不得买水果吃,可是间几天就提百多两百块药回家。他痴迷药,免不了多吃药、吃错药。你看他吃药真吓人:十多种药一大把的,一下就倒进口中。有一次,有两种药不能混着吃,可他混了。不多便浑身哆嗦,四肢颤抖,舌强语謇。还有一次,他从药店买回治风湿的大丸药,一次只能服一丸,他却服了五丸。后来药性发作,像吃耗子药的老鼠,四肢乱舞,不停地喊水喝,胡言乱语,吐字含混,全身抽搐。询问药店老板有无解药。老板说,没有。也没有法子可救。这就要看他的造化了,熬过了今晚,如果没事,就死不了。家里人听老板这么说,打算给他准备后事了。幸好,那晚熬过去了,没事。
   邓荪富先生年纪大了,更加怕死,更加无视生命的规律了。天天缠着子女送他去住院。因为在他看来,进了医院就会长生不老,与天同寿了。八十多岁的人了,脚手无力是正常的,可他硬说病,吵着非住院不可。街坊邻居劝他说,老先生,你八十多岁了,牙齿没掉一个,胃口又好,能吃,应该没有病,不需要住院。再说医院那环境,就是好人都得病。听邻居的话后,荪福老先生便开始不吃饭了:我吃不下饭,肯定有病,有病就得乖乖送我进医院。
   因为他本身是健康的,这把年纪了,无需去医院瞎折腾。所以,子女便没满足其心愿。荪富老先生又想了一计,说自己发痧了,要找人刮痧。冷天有发痧的吗?这次又没遂愿。荪福老先生还是不甘心,便在自己脸上扯起红一块紫一块的,对邻居说,他摔了一跤,摔伤了,要住院。可明眼人一看,就晓得不是摔的,是做的。但是由于他不厌其地在街坊邻居讲,就像祥林嫂逢人就说阿毛的故事一样,他们没办法就来劝荪福老先生的后代,送其住医院。再一个他还不昼夜地纠缠子女,大吵大邻,恶狠狠骂他们是忤逆之子,甚至扬言要与他们法庭上见。子女哪经得他持久、强大的攻势,终于败下阵来——乖乖地租车送其去住了院。“住院”期间,他住在家。早餐后,子女轮番陪他去打点滴,其实医生知道他是正常的衰老,只给他加此补充能量的药水。这一住就两个多月,直到除夕之夜。经过一段的“治疗”,他自我感觉好多了。于是,逢人便说:“我屋那些忤逆不孝的家伙竟说我没病,硬不送我住院。其实,我有三百多种病。这次幸好我坚持与他们斗,去住了。否则,吾命休矣!”听的人什么意见也不发表,仅报以淡然一笑。
   邓荪富先生还有一件事耿耿于怀,与子女似乎结下了冤仇。那就是他固执地要续弦,遭到全体子女的坚决反对的事。两年前,他老伴病逝了。老伴突然生病的原因,邻居们都颇感蹊饶。后来,邻居从他家亲戚闪烁其辞的言谈中梳理出一些信息来:荪富老先生经常无病住院、买药,成了月光族。那天,他固执地认为自己病了,吵着嚷着非去医院打点滴不可,无奈囊中羞涩。于是,他向老伴榨油。因为他清楚地记得,上次姨孙女订婚打发老伴两百元红包,现在她肯定没花,何不夺来应应急。老伴早已厌恶他无病住院、买药糟踏钱的行为,坚决不给。邓荪富先生恼羞成怒,飞起一脚将老伴踢翻在地,致使她胯骨折断。为掩人耳目,他对儿女们谎称,老伴下床解手摔伤的。老伴怕子女责怪他,竟然也与合伙诓骗。经过六个月的卧床治疗,老伴终于痛苦地离开了人世。临终老伴道出了真相,并说自己已原谅他,希望儿女也不要责怪他了。可就在老伴入敛的那天晚上,他竟然以到卧室害怕为借口,厚颜无耻地提出,要儿女们再讨一个老伴照顾他的生活起居,以减轻儿女们负担。儿女们本来就窝着一肚子腔怒气,听到他这么一说,一下子就迸发出来了:“你这个杀人嫌疑人竟敢有脸再提找老伴?你自私且有暴力倾向,万一打伤了,她的子女会放过你?不寻到我们扯麻纱才怪呢!坚决不行!”“我是杀人嫌疑人?你们这些忤逆不孝的东西!证据呢?退一万步讲,就算是踢伤的,也轮不到你们妄论。‘子不言父过’的古训,你们不懂吗?真是白送你们读那么多书了。”
   有个本家弟媳四十来岁死了男人,守了二十多年的寡。邓荪富先生竟好几次厚着老脸去纠缠:“老弟媳妇,我俩搭个伙吧。我每月有三四千块钱……”“你就是有三四万我也不想你的。你这把年纪了,黄土埋到脑门顶了,还想这种事。我是不给你当老妈子的。快出去!”
   碰了几次壁也不晓得回头。邓荪富先生仍不死心,还多次去纠缠那寡妇。迫于无奈,寡妇派人警告老先生的儿女:“快把老东西接回老!如果再踏进我的门,我就脚杆子!”儿女们赶去将他劝了回来。不料,他竟然倒打一耙,说儿女坏了他的好事,是彻头彻尾的逆子。还强词理,大谈再找老伴的好处。后来,竟在地上打滚、哭闹。见他这般无端的折腾,一向谨言谨行的二儿子再也忍不住了:“您这是为老不尊。这把年纪还要讨老婆,丢不丢人,现不现眼?随您怎么折腾,就是折腾死了,也不准找!”
   “老伴不准我找,我去鸡婆店快活快活,总可以吧。”邓荪富在心里打定了主意。祥云桥有两家鸡婆店,一家叫波之恋美容美发店,一家叫碧之浪的洗浴会所。邓荪富第一次去的就是那家洗浴会所。那里经常有十来多年青的鸡婆,服务一次收费三百。邓荪富先生去了,因为年纪太大,鸡婆不愿意为他服务。他说:“你们不是要钱吗?我有的是钱,再加二百,五百了你们来不来?”他从皮夹子里抽取五张崭新的红太阳在领班小姐眼前晃来晃去,可是还是没人愿意为他服务。他便坐在店里放赖,不愿离去。老板无奈,只好叫来房东。恰好房东是邓荪富先生的学生。经过他的连哄带劝,先生终于起身了,拄着拐杖向家里走去。
   邓荪富先生还是一个两面人。老伴的尸骨未寒,他就吵着要讨老伴。但另一方却装着与原配感情笃深的样子,每餐都要祭奠她。每逢七月半时,祭祀老伴硬性规定儿女们要办几餐,每餐几个碗。否则,非拌得你骨头出水不可。
   邓荪富先生牙齿没脱一颗,各种器官与七十岁的人一样正常,能吃能散步。街坊邻居都认为肯定能活过九十岁。可他嫌九十岁短了,自己制定了争取活到一百二十岁的目标。街坊邻居说,他是这样的人,如果真的能活那么久,不把几个子女折腾死才怪呢!

共 4541 字 1 页 首页武汉癫痫怎样治愈wread?id=704515&pn2=1&pn=1">1
转到

相关美文阅读:

热门栏目